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点击
名家散文名家小说名家诗歌签约作家作家档案文坛资讯
散文天地
生活美文往事回忆亲情友情博文选登东方散文西部散文
生活随笔
情感驿站生活空间人在旅途灯下漫笔报告文学百家悦读心灵鸡汤征文选登文学赛事
诗歌星空
现代诗歌古韵新声爱情诗歌伤感诗歌诗歌赏析谈诗论道散文诗页原创歌词
小说方阵
国外小说现代小说都市言情微型小说故事新编讽刺小说
文学评论
小说评论散文评论诗歌评论新书快递文化时评作家访谈
美句荟萃
心情句子爱情句子伤感句子淡然句子搞笑段子描写句子外文美句个性句子
校园文学
小学作文初中作文高中作文中考作文蒲公英文学大学作文

熊夫木:​风景中的家园

发表时间:2020-01-12  热度: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这片由石英砂岩构成的大峰林还不叫武陵源。方圆几百平方公里的地方分为三个片区,分别叫张家界、天子山、索溪峪,属于三个不同的县份管辖,但片区之间山峰相连,互为犄角。袁家界位于大峰林的中部,这是一个以贫困人群占主体的自然村。在那交通不便、信息闭塞的年代,居住在这里的山民守着青山绿水过苦日子。在他们的意识中,从来没有什么“风景”的概念,平时关心的是一家老小的温饱,可这点朴素的愿望也难以实现,有民谚为证:有女莫嫁袁家界,早吃苞米晚喝汤,雨打茅棚风怒号,秋来难抵五更霜。

  石苍所在的村落,位于袁家界西北角的高山台地,小地名叫刘家檐。他和妻子阿梅带着一双儿女住在三间石头砌墙的茅草房里。屋前千百座山峰,自深涧拔地而起,直插云霄,恰似一尊尊保护神守卫着一方安宁。那年,石苍满了35岁,是一位勤劳的庄稼汉,也是远近闻名的好猎手。前两年,农村实行“包干到户”,分给他家的那丘田坐落于山崖上,远远望去就像一块巨大的布片挂在天空。这是一丘靠天吃饭的田垄,遇到风调雨顺的年份则会收获几担谷子,如十天半月不下雨,干裂的土地只剩下枯黄的禾苗······在这老山界,一个男主人想让全家人吃上几顿白米饭都是这么难。秋收过后,山民们歇息下来,石苍告别妻儿,挎上火铳,带着猎犬在山里狩猎一去就是三个月。来年春天,当他带着猎物回到袁家界,推开石屋大门,发现家里布满了蛛网、浮尘,冷冷清清的空无一人。他没看见妻子阿梅,也没看见10岁的儿子石森和4岁的女儿小娇,邻居说他的老婆孩子跟城里来的采药人跑了,也有人说这母子三人被人贩子骗走了,而确切的去向谁也不清楚。石苍赶到县城找了三天三夜,车站,码头,闹市、陋巷都找了,就没看见阿梅和孩子们的影子。他怏怏不乐回到袁家界,不吃不喝又睡了三天三夜。他心里像被刀割似地生生疼痛啊,他不相信阿梅跟人跑了或者被拐走了,他想,她是受不了大山的清苦而远走他乡的,要么是他上山打猎期间家里断了粮,被逼无奈出门谋生的。但无论发生了什么,他不怪阿梅,怪只怪自己没能力养活妻儿,也没在冬天里好好陪伴他们。是的,谁愿生活在这“田无三担粮、地无三篓粟”的老山界呢?又有谁甘愿在这穷乡僻壤过一辈子呢?这件事深深刺激了这位憨厚的土家汉子,他提起火铳来到屋外几十米处的石崖,朝天击发出一粒粒铅子,接着,他将这杆心爱的猎枪高高举起,再狠狠抛向深谷……他要与过去的石苍作个别呢。

 

   

