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点击
名家散文名家小说名家诗歌签约作家作家档案文坛资讯
散文天地
生活美文往事回忆亲情友情博文选登东方散文西部散文
生活随笔
情感驿站生活空间人在旅途灯下漫笔报告文学百家悦读心灵鸡汤征文选登文学赛事
诗歌星空
现代诗歌古韵新声爱情诗歌伤感诗歌诗歌赏析谈诗论道散文诗页原创歌词
小说方阵
国外小说现代小说都市言情微型小说故事新编讽刺小说
文学评论
小说评论散文评论诗歌评论新书快递文化时评作家访谈
文艺荟萃
网络文学文化遗产作家信札书画世界美术周刊人文关注文娱生活文史博览
校园文学
小学作文初中作文高中作文中考作文蒲公英文学大学作文

赖学香:再访童谣风光

发表时间:2020-01-09  热度:

 
  之一、音乐里的北方

 

  飞机也许会飞行很久,新疆与西南地区,距离很远吧?只是不知道如果以数字来换算,需要多少时间?我很害怕搭乘飞机,从没有想过北方的距离,更别谈论旅游。翻了翻音乐课本,对我说:这些,都是新疆民谣的儿子,很向往风吹草低见牛羊的画面,我告诉他,新疆美景,还是用想象的比较快。

   是在初春的傍晚,我聆听儿子吹奏着课堂上的音乐歌谣,直笛宏亮而清响。炙热的阳光慢慢西下隐入夜色,路灯逐盏点亮,我也打开家中日光灯,照在小学的音乐课本上,康定情歌、达板城的姑娘、在银色的月光下……“那些优美民谣,原来和北方有关的哪?儿子的直笛吹得不错,旋律没走调,只可惜没有吹出民族英雄的豪迈和威武。因为求学时课本里的知识,边疆都是骁勇善战的勇士;因为这些战绩进入历史,许多地理环境还留著文化遗产,令游客们向往,那些英雄与美女也成了旅游焦点。而我觉得那些笛音,气势薄弱了。

 

  之二、新疆的民族

 

  从新疆回来的朋友老铁告诉我,达板城真的存在,达板城在维族人的心中,意思是指山脚下的城市。歌者举手投足间的幽默,哼着轻快的旋律走过,走在网络影片中的一片美景,那里,就是达板城,就是山脚下的城市吗?

   影片的男主角活泼大方,使整个场面趣味十足,于是在故事中,他得到女主角的芳心。当他一心一意向美女眉宇传情的努力得到了成功,女主角也以新嫁娘的妆扮粉墨登场,骑着一匹马车,顺着羊肠小道,在吞吐尘埃的日光下前进着方向。

   背景里是午后时分,和朋友出发的时间相差不远,阳光自风中摇曳的叶缝中筛下来,一层又一层斑驳的映照在土石泥地上,一列列排列整齐的,是歌词里的水果吗?那看不清楚的画面,彷彿透过光芒,可以看见长得像头盔,一颗颗在溪谷沙地中等待成熟的西瓜。

  然而,这并不是西瓜,而是不知名的蔬菜类。风走过,沙吹过,朋友坐的游览车也不疾不徐地经过。

   其实,达板城地理位置属于新疆境内,我喜欢的高原就在不远处。高原的视野特别宽广,象是没有了边际,当风吹软草皮,马羊便在悠闲中,踏出向晚中,夕阳将落的剪影。

   草原上的民族几乎都是哈萨克族,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放牧生活。因为个性刻苦耐劳,没有人从事乞丐行列,有尊严的奔驰高原上,养殖吃草动物,牲畜成为收入来源。哈萨克族的财产表现在动物的数量上,愈富裕养的牲畜愈多,因此不喜欢别人仔细点阅那些马匹和牛羊。他们有专属的清真寺。单独做礼拜的地方便在不习惯与维族人共享心灵寄托的前提下,建造了。

