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点击
名家散文名家小说名家诗歌签约作家作家档案文坛资讯
散文天地
生活美文往事回忆亲情友情博文选登东方散文西部散文
生活随笔
情感驿站生活空间人在旅途灯下漫笔报告文学百家悦读心灵鸡汤征文选登文学赛事
诗歌星空
现代诗歌古韵新声爱情诗歌伤感诗歌诗歌赏析谈诗论道散文诗页原创歌词
小说方阵
国外小说现代小说都市言情微型小说故事新编讽刺小说
文学评论
小说评论散文评论诗歌评论新书快递文化时评作家访谈
文艺荟萃
网络文学文化遗产作家信札书画世界美术周刊人文关注文娱生活文史博览
校园文学
小学作文初中作文高中作文中考作文蒲公英文学大学作文

谢琼芳:姑姑的黑屋子

发表时间:2019-11-11  热度:

  那所冰冷的黑屋子最终无情地淹没了姑姑年轻的生命,而我曾在许多个无眠的夜晚思念过她。— —题记
  我至今还能清晰记得姑姑生前住过的那所黑屋子,它伫立在我回老家布甲高山途经的路上。屋子依山傍水,屋后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溪,溪水潺潺地流动着,旁边还有一大片菜地。放眼屋子的四周,风景秀美如画,那乡村特有的清新空气,更是令人神清气爽。那所屋子由于过于老旧,显得与周边的房子格格不入。远远看去,给人一种感觉就是“黑”。黑瓦、灰黑砖、灰窗格,除了外观黑,屋子的朝向也不好,屋内的光线常年暗黑,阳光很难照射进去。姑姑出嫁后一直住在那儿,直至在黑屋子里去世。
  我的爷爷有七个孩子,姑姑排行老五。姑姑的个头并不高,身形匀称,像我的奶奶。她的五官像我的爷爷,国字脸,丹凤眼,高鼻梁,薄嘴唇,笑起来特别阳光灿烂,嘴角还有小酒窝。她经常编着两条麻花辫垂在胸前,额头上留着刘海。在我书房的相册里一直保存着她的一张黑白照片,照片上年轻美丽的她笑容纯净甜美,我曾在学习素描时画过这张照片。姑姑性格热情乐观,走到哪儿都能听到她银铃般的笑声,经常是 “未见其人,先闻其笑”。她说起话来伶牙俐齿,语速很快,与人交流时应变能力非常强,在当时我们布甲村里,很少有女孩像她那般聪明伶俐、能说会道,熟悉她的人都说她太过聪明了。姑姑曾开玩笑地说:“我将来嫁的人,一定要说的过我。”
  追求姑姑的男人很多,大多因口才不好,脑子不够灵光而败下阵来,没几人能说得过她。面对她不喜欢的人来找她,姑姑见到他后会噼里啪啦地说上一串话,那人根本反应不过来,也插不上一句话,她就已经笑着一溜烟地跑得连人影也没了。
  姑姑曾经有个非常爱的男人,是她在九江学习修表照相时认识的。那男人有未婚妻,他遇见我的姑姑后,两人的信件来往频繁,不久便疯狂地相爱了。那一年,他在某一封信里约我的姑姑去九江,姑姑以为是去谈婚论嫁的,迅速赶往九江。谁知两人见面后,那男人只说了几句话,我的姑姑便决绝地转身离开了。究其原因,甚是荒唐可笑!他是迫于家庭和未婚妻的双方压力不能娶她,希望姑姑嫁给他身体不好尚未婚配的哥哥,与他长期见面并保持情人关系。爷爷的家教严谨,姑姑属贞洁女子,岂会容忍此等丑事!当天,便与他断绝关系坐车返回了布甲。一气之下与追求她许久的男人在一起了。
  姑姑结婚那年,我才几岁。那些年母亲带着我们几个孩子一直生活在布甲正街上,姑姑长期与我们住在一起,她和母亲一起照相修表,两人关系亲如姐妹。母亲忙不过来时,姑姑常带着我们几个到处玩耍,给我们照相,陪我们到附近河塘里抓鱼,教我们骑自行车,我对姑姑亦有感情,她与我们姐弟仨的合影一直被我妥善保存着。如今回首,那段日子应是姑姑短暂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
