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点击
名家散文名家小说名家诗歌签约作家作家档案文坛资讯
散文天地
生活美文往事回忆亲情友情博文选登东方散文西部散文
生活随笔
情感驿站生活空间人在旅途灯下漫笔报告文学百家悦读心灵鸡汤征文选登文学赛事
诗歌星空
现代诗歌古韵新声爱情诗歌伤感诗歌诗歌赏析谈诗论道散文诗页原创歌词
小说方阵
国外小说现代小说都市言情微型小说故事新编讽刺小说
文学评论
小说评论散文评论诗歌评论新书快递文化时评作家访谈
美句荟萃
心情句子爱情句子伤感句子淡然句子搞笑段子描写句子外文美句个性句子
校园文学
小学作文初中作文高中作文中考作文蒲公英文学大学作文

谢琼芳:少女秀秀

发表时间:2019-10-07  热度:

秀秀长着一双有神的大眼睛,秀挺的鼻梁,薄薄的小嘴唇粉润润的,是她那座村里的小美人儿。秀秀在家中排行老大,还有四个弟弟。因为家里穷,她的父母没有文化,靠着农耕过着苦日子。秀秀的家乡在偏远的山区,贫瘠、闭塞、落后,思想封建,重男轻女的风气严重,女孩子几岁就跟随着母亲做各种家务活。为了基本的生活和弟弟们的学费,秀秀还未读完初中就不得不辍学出外打工。

  一

  秀秀来到深圳那年未满十五岁,她的表叔领着单纯的她来到繁华喧闹的大都市。秀秀进了一家服装厂,每日做着枯燥的流水线工作,工资不高,吃住都在工厂内。为了省钱,她几乎不出门购物,穿的也是工厂里的工服,不买奢侈品,不吃零食,每月省下的钱都会跑到邮局寄给她的父母。父母的来信说弟弟们很努力,成绩很好,秀秀心中很欣慰,她无怨无悔地为家庭付出。
  秀秀是一个颇为安静的姑娘,朋友并不多,她有一个闺蜜春琴,与她的性格相反,活泼热情,但她们彼此合得来,无话不说。春琴比秀秀大两岁,已经找了男朋友。秀秀所在的工厂里有许多年轻小伙子,追求秀秀的不在少数。春琴希望秀秀找个男朋友,出门在外有一个男孩保护与照顾,安全系数会高很多。
  秀秀选择了追她最热烈的四川男孩冯晋做男朋友。冯晋长相帅气,比秀秀大五岁,性格外向,热情开朗,对秀秀不错。
  一年多后,秀秀过十六岁生日时,冯晋请秀秀到他宿舍去,他花了一个月的薪水为她庆生,准备了美味的饭菜、红酒、玫瑰花、项链、白色连衣裙和高跟鞋,秀秀换上冯晋送给她的裙子和高跟鞋,在镜子前不停地旋转打量自己,不敢相信镜中那个美丽动人的女孩是自己,竟有些陶醉了。
  冯晋亲手给她戴上了项链,轻轻从秀秀的身后用手揽住她的细腰,并紧紧地抱住了她,对秀秀说:秀秀,你不知道你自己有多美!从见到你的第一眼,我就喜欢你!谢谢你给我机会,让我做你的男朋友。我一定会永远对你好的!
  秀秀慢慢转过身面对着冯晋,羞红着脸说:冯晋,谢谢你为我准备的礼物,我很喜欢。说完后便羞涩地将头低下去。

  冯晋凑近秀秀的耳边说:我爱你!
  秀秀和冯晋同居了。两人你侬我侬了好长一段时间,小日子过得很甜蜜。他们每天一起出门奔赴工作的地方,下班时冯晋骑着电动车去接秀秀。秀秀对冯晋的感情日益剧增,仿佛一刻都离不开他。

