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点击
名家散文名家小说名家诗歌签约作家作家档案文坛资讯
散文天地
生活美文往事回忆亲情友情博文选登东方散文西部散文
生活随笔
情感驿站生活空间人在旅途灯下漫笔报告文学百家悦读心灵鸡汤征文选登文学赛事
诗歌星空
现代诗歌古韵新声爱情诗歌伤感诗歌诗歌赏析谈诗论道散文诗页原创歌词
小说方阵
国外小说现代小说都市言情微型小说故事新编讽刺小说
文学评论
小说评论散文评论诗歌评论新书快递文化时评作家访谈
文艺荟萃
网络文学文化遗产作家信札书画世界美术周刊人文关注文娱生活文史博览
校园文学
小学作文初中作文高中作文中考作文蒲公英文学大学作文

俞金闪:近视眼的故事

发表时间:2021-07-02  热度:

  红塔山村位于山高水绕偏远边区,村民们悠哉游哉,屋内屋外猫叫狗闹,山前山后遍地牛羊,田间地头人来人往……仿如一幅人间天堂巨油画。更为耀眼的是村中那座古寺庙,经修缮后焕然一新,金色辉煌“大礼堂”三字尽放光彩,于是礼堂便成为老少休闲娱乐之场所,时常热闹非凡。唯有村中一对留守儿童飞马和雄狮,因高度近视,极少去那儿凑热闹。

  一个临近大年之日,近视兄弟听闻村里来了戏班子,晚上要在礼堂演出大戏,顿时欣喜若狂,虽然目光短浅恐难如愿,但也兴奋得蹦蹦跳跳,毅然商定共去礼堂赶一回久违闹市。

  时至晌午,老大飞马买回一瓶蔬油,啍着自编自曲小调,左颠右簸轻车熟路赶回家。如若未知他近视之缘故,恐误认他一路练醉拳。

  老二雄师此时背靠墙壁,静候哥哥而归。老大飞马跌跌撞撞进家门,东张西望找了个钉子,随手将油瓶挂了上去。

 “啪啦!”一声,油瓶坠落,瓶子粉碎,油水溅射。原来,那钉子是个翘尾巴的蜻蜓!

  弟弟模糊中见状,怒目圆睁追赶那该死蜻蜓,一见有个翘尾巴的,举起右手,顺势向目标猛然击去。

  “啊呀呀呀!”

雄师宰猪般嚎啕起来。雄狮拍打那个蜻蜓,竟是个生锈的钉子,右手已然挂在了那里。

  飞马见闻,气急败坏,拿起棍子,直击蜻蜓,眼看蜻蜓驻足灶台锅盖,说时迟,那时快,“咚”的一声狠心砸去,锅盖废了,可蜻蜓又跑了。

   “哥哥呀哥哥,这下,咱俩咋办啊?”

  邻居听闻惨叫声,一个个跑来,帮兄弟俩解了围。

  天色渐渐暗下,男女老少陆续离家赶往戏场。铜锣响,脚底痒,雄狮勾着受伤右手,先于哥哥匆忙上路。

  飞马草草收拾家务,拿起挂锁(一种用铜铸成的古旧挂锁),出门上锁。由于天黑,怎么也对不准锁孔,飞马心急如焚,侧面移目,贴近观锁,七捅八扣,咔嚓一声锁上了,可不幸的是眼皮一同被锁进,飞马顿时痛不欲生,动弹不得……

  雄狮在礼堂专注赏戏,始终未见哥哥出现,愣神回家,发现哥哥呆家门前纹丝不动,得知哥哥惨遭不测,急忙取钥匙往小黑洞开锁。这下更糟了,那钥匙并未插入锁孔,而是进了哥哥鼻孔。飞马呜呜呜呜竭力忍住难言之苦,向弟弟诉说实情,弟弟如梦初醒,无奈之下,寻求邻居解救…… 

  作者简介:俞金闪,男,浙江新昌人。《中国作家在线》签约作家;《中国微型小说》学会会员。

美文.分享

人喜欢

上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点击加载更多内容  ↓
[!--temp.t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