   稀疏的绿树,种植在起伏的山稜地形,路上的碎石子在脚下扬起历史的灰尘。我被远方温柔飘移的云迷惑住了,云朵本身并不特别,只是像棉花糖似的蓬松,因风而移动漂流,然而,仔细欣赏后,便移不开目光了,它的颜色不完全洁白,彷彿橘红晕染的色泽虽然算一场黄昏,却有许多炊烟缓缓升空,增添了天空的气色。我相信很多年以前,这里确实是烧烤天堂,看那马儿壮壮牛羊肥,在铁板上烧熟的滋味一定让人回味无穷,怪不得这里的牲畜代表财产,是重要的收入来源,它们既可以养饱荷包,也能够满足了人的味蕾。于是,我的目光移不开那朵云,想象着干净的余晖,曾漫溢着血腥的气味。

 

  之三、童年歌谣今日夜色

 

  这些曾经是我求学时代朗朗上口的音律节奏;也是电影中男女主角深情款款浪漫缠绵的背景插曲,有些场面也会来此地取景。披着绿意光泽的山稜,被安稳的白色霜雪薄覆盖住,倒影在前方的湖泊与水面融合,竟有上下颠倒的错觉。住在此地走出户外,便能见到一轮明月偶尔隐匿云中,又破云而出,在很深很深的夜。异国的一切风光,总引人遐思,就像台北的天空,被大雨纠缠,云雾缭绕之际,总有无穷的想象力让人们去感受它的神祕。

   山城的气象万千,常常夜愈深,雨愈大,我就在气温下滑的窗前看着天空。

  朋友老铁在新疆旅行的日子里没有预见雨季,只是冷,走向干燥的伊犁大草原,忍不住吟咏着:朝穿皮袄,午穿纱,抱着火炉吃西瓜……”可见得此处昼夜温差大,还是西南气候型态好,比较均衡。当年,达板城的姑娘为什么脍炙人口呢?而现在,为什么又被人们遗忘呢?儿子会吹奏旋律,短短的节奏几分钟就结束了,全是笛音,如果拿开笛子用嘴巴唱出歌词,班上也没几人能唱完整首歌。于是这首歌,安静了也寂寞了。

   我轻吟着月亮弯弯的康定情歌;轻吟着被年轻人遗忘的达板城姑娘;轻吟在那银色沙滩上,从银白月光旋律的想象里走到今晚的窗前。

   沙滩上有恋人足迹,当整片月色洒下来,便成为一首诗。朋友说新疆的确像一首诗,这首诗里有不懂疲惫的鸟禽,自水中央飞掠,照片里,它们三三两两自西方呼啸而过。因为天空澄净,很深很深的夜,仍是蓝蓝的色泽,有些地方甚至可以看见一大片一大片璀璨的星星。

   雨中的窗外,我彷彿也看见璀璨星河,如此慑人心魂。

   星星照亮的夜色,抚慰远渡重洋游子的心灵,就象是语言里不同的男女老少和平相处着浪漫。我习惯在手脚冰凉的时刻来杯热咖啡,而新疆的老铁呢?那晚当他沿着河岸散步回到下榻饭店,途中,紧握住相机的双手,是否藏着殷勤的期盼:说不定温度愈来愈低,能遇见一场霜雪夜。

   看着他从新疆带回的美丽画面,我很能明白民谣为什么可以这么动听。这里有爱情故事,令人沉思叹息;有动物奔驰的大草原,可以流连游憩;还有一片凉银河,见证着古往今来的战火与寂寥。

   山城在傍晚过后乌云密布,雨水不久之后就降临大地,儿子用笛子吹奏的边疆民谣,在风雨中断断续续,真是风雨中的塞外风光啊!那些音乐旋律充满怀旧,虽然现在的年轻人多数并不熟悉,也不再存有对边疆之美的幻想,但是对于一个领悟月光诗,遥想草原风,看过蓝天空,从新疆照片里甦醒的,爱作梦的人来说,似乎无关紧要了。

   今夜大雨,我想沿着温暖被褥的指引,在达板城的姑娘歌声中,走入一场边疆旅行的梦中。

 

 

 

美文.分享

人喜欢

上一篇下一篇
猜你喜欢
点击加载更多内容  ↓
[!--temp.t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