  冯晋这个男孩子有个最大的缺点就是这山望着那山高,不够踏实,喜欢到处换工作。当然他的心里打算着和秀秀结婚,希望能挣更多的钱,为他们的将来做准备。因此他换了很多工作,做过工厂鞋工、保安,卖过保险,做过餐饮店服务生,当过许多大老板的司机,所以冯晋认识的朋友圈子很广。
  冯晋有一个老板是一家大酒店的老总,大家都叫他秦总,年龄约莫四十五岁,人长得油光满面,没啥文化素质,说起话来像个大老粗,靠着老婆的嫁妆发了家,酒店在全国各地都有连锁店,他这些年挣足了钱,变得越来越猖狂。家中老婆已是人老珠黄,他开始将目光投向外面的花花世界。  冯晋隔不了几天就出差,陪着秦总经常全国各地跑,陪秀秀的时间越来越少。秀秀经常一个人孤孤单单的,生气时就会耍点小脾气埋怨冯晋。
  有一回秦总要到云南出差一个月,冯晋接到电话后,立马准备行装。
  秀秀边给他收拾衣物,边轻轻地说着抱怨的话,她撅着嘴说道:你总是出差,把我一个人丢在家里,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半夜醒来时总是害怕。
  冯晋坐到她身边,为了哄她开心,便说道:秀秀,对不起,这些日子冷落你了。要不这次你和我一起去吧!秦总说是去云南,听说云南那边的风光秀美,有大理的苍山洱海,丽江的茶马古道,有香格里拉,西双版纳,还有玉龙雪山上的一米阳光。

  秀秀听到冯晋这么说,觉得不可思议,心中立马没有了怨气,笑成了一朵花,她用力抱紧冯晋,说:真的吗?我真的可以和你一起去吗?

  当然是真的!快点收拾衣物吧!冯晋用手轻轻捏了捏秀秀红润的脸颊,又说:工厂那边你赶紧请个假!


  二


  冯晋带着秀秀开车去秦总的别墅门口等候。半个小时后,秦总拧着行李箱从家里出来,打开车门的那一瞬间,他的目光立刻就被车后座一位年轻美丽的少女所吸引。
  秦总坐定后,兴奋地问:小冯,后面这个小姑娘是谁啊?这么漂亮!
  冯晋很自豪地说:秦总,她是我的女朋友!又轻轻将脸侧向车后座,秀秀啊,快叫秦总!

  秀秀礼貌地对着秦总微笑:秦总好!

  他们向着云南的方向出发了。一路上,秦总一改往日的沉默,话语非常多,从他开始创建第一家酒店说起,如何如何艰辛,经历了哪些曲折,到如今在全国各地拥有了多少家连锁店,发展如何迅速等等。

  秀秀则会微笑地回应,说:真是不容易啊!

  秦总说:等到了云南,带你们两个小年轻去逛丽江的小镇,看玉龙雪山的美景。

  冯晋边开车边说:谢谢您,秦总!

  到达云南后,他们住进了秦总自家的五星级酒店。

  第一天冯晋开车陪着秦总去与一个经理洽谈合作业务,秀秀一人在酒店里无聊地看着电视度过了一天。秦总与经理一道吃晚饭,便叫冯晋把秀秀也叫去。
  冯晋给秀秀打电话:秀秀,晚上我这边要陪秦总吃饭,你也一起来吧?
  秀秀说:你陪他们吃饭,我不太想去啊!

  冯晋便说:那晚饭我无法陪你了,你一个人可以吗?还是过来吧?!

  秀秀不想一个人呆着,只得答应了。

  酒桌中,秦总与那位经理互相吹捧着,有了秀秀这位美丽的少女同一张桌吃饭,两个人都非常兴奋,酒喝得有些高了,面红耳赤的半醉相极为难看。冯晋是司机,可以不喝酒,但秦总未喝尽兴,少了喝酒的对手,便开始劝冯晋喝酒。冯晋说待会还要开车呢,秦总便说可以找代驾司机之类的话。冯晋酒量不大,几杯白酒下了肚,就醉意朦胧了。
  秀秀没有见过这样的场面,极为尴尬,她凑在冯晋耳边说:冯晋,你别再喝了!你要是喝醉了,我怎么办啊?
  听秀秀这么说,冯晋才意识到秀秀的存在,真的不再喝了。

  秀秀接着说:两位老总,我有些不舒服,想回去休息了。冯晋不太会喝酒,不好意思,我扶他先回去了!
  秦总起身走到秀秀的面前说:这饭还没吃完呢?饭吃完了待会我找车送你们回去!

  秀秀还是坚持说:谢谢秦总,我已经吃好了,我真的有点头晕,想回去休息了!

