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点击
名家散文名家小说名家诗歌签约作家作家档案文坛资讯
散文天地
生活美文往事回忆亲情友情博文选登东方散文西部散文
生活随笔
情感驿站生活空间人在旅途灯下漫笔报告文学百家悦读心灵鸡汤征文选登文学赛事
诗歌星空
现代诗歌古韵新声爱情诗歌伤感诗歌诗歌赏析谈诗论道散文诗页原创歌词
小说方阵
国外小说现代小说都市言情微型小说故事新编讽刺小说
文学评论
小说评论散文评论诗歌评论新书快递文化时评作家访谈
文艺荟萃
网络文学文化遗产作家信札书画世界美术周刊人文关注文娱生活文史博览
校园文学
小学作文初中作文高中作文中考作文蒲公英文学大学作文

裴海霞:西藏漫拾手记

发表时间:2018-11-08  热度:

   一腔憨勇地从阿拉善戈壁去了西藏。抵达时,高原的阳光已准确无误地等在了那里。

视野中的布达拉宫,明亮而庄严,用它散溢出藏着日月乾坤的气息沐浴着万物生灵,以雄浑壮观的姿态,见证着雪域高原徐徐流淌的时光,静谧安详地如同雪域最高的王。

白云聚散,日光倾城,高原的阳光在布达拉宫简洁平整的外立面上极为有限地变化着,仿佛给红白相间的宫墙缠绕上一层轻纱,然而不论是融在简洁中的沉稳,还是浮在明快中的流畅,布达拉宫在不动声色中呈现出它神圣又诡秘的力量,永远放射着它的光芒,妥帖地安放着世俗间的欲望。站在布达拉宫的露台上瞭望拉萨,雪线在远处浮现,天是空得,容不下一朵白云,四野的群山被青天白日覆盖出别样的韵味,所有生命或许早已被弥散绿野的诵经声浸润得大彻大悟,在时光中舔舐着雨露秋霜,荣辱不惊。

一个人,马不停蹄地,追赶着风景,去了纳木错。

许久没有这样的兴致来欣赏一路的风景,巍峨雪山的皑皑积雪缓缓融化从远古走来,在神山之间汇成股股清流流经千万年,滋养了数万代,奔走的牦牛踩碎了雪域高原的光影,一些玛尼堆出现在目光里,这些玛尼堆,既是地理上的制高点,也是心理上的停泊地,与牧区的生活节奏相呼应,在行者的前方出现,安放在每一个需要它的碧空下。

淅淅沥沥地又飘了雨,如丝如烟的烟雨缠绵了一望无际的绿草。停车的间隙,遇一放牦牛的扎西,黝黑的面容之下,没有喜悦,也没有痛楚,只是无尽的和平。想必经文里飘出的炊烟是慈祥的,能让他的灵魂宁静,就如西藏的天空,纤尘不染。

一路前行,颠簸至念青唐古拉山口的那根拉。先是风声,空旷地刮着。山风呼呼地刮进了我的骨子里,一种肉与灵被割裂的疼痛在5198米的天地间漫漶。还有阳光,垂直地照着,刺眼,但不温暖。历经跋涉之苦的我虔诚如玛尼上的一块砾石,人性中的浮躁和铅华被坦荡的风吹散了,整个肉身沉淀得像脚下的泥土一样厚重。苍茫的群山消寂了一切,站在群山之巅放牧心灵,一个人的身形,在宏阔凝重的高原面前,微不足道,渺小如草芥。一颗心,只有放在自然里,在远离尘嚣的雪域中涅槃一遭,才是一颗成熟的心。人生就该有这样一次经历,在天地广阔中洞察自己。西藏是什么,此刻它在我心里跳跃。

人生简单到纯粹,或许就离天更近了。

目光中,鹰隼从无形的天地间现身炫飞下视。

从念青唐古拉山口北望,纳木错是一只巨硕而湛蓝的天眼,有风吹来,波光浩渺,山水相依着静静地享受着上天眷顾的惬意。

遇到纳木错是虚无或惊艳,取决于心灵的旁注。季节把一色苍茫的秋水静推向了极致,推向了无垠。心被这样的一汪水诱惑着。这湖水从洪荒时代绵延至今,每天的日出日落之间,光阴也在这里轮回转世。碧蓝的湖水吸走了多余的色彩,岸上的岩石,裸露的泥土和砾石呈现出一种原始的本色,那是让生命回归最舒适的状态。循着不同的情感,把听觉延伸过去,就会把水鸟煽动羽翼的微响当做岁月的诵经。就想把自己晒成一团白云,在无垠的天空中卷舒,与一个温和庸常的男子,素食布衣,在安宁如水的每一天里安度流年。

刹那,又有水鸟掠过湖面,迭起一层层波纹,瞬间,我突然想做湖上的一只水鸟,又悠闲,又热闹,不灭对生命、葱郁和爱的信任。

经幡柱上五色的风马旗上下翻飞,一座又一座行走的家园用篝火和炊烟点亮牧场。黄昏也更结实了,各色的云密密实实挤在一起,夕阳奋力从缝隙里钻出来,形成无数杂乱交错的光柱,就像是人生中的生生死死,枯枯败败、来来往往,起起落落。

