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点击
名家散文名家小说名家诗歌签约作家作家档案文坛资讯
散文天地
生活美文往事回忆亲情友情博文选登东方散文西部散文
生活随笔
情感驿站生活空间人在旅途灯下漫笔报告文学百家悦读心灵鸡汤征文选登文学赛事
诗歌星空
现代诗歌古韵新声爱情诗歌伤感诗歌诗歌赏析谈诗论道散文诗页原创歌词
小说方阵
国外小说现代小说都市言情微型小说故事新编讽刺小说
文学评论
小说评论散文评论诗歌评论新书快递文化时评作家访谈
美句荟萃
心情句子爱情句子伤感句子淡然句子搞笑段子描写句子外文美句个性句子
校园文学
小学作文初中作文高中作文中考作文蒲公英文学大学作文

范云阁:针线筐里的母爱

发表时间:2020-01-10  热度:

从我记事时起,母亲针线筐里就经常盛着顶针、剪子、锥子、纽扣、线轱辘、旧挂历剪成的鞋样等做针线活的用具。母亲就是用这些不起眼儿的小物件,缝补了全家人的贫瘠生活,使我对童年时光的回忆,是那样的温馨,倍感母爱的无比高尚与伟大。
  记忆中,针线筐是用纸制做的。母亲用我们使过的本子和家中的废纸作原料,用水泡上几天后,待泡成纸浆时,母亲便会捞出来,找来一个盆子做模具,把纸浆一层层地糊上去,晾晒干透,很有韧性,把盆子取下来,在里边贴上一层厚纸,外面贴上五颜六色的花纸,一个漂亮的针线筐就做成了。
  上世纪五十年代,家里人口多,做饭洗涮,家里家外活儿也多,家中每年都要养一两头猪,还有鸡鸭鹅,挖野菜、烀猪食,一天三遍的喂,都是母亲的事儿,还要到园田地里干活儿。用平日卖蛋钱供我和弟弟念书。父亲在生产队劳动,好年头一年能挣三五百元,如果欠年,还要涨肚,反倒欠生产队的钱。过年杀一口猪,顶多留几十斤肉,其余的都卖钱了,是全家人一年的花销。一年也很少添新衣裳,过着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的日子。那时根本买不起缝纫机,全家人穿的都是母亲用那双粗糙的手一针一线缝制的。每天很早,母亲就起床,为我们做饭,整日忙忙碌碌,手里有干不完的活儿。常看见母亲将剪子在针线筐里信手拈(niān)来,那些破旧得不能穿的衣服、哪怕是一块补丁也不肯扔掉,一片一片地拆下来,或留起来补衣服,或铺在面板上用糨糊一层层的粘好,放在太阳下晾干,自制的袼褙是做鞋的原料。
  冬日长夜漫漫,万籁无声,正是做针线活儿好时节。母亲要趁这个时候,准备家人过年的穿戴,该洗的洗,该缝的缝,该补的补。老人家经常埋头在昏暗的煤油灯下,给我们做鞋子、缝衣裳。布鞋底是有四五层袼褙粘制成的,纳鞋底要费很大的劲儿,母亲顺手从筐子里拿起锥子,吃力的扎透厚厚的鞋底儿,用顶针用力顶起引好的针线,穿透后把针线拉出来缠在锥子上,拽紧拉实,这才算纳完一针。用这么大劲儿手不疼吗?我心疼的问母亲。睡宿(xiǔ)觉明天就缓过来了。母亲边说,边刺啦刺啦反复吃力的拽着针线,纳鞋底的声响犹如一首有韵律的乐曲,回荡在贫寒而不乏温馨的农家小屋,陪伴母亲到深夜的只有那暗淡的煤油灯和我们熟睡的鼾声,还有母爱那心爱的针线筐。
  小时候,我特别淘气,经常和小伙伴爬树、上墙头,在地上摸爬滚打,新穿的衣服不过两天就脏了,母亲连夜也要洗干净。有时把衣服磨破或划出口子,母亲发现后立即找来针线筐,拿出针线及时的缝补好,现在想来童年是多么的幼稚,悔之当初不该为本就辛劳的母亲找活儿,增添不必要的麻烦。
  我是家中老大,弟弟经常接着我的旧衣服穿,唯有我添新衣服多些。我考入中学那年,母亲为我做了一件套面棉袄,十分合身。还做了一双高腰系带的趟绒棉鞋,鞋底厚实,穿着暖和舒适,不冻脚不硌脚,我还在同学面前好个显摆,生怕弄脏或刮坏了,倍加珍惜。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我虽然不是游子,可我的确为拥有这样伟大而勤劳的母亲而骄做。
  就这样年复一年,为了一个十口之家的生计,母亲不知缝过多少针,穿过多少线,熬过多少不眠之夜,付出多少心血,才使我们在贫穷的年月里衣着得体,健康成长。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病魔无情地摧毁了母亲强壮的身体,老人家离开我们已经四十多年了。如今,物质生活极大丰富,各种款式穿戴比比皆是,一家一户缝衣做鞋已成历史。但那小小的针线筐,却永远倾注着满满的母爱,见证了母亲勤劳与简朴、执着与善良的品质,寄托着儿女的无限情思,传承着中华民族崇俭尚朴的传统美德,永远鼓励着下一代。

 

作者简介:范云阁(老文童),黑龙江肇东人。多年从事公文写作,曾在《黑龙江日报》《中国老年报》《老年日报》《退休生活》等多家纸媒、网媒发表文章。出版个人专著《笔润人生》《品味人生》两部。现为《老年日报》特约通讯员,中国作家在线签约作家。

美文.分享

人喜欢

上一篇下一篇
猜你喜欢
点击加载更多内容  ↓
[!--temp.t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