名家点击
名家散文名家小说名家诗歌签约作家作家档案文坛资讯
散文天地
生活美文往事回忆亲情友情博文选登东方散文西部散文
生活随笔
情感驿站生活空间人在旅途灯下漫笔报告文学百家悦读心灵鸡汤征文选登文学赛事
诗歌星空
现代诗歌古韵新声爱情诗歌伤感诗歌诗歌赏析谈诗论道散文诗页原创歌词
小说方阵
国外小说现代小说都市言情微型小说故事新编讽刺小说
文学评论
小说评论散文评论诗歌评论新书快递文化时评作家访谈
美句荟萃
心情句子爱情句子伤感句子淡然句子搞笑段子描写句子外文美句个性句子
校园文学
小学作文初中作文高中作文中考作文蒲公英文学大学作文

何绍杰:我家有钱

发表时间:2019-11-28  热度:

   我家有钱,这句话,一直是我们奋斗的目标。

上世纪八十年代,要是突然听人说,谁家有钱,成了“万元户” ,我们都惊讶得瞠目结舌。

我生长在农村,祖祖辈辈,过着“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日子,能够吃饱都不容易,还怎敢奢望有钱?

九十年代,改革春风吹拂着神州大地。我和村里的兄弟们,不甘人后,纷纷跑到城里来谋出路。那时候,举国上下向钱看,各机关单位先后破墙开店,捞房租。有能耐的人个个开店当老板,其间,万元户、个体户、专业户,如雨后春笋……

很幸运,我在县城东门镇政府租到店面,搞农业机械销售、维修……生意顺风顺水,业绩如芝麻开花节节高。后来,又租下县保育院的两间教室,破窗开门,销售家用电器产品。

进入九十年代后,大家的生活越来越好,家家户户都渴望拥有一台电视机,因此,我的生意红红火火,忙得不可开交……

从那以后,我家就开始有“钱”了。我家有钱,主要体现在一个塑料收纳箱里。这个箱子每天都装着买菜剩余的零钱,还有就是洗衣服时掏出来的零钱,以及忘记掏出,被洗衣机洗成一团团的钱币,再有,就是参加红白喜丧酒席得的小小红包。因此,收纳箱里的钱,零零整整都有些。

我的妈妈,一生贫苦又劳累,她从小就嘱咐我,为人要诚实,凡事要勤快。并常常说:“勤人不富也得饱,懒人不死也挨饿!”现如今,儿子在县城开店,她舍不得荒弃田地,随儿子来县城居住,但是,她也经常到城里来看望儿孙。每次老妈妈到来,我就拿出一个竹篾大簸箕,倒出收纳箱里的钱币,让她老人家按面值大小,归类整理、清点。我想让妈妈多摸摸钱,让她知道我有“钱”,别再这么劳累。我的妈妈从来没有看到过这么大堆的钱,乐得合不拢嘴……

妈妈每几个月就来县城一次,每次我都给她清理收纳箱里的零钱,按面值伍角、一元、五元、十元、五十元扎起来,一捆捆的,天长日久,竟然也有好几大箱零钱了。她老人家看到这些零钱,一月月一年年的增多,心里高兴,精神抖擞,容光焕发。

这一箱箱的零钱,一般情况下,我们也不动它,留着也能满足我们的虚荣心,零钱也是钱,一箱箱堆在房间里,心里觉得踏实。

这一捆捆的零钱,有紧急情况时,它也能够帮大忙。它是我公司的“预算外资金”,我们家的“小金库”。有一次,午夜时分,我一个侄儿吃完宵夜开摩托车与三轮摩托车相撞,危在旦夕。当年没有微信、支付宝这样的支付方式,银行又大门紧闭,就是靠这一捆捆零钱解决了住院抢救的紧急费用。

我的家乡在武阳江上游,这里地势平坦,交通便利,土地肥沃,气候宜人,是地地道道的“鱼米之乡”。

我们村里的青壮年,都顺应时代潮流,外出务工或经商了,留下的都是六、七十岁的老人及年幼的孩子。村里的绍其哥,四十多岁,不出外打工,因为他的孩子何述鸿在罗城高中读书,小儿子还在读初中,更有年迈的父母需要照顾。

绍其哥每月到城里来送生活费给儿子时,也找到了自己的门路:他联系上了需要我们村前武阳江野生河鱼的餐馆,以及需要河里螺蛳的螺蛳粉摊。

如是,绍其哥利用农闲时间,划起一叶小舟,打鱼、捞虾、捡螺蛳。他把这些河鲜,送到城里卖钱,收入颇丰。此外,顺便还可以经常探望寒窗苦读的孩子。

绍其哥打鱼虽然得点钱,但是,也是很辛苦的。鱼儿的活动规律是夜间觅食,尤其是在天将亮前的四、五点钟,鱼儿最上网。为了多打鱼,绍其哥几乎通宵达旦在江河上,困了累了,就抱一把干稻草垫着躺一会......

有一次,绍其哥带鱼来卖,说他在大湾坝上守渔经历的怪事:撒完网,他把船绑在江边,便在岸边小睡,睡得迷迷糊糊中,听到有几个小孩在他的船上讲话、戏水、玩船。他担心小孩落水,睁开眼睛,用手电筒照射又踪影全无。一连几晚都这样。

三更半夜哪来小孩?我听得毛骨悚然,心中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我不好明说,只好劝他不要去熬夜抓鱼,要注意身体,最好别去大湾坝放网。他说,那里鱼多,一个夜晚能网上一百多元钱的鱼。是啊,谁人不想睡安稳觉?哪个不愿干轻松活?可是,他两个孩子要读书,要用钱,年迈体弱的双亲要生活,要看病......