  山花烂漫的季节, 一群素不相识的人来到他家。主宾打了招呼,他们卸下肩头的器材,在屋前院子里的石凳上歇息。一位带眼镜的中年人自我介绍,他们是搞地质勘测工作的。石苍带着山里人固有的热情,为来客烧了一壶热茶。闲谈中,他对眼前这片山水有了新的认知。那伙人把这位眼镜客叫“张工”,只见他从背包里拿出一摞书刊报纸,拉着石苍翻开一份画报,说:“老乡,你看,这上面的照片是不是对面那座山峰?”画面上,有一位农夫驾着耕牛走在明镜一般的水面上······那人那牛那丘田,咋那样眼熟呢?哦哦,原来是他耕田时不知被谁拍下上了书册?张工又拿起一张报纸,说:“你看这上面写的,标题叫‘养在深闺人未识······’这意思是说,这风景就如同一位闺女隐藏在家里一样,一直没被外人发现她的美。”初中毕业的石苍,自是懂得这句话的含义,但他不明白这些奇形怪状的峰峦,怎么忽然成了“失落的风景明珠”?这个疑问他一时没想透彻。张工离开时,拍拍他的肩膀,说:“兄弟,你看你生活在这个山清水秀、风景秀丽的地方,就如同躺在金山银山上呢!游客看到这些画册文章,很快会上这里游山观景的,到时,你在家里开一间茶馆饭馆的,准赚钱!”接下来几天,石苍在绝壁之上的悬田里耕作,他开始觉得,这丘以大峰林为背景的水田,以及在田间劳动的自己,一起构成了这方山水的风景。

  石苍心头涌起莫名的兴奋。一天,他出了袁家界山垭,走下弯弯曲曲的乱窜坡,来到峡谷中的金鞭溪。三三两两的游客意趣盎然,此起彼伏的呼号在山峰间萦绕。从北边天子山和东头索溪峪过来的游客竞相涌入,有的在金鞭溪紫草潭下边的岔路口分流,踏上山路攀上袁家界观光。直到这时,石苍才真正明白张工说的话。第二年,袁家界成为“张家界国家森林公园”的代管村,他明白,既然家乡成了“森林公园”的一部分,自是要让旅客上来游玩的。是的,张家界,这个新兴旅游区,一如春天的山花在南国天空悄然绽放。

  一段时间来,一些悟性好的乡亲,从蓬勃兴起的旅游业中捕捉到赚钱机会:能说会道的当上了向导,力气大的干起了挑夫;有两个壮汉发现港澳来的老人行走不便,便把一张旧轿子整修一新,结伴做起了轿夫;一个和石苍一起打猎的伙计,驯养了一只泼猴,在路边的平地耍起了猴把戏;几个农妇做了蒿子粑粑、发糕卖给游人,有个村姑纳了布鞋绣了鞋垫也成了抢手货;更奇的是那个邻家少女,在石涧下唱山歌竟引来众人喝彩。石苍记得张工说过开茶馆饭馆的话,这真不失为一个好主意呢。说干就干,他将石屋内的蛛网浮尘除净,摆了两张木桌,上置土碗竹皿,拉来擅长烹制农家菜的弟弟石胜当帮手,门外挂了木牌“土家饭庄”便开了张。不出三个月,生意渐渐好起来,石苍便雇了个叫“晴美”的作服务员,这位山里妹子肯吃苦,手脚麻利,把饭馆内外收拾得井井有条。没过多久,这个姑娘和石胜谈起了恋爱,第二年便拜堂成了亲。时间在一天天忙碌中度过,可石苍总觉得生活中缺少什么。夜深人静时,他会去院子外的石崖坐坐,他想起和阿梅刚结婚那阵子,他经常拉着新媳妇上这里唱了大半夜的歌,最后双双躺在夜露初升的石崖上睡着了……想起阿梅,石苍心如刀绞。哦,她和孩子们出门快两年了吧,现在她在哪儿孩子们在哪儿?是在流浪途中乞求路人施舍一碗粥,还是寄人篱下看尽了别人的冷脸?儿子石森如今长成少年郎了吧?女儿小娇也该上学了吧?想着想着,石苍泪如雨下,朝着浩瀚的大峰林低声呢喃:     

        “阿梅,回来吧!”