  秦总见秀秀坚持要走,殷勤地拿起手机拨了一个电话,转身对秀秀说:那好吧!你们俩先回去,到饭店门口等一会儿,便有车接你们。去吧!

  秀秀扶着微醉的冯晋走出包厢,秦总的眼睛一直紧紧盯着秀秀那穿着紫色连衣裙的背影发呆。

  回到酒店后的那晚,冯晋吐了两次,秀秀几乎一夜没怎么睡。
  次日早晨,冯晋醒来后,秀秀对他说:冯晋,你出差经常要喝酒的吗?这样的工作不要也罢!把身体搞砸了才划不来啊!
  冯晋紧紧抱着秀秀,傻瓜,你不知道啊!这个秦总很有钱,对我也不错,跟着他,我的工资比在别处高。我们的日子也会过得好一点啊!

  秀秀说:可是
……”
  话说了一半,秀秀的红唇被冯晋的嘴唇堵住了,他用力地吻了秀秀一会儿,说道:秀秀,你知道吗?我这么努力是为了什么吗?是为了你,我想让你过好日子,我想你做我的媳妇!

  谁要做你的媳妇啊?讨厌!秀秀立马说,她的脸瞬间羞红了。

  冯晋说道:你都和我这样了,你不做我媳妇,还想做谁媳妇啊?嗯?嗯?
  两人嬉笑了一早上。


  三


  来到云南的第三天,冯晋接到秦总电话:小冯,今日我有空,带你们两个去逛丽江古城,观赏小镇的独特风景。
  两人兴奋地和秦总奔赴古城。秀秀穿着一袭冯晋为她买的粉色旗袍,婀娜多姿,和冯晋手牵着手走在用五花石铺就的大街小巷里。

  秦总不是第一次来到云南丽江,他毫无架子也不厌其烦地充当了冯晋和秀秀的导游。
  古城内木楼青瓦,古街石巷,小桥流水,古镇内人群甚多,川流不息。站在古城东大街上,举头即可遥望玉龙雪山。
  十六岁的秀秀见如此美景,兴奋得像个孩子一样。
  夜幕降临时,秦总带着他们二人进了一家较有特色的小酒吧。
  酒吧内的灯光迷离,与普通酒吧有不同之处,少了些许喧嚣吵闹,多了一份给人带来温暖的柔情。酒吧里设置着简单的长条木桌,桌上摆着烛台,烛火掩映,十分具有意蕴。
  他们三日要了几瓶啤酒,静静聆听着流浪歌手的低吟浅唱,在闪烁的灯光和迷离的气氛中放下生活的疲惫,在歌声中与啤酒里享受着一段静美的时光。
  秀秀穿着旗袍安静坐在冯晋的身旁,她的侧脸在柔和的灯光映照下,越发显出一种古典、沉静而柔婉的美。秦总的目光再一次停留在秀秀美丽的脸庞上失神了。
  冯晋喝着酒不停地和秦总聊着各种话题,他也希望秦总能领着他做点生意,此刻的秦总就像一个叔叔般平易近人,耐心地告诉他一些生意上的经验。
  有那么片刻大家都沉默了。
  秀秀的话很少,一直出神地听着流浪歌手唱歌。
  秦总突然吩咐冯晋到吧台买包烟,他趁着冯晋买烟的空档时间,问了秀秀许多问题。
  你年龄这么小怎么出来打工啊?
  你的家乡在哪儿啊?

  你家里还有些什么人啊?

  你在哪里上班啊?

  秀秀并未察觉秦总对她有什么异样目光,老老实实回答这些问题,说道:家里很穷,弟弟们需要学费,需要她挣钱寄回去。

  秦总表现出对她深表同情的神情,接着说:你真是一个孝顺的好姑娘,你所在的工厂工资高不高?如果不高的话,你到我这里来工作吧,那你和冯晋也能经常见面。

  秀秀连声说:谢谢,谢谢秦总。我回去与冯晋商量下再回答您!

