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点击
名家散文名家小说名家诗歌签约作家作家档案文坛资讯
散文天地
生活美文往事回忆亲情友情博文选登东方散文西部散文
生活随笔
情感驿站生活空间人在旅途灯下漫笔报告文学百家悦读心灵鸡汤征文选登文学赛事
诗歌星空
现代诗歌古韵新声爱情诗歌伤感诗歌诗歌赏析谈诗论道散文诗页原创歌词
小说方阵
国外小说现代小说都市言情微型小说故事新编讽刺小说
文学评论
小说评论散文评论诗歌评论新书快递文化时评作家访谈
美句荟萃
心情句子爱情句子伤感句子淡然句子搞笑段子描写句子外文美句个性句子
校园文学
小学作文初中作文高中作文中考作文蒲公英文学大学作文

俞金闪:英雄联囍

发表时间:2019-09-12  热度:

(一)

黄婆岙之所以成为方圆百里闻名之大村,不仅村子有四百多户农家和上千人口,而且凭着那座“白岩峪”大山出了名。“景阳岗上呈猛虎,白岩峪里现毒蛇”之奇闻轶事早已流传几代人。这座白岩峪,因山中深藏特大“巨白石”得名。据传曾有采药人、放羊娃、探险员等多人相继被山中毒蛇攻击致伤残或身亡,几乎每年频传毒蛇祸害之惊闻。前些天村里的小后生黄奔放就被毒蛇咬伤送医院正在治疗。真如当地人所说,此白岩峪历来就是多事之山,是座相当神秘且十非恐惧之大山。

当初村里组织分山到户,为了此白岩峪也是难为了村干部,因村民们个个听山惊魂,人人见山怯懦,家家都不愿接受此山,生怕惹祸。就这样白岩峪至今依然悬着没划分,成为村里唯一一座“公山”。改革开放多年来,全村办厂迁移、打工经商什么的农家人,犹如池塘决堤水源不停般涌入小镇或大城,甭说当时上千人马不情愿进此山,更不必提当今仅剩数百村民无人自愿靠近此山的了。

(二)

“书记!村长!今特来向您俩请命:我愿进山除害!”

这天晌午,田雄突然来到村委会,见俩位村干部都在,随即提上洪钟般喉声,自告奋勇地请求。

“就凭你田胖墩寡人?不行,绝对不行!”黄书记有力地挥挥手,断然否决:“你田胖墩独苗一根,家中仅老娘一位,要如有个三长两短,咱怎向您老祖宗交待?不行!不行!”

“是啊,你田胖墩自幼胆小如鼠,今呑豹子胆了?也敢进山除害?开玩笑吧?谁信呢,甭说废话了,哈哈哈!”一老者将信将疑,酸溜溜地对着田雄一通大笑。

“告诉你,田胖墩,咱村里曾专门组织五人小分队进山除害,结果呢?三个伤身伤体、两个惊吓成不像人样败回来。今儿你田胖墩敢单打独斗若凯旋而归,我愿摆酒席全村庆贺!你别吹牛逼了,还是趁早滚回去吧。”

“黄老伯!您说话要算话。您酒席不酒席我不计较,那蛇胆我今天照样取来见您!”

“好!你奉蛇胆,我献茅台,咱俩一言为定!书记、村长和周围众人在此作证。”言毕,在场的男女老少顿时哗啦啦地哄堂鼓起了掌声。

在旁的村长见状,担忧地劝道:“你田胖墩虽勇气可佳,但切不可意气用事!这个事是黄棉袄求你这么干的?万一有个不测,你老娘咋办?还有黄棉袄咋办?你可要多考虑考虑身边人哟,千万要三思而后行噢!”

“村长!书记!我心意已决,今天如不了结此事,誓不进城!无论您俩同意与否,我田胖墩这就进山去,您俩就等着下酒菜吧!”

大家原以为田胖墩只是开个玩笑,却见他来真的,又见他指向黄老伯大吼:“您老也不要太急,蛇胆今晚不送不见!”