 

 

  对石苍来说, 1988年,无疑是他一生中影响深远的一年。

  早春二月,阿梅娘家人给石苍捎来一条可靠信息,说在豫西一座村庄发现了她和两个孩子的行踪。亲友们千里迢迢赶过去,在一户贫穷的老农家找到了他们。经当地警方解救,石苍带着母子三人回到了阔别7年的袁家界老家。石苍和阿梅相互说着对不起,一双儿女抱着父母哭成一团,一家人就在充满感伤而又温馨的情景中团聚了。弟弟石胜两口子要去天下第一桥那边开一爿小吃店,土家饭庄交由石苍阿梅两夫妇打理。儿子石森满了18岁,主动要求去城里的一家宾馆学习烹调技术,小娇去山下的小学读五年级。全家人团圆后,石苍心气儿顺了,干事创业的劲头更足了。这年年底,石苍拿出这几年的积蓄外加部分贷款,对土家饭庄进行全面改造,将石屋二楼三楼建成客栈,墙面粉刷了石灰,屋顶全部换上了小青瓦。冬天过去,一栋朴素、典雅的“土家客栈”,傲然耸立在袁家界的石崖上。不久,儿子学艺归来还带上一位俊俏的女朋友,他们的加盟给客栈增添了活力,一家人起早贪黑干了三年,终于还请了贷款。儿媳妇娶进门后,年轻人开始挑起大梁,土家客栈的生意渐入佳境。

       另外,1988年的一个历史片段,值得生活在这块土地上的人们永远铭记。这年5月,这片横跨张家界、天子山、索溪峪三地的石英砂岩大峰林,被统称为武陵源核心景区,从而拉开了这个举世瞩目的风景区统一管理、统一开发的序幕。石苍敏锐意识到:他和袁家界的乡亲、以及武陵源景区周边的老百姓,即将迎来划时代的旅游开发热潮。更重要的是,这片大峰林所带来的示范效应正向四周扩散,黄龙洞、宝峰湖,天门山、茅岩河、九天洞、五雷山等一批风景区迅速开发出来,形成“众星拱月”的旅游格局。

       袁家界上,最早作小买卖小生意的那批人,正儿八经地干起了旅游。原先当向导的那几个人,联合成立了一家旅行社,走出张家界,走到省城,走到北上广设立旅游联络处招揽客人。那个爱唱歌的邻家少女,引进一位搞艺术的大帅哥作上门女婿,将一座破败的土家山寨改造成民俗博物馆,一些会演唱的本地艺人汇集一起,给前来观光的游客表演了一出出精彩的节目。和石苍一起打猎的老伙计呢,如今已不再耍猴,租了天下第一桥附近的门店,雇了两位美丽村姑当模特,操起了摄影照相的行当。那些做蒿子粑粑、做发糕的农妇,把自家小吃品做成了品牌。特别是那名绣娘,竟把自己的老屋改修成绣制品加工厂,所生产的绣衣绣花鞋上了旅游工艺品商店。当然,大多数乡亲如石苍一样,依托地理优势建起一栋栋民宿客栈。石胜的小吃店也变成了宽敞明亮的快餐厅。从刘家檐到天下第一桥一线的马路上人来人往,热闹非凡,一条洋溢着时代风采的小街俨然成形。到了晚上,街上的灯火如繁星闪烁,游人们把这条高山之巅的马路称之为“天上的街市”。

       一部关于这座山的传奇正在演绎。1992年,随着武陵源风景区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自然遗产名录》,来自海内外的游客纷沓而至。19944月,张家界由一个旅游区的名称升级为地级市的名称,自此,进入景区观光的旅游人数逐年攀升。袁家界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地方,也因此成为万千游人踏足的知名旅游景点,尤其是“世界最高户外电梯”百龙电梯运行后,打通了上山观景与居民出行的便捷通道。从天梯上站通往天下第一桥的柏油路两边,依山修建的客栈饭店新颖别致。在马路边开商店接待来宾的袁家界人,脸上无不洋溢着自信、满足的神采。袁家界,这个昔日出了名的穷山界,一跃成为张家界市人均收入最多的富裕村,从前讨不上媳妇的光棍汉娶了来自都市的美女;村里的姑娘不愿嫁到外地,要么招郎入赘要么就地成亲,就连过去外嫁出去的女子,也纷纷回流到老家经商置业。袁家界的老百姓富了,山民们依托这片青山绿水过上了好日子,可以说,这种翻天覆地的变化,具有中国旅游扶贫最经典的成功模式。在这来势凶猛的旅游开发大潮中,无论各级政府官员还是抱有发家致富梦想的普通百姓,均以各自的方式投身到如火如荼的各项事业建设当中。

