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点击
名家散文名家小说名家诗歌签约作家作家档案文坛资讯
散文天地
生活美文往事回忆亲情友情博文选登东方散文西部散文
生活随笔
情感驿站生活空间人在旅途灯下漫笔报告文学百家悦读心灵鸡汤征文选登文学赛事
诗歌星空
现代诗歌古韵新声爱情诗歌伤感诗歌诗歌赏析谈诗论道散文诗页原创歌词
小说方阵
国外小说现代小说都市言情微型小说故事新编讽刺小说
文学评论
小说评论散文评论诗歌评论新书快递文化时评作家访谈
美句荟萃
心情句子爱情句子伤感句子淡然句子搞笑段子描写句子外文美句个性句子
校园文学
小学作文初中作文高中作文中考作文蒲公英文学大学作文

孙少山:过冬

发表时间:2020-01-06  热度:
  过冬的准备是从刨地瓜就开始了,霜降刨地瓜。刨开垄我和妻子都皱起眉头,这也太大了,我们没打算让它们长这么大的啊,也没施肥,只是随意种上的。守着刨出的这堆地瓜我想起1959年的这个季节,当队长的父亲和会计也是守着这样的一堆地瓜犯愁了,那是全生产队的收成,指望着靠这样的一堆地瓜过冬,怎么可能?那个冬天我们是吃茅草根和树皮过的冬。今天我和妻子同样犯愁了,怎么能吃得了?赶紧打电话给亲朋好友,有没有要的?来了三家,开着电动三轮车,拉走一些,我们留下一些过冬,其实知道根本就吃不了。当年一个生产队才收获那么点儿地瓜,实在让人想不通。农民,只要手里有土地,不用管他们,他们自然就会生产出粮食来,就像蜜蜂酿蜜一样,这是他们的本能,你不让他们生产也不行。

我预备下的柴火过三个冬天也烧不了,吃的有了,烧的有了,安全过冬吧。

在北方,冬天的饥饿和寒冷是对所有生命的威胁,凡有翅膀的都飞到南方去了,没有翅膀的就要留下来度过这个难挨的冬天了。有的及早就做准备,如田鼠。它们挖的洞里有专门的粮仓,用来储藏偷来的粮食。当然它们也许不知道这是偷盗。1968年是我流浪到东北的第一年,因为没有预备下过冬的粮食就去抢夺田鼠的口粮。先是稻田里的,那时候生产队都是先把水稻割倒垛在田埂上,等结冰了再往家里拉。稻田里的田鼠们就趁这机会,把稻穗咬下来拖到自己的窝里。这类田鼠个头儿小,洞只能挖在田埂上,所以很浅。我手里拿一个铁钩在收割后的田垄上找,找到一个窝,只要用力强行捅进去就可掏出来,一掏一大把,都是粒粒饱满的稻穗。捧在手里满心欢喜同时也充满歉意,对不起了,田鼠们。它们常常会惊慌失措地跑出来,它们都有一个小小的短尾巴,很可爱。我不会伤害它们,只是不考虑它们将怎样过冬。我很怀念那段日子,天气还不算太冷,湛蓝的天上飘着白云,只有高纬度地区的秋天才有那么蓝的天空,经霜的山林还没落叶,河川两旁的群山五彩斑斓。我身背一个大筐,手里拿一柄铁钩子,大步地走在收割后的稻田里,脚下的稻茬儿噼噼啪啪地被我踩断,二十二岁的掠夺者豪情万丈。稻捆都拉光之后我就转移到旱地里,玉米和大豆地里的田鼠们要大得多,一个个像小肥猪似的,当然它们的洞也要深得多,它们能平地里掘进去一米甚至一人多深。这就要用铁锹费力地挖了,我脱去棉衣只穿一件线衣,头上冒着热气。它们的地下居所四通八达,有主通道,有气道,有迷道,有育儿室,甚至有厕所,你要找准粮仓,一个粮仓能挖出半筐粮食,它们把大豆或玉米粒塞得结结实实的,好像专门给你准备的。当然有时会沿气道或迷道挖下去,结果就会把主道丢失,再也找不到粮仓,流了半天汗什么也没有得到。

那个冬天,冰天雪地,我坐在烧热的炕上,听北风在门外呼啸,享受着掠夺而来的田鼠们的劳动果实,心安理得。五十多年过去了,今天我吃着在火炉上烤的地瓜,屋里温暖如春,我又想起那遥远的山沟里那遥远的年代,老孙出去转了一大圈儿,又回来过冬了。

也有不准备过冬粮食的,如蛇、青蛙等,它们会冬眠。奇怪的是熊这种动物也会冬眠,怪哉。有翅膀而不迁徙也不预备过冬粮食的有喜鹊、麻雀等,但它们在冬天的日子里过得很艰难。院子里的垃圾坑又被喜鹊们给叨得乱七八糟,它们就靠这样捡点儿菜叶和垃圾过日子。到来年春天,你会发现喜鹊和麻雀的数量比去年秋天减少了一半儿,很多都没能熬过冬天,在冬天的饥饿和寒冷中死去了。

母亲的身体越来越不行了,我细心地照料着,希望她能熬过这个冬天。最大的目标是能再等到春暖花开,看一看院子里我栽种的这些花,有迎春花、长春花、樱花、月季花、杏花、桃花。乱七八糟。我栽种花也没有个规划,反正院子很大,得什么栽什么。石榴花、紫薇花开得晚,就不一定能看到了。

 

 

美文.分享

人喜欢

上一篇下一篇
猜你喜欢
点击加载更多内容  ↓
[!--temp.t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