  当天晚上回到酒店,秀秀就和冯晋说了这件事情。冯晋抽着烟,想了一会儿,觉得可行。

  他们从云南回来后,秀秀就到了秦总的身边工作,她的工作并不难,只是帮他整理些资料,处理些简单的事务,而且工资给得很高。秀秀涨了工资,写信告诉父母这个好消息,将工资的大部分收入寄回去。
  秀秀跟在秦总身边,唯一一点不好之处,便是要面临各种各样的应酬,还得学会喝酒。

  秀秀不喜欢喝酒,经常对冯晋说:亲爱的,我不想在秦总身边工作了,总是喝酒我真受不了。
  冯晋说:傻瓜,跟着秦总工资高,我在的时候可以替你喝啊!

  但是冯晋不在时,秀秀只能硬着头皮自己喝。

  有一晚,秦总招待他的老朋友,希望把他们拉为酒店的金牌顾客,选在深圳一家高级饭馆吃饭。秀秀被秦总唤来了,冯晋正好因为一个朋友的亲人去世而去了殡仪馆,秀秀只得孤身前往。
  秦总趁机坐在秀秀身边,秀秀喝了酒有些微微醉意,不停地说:秦总,我真的不能再喝了!我已经醉了!
  秦总殷勤地给秀秀夹菜,给她叫来一杯醒酒茶,以缓解她的酒意,表现出一副对她非常关心的模样。

  这晚的秀秀非常迷人,喝了酒后她的脸,似桃花般美丽诱人,她披着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穿一套白色职业套裙,裙子是包臀紧身的,比较短,一双透明的肉色丝袜紧紧包裹着她白皙的长腿。
  秦总的手开始不安分了,总是有意无意地用手抚摸秀秀的长腿,秀秀立马将他的手推开了,说:秦总,我去趟洗手间。
  秀秀起身去了洗手间,打开水龙头,不停地往自己的脸上浇冷水。接着她拨了电话给冯晋,冯晋的手机接不通,不在服务区。秀秀有些慌了,想起刚才秦总的举动令她恐慌不已,心想这个秦总真是个伪君子,平时真没看出来,看来得防着他点。

  秀秀此刻唯一念头就是逃跑,她冲出洗手间,直奔饭馆门口,拦了一辆的士车回到了她和冯晋两人的小窝。她拿出手机回了一个电话给秦总:秦总,我有些不舒服,先回去了!没等秦总说话,秀秀便挂了。
  这一夜,秀秀失眠了,她在床上转辗反侧睡不着。心想等冯晋回来商量,一定要离开秦总的公司。

  四

  冯晋直到凌晨一点才从殡仪馆回来,蒙头大睡。
  第二天早晨,秀秀对他说出昨夜发生的事情。
  冯晋不敢相信:不会吧?秦总对我们很好的啊!再说他那个年龄都可以做我们的叔叔了!
  秀秀说:他如果真对我们好,他怎么会这样做?

  冯晋陷入了沉默中。

  秀秀接着说:冯晋,我不想在他那里工作了!再说我真的不想再喝酒了!
  冯晋同意了秀秀的决定,为秀秀编了个理由向秦总说明不再来上班了。

  为了那点钱,冯晋依然跟着秦总开车,但是他再也不想让秦总有机会看到秀秀。
  秦总依然不放弃,多次问起秀秀。
  在某个夜里,秦总把冯晋叫去深圳的某个酒吧喝酒,趁着酒意对冯晋胡言乱语,他说:冯晋,你小子上辈子修了什么好福气啊!女朋友这么漂亮!太太漂亮了!
  冯晋见秦总还惦记着自己心爱的女人,心里很不舒服,但不吭声。

  秦总接着说:冯晋,我很喜欢秀秀。你说吧!你提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我现在有的就是钱。
  冯晋手中握紧了拳头,他想着如果秦总再说什么过火的话,他一定会挥起拳头狠狠地揍秦总一顿。

  秦总继续说:小冯,我拿一百万给你!你把她让给我,一百万,你考虑一下!一百万这个数字,你奋斗多少年都不可能挣到!
  冯晋气得脸都绿了,拿起手中的酒杯用力往地上一摔,引来酒吧内所有人的注意。

