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点击
名家散文名家小说名家诗歌签约作家作家档案文坛资讯
散文天地
生活美文往事回忆亲情友情博文选登东方散文西部散文
生活随笔
情感驿站生活空间人在旅途灯下漫笔报告文学百家悦读心灵鸡汤征文选登文学赛事
诗歌星空
现代诗歌古韵新声爱情诗歌伤感诗歌诗歌赏析谈诗论道散文诗页原创歌词
小说方阵
国外小说现代小说都市言情微型小说故事新编讽刺小说
文学评论
小说评论散文评论诗歌评论新书快递文化时评作家访谈
美句荟萃
心情句子爱情句子伤感句子淡然句子搞笑段子描写句子外文美句个性句子
校园文学
小学作文初中作文高中作文中考作文蒲公英文学大学作文

刘新德:舍豆腐

发表时间:2019-11-21  热度:

 不知从哪里刮来的风,这次竟然是舍豆腐。

阵风不断;前一些时候,刮的是送红裤头,一时间大红裤衩高高挂,红裤头成了紧俏产品,让大大小小的门头小赚了一把。红裤头必须是女儿送的,据说能保佑娘家男子健健康康。

牵扯到娘家的兴旺发达,关系着自己以后有没有娘家,于是比下了圣旨都灵验,没有不给娘家送裤头的。

再往前,是收娘家村里的红线,一定要收够十家的十对红线,没有红线就染成红线,系在孩子的手脖脚腕上,据说能把孩子的命拴住,百无禁忌。

但这舍豆腐又是什么意思呢?很多人都纳闷,就连村里第一个拾到豆腐的也一脸雾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但别人舍了,豆腐村的人就都不会落后。

第一个拾到豆腐的是牛发财,然后是第二第三……牛发财真发财了,一包豆腐二十来斤,而且是浆豆腐,比膏豆腐贵多了。

浆豆腐结实,秤钩能钩起来;膏豆腐软,象肚囊肥肉哆哆嗦嗦。点豆花,膏豆腐用石膏,浆豆腐则用浆水,点完立马就看出孰高孰低。

村子是有名的豆腐村,但只有几家人做膏豆腐。这边的人大都认浆豆腐,膏豆腐在乡下没有市场。

浆豆腐是良心买卖,靠的是实在;膏豆腐是水豆腐,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浆豆腐做得最好的是谷家,做膏豆腐时间最长的是水家,因为会经营,两家过得都不错,虽不是大富大贵,但也算富有的人家。

谷家的儿子娶了水家的闺女,门当户对;唯一美中不足,就是水家的闺女象水做的,而谷家的儿子有点黑,就像铁做的,连名字也叫铁蛋,让人多少有点遗憾。

水家的膏豆腐越做越大,于是在镇子开了豆腐店,专往城里送;谷家不思进取,仍然固执地走街串户。

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嫁给做豆腐的就只能卖豆腐。水家的闺女叫韵怡,名字起得很文艺,但也是敲梆子的豆腐西施。

头几年挑挑子卖豆腐,出村就喊“浆豆腐唻,六毛钱一斤”。而卖膏豆腐的也喊:豆腐唻,两毛五一斤。

窥一斑而知全豹,这样的声音也一直陪伴韵怡从姑娘变成小媳妇。

韵怡娘说:她爷,这几天又出了舍豆腐的,啥意思?几十斤豆腐呢,说舍就舍了,就不知道心疼?

虽然他们不在村子里住,但还是村子里的人。韵怡爷说:别人舍不心疼,我们就这样贪财?等我打听清楚了,你也去舍一包。

舍得舍得,有舍才有得。舍豆腐一定有舍豆腐的好处,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

韵怡爷用了许多零碎的时间,终于总结出了舍豆腐主流言论:敬献河神,保佑平安。

至于怎么传来的,却难找源头。唯一确定的,舍豆腐运动是专门对着卖豆腐人家。因为他们靠豆腐发家,舍豆腐更为了行善积德:虽然舍豆腐给河神,但都是人吃了。

韵怡爷说:去舍吧,别人都是舍一包,咱们舍两包。听说南头老牛(牛发财)家天天都在河边转,他俩年纪大了,想办法让他拾一包。

去河边舍豆腐,他们已经落后了。韵怡娘凌晨三点压好豆腐包,搬出两模子放在了脚蹬三轮车上。

四点钟,韵怡娘来到了岸边,天还模糊着。韵怡爷说了,老牛家到河边一定不超过四点半,要给老牛家留一包。

韵怡娘到河岸五六里地。老牛家到站虽然近,但要靠两条腿倒腾着,不会骑车子只能步行量地。

会河大桥纵贯南北,把河岸分成了两段;会河水往西流,韵怡娘逆流而上。韵怡娘走得不快不慢,她需要寻找舍豆腐的圣地。

豆腐是入口的东西,只要沾了泥土,就无法吃,可惜了他们的起早贪黑。

所幸,现在草丛旺盛,踩在脚下就像踩在棉花上,柔软舒坦。韵怡娘就选了岸边草丛茂盛地方停下来。

一包是留给有缘人的,韵怡娘早就预备好崭新的塑料薄膜,铺在草丛上,然后小心翼翼搬下一包豆腐,仔仔细细裹住,最后捆好口子,保证不会有尘土偷跑进去,才满意的拍拍手。

韵怡娘挺会过,但韵怡爷说舍两包,她毫不犹豫;有舍才有得,这是古训。其实她也明白,自己家里虽然舍了两大包豆腐,但本钱比浆豆腐并不多。

虽然当地人不太喜欢吃膏豆腐,但是不花钱的膏豆腐,绝对是天上下包子,舍一年也不愁没人拾。

继续往前走;听说老牛家已经拾了两包豆腐,尝到了逛河岸的甜头,于是守株待兔,就盼着自己跌个轱辘再拾几包,腌起来细水长流。

老牛家通指老两口,说老牛家一定是说两个人,就如孟良焦赞从不分开。老牛家七十多了,基本不能劳动,只能拾点破烂度日。如今天赐良机舍豆腐,老牛家自然不肯错过。

韵怡娘也是可怜老牛家,自己骑着三轮车,蹬两下老牛家就要走一会;俗话说送佛上西天,行好就行到底吧!

