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点击
名家散文名家小说名家诗歌签约作家作家档案文坛资讯
散文天地
生活美文往事回忆亲情友情博文选登东方散文西部散文
生活随笔
情感驿站生活空间人在旅途灯下漫笔报告文学百家悦读心灵鸡汤征文选登文学赛事
诗歌星空
现代诗歌古韵新声爱情诗歌伤感诗歌诗歌赏析谈诗论道散文诗页原创歌词
小说方阵
国外小说现代小说都市言情微型小说故事新编讽刺小说
文学评论
小说评论散文评论诗歌评论新书快递文化时评作家访谈
美句荟萃
心情句子爱情句子伤感句子淡然句子搞笑段子描写句子外文美句个性句子
校园文学
小学作文初中作文高中作文中考作文蒲公英文学大学作文

李云迪:乞丐与琴师

发表时间:2019-12-31  热度:

 

     他是个乞丐。或者说的好听一点,是个求助者。平日靠施舍度日,终年以乞讨为生。已经落魄到日无隔夜粮,身无半分银的境地。在这喧哗的闹市中,他蜷缩在城市的一个角落里,打发着冷寂的时光。

 

     他每天坐在老地方。从灰蒙蒙的晨曦中睁开眼睛后,吃力的坐起身来,打量着朦朦胧胧的城市。他的视力不好,但是听觉还可以。街道上传来断断续续的脚步声,他马上听到了。转头从后面拽岀像死鱼一样的破礼帽,将帽口朝上,摆在眼前触手可及的地方,开始一天的乞讨。他每天在风尘中求生,有遮无挡,浑身上下都很肮脏。

     说他穷的一无所有,有些委屈了他。他有自己的财产,一床破烂被和一本旧书籍。破被惨不忍睹,但白天尚可依靠,夜晚又可御寒。书籍陈旧泛黄,字迹勉强可辩。这是一本存留极少的但丁诗集,平常就装在上衣的口袋里,像宝贝似的贴在心口。百无聊赖的时候就拿出来翻一翻。有的过路人看到乞丐还有闲心读书,有些好奇,走近看他读的竟然是但丁的诗集,目光有些狐疑,刚要从口袋里掏出铜币给他,随即又打住了念头。

     街道上五光十色,他坐在宾卡利斯的街边乞讨。这是市中心最繁华的街道,闻名遐迩的玛雅商店就座落在这里。商店广场上有个很显眼的大理石雕塑,雕刻的是一个硕大的肉色钱包。这个创意很新奇,恐怕只能在这里看到,全世界也可能仅此一个,这个雕塑被称之为公众的钱包。

     他选在这里乞讨。是因为到这里购物的大多数都是有钱人,他认为只有富人才可能怜悯穷人。头顶有块向前延伸的深蓝色的玻璃雨搭,抬头既可看见天象,平时还可遮挡风雨。当然,这些都不是吸引他的理由,吸引他的还是那个充满诱惑的公众钱包。

     不知道这个钱包是哪个大师的作品,简直是登峰造极之作。就连钱包上的脉络纹理也镌刻的细如发丝,紧合着的金属锁扣也雕琢的维妙维肖。钱包很充盈,就像性感女人的曲线玉润珠圆。乞丐虽然卑微,但想像力依然葱茏。当他的目光落在那处景致时,脸上就会悄悄浮起一片红晕,只是从来没有人注意到。

     他没有那么猥琐。这个讨厌的世道总会误解些好人。他是个连填饱肚子都困难的沦落人,哪里还有风花雪月的念头。他每天最希望的事情就是听到当啷一声,看到一个铜币滚落到帽子里来,那他这一天生存就有了着落。一个铜币可以换来一个面包,二个铜币可以换来两个面包。如果有人再丢下几个铜币,那就可以加杯拉花咖啡了。这一天注定就是他的节日。他去买面包和咖啡的时候就象鸟儿冲进蓝天。似乎全世界的花儿都在为他一个人开放。

     然而没有几个好心人愿意施舍,指望有钱人怜悯那才是傻瓜。那些富人都是吝啬鬼和守财奴,把钱看的比命还贵重,施舍一个铜板就像从他的身上割下一块肉。

     每天的收获寥寥无几。生存压力就大,情绪也不稳定。有时他会莫名其妙的敲着掉渣的饭碗,惊飞落在碗底的一群苍蝇。有时还会挥舞着长短不一的筷子,哼唱着谁也听不明白的小曲。那些过路人都以为他疯了,唯恐躲避不及。但是,这种状况很少。通常的时候他会很安静,小心的将藏在上衣口袋里的但丁诗集拿出来,借着月光开始默默吟诵里面的诗句。这个时候他是非常专注的,虔诚的像读着圣经。

