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点击
名家散文名家小说名家诗歌签约作家作家档案文坛资讯
散文天地
生活美文往事回忆亲情友情博文选登东方散文西部散文
生活随笔
情感驿站生活空间人在旅途灯下漫笔报告文学百家悦读心灵鸡汤征文选登文学赛事
诗歌星空
现代诗歌古韵新声爱情诗歌伤感诗歌诗歌赏析谈诗论道散文诗页原创歌词
小说方阵
国外小说现代小说都市言情微型小说故事新编讽刺小说
文学评论
小说评论散文评论诗歌评论新书快递文化时评作家访谈
文艺荟萃
网络文学文化遗产作家信札书画世界美术周刊人文关注文娱生活文史博览
校园文学
小学作文初中作文高中作文中考作文蒲公英文学大学作文

孙少山:怀念黑龙江

发表时间:2020-03-23  热度:

 手空拳,像一只狗那么穷的我流浪到了黑龙江省。马桥河春水泛滥,泡沫漂浮向下流淌。一个知青坐在一块石头上弹吉他,旁边的牛粪堆在阳光下发出熟悉的气味。他抬起头对我说,镇上正在抓盲流,但他不想把我送到派出所里去。半个世纪后我还对他充满感激,他还在吗?我一路向东,到胡布图河边停下脚步,再向前走就出国了。我看着清澈匆忙的流水不是没想过要跨过去,但我总是缺少最后临门一脚的勇气。

对不起,绥芬河流域的山林河流,我砍伐了不知道有多少树木,我把那荒古以来的山林开垦成了田地。我只凭一把镐头,养活了我们一家四口和两口猪。那两口猪消耗的粮食比我们四口人还要多上一倍。养活一家人,不要科学技术不要现代生产条件,只要一把镐头就足矣。我感恩黑龙江。还要特别说明的是种地只是我的业余,我的主业是钻到地下面去挖煤,黑龙江不仅有肥沃的黑土地更有黑色的煤炭。在深深的矿井下我生活了近二十年,一个人能有几个二十年?黑色的土地和黑色的煤炭养育了我的两个儿子,他们长得强壮有力。我流浪到黑龙江时形单影只,当我离开黑龙江时已经是四口之家,还有什么比这更值得吹牛的?

我怀念那穿过白桦林的夕阳,洁白的树林、洁白的雪地,染上了红色的阳光。寂静的雪野啊。在黑龙江的四十年里,后二十年我几乎跑遍了整个黑龙江省。在兴凯湖边我捡到了古时的陶片,那个大湖啊神秘又荒凉,那时候的人是怎样生活的?那么冷。在乌苏里江边,那是一个早晨,我早起闲步,江岸有几个老头儿在说话,一听他们的口音,我激动起来,这是乡音啊。在这么边远的角落里竟然还有我的乡亲。他们是早我很多年前就流浪到黑龙江省的,甚至可能他们的父辈就闯关东来到这偏远的江边了。几乎可以说山东人这一百年间就没有中断过向黑龙江省迁徙。黑龙江接待了多少山东人啊。甘愿背井离乡来到这苦寒之地,不用说,都是因在家乡生活得艰难。唉,我仅仅是一个百万千万中的后来者。

还是说一说黑龙江吧,这是一条真正的大江,暮色四合的时候,我们驱车整整一个下午了,昏昏沉沉中忽然有人叫了一声,到了!一道明亮的光带出现在树间,这就是我来到黑龙江省25年之后第一次见到这条大江。这是它的下游,抚远县,中国的最东北尖端。流水平缓阔大,一条小船开到江岸,它的身后拖着两道长长的波浪像鸟儿的两个翅膀,一个男人跳下船拴住,又伸手把一个女人接下来。我感到了一种温馨,一双晚归的夫妻,就跟我和妻子劳累了一天从田地里归来一样,虽然又累又饿,但心里充满了甜蜜安逸。让人感到恐怖的是冬天的黑龙江,也是在抚远,从远远的天边而来一片白茫茫的冰雪,天地间寂无人烟,但好像有一种巨大的轰鸣自远处而来,震天动地。

在黑河市我才明白了这条中国最北端的大河为什么叫黑龙江,江水远远看去的确是黑色的。下到水边,低下头认真看去,才发现这种黑色恰恰是因为江水清澈而河床泥沙的黑透射上来。这与中国别的江河那种污染的黑绝对不是一回事。我在塔河县见到了另一种风情的黑龙江,它像一条普通的河流,水流湍急,水面不宽,可以清楚地看到河对岸的树林蒿草。那是俄罗斯。今天仍旧能展现在我眼前的是对岸的松树,一棵棵立在山坡上,西斜的太阳光正照着,红铜色的树干,翠绿的松针,真正是金枝玉叶。还有江边的百合花,大片的野生百合花。我发现只有百合花野生的和人工培育的花朵差别不大,别的花卉经过人工培育已经与野生的大相径庭。

离开黑龙江已经十三年了,梦里尽是黑龙江,那些人,那些事,那里有我最好的朋友和同事。故乡已经不是我的故乡,到处是钢铁的机器和钢铁一样冷漠的人情。院子里的大蒜和菠菜已经开始生长,春天看样子真正来了。像金色的蜂群,风雪仍旧在索菲亚教堂的尖顶上飞舞纠缠。冰冻的黑龙江江面上仍旧可以奔跑重型卡车。在这非常时期,每天都在网上看中国的疫情图,黑龙江省的深红让我的心在滴血。怀念黑龙江,感恩黑龙江,在我人生最艰难的时候,养育了我们全家。为你祈祷,为你祝福。

 

 

美文.分享

人喜欢

上一篇下一篇
猜你喜欢
点击加载更多内容  ↓
[!--temp.t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