在过后不久的一天,村里派人来找我及绍其哥在罗城高中读书的儿子(当时农村还没有电话、手机),说绍其哥打鱼不归,渔船在大湾坝......村里在外务工的,以及亲戚朋友都回来帮忙潜水打捞,沿江寻找——绍其哥就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白天,烈日炎炎;夜晚,江风凄凄。他的妻儿哭成泪人,大家不离不弃,点香烛,烧纸钱,撒水饭......该做的做了,不该做的也做了,最大的心愿就是尽快找到绍其哥。

几天后,当大家精疲力竭时,绍其哥终于浮出水面……

绍其哥去世后,他家的经济来源断掉了,精神支柱崩塌了,俩侄儿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困境。如是,亲戚朋友帮一点,我也用这些零钱帮衬点。何述鸿不负众望,终于考上了大学,一家人的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现今他调到平果县当领导,在这革命老区,前些年,还一度与中央前领导人的后人共处一室办公,成了人们眼中“有出息的孩子”。

峰回路转,世事轮回。我家这几箱零钱,慢慢多了,又慢慢少了,它像股票市场的信息图,高高低低;它更像是我家经济状况的风向标,起起落落。

到了2010年以后,家用电器渐渐普及,零售店面不断增加。同时,网络购物方兴未艾,实体销售年年减少。于是,我在维持经营家用电器的同时,跨界从事道路基础设施工程建设。我买来几台挖掘机、压路机,推土机,来到融水县大苗山交通较为落后的深山修路。我本身就是一个司机,懂得什么样的路况好行车,加上平日里潜心研究怎样修路,才能修出平安大道。因此,我在大苗山修路,很得业主的赏识。一位主管我的副局长,被我不畏艰险,一丝不苟地在高危山区指挥施工,誓将天堑变坦途的精神打动,恰逢央视“焦点访谈”栏目来采访道路基础设施建设情况,他推荐采访我,被我婉拒。

解放前,这一带大苗山归属罗城县,上世纪五十年代才划归融水。这里矿藏丰富,最有名的是稀土资源,还有锡矿,金、银、铜、铁等。我修的第一条路是同练瑶族乡至如劳村民委员会,如劳村党支部,海拔1500多米,属高原地带,人们戏称这里是融水苗族自治县“最高人民政府”。这儿山高林密空气好,人似桃花美如仙。春天,杜鹃花盛开,满山遍野映山红。夏天,大量的野生杨梅红透枝头,那酸酸甜甜的杨梅,爽心怡神。秋天,漫山遍野的野果芳香诱人。还有野生木耳、香菇......冬天,在这里南方高原,同样冰天雪地,银装素裹,风光旖旎。

这里是各族人民杂居的地方,平时和睦相处,亲如一家。不同的是,瑶族占山顶,侗人处山腰,苗人在山脚。

我修的第二条路是三防至洞马,第三条路是洞头至一心,第四条路是滚贝至支文。经过几年的摸爬滚打,我修的路遍布苗山瑶寨。

 

2016年,黄金至罗城港二级公路项目招标了,这条二级公路沿着美丽的武阳江,一路向南。在我的家乡修路,我想一试身手,体现一下我修路的技能。然而,价格极低,使我几度动摇:26公分厚的二级水泥路面,每平方米招标价才79元,而我在大苗山做20公分厚的四级水泥路面,每平方米中标价97元。当时,水泥供价230元一吨,钢材1880元一吨,沙石40多元一立方。左算右算都亏损,最后,我计算到机械费用:我有九台挖掘机投入施工,两年完工后,机械收益有1000万元以上,扣补水泥路面亏损500万,也有500万的收益。

中国人好赌,有人用青春赌明天,我用身家赌“黄港”(黄金至罗城港项目)。我一咬牙,承揽了这一工程项目建设。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人算不如天算。开工建设后,建筑材料价格暴涨,涨幅达到百分之百。这个项目,尽管我硬着头皮,绞尽脑汁,确保有序推进,收获却连连负数。每投入100万元,被物价上涨抵销了20万元,严重入不敷出。工程进行到尾声,不但花光了我的所有,就连七大姑,八大姨的养老钱都借来、挪来,还借了几百万元的民企资金。

一段时间以来,我被人工费、材料款逼钱逼得发疯,每天我都想方设法在逐步兑现这些欠款。然而,我老婆却天天去哪都拿着一个鼓鼓的钱包.....

我想:我都山穷水尽了,她还不节俭点,还这么大手大脚?

晚上,趁老婆熟睡,偷偷拉开她的钱包,我一下子惊呆了:里面一叠一叠的一元钞票压得鼓鼓的,还不够三百元钱。我心头一酸,眼泪禁不住流了下来。再看那些装零钱的收纳箱,己是空空如也。

原来,老婆为了维持家庭开销,早已消费到了那一捆捆零钱了……

 

微信图片_20191128193352.jpg

作者简介:何绍杰,罗城仫佬族自治县龙岸镇人,爱好文学,曾在《广西文学》《三月三》《广西税务》《河池日报》等报刊杂志发表文章,散文《我们村里的NO.1》获得广西壮族自治区成立50周年大庆“我和广西”征文大赛三等奖。

美文.分享

人喜欢

上一篇下一篇
猜你喜欢
点击加载更多内容  ↓
[!--temp.t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