在场众人见田雄音落身起,头戴钢盔,脚穿皮靴,手戴皮套,拎着工具箱,顶着夏日烈阳,全副武装独自直奔白岩峪而去。

(三)

白岩峪离村庄说远也远,沿路弯弯坑坑,如羊肠九曲,足有十华里;说近也近,站在村头眺望,那巨白石映射于白岩峪半山腰,犹如一朵飘荡空中白云。若村里与那山里双方吼叫,似乎能隐约听到对方传呼声。

黄婆岙黄姓占多,唯独一家姓田。由于田雄从小长得胖胖乎乎,高高大大,田胖墩从幼便得其大名。田胖墩自父亲被蛇伤害救治无效后,唯一老娘就随其进城母子俩一块儿过。田雄十分争气,通过自身努力,如今混了个城管大队副队长职位,他人高马大,身高一米九差点点,熊腰虎背,体重不足三百也超二百八,一双阔斧般的眉毛下面闪烁着一对猛虎般眼珠珠。他的亲事因他长相太威猛,曾经相亲过程,许多姑娘看了总觉与己太悬殊不般配,都望而怯步,数年以来,漂亮的、合适的均未能续情中缘。就这样一拖二延三误,如今三十八了都没成家。

眼下,他田雄有位心上人,同村人,名黄花莉,就是刚才村长提到的那位黄棉袄。黄花莉幼年时长得圆头圆脑圆身子,不知谁起了个绰号叫棉袄。黄棉袄今年也上了三十,工作于城里妇保站当护士,也是人高马大,身高一米七八,丰腰肥股大胸的,一般小帅哥见了都生怕。黄棉袄与田胖墩虽年差八岁,但双方你来我往接触了几回,均感觉良好,“大七大八甭问菩萨”,俩位大男大女各自认为很般配,目前正双双处在热恋之中。村里人也暗赞田胖墩“套上”黄棉袄非常合适。

黄花莉有个弟弟黄奔放,前些天,黄奔放不听老人言,胆大包天,竟然冒险进了一趟白岩峪,这一去,果然遇上了毒蛇被咬。当地人称此类毒蛇为五步蛇,幸亏自己捎上手机及时通知家人,才免遭客尸深山。不过他黄奔放至今还呆在医院昏迷不醒,仍需继续治疗。说实在的,田雄为了此事比黄花莉还急,他跑东问医、赶西取药的,一股脑儿大献殷勤。他想起生父当年被蛇害死还没报仇,如今又添女友之弟遭不测,这口恶气不出,自己哪算大男人?今日一念想就心血来潮:一个城管队队长难道还怕五步蛇不成?太让人笑话了!于是未征得女友同意就悄悄赶到阔别已久的老家,决意要完成这一壮举!

(四)

信心十足的田雄,迈开步子,落地有声。他脱去皮手套,一边嘴啃牛肉干一边口灌高度烧,目空一切地咯噔咯噔健步向前。他顺利地进入白岩峪,环顾四周,小时候印象的穷山恶水面貌荡然异变,连唯一通向大山深处的山阴小道也长满了参差不齐的荆棘柴草,简直辩不清哪是山哪是路。他想,这也是时代变革颠覆过去家家做饭烧干柴之原始旧习吧。正因为如今家家改用了煤气灶,村民们很少上山,尤其是此山更是稀少又稀少。田雄嗗着牛肉干,喝着高度烧,胡思乱想着,很快到达山下。他依稀记得这巨白石脚下原一爿寸草不长的平地,眼下已密密麻麻布满草木,加之右侧山间清泉哂哩哗啦永不停休地喷流而下,心想这里就是兽类栖息最理想之洼地,很容易隐藏山中禽兽。

“呼呼——呼呼呼!”真是心中有念随即应验,果然一阵阴风拂面而来。他应声台头张望,发觉不远处忽然有一根黑乎乎的圆柱腾空而起,说时迟那时快,那条黑柱闪着鳞光嗖嗖嗖地来到自己跟前!