  冯晋头也不回地走出了酒吧,身后却传来秦总的一阵狂笑。
  冯晋回到他和秀秀的小屋。看见秀秀坐在沙发上安静地翻着一本杂志,远远地看她都觉得美得令人窒息,他回想起秦总刚说的那些话,心中一阵难过。秀秀的美貌,不知未来还会面对多少这样的困扰。但是他爱秀秀,心中已经决定娶她为妻,怎么也不愿意放手。他轻轻走向沙发坐到秀秀身旁,发了疯似地紧紧抱着她,生怕一个不小心秀秀就不见了。秀秀感觉冯晋不对劲,但是她根本喘不过气来阻止冯晋停下来。
  次日秦总打电话给冯晋,冯晋为还是硬着头皮去上班。秦总则装作若无其事。
  过了几天,冯晋接到父亲打来的电话:家里要建房子,有没有钱寄回来啊?
  冯晋自从和秀秀在一起后,大部分钱都花在了她身上,也没怎么寄钱回家。他是家中唯一的儿子,还有两个妹妹在念书,他成了家中的顶梁柱。他对父母心中有所愧疚,可是他没有那么多钱寄回去做房子,这可怎么办?

  冯晋的脑海突然闪现出秦总说的那一百万,如果有那一百万他用力地甩甩头,为自己感到羞耻,那一百万的代价是失去心爱的女人,而且他又怎能置秀秀于不义呢?
  冯晋下班后没有直接回去,约了几个朋友来到了酒吧喝闷酒。那些哥们见他闷闷不乐,问他缘由,他在酒精的作用下说出了这件事,他的这些哥们意见相左。
  有的说:兄弟!有了那一百万,你可以少奋斗多少年啊!
  有的说:不就一个女人嘛!可以换啊!钱却不是那么好挣的!你看我们这些干劳力的,一个月挣不了几个钱!难啊!
  又有的说:如果你真心爱她,就不要出卖她。她也是一个可怜的姑娘!

  冯晋心乱如麻,第一次喝得醉醺醺地被人送回去了。

  冯晋半夜醒来,见秀秀趴在床上睡得很沉。他的眼睛盯着秀秀的脸,秀秀不爱施粉黛,脸庞却白皙中透着红润,她的睫毛又长又翘,闭上眼睛的她也如此美丽。冯晋把脸凑近秀秀,紧紧地吻住她的红唇。
  秀秀被他这样给弄醒了,问他:为什么喝得这么醉?是不是有什么烦心事?
  冯晋说:没有烦心事,哥们几个在一起开心就喝多了点。

  冯晋不等秀秀再说什么,便哄着秀秀沉沉睡去。冯晋皱着眉头点燃烟,一根接一根地抽着。


  五

  秦总再次问冯晋:上次的事考虑得怎么样了?见冯晋不吭声,秦总接着说:我给你两百万,如果你愿意,我们就成交!两百万!
  冯晋彻底放下了心理防线,他再也无法抵抗金钱的诱惑,低下了头算是默认了。

  秦总立马叫来秘书,在秘书耳边悄悄地说了些什么,秘书就出去了。
  秦总说:冯晋,我让秘书先写一百万的支票给你,事成后,再把另一半给你。
  冯晋说:口说无凭!我怎么能相信你!

  秦总说:我亲手写张字条给你,再按上手印,你总放心了吧!

  秦总立即拿起笔在桌子上写了一张字据,手指按在红色印泥上,接着按在了那张纸条上。

  冯晋拿着字条准备走。
  秦总说:待会秘书会拿一张支票给你,你可以去银行验证下!
  冯晋低头不语地离开了。

  秦总的秘书和冯晋拿着支票来到了银行,冯晋确认了支票是真的。秘书则按秦总的吩咐,开始和他安排交易的事。
  接着冯晋给秀秀打了个电话,说:秀秀,我在某某酒店1414号房间,一个老家来的朋友在这里,我和他叙叙旧,晚点一起吃饭,你现在过来找我吧!
  秀秀以为是真的,立马打了的士奔赴冯晋说的酒店,敲响了1414号房门。

  当房门打开的一刹那,秀秀惊呆了,她还来不及反应和逃跑,就被秦总一把拉进了房间。
  事后,秀秀披头散发地坐在落地窗前哭泣,秦总躺在床上悠闲地抽着烟,说道:你的男朋友拿了我的钱,和我做了这场交易。你也不要怨我,我对你是真心喜欢的。如果你愿意跟着我,我会拿很多钱给你,你的家不是需要钱吗?我可以给你,让你们都过上好日子。
  秀秀依然没有停止哭泣,她心中对冯晋恨之入骨,怎么都想不到男朋友会出卖她,此刻秀秀真想一头撞死在墙上,她是如此真心地爱着冯晋,可是可是怎么会是这样?