  1988年,姑姑出嫁,那年她只有二十三岁。村庄里的人们虽然生活贫穷,衣衫褴褛,但对于结婚这种一生一次的大喜事,哪怕花再多的钱也在所不惜。姑姑与姑父的婚服是提前到修水县城定做的,他们采购了几床绣花绸缎的被面、许多生活用具和喜糖。
  犹记得姑姑出嫁那天,她安静地坐在我们居住的屋子阁楼里梳妆打扮,奶奶拿着一把木梳子帮她梳头发,那种年代闺中女子都编麻花辫,出阁则会将头发盘成一个发髻,奶奶边给她梳头边流着眼泪,因为心情悲伤又年老的缘故,奶奶的手有些颤抖。姑姑从镜子中看到奶奶留着泪的面庞,会温柔地安慰说道:“阿娘,我出嫁了也会常回来看您的!您别哭了!”说着说着姑姑的眼泪也不自禁地往下落……
  姑姑的发髻盘好后,母亲在她的发髻上别上一朵艳红的花,再帮她穿上新嫁娘的衣服。平时从不施粉黛且活泼爽朗的姑姑,那天像一位端庄娴静的女子,竟有了女子的娇羞与妩媚。柳叶细眉,红唇粉腮,明眸皓齿,大红色的喜服衬托出她的脸庞更加红润。我扎着两个羊角辫,穿着粗布衣服,站在她的旁边一动不动,用惊羡的目光望着她,当时,我就觉得她实在太美了,做新娘子这么美真好啊!
  楼下接亲的队伍敲锣打鼓地来了,鞭炮噼里啪啦地响着……
  姑姑忽然变得紧张不安,她不停地对着镜子检查自己脸上的妆容,拿起一瓶发油往手里倒一点,再往额上的头发擦一擦。不一会儿我的三叔急忙上楼跑进屋,蹲在姑姑身旁,驮着姑姑就下了楼。我的奶奶和母亲牵着我的小手紧跟着下楼,奶奶一直在哭,母亲脸上也挂着泪水。屋子的大门口,姑父穿着一身西装,系着领带,站在屋子的大门口等候。三叔把姑姑背下楼后,姑姑转过身来紧紧抱着我的奶奶,泣不成声。她接着又抱我的母亲,并在我胖嘟嘟的脸上亲了又亲。最后姑姑被那个男人接走了。
  姑姑结婚是喜庆事,那天母亲也换上了大红衣服,带着我们几个小毛孩赶往姑姑的婚房去吃喜糖。那时我以为是多么漂亮的婚房呢,看了才知是一所很老旧的屋子。屋子呈一字形排开,房间一间紧挨着一间,约有七八间。屋子的外墙上贴着许多红色“囍”字,门口摆放着十几张木桌子,摆满了碗筷。屋子的一角是厨房,里面很多人在忙活着做饭。屋内是土黄色泥巴墙和地面,一些简洁的木质家具。卧房里的床上铺着锦缎面料的被子,摆着一对红色鸳鸯枕头,上面还撒着许多喜糖与爆米花,客人来了,姑姑便会在床上抓上几把糖和爆米花分给他们吃。紧挨着卧房的一间,放着一个灰色木质大衣柜,柜子很大,有四扇柜门。我和弟弟们不安分地在那儿玩躲猫猫游戏,每次都藏进大衣柜里,玩得不亦乐乎!
  姑姑的声音从隔壁传来:“芳芳,别玩了!快来吃糖!”我高兴地跑到姑姑跟前,接过她手里的糖,傻兮兮地看着她,问她:“姑姑,什么是结婚啊?干嘛要结婚啊?”姑姑被我问笑了,她说:“女孩子长大了都是要结婚的,不知道为什么啊!傻瓜!”于是她一把抱起我转几个圈,弟弟们看到了也闹着要抱,姑姑一个接一个地抱着转圈,我们的笑声在屋子里不停地回荡着……
  姑姑结婚一年后生下了女孩,母亲带着我们去看她。姑姑整个人清瘦了不少,脸色也不好,头发剪成了齐耳短发。那次短暂的会面是我今生最后一次见到她。之后我随着家人去了永修柘林,去了父亲的工作地。
  姑父家里穷,总是饱一顿饿一顿。姑姑生了女儿,姑父很不高兴,他的前妻生了三个女儿。在上世纪的八十年代乡村,男尊女卑的思想在许多人心里,依然根深蒂固,受其影响,生女儿很容易受到歧视。加之姑父脾气不好,挣钱挣不到,经常夜里喝酒对着姑姑发脾气,下狠手打她。姑姑想逃离那段婚姻,却终究没有勇气。