这就是五步蛇吧!瞧此毒蛇,身长足有四米,体重估摸十斤。它翘首、张嘴、申舌、伸缩信子,凶猛而灵敏地滑溜至身旁,难道五步蛇也急着与我田雄争吃酒肉?田雄脑子一转歪念,毒蛇已伸长脖子贴近身子。田雄先是一惊,哪来得及上手套?立刻丢弃手中一切,扣紧头盔,提足精神,摆开阵势。田雄揪心地紧盯毒蛇,见攻躲闪,见缩使劲,左右摇摆,如此这般人与兽来回几个回合,不分胜负。突然,那毒蛇冷不防来了一招翘尾摆龙阵,把田雄嗖嗖嗖缠身围捆起来,田雄顿感立足不住,“啪”的一声摔倒草丛里。

“呀呀呀——”田雄雷鸣般地吼叫,一边本能地伸手抓住蛇头,一边甩着脑袋用头盔击鼓般地猛砸蛇体,落地的田雄虽然无处着力使劲,但心里明白打蛇打七寸,一双板钳般的大手死死地扣住蛇身紧紧不放。没多时,自己感觉已被蛇紧紧裹住,赿来越喘气困难,越来越动弹不得,于是田雄不间段“呀呀呀”地疾呼着来提振精神,此吼叫声震山动地,响彻大山……

(五)

“啥?毒蛇已被田胖墩控制了?好消息啊!——啊?人被蛇撩倒?情况还有点危急?”书记一听前方传来消息,立即和村长慌张地冲出公办楼。书记手一挥,指示村长继续组织增援人马,迅速赶赴现场救援。

其实,书记和村长起先见田胖墩独自进山,已暗中组织人员悄悄跟随其后,并吩咐几位千万别进山,要找个合适的位置隔岸观望田雄动静,一有消息立马报告。

“黄书记您别走,我要怪您!”

在这紧要关头,忽见黄棉袄提着女高音阻拦了村支书去向:“您个黄书记!当初为何不阻止胖墩子进山,那不是白白送命吗?”

“啊呀呀!田胖墩身如鲁智深,力大胜武松,他决断了的事,咱弱不禁风的能咋办?放心吧,刚传来消息了,毒蛇已被他捉住,你大妹子就等着庆功吧!”黄书记说完急着性子追赶村长进白岩峪而去。

黄棉袄原本哭哭啼啼要讨个说法,听了书记这个回音,一直悬在胸外的那颗芳心总算返回原处:“奔放弟,你先去家待着,我去现场看看胖墩子怎么了。”

“胖墩哥!你这样干咋不向我姐吱一声,报仇也不能怎么急呀,待我奔放恢复痊愈一块去,有个帮手多好,你呈啥英雄啊,这下,你知道咱姐姐有多担心哪!”

黄奔放病情昨晚惊喜地突然好转,姐姐黄棉袄原打算让弟弟再呆一天出院。一听田雄今天自告奋勇单枪匹马去除害,姐弟俩忧心重重匆匆赶回老家探个究竟。

(六)

“哈哈!黄老伯您该起身准备晚宴啦,蛇胆估计马上提来了。”周围几位妇女听到除害好消息,一个个嬉戏推着黄老伯不时催促。

黄老伯咧了咧嘴,掏出手机,拨通了女婿的电话,并告诉原由,叫女婿备足酒菜,带上茅台,赶紧来黄婆岙庆功。

黄老伯女婿系一家民办公司老总,据说其家产没过亿也有七八千万,解决这点小事不足挂齿,只听对方当场拍板:“真是个难得的好消息啊!田胖墩真牛!黄婆岙几代人的症结一朝被切除,真不简单!是该庆贺一下这位除害大英雄,咱很快就赶过来。”

(七)

“田胖墩——你务必再坚持一会,咱们马上赶到!”山外救援人员一路小跑一直高呼。此时此刻,田胖墩与五步蛇相互激烈搏斗足足一个小时,人与兽双双均显得精疲力尽。田胖墩隐约听到有人进山与其争功,便深深呼吸了大口气,鼓足全力握紧蛇体,伴随着“呀呀呀”地吆喝声,再次猛力攻击对方,不料田雄这一突然暴发,一直翘首的三角蛇头一下子软下去,紧紧围绕田雄的蛇身也顿时瘫了下来。被蛇捆倒在地的田胖墩趁机立起身子,迅即脱离蛇围,双手立马举起蛇身,呼啦啦在空中盘转了几圈,又狠狠地将长蛇猛烈地砸向悬岩壁,“嘣”的一声,只见毒蛇身破皮裂,动弹了几下,一命乌呼。

“终于成功了!哈哈——哈哈哈!”田胖墩见状,似赛场健将举起拳头,一会上一会下,不停地高呼:“我赢了!我赢了!”