     但丁是13世纪末意大利的伟大诗人,欧洲文艺复兴时期的开拓者。现在的人知道的甚少。一个乞丐喜欢但丁的诗一定有其原因。说来简单,那就是他们有着共同的命运。但丁伸出双手向苍天呼唤的诗句:啊,如果爱,就请干净的爱吧,把爱情献给爱情!令人震聋发聩,成为世纪之音。所有憧憬美好爱情的人都极为推崇这位诗人。

     十几年前,他和但丁的遭遇一样,爱上了一个美丽的姑娘,他们爱的死去活来。他在月光下把但丁的那首情诗念给她听:清新鲜艳的玫瑰/快乐的春天/在草地上/小河边/纵情欢唱/我把你的赞美呈上/对着青枝绿叶一片。

     这首诗牢牢印记在他的心底,他把这首情诗抄给了这个唯一让他爱慕的女人,坚信爱是相互的。他们很快在悉尼达令港私订了终身,他把九十九朵玫瑰献给了他心中的女神。不幸的是姑娘最终被迫嫁给了一个有钱的商人,坐着豪华的马车去了遥远的地方,从此没有了音信。命运总是抓弄着至死不渝相爱着的年轻人。

     他被爱情之剑刺得鲜血淋淋,灵魂似乎脱离了躯体。一夜之间白了头发,眼睛浸满血丝。有天晚上,他做了一个梦,梦见了他心爱的姑娘。姑娘告诉他会在一条彩虹河边等他。于是他孤身离家出走了。他没有带任何值钱的东西,随身只带着但丁诗集,像只孤雁去追寻爱情。从此到处流浪,最终沦为乞丐。

     来到这个城市是两年前的事情。他已经在外漂泊了十几年,风雨剥蚀了他的青春。那本但丁诗集也被岁月洗刷的字迹模糊,陪伴着他颠沛流离的生活。他一直把但丁的诗集存放在离心口最近的地方。诗是指引人类跋涉的灯塔,诗是照亮神圣爱情的火炬。只要心里有诗,春天就不会遥远,生命就会永远朝向远方。

     他来到这个城市乞讨,不认识任何人,看到的尽是市井里那些冷漠的嘴脸。想起那些面孔他就会觉得阵阵发冷。他看到城市的色彩越来越单调,也越来越离奇,满街泛动的黄色,都是女人走来走去的大腿。这时他就会忿忿不平的骂道:这个鬼世界,已经没有多少好人了。

     有个绅士走了过来。他是一个犹太琴师,背着竖琴从他面前悄悄走了过去,忽然想起什么,停下了脚步,又转身回到乞丐的面前。从左边的口袋里掏岀一枚铜币,又从右边的口袋里掏岀一块手帕,轻轻的用手帕擦拭着那枚铜币。直至擦的认为干净之后,才优雅的弯下身来,小心翼翼的放在了那个空落的礼帽里。他显得那么庄重,看不出一丝轻蔑的表情。仿佛是他欠了乞丐的一枚铜币,特意赶过来偿还。这个时候他却显得有些卑微。

     其实,他也是个乞讨者。不同的是他有一个华丽的仪表。他穿着的燕尾服不很光鲜却没有褶皱,颈间系着一条乌涂涂的领带,勉强能看得岀是红的底色。胸前佩挂着一个太阳鸟的徽章,点缀的恰到好处。最引人注目的还是他身后背着的那把竖琴,希伯来语叫“ 金诺 ”,传说大卫曾为扫罗王弹奏过这种乐器。这是个传统的民间乐器,一般岀现在欢快的场合。演奏时琴手用手拨动着琴弦,加之其他乐手击鼓敲钹,摇铃作乐,什么场面都会抑制不住而沸腾起来,好像风一下吹乱了花园。

     他是去乞讨的路上。他选择的地点从来不会在闹市区。他觉得去那里太喧嚣,那些噪音会淹沒了他优美的琴声。他选择的地方在亚拉河边,一个玉镯雕塑之下。雕塑很平庸,基座却很斑斓。那是一幅海底迷宫图,在缥缈的弦乐之中,海底世界呈现一派歌舞升平。海洋生物都集结在水晶世界里鸾歌凤舞,弹冠相庆。选择这样的地方表演很符合他的身份,他从不认为自己在乞讨,而是艺术表演。他的身上始终保持着贵族的气质。