夜晚太长,无法排遣,就去了玛吉阿米餐吧。

这座传说是仓央嘉措与爱人幽会的小楼,走过去三百年,走过来三百年,在幽深的夜晚散发出一种暖意融融的魅力,这让往来匆匆的过客,停下步履,去打探三百年前一个旷世诗人的倾世绝恋。黄楼里经幡摇曳,暖黄色的格调生出了挥之不去的心情。在狭小的天地中,黄晕晕的酥油灯和朴素的木桌椅泛着诗意。很快,邻桌的一对恋人走进了我的风景。他们简单地相拥着,喝着杯甜茶,把自己沉浸在微妙的氛围中。这就是凡人的爱情吧,简简单单地降临、生长,在每一个平常的夜晚里生根和发芽,像青草地上的青草一样,没有离殇,朴实无奇。

“扎西德勒!”,“扎西德勒咻!”我们用目光打着招呼,又是人生的一个初见,一个转身,真的就是下一个轮回。清白的月光从窗棂探进了头,抬眼望望天,天空得深邃,我望不透天空的深邃,就如同我看不清楚人生的一场又一场的遇见和别离。

从玛吉阿米黄楼出来,一轮明月白亮如羊脂。如水的夜色中转经的老人手持转经筒,默念六字真言,缓慢地行走在巷子里,弯曲的背影像是岁月长出来的斑斓痕迹,在光滑发亮的青石道上,投下了一道长长的影子。

夜更凉了,秋更深了。

美的东西不一定伟大,伟大的东西一定是美的。慕名去了罗布林卡寺庙园林。入园,曲曲折折,幽幽邃邃。园内幽深的小径经纬交织,气势恢宏的经堂、罗汉堂、护法殿,多有雕刻和彩绘,无不体现出藏地的地方特色和民族特征。那时的晨曦藏在大殿金黄的屋瓦后面,它很快地跳过屋檐,延伸出一种隔世的奢靡和温暖。当薄如蝉翼的雾霭和阳光一道弥散时,鸟雀们便毫无遮拦地在绿荫丛中炫耀着灵巧的音调。心,就生出了欢喜与触动。目力所及的罗布林卡苍翠碧绿,草青花红,朵朵皆年华。景致中所有的谋划都不动声色,佛堂、桑烟、红衣的喇嘛与青草、小溪、树林、格桑花、目光、梦境,浑然一体,它们就像是在香火缭绕中生长出来的,自有一番雪域高原独有的气度。大殿内厚重的帷幔、精美的唐卡、高高在上的法座、无处不在的佛像,万盏酥油灯长明,宁静安然地让呼吸暗淡。

正午时分,满城烟火,就一个人,衣袂飘飘的,站在八廓街,看人来人往,看自己途径自己,看得到得和失去的,看过去流向未来的,世界在一个人的祈祷里停下,我就那么定定地看着大昭寺,看着磕头祈福的藏民,听着那青色的石板之上,每一个长头下信仰之声。时间在一个人磕长头时静止,我知道,我的身后是广袤的西藏,我看到苍天高远,却又离我很近,近得让我伸手便可触摸到天空的骨骼。五光十色的人流中不时遇上远路上来朝圣的藏民,他们穿着藏式的氆氇,梳小辫,戴红色的头绳。他们中的大多数人的身躯因长途跋涉的劳累弯曲着,每一张黝黑的脸上都有一种藏区特有的沧桑,然而他们的眼神平静纯粹,散发着一种远离万丈红尘的气息。如若西藏的一切都将在记忆中隐去,我相信最后余下的,定然是这个纯真平静的眼神。因为那是来自世界屋脊的眼神,男女老少,神情各异,但眼神干净,与尘世人的眼神不同,它远离我们的文明侵扰,有着我看不懂的神情,就是这双眼睛,看见我所看不见的东西。这让我相信,心里种着菩提的人,隐约带着某种随性的神圣光芒。

高原的风在流浪,这一季的秋已越来越凉,在转经筒的转角处,我还在用目光打量一片青草地与心的距离。而此时的天际,如血的残阳正好落在一座熏着桑烟的白色帐篷上,帐篷前五色的风马旗猎猎招展,一群牦牛反刍着心事走向了河流,一只鹰俘向大地,一个披红衣的喇嘛停止了念经。

这仿佛是远离尘嚣的天籁之音,这就是雪域高原的拉萨。

 

微信图片_20181108105600.jpg 


作者简介:裴海霞,女,网名:居延美女,内蒙古作协会员,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会员。 1998年起进行散文和随笔创作,作品散见于《内蒙古日报》《朔方》《内蒙古史志》《鹿鸣》《西部散文选刊》《丝绸之路》等报纸、网络、期刊等。

 

美文.分享

人喜欢

上一篇下一篇
猜你喜欢
点击加载更多内容  ↓
[!--temp.t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