不好!田胖墩是胜利冲昏了头脑还是啥的,一时兴奋过度,扑通一声倒地昏厥了过去……

“田胖墩!田胖墩!你没事吧?”书记和村长急急赶到现场,见了此状,连忙扶起昏迷的田雄,大声呼叫。书记见他没动静,指示旁人将丢在一边的酒壶拿来,一摇摆里面还有酒水,就掀开田雄那张大嘴往里灌。

“黄书记!让我来吧。”这时,黄棉袄也赶到了:“胖墩子,你醒醒,我是胖妹子,你可不能有事啊!”黄棉袄见田雄此状态,便哭泣着嚎啕了起来。

“快!赶紧送医院!谁背他下山?”村长脸色发青,立即叫来几位强健小伙子,吩咐他们轮流背下山。同时吩咐其他人员赶紧捆起毒蛇抬回村去。

“哇——哇——!”田雄突然满嘴喷酒,苏醒了过来:“那家伙完蛋了吧?——谢谢大家,我没事,只是右手擦了点皮,不用管我。捆起那毒蛇,咱们一同下山。”

“那蛇魔早该绝命了!你没事就好,胖墩子,我背你!”胖妹子欣喜若狂,立即捥住田胖墩俯下身子。

“啊呀呀,胖妹子,你让开,有你背的时候,今天轮不到你!就让几位小伙来吧。”

在场的众人听书记这么一说,都会意地哈哈地大笑起来。

“注意!大家千万小心,大恶魔已除去,估计还有小的。明天咱们组织人马突击一翻,来个全山彻底搜查!”书记对着在旁乐翻天的众人提议道。

“对——书记说得及时,应该斩草除根!”

“胖妹啊,你怎么也来了?呵呵!我终于出了这口恶气。”田胖墩紧紧拉住黄棉袄那双软软白白的嫩手,咧着嘴激动地回应。

“你个死胖子,来这里也不打个招呼,幸好没事!”黄棉袄此时好似骄傲般地责备起眼前这位大英雄。

大家望着胖男胖女嬉笑着,都各就各位,很快踏上满地是草的山阴小道,凯旋而归。

(八)

“可以上菜了,英雄马上就到。”黄老伯今天特别起劲,可见他一点不觉累。这时,他发号施令般地已在村大礼堂摆满了酒席,静待除害人马的到来。

“噼噼啪啪——噼噼啪啪!”天色不早,随着隆隆鞭炮声的响起,书记和村长拉着田胖墩他们进了大礼堂。

“安静——安静!大家别急!开席前我先几句。”黄书记挥着手,提着嗓子开话了:

“今天是个特别的大好日子!一是咱们黄婆岙的好日子!二是田雄和黄花莉的好日子!我提议:借黄老伯的茅台先敬两杯。”黄书记大笑了几声,继续倡导说:

“田胖墩今天除去了一直盘踞在白岩峪的五步蛇,清除了咱们几代人心里的恐惧症,咱黄婆岙人跨过了蒙惧的一道坎。这第一杯酒敬献大英雄田胖墩,我们要为除毒英雄庆功!”

“好好好,敬大英雄,干杯!”

“这第二杯酒,我刚才在路上已征得胖妹子同意,今天是田雄和黄花莉定亲结缘的好日子,我们在场的都要为俩位胖男胖女见证,大家举杯,热烈祝贺他俩!”

“好!好事成双,双喜临门哪!”顿时,大礼堂里传出哗啦啦的碰杯声。

“谢谢谢谢!我也要讲几句。”人们忽见田胖墩携手黄棉袄迈步登上大礼堂台席,提着嗓子大声道:

“今天真是累了黄老伯,真的非常感谢黄老伯的茅台!感谢黄书记!感谢村长!感谢父老乡亲!我与胖妹在此向各位致以深深的鞠躬!——来!请举起酒杯,干杯!”

——英雄干杯!

——胖妞干杯!

——大家干杯!

满堂酒席雀跃沸腾,整个村子简直纷纷嚷嚷散发出欢天喜地的唤呼声……

 

 

 

QQ图片20190125092211.png 

作者简介:俞金闪,浙江绍兴新昌人。文学爱好者。几年来,影评、杂文、散文、故事、小说等作品散见于各类刊物,其中多篇作品在微刊上获奖。

 

美文.分享

人喜欢

上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点击加载更多内容  ↓
[!--temp.t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