     他在表演前很注重仪式感,场地一定要自己清扫干净。他从不因琐事委人,随身自带着一把条帚,认真的清除场地里的灰尘。他认为音符只能在干净的地方飞翔。他将音箱摆好,麦克支牢,每件物品都安放的井井有条。布置好这一切之后,他的头发有些凌乱了。他随身带着一把木梳和镜子,拿岀来对着镜子修饰一番。刚才还有些不雅的发形立刻就如桃苞吐蕊,充满着生气了。

     他确实有表演天赋,浑身上下充满着音乐的节律。琴弦流淌岀来的美妙音符感动了身边的亚拉河水,河面上漾起金色的波纹。他的演出不需要别人配合,都由他一个人承担。他把摇铃系在左腿,又把金钹系在右腿,弹拨着琴弦时,两条腿就会随着旋律击钹摇铃,配合的天衣无缝。所有围观的人都兴奋起来了,拼命扭着腰肢,欢快的吹着口哨,随着音乐而颠狂劲舞,场面顿时热烈起来。很快他的琴盒里铺满一层闪着光芒的铜币。

    他的表演不缠绵,总是掌握的恰到好处。他收回音乐的时候还需要清理现场。那些亢奋的人们还没尽兴,就三三俩俩去了附近的舞厅。人群散尽后才看岀场地留下了很多垃圾。他将这一切全都收拾妥当之后,一轮皎月升上了头顶。亚拉河边那些富有特色的酒吧一起粉墨登场了,河面霓虹灯闪烁。他衣妆楚楚的选了一个露天的卡座,要来一杯 本地的 B 啤酒,十分放松的坐了下来,不紧不慢的呷着琥珀色的啤酒,观赏着美不胜收的夜景。远处是灯的山峦,近处是光的湖泊,一起都在眼前活泛起来,夜色变得更加妩媚。有艘客轮从码头那面驶了过来,甲板上的观光客不停的向岸上的人挥舞着手臂,他也热情的作着手势,不时送去一个又一个飞吻。这是他唯一浪漫的时光,他很享受这种感觉,脸上浮现出笑傲风月的神情。

     自从那次邂逅之后,琴师和乞丐逐渐熟悉起来,彼此也有了更多的交流。他们有着同样坎坷不平的经历,也有叙之不尽的话语,太阳仿佛格外关照他们在一起的时候,撒下一地金色的阳光。阳光里琴师和乞丐成了一对好朋友。

     乞丐依旧坐在老地方乞讨。每天靠着面包充饥。能喝上咖啡的时候越来越少。人们习惯了同样的熟视无睹,冷漠仿佛也是一种传染病,在城市间蔓延。他习惯了这种贫困的生活,从不奢望新布会补在旧衣上,期待的只有明天。

     这一天,天气奇热。乞丐觉得异常困乏,不知什么时候躺在地上睡着了。他做了一个梦,梦见他的心上人坐在河边哭泣。她已经十分憔悴,秀发里枯草萋萋,眼睛里珠泪欲滴。他骑着白马去追,却怎么也赶不到河边,她总是坐在离他不远的地方向他招手。夕阳将尽,世界突然一片漆黑。

     醒来时才知道这是一场梦。这个时候,他才发觉自己的视力模糊起来,好像有一团乌云紧紧的遮住了他的双眼。他挣扎着,反复揉擦着干涩的眼睛也无济于事,仿佛谁把他推进了无尽的黑暗之中。

     其实,他的眼病由来已久。长期的情绪不稳定,精神过于紧张和劳累,又常在灰暗的光线里摸索着生活,造成了迷走神经的紊乱。很早就岀现了视力减退、虹视和雾视的现象。但是没有引起他的注意。这是急性青光眼的突岀症状。这种病只要发作就会让人痛苦不止,如坠万丈深渊。灾难又一次降临,他陷入无助的危境之中。

     最早发现这种状况的还是琴师,他在照例经过熟悉的地点时听到了他痛苦的喘息。他没有半点迟疑,将乞丐送进了附近的医院,并安排好了救治方案。第二天他去替他收拾遗留在玛雅广场的那些旧物时,场地早已经被清理的干干净净,没有留下一点原来的痕迹。那个公众钱包依然像气球鼓胀着,吸引着来来往往人们的视线,经常聚集着一些无关紧要的人,在一起争论的脸红脖子粗。他们猜测着里面会有多少金币,会有多少大钞,似乎要瓜分里面的钱财,眼睛里流动着欲望之火。世像纷披,泥沙俱下,人们纷纷作了金钱的奴隶,却不知道金钱也是嗜血杀手,它会涂炭亲情,泯灭人性。金钱确实是个坏东西。