  姑姑的女儿满了一岁后,她又怀孕了,呕吐得厉害。某个寒夜里,姑姑像平常一样在家里哄着孩子睡觉,姑父喝得醉醺醺地回家,两人发生了激烈的争吵,姑父拿着皮带毒打了姑姑,那是他打得最狠的一次。姑父沉沉睡去后,我可怜的姑姑无处诉苦!和她情同姐妹的我母亲又远在千里之外,一气之下,她喝下农药,结束了自己年轻的生命。姑父醒来后,才知道姑姑死了,在她的尸身面前痛哭,悔恨不已,又有何用?我的爷爷奶奶赶到时,姑姑的尸体早已冰凉,遍体瘀伤。爷爷气愤地骂了姑父许多难听的话,可是再骂也骂不回姑姑的性命。奶奶抱着姑姑的尸身痛哭不已。
  四叔从布甲发电报到柘林,父亲收到电报后立即带着母亲和我们回到了家乡奔丧,父母都哭得死去活来,我和弟弟们没有看到姑姑的尸体,他们说,小孩子不能看死人,因此我没有看到姑姑最后的模样。接下来的几天爷爷与父亲一边做丧事,一边商量着如何打官司,最终因姑父的大家族里有一位赫赫有名的律师,告诉我们家根本打不赢官司,而且已经问过了法官,如果打官司必须解剖尸体。奶奶不忍心看着唯一的女儿死去了还不得安宁,坚决不同意打官司,她要给姑姑留个全尸让她安息,官司的事情便作罢了。
  姑姑死时才二十五岁。她被葬在黑屋子的后山上,是一座孤坟,周围是山林树木,杂草丛生,她的坟旁边没有其他坟墓,孤零零的,墓碑上刻着“爱女谢小玲之墓”几个醒目的字。她下葬时的场面我至今都记得真切,当时我们都头顶戴一块长长的白布,那天的天空阴沉沉的,像是下暴雨前的阴冷,似乎苍天也跟着我们一起悲伤。棺材下坑前,奶奶扒着棺材不放,她哭着说:“让我多陪陪我的女儿,不要那么快让她下去,求求你们了,别那么快……”母亲拖着奶奶的手,哭成泪人儿。爷爷撑着拐杖立在棺材面前一声不吭,眼睛紧紧盯着棺材,像个活死人。父亲则跪在棺材前边哭边喃喃自语:“小玲妹啊,怪哥哥没有保护好你……”他一边哭一边用手捶自己的胸前。姑姑终究是被葬下去了。
  姑姑死后,姑父离开了布甲,听说他又娶了几任妻子,依然没有生出儿子。姑姑唯一的女儿被姑父的哥哥收养长大了,她从没有得到过父亲的爱。前些年见到她已成家,说起姑姑,她依然泪流满面:“我是个没有妈妈的孩子,如果我有妈妈该有多好啊!”
  这些年每次坐车回老家途经姑姑的黑屋子,我都会远远地望着,总会幻想着她像从前一样笑容满面地向我招手,伸出手抱我,如果她现在还活着,该是五十四岁的妇人了。
  二十多年过去了,姑姑的黑屋子已不见踪影,如今那里一片荒凉。清明时上坟,我与父亲到了姑姑的坟前,她的坟墓周围长满了杂草,父亲拿起一把镰刀,一刀一刀地割除那些草,再将坟上的草统统拔了个遍,把带来的祭奠用的花与水果摆放在墓碑前,自言自语地说着:“小玲,哥哥来看你了。”接着坐在她坟边,一根又一根地抽着烟,沉默不语……
  我也跟着父亲坐在坟边,而脑海却浮现出童年时与姑姑在一起的美好时光。

—————————————————————————————————————————————————————————————————————————
  作者简介:谢琼芳,笔名:生命花,80年代出生,江西修水人,《中国作家在线》签约作家。作品多发于《中国作家在线》《散文吧》等文学网站,《九江浔阳晚报》《湖南边城晚报》《江西投资简报》《江西赣能杂志》《修水报》等报刊杂志,《古城旧梦》《溪流文学》等公众号。

美文.分享

人喜欢

上一篇下一篇
猜你喜欢
点击加载更多内容  ↓
[!--temp.t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