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点击
名家散文名家小说名家诗歌签约作家作家档案文坛资讯
散文天地
生活美文往事回忆亲情友情博文选登东方散文西部散文
生活随笔
情感驿站生活空间人在旅途灯下漫笔报告文学百家悦读心灵鸡汤征文选登文学赛事
诗歌星空
现代诗歌古韵新声爱情诗歌伤感诗歌诗歌赏析谈诗论道散文诗页原创歌词
小说方阵
国外小说现代小说都市言情微型小说故事新编讽刺小说
文学评论
小说评论散文评论诗歌评论新书快递文化时评作家访谈
文艺荟萃
网络文学文化遗产作家信札书画世界美术周刊人文关注文娱生活文史博览
校园文学
小学作文初中作文高中作文中考作文蒲公英文学大学作文

胡竹峰:文字之交陶文瑜

发表时间:2019-11-19  热度:

想起苏州,是粉白的墙是灰色的瓦,是一座又一座桥,一座又一座园林,重要的是一些苏州的师长朋友,是范培松,是车前子,是郁岚,是葛芳,是陶文瑜。

认识陶文瑜十来年,见过三回面,彼此间是十分冷淡存知己的意思。当然,交情还没到知己份上,但偶尔想起他,会有一些相同的心绪。陶文瑜就像书架上一本喜欢的熟悉的书,随时打开,读哪一页都好,不读,看看封面也好。这就是文字之交吧,散散淡淡。陶文瑜也真送了我很多书,差不多所有的著作,从早期诗集《木马骑手》到近作《红莲白藕》。十几本书,不同的文字,不同的写法,相同的是陶文瑜灵活的性情,我是喜欢的。

和陶文瑜的认识也是因为书,说起来已是十年前的事了。出版社送来他的《太湖记》,我写了篇书评,陶文瑜看见了,打电话表示了一下感谢的意思。从此断断续续开始了交往。后来,听说陶文瑜身体不太好,心里时常有一份惦记,希望他一切都好,文章书画自悦自在,天下喜欢他文章的人也多一点小小的快乐。

陶文瑜的文章是开诚布公和坦腹相见的,放手一写,随便聊聊,正是这种漫不经心,让字里行间多了冲淡。陶文瑜的笔下,总带着俏皮的韵味,让人笑骂。

第一次与陶文瑜见面是2014年,和家人一起去苏州。陶文瑜很客气,送我书送我字画。谈起自己的身体,他是豁达乐观的态度,喜气盈盈,不忌口,不觉得自己是病人。我很为他的状态高兴,虽然有些生活方式未必对,可是还有什么比此间的快乐更重要呢。那天中午,陶文瑜赏饭老苏州茶酒楼,印象深的有马兰头、河虾仁,都很新鲜。他让我多吃那道虾,却说别的菜都不好,很歉然的样子。实在,饭菜我只是吃,很多时候不论口味。

陶文瑜自恋,有几回居然很诚恳地对我说,竹峰,现在你文章写得好。顿一顿,又说,比我好啊。一时惭愧,无言以对,只能说谢谢谢谢,陶老师谦虚了。但陶文瑜对自己的书画从来不谦虚,精得不得了,大字也这么好,不输古人,是他的自我评价。虽然结语他会说不好意思,但那不好意思四个字分明是拔刀四顾的神采奕奕。

我喜欢那样的陶文瑜,那是他身上的风华正茂,也是一个作家、书画家的当仁不让。前几年,陆续收到过很多陶文瑜的书画。每一幅我都会郑重地放好,收存一份笔墨友谊也是收存一份艺术缘分。

中间很多年没见陶文瑜了,偶尔短讯说几句话,祝福他生日快乐。陶文瑜和吕洞宾一天生日,他文章里写过,还说小时候还以为自己也是神仙,我记得他的生日。

去年还是前年,不记得了。和几个朋友去沧浪亭玩,突然想起附近就是青石弄,陶文瑜在那里。于是拨通电话,刚好他在。那是第三次去《苏州》杂志社。院子里水池依旧、太湖石依旧、芭蕉叶依旧、紫薇依旧,腊梅依旧。还是那一幅熟悉的对联:

春姑娘敲门,陶爷爷在家。

与朋友谈笑着进了陶文瑜办公室,还是是凌乱的样子,里屋小间更乱,满满当当,堆着纸张笔墨印章字画。

这一次陶文瑜的气色比前几年略差了一些,脸色灰暗,所喜状态还好,穿中式衣服,像太极高手,也像赋闲在家的文士。在陶文瑜办公室喝茶,是碧螺春。我指着办公桌右侧墙上,贴了一张有关全国作家书画展的荣誉证书。内页右上角,陶文瑜写有一行字:“房子随意换,荣誉不能丢。”一行人不禁莞尔。

相别之际,我让陶文瑜题赠几本书与朋友。他找出《苏州》杂志编选的文集《旧事》和《故人》两部书,在《故人》扉页题签时,原本要写“风雨故人来”,一不留神,落笔成“风雨过后”四个字。老陶一时略有犯难,我说就写“风雨过后是彩虹”也蛮好,他如实写了,又加了一句“彩虹之中故人来”。

当时我心里想,希望陶文瑜风雨过后是彩虹,希望他平安快乐,健健康康。我看他的字,欣欣向荣是吉人天相,一切都会好的,一切都是好的。

那天翻邮件,见车前子给我的一封信,末了说:

我在苏州,与陶文瑜常常见面。梅花开了。

老车201032

不知道如今老车是否经常回苏州,会不会还常常和陶文瑜见面。一转眼快十年了,而昨天,我开始服下人生第一颗降压药。

 

美文.分享

人喜欢

上一篇下一篇
猜你喜欢
点击加载更多内容  ↓
[!--temp.t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