但是,韵怡娘不知不觉就到村口了,竟然杳无一人。韵怡娘犯了思量:老牛家早就该来了,今天是怎么了?

好吧,不差这几步了,我就送到家。到了村头,就和到了家一样,韵怡娘已经感受到回家的温暖了。

都是为了挣钱,把人弄得不着调;韵怡娘掐指一算,竟然又一个多月不回家,这才几步啊?就把自己的家忘了?!

和家里的联系,似乎只剩下例行公事的电话,回来也是来去匆匆,只剩下影子。韵怡娘觉得应该回去看看外孙了:小孩一天一个样,她和外孙是不是成了陌生人?!

韵怡娘准备从老牛家门前绕过去,把豆腐“舍”在大门前,然后吆喝一声,再转到闺女家,看不到闺女看外甥也挺好。

女儿改换门庭,连手艺也变了,改成骑着自行车卖浆豆腐,五岁的外甥被奶奶照看着。

外甥两岁多的时候,听说闺女被打了,打的挺厉害,但都是传说,具体情况没有人亲眼看见。韵怡娘偷偷地问,韵怡说:没有的事。

没有的事,但却半年不出门,韵怡娘怎能放心?韵怡爸虽然不说话,但韵怡娘心里明白,他的心也在狗撕猫咬。

老牛家的说:你去干啥?越掺和事越多;老牛说:孩子不说还不好吗?已经当姥姥了,装聋吧,没人当你傻。其实,韵怡爷娘不过五十多岁,正当年。

韵怡爷说一定要舍一包给老牛家,就是冲着老牛家说的话。

精心处理豆腐,满意的拍拍手,韵怡娘对着老牛家吆喝一句:谁家的豆腐?舍在你家门前了。

老牛家的大门虚掩着,韵怡娘喊完就走,怕被老牛家看见了。前面一个拐歪,老牛家开门的功夫就看不到她了。

拐歪,却有人挡在前面:老牛家两口子!老牛家的强装笑脸说:你来的正好,去我家吧。

老牛家面沉似水:我不能不告诉你,韵怡跑了!老牛说:真是想不到,韵怡出走预谋很久了,铁蛋竟没看出来。

铁蛋是两口子把关挑选的,这孩子什么都好,就是人太老实,套他的话和掏出他的银行折一样难,但绝对不傻啊?!

不但不傻,而且韵怡爷娘坚信,韵怡嫁给铁蛋会一辈子享福,懂得疼媳妇,这是最重要的了。

铁蛋不傻,但韵怡娘却傻了。韵怡很有主见,怎么能做出这样丢人的事?!

人慌了就会手忙脚乱,韵怡娘心慌木乱,没有落坐到凳子上就站起来,话不成堆:不行,我要去看看……

看啥?找难看吗?老牛家的说:老谷家很多人,姓谷的恨不得要扒韵怡的皮,你就省省吧。

韵怡跟着南方一个小伙子跑的,听说这个小伙子在镇上干买卖,不知道如何就把韵怡勾搭跑了。

南方人来这里干买卖的不少,韵怡娘说:我回去找那个狗东西。

去吧去吧,坐火箭去吧,他们早出去十万八千里了。老牛苦笑,说:他们不是计划了一天两天,能让你轻易找到?上一次韵怡闹事你忘了吗?别再去丢人了。

韵怡娘后来听到风声,韵怡和一个小南蛮不清不楚,被堵在被窝里,所以才被打了。

谷家不去找水家,是在给水家留着脸面,你去干什么?这不是找事吗?老牛说。

不知道韵怡冲撞了什么鬼,谷家已经证实,这次她是跟另一个南蛮跑的,比上一个更俊更有钱。

韵怡是百里挑一的美人儿,老是埋怨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敲梆子卖豆腐的命,虽然都羡慕他们门当户对。

韵怡娘压抑:作孽啊,再怎么见人?已是泪眼汪汪。

老牛说:带上你的豆腐回去吧,过一阵子会好的。谷家其实早就知道,舍豆腐是韵怡刮的妖风,豆腐扔在河边,铁蛋跟着补窟窿,可就是填不满她的心。

 

作者简介:刘新德,笔名莱芜坡散人,2007年因病偏瘫,2010年单手学打字,11年正式写作。半路出家半边人,写诗作文伴余生;数百万字如转世,不虚此生度光明。职业生病,业余写作,屡败屡战,略有小成;出版诗集《半边人》,长篇小说《我是康文武》获山东省委宣传部、省作协三等奖,多篇小说诗歌评论等发表在报刊杂志。莱芜日报、鲁中晨刊、济南日报等对其宣传报道,长篇小说《莲花奖》获山东省第三届网络文学大奖赛人气奖。

 

 

 

 

 

 

 

 

 

 

 

 

 

 

美文.分享

人喜欢

上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点击加载更多内容  ↓
[!--temp.t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