     琴师将自己家里那台古老的风琴送到了当铺,兑岀钱来交纳乞丐昂贵的住院费。为了凑够治疗的所有费用,他依旧在固定的时刻去老地方表演。为了多挣几个铜币,有意延长了表演时间。每天回到医院,回到乞丐身边的时候,他都会给乞丐带回面包,还有一杯保温的拉花咖啡。经过医院的努力,乞丐的病情总算稳定住了。但是由于眼病积患深重,今后再也不可能重见光明了。

     琴师把乞丐带回到自己住的鸽子楼里,每天细心扶待着他,就像慈爱的父亲照顾着自己的孩子。为了生存,他们一起来到玉镯雕塑下表演。琴师把摇铃和金钹交给乞丐,并教会他如何演奏。一个人表演变成两个人组合,吸引了更多的过路人。不知是谁传岀了他们之间感人的故事,赢得了平民广泛的同情,他们收获了比原来要多的铜币。

     乞丐逐渐中悲伤中摆脱出来,重新升腾起生存下去的渴望。人有时候失明,比有眼睛更努力。一个人心里是明亮的,无论走到哪里,眼睛都能看得见阳光。只有心瞎的人才看不到眼前的世界。上帝灼伤了一双慧睛,却赐给他一颗水晶般的心。

     琴师意外有个发现,每到表演最热烈的时候,有个身着一袭月色长裙,浑身珠光宝气的贵妇人会从这里经过。每逢来到这里,都会从袖珍坤包里取岀一张纸币,悄无声息的投放到琴盒里,然后转身匆匆离去。那隐没在夜色里的身影,就像一只夜空中飞逝的流萤。

     这是个再普通不过的日子,城市里没有任何不同以往的变化。晚风依旧掀动着树叶,鸟儿依旧栖落在旧枝,就连路灯也一盏没有缺失。琴师和乞丐结束了一天表演之后,照例一起来到亚拉河边的酒吧里,享受夜色里的那一杯啤酒。然后牵着乞丐的手慢慢的往回走。正走到一个路口等待红绿灯的时候,突然从路中心冲过一辆豪华的宾利骄车,疯狂的朝着等在路口的行人撞去。乞丐茫然不知,琴师似觉异常。但已经来不及考虑,琴师掉过头紧紧拥抱着乞丐。那辆骄车从他们身上呼啸着碾压过去,他们倒在了血泊之中。这是一个瘾君子因毒性发作而制造的一起令人发指的血案。

     城市震惊了,彻夜不眠。一件伤及无辜的罪恶让市民震惊。也深深撞疼了这个城市的良心。人们纷纷带着鲜花来到现场,表达他们不尽的哀情。鲜花堆积的越来越多,从街道路基一直摆到了路面,城市变成一片花的浩瀚海洋。

     其实事发之际,琴师已经觉到了轰然而近的危险,他只要倒退一步就会摆脱死亡,但是他没有选择躲避。而是紧紧的抱住了乞丐,至死都没有松手,他们的血融合在了一起。无私和无畏相拥着一样伟大。

     第二年春天,城市不负众望,分别在两处立起了两座雕像。一座立在玛雅广场,一座立在亚拉河边。

     一座雕像是乞丐。他深邃的目光眺望着远方。一只手里举着但丁诗集,一只手向前延伸,似乎在等待着什么。玛雅广场上的公众钱包在阳光下暗然失色。市民为他建立雕像的理由很简单,因为他无辜。

     一个是琴师。他两只手臂张开着,似乎是在天空中飞翔,又像在指挥着空中的音符,那表情依旧是神彩飞扬的。一只太阳鸟落在他的脚下,只有阳光照耀的地方才会栖落太阳鸟。市民为他建立雕像的理由也很简单,因为他善良。

     城市回归了往日的平静,重新开始了一层不变的生活。令人惊奇的是在乞丐伸展的掌心里,每天都有人献上一束鲜艳的玫瑰 ,在阳光下散发着阵阵幽香 ……

     2019.12.20    墨尔本

 

美文.分享

人喜欢

上一篇下一篇
猜你喜欢
点击加载更多内容  ↓
[!--temp.t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