       也许有人说,这个举世闻名的风景区是一夜之间火起来的,或者说是一场轰动海内外的大型摄影展、一篇知名画家写出美文推介的结果,或者说是一次全国性的会议带来的宣传效应······这些说法都有一定道理。但是,一个博大恢弘的历史背景是万万不能忽视的:张家界旅游开发的时间,几乎与中国改革开放同步,改革开放的历史伴随张家界旅游大发展的全过程,换句话说,没有改革开放就没有张家界的今天。当然,之所以有今天这种辉煌绚丽的局面,也是张家界历届市委班子一任接一任干出来的。所以,时势的造化和一代又一代人的拼搏,才成就了新时代张家界的传奇。

       这时,一些学者专家逐渐意识到武陵源景区过度开发所带来的隐患,开始反思这种轻保护重开发的发展模式。 时间进入二十一世纪,核心景区宾馆酒店拆除工作全面铺开,后来又进行了几轮去除景区商业化行动,接着,袁家界和天子山景区的移民搬迁工程也定下时间表。碍于“保护第一,生态优先”迫切要求,张家界市委对武陵源景区的环境整治祭出一记记重拳。当然,整个景区移民的迁出,也给石苍和他的乡亲带来了前所未有的阵痛……可是,为了给子孙后代还一片净土,为给亿万游客留下这片美丽山水,这些付出都是值得的。

 

    

  土家客栈要拆迁了。

       根据政府工作部署:袁家界700多名原住民将迁居到几十里外一个名叫“中湖”的旅游小镇,在那儿开辟新的家园。弟弟石胜一家第一批走的,女儿小娇和她丈夫全家也先于父母下山,石苍一家排在最后一批离开。昨天,妻子阿梅带着儿媳和两个孙子搬出了土家客栈,跟随搬迁车队开往新住地。石苍石森两父子在界上留守一夜,他俩要把客栈剩余的酒店用品清理出来,装上家用小货车后,于明天清早完全腾房,再与景区拆迁办的人办好交接就下山了。

  夏天的凌晨,一缕缕云烟给这山岭蒙上一层轻纱,若隐若现的显得分外妩媚。石苍起了大早上了山崖,他要向这片山水告个别呢。远方千百座山峰从天际排挞而来,那股排山倒海的气势令人震撼。高低不同的峰峦上,生长着一颗颗俊逸苍劲的岩松,透出坚韧不拔的气度。此时此刻,石苍心里充盈着一股强烈的自豪感,家乡的风景真是美不胜收啊!他有点不相信自己会出生在这么美丽的地方,是呵,他在武陵源大峰林生活了七十年,年轻时是山地间劳作的农夫和呼啸山林的猎手,可一年到头还是养活不了全家人;后半辈子呢,他从一间小饭馆起步,最终建成一栋能住上几十人的家庭客栈,这份成就感正是这方山水带给他的。40年来,他亲眼目睹了发生在这块土地上的巨大变化,也有幸成为建设美丽家园的一分子,现在却要离开这片生养他的故土,去到异乡开始新的生活,他真是舍不得离开呀!石苍望着远山,思绪万千。云开雾散,遥远的天穹露出一抹绯红,呵,太阳出来了……石森站在客栈门口隔空呼唤:“阿爸,准备出发吧”!他没再犹豫,低头走下石崖,身后传出一阵阵高昂的松涛。他默念着:别了,大峰林!别了,家园!

 

作者简介:熊夫木,本名熊春林,湖南张家界人,土家族,省作协会员,现供职于《张家界日报》社。著有纪实文学《由湘西绿林草寇到志愿军英雄》、散文集《花季》、长篇小说《红尘黑焰》。

 

 

美文.分享

人喜欢

上一篇下一篇
猜你喜欢
点击加载更多内容  ↓
[!--temp.t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