  秀秀痛不欲生地哭泣着,她捡起散乱在地上的衣服,一件一件地穿上身,准备离开。
  秦总见状便起床走到秀秀的面前,拿纸给她擦眼泪,说:秀秀,你跟着我吧!我会对你好的!
  这样的话如此熟悉,曾经冯晋也说过相似的话,男人的话都不可信,唯有钱才是真实的。是的,她需要钱,对于伤害和欺骗她的男人,唯一的报复就是从他们那里拿走钱。

  愚昧的秀秀此刻没有想到报警,没有想到用法律来保护自己,只想着如何实施报复。
  秦总给秀秀买了一栋别墅安置她,她就像被养在笼中的金丝鸟一样,开始了不劳而获的生活。秦总不断地给她大量的金钱,买各种各样的珠宝首饰讨她欢心。
  秀秀不停地给家里寄钱,数目越来越多,父母有些担心,也曾写信过来询问,秀秀撒谎骗了父母。
  秀秀常常约春琴到她的别墅里玩,春琴曾经劝过她离开秦总,离开别墅,可秀秀不甘心就这么离开,不理会春琴的好言相劝。
  秀秀彻底变了。她跟着秦总认识了许多老板,也认识了许多和她一样处境的女孩。她开始疯狂购物,穿名牌,擦香水,进舞厅,打牌抽烟,到酒吧喝酒,再也没有秦总最初见到她的那份清纯气质了。
  秀秀就这么浑浑噩噩地过了一年多,秦总来别墅的次数越来越少,钱自然也越给越少。
  秦总在株洲又结识了一位清纯甜美的小姑娘,比秀秀更美,他经常往株洲跑,渐渐地忘记了秀秀的存在。
  秀秀感觉不妙,开始过问秦总的行踪,经常打电话问他在哪,秦总越来越厌烦,到最后连电话都不想接。
  秦总不接秀秀的电话,秀秀越想越气,大胆地跑到酒店去找秦总。

  六

  秦总刚出差回到办公室,秀秀正叼着一根烟坐在沙发等着他。
  秦总用眼睛斜看了她一眼,秀秀此刻的脸因为过浓的妆容而显得庸俗不堪,秦总不想再看她第二眼。
  秀秀问他:你为什么这么久不来看我?
  秦总敷衍说道:我工作太忙了!

  秀秀说:你骗人!你原来不会这样的!

  没等秦总回答,秀秀又说:既然你已厌倦了我,我们好聚好散,你拿一千万给我,我们两清,从此后再不会找你。

  秦总没想到秀秀会狮子大开口,他点燃一根烟坐下来,对秀秀说:你一下子要这么多钱,我也拿不出来,大部分钱都投在生意上了。

  秀秀心底认定他在忽悠她,越想越气,说道:你别想忽悠我!认识你这么久,我太了解你了,如果你不拿一千万给我,我就会去告你。我这里有你偷税漏税的证据。

  秦总吓了一跳,瞬间被她这句话激怒了,瞪着眼睛说:秀秀,你要的太多了!我一下拿不出!心里又转念一想,先把她打发走,然后再想办法,他强压住心底的愤怒,接着说:秀秀,你先回去!你一下要这么多钱,你总得给我准备的时间,要不你先回别墅,等我把钱准备好,再去找你如何?

  秀秀知道这么纠缠也没用,反正她有证据在手,根本不怕他不给钱。她踩着一双高跟鞋嗒、嗒、嗒地走了。


  秀秀走后,秦总不停地猜测着秀秀口中所说的证据到底是什么,他努力在记忆的摇床里寻找自己是否哪里出了纰漏,他突然往沙发上一靠,完了,一定是那次。他想起有一次在别墅,秘书去找他,他和秘书说了一些隐私的话,当时秀秀并不在身边,难道秀秀偷听到了吗?或是录音了?他越想越害怕,偷税漏税的事是真的,一旦秀秀告发,相关部门介入,肯定经不起查,一定会出事。他开始慌乱了!用手用力地捶了下自己的脑袋,怪自己怎么这么不小心,那该怎么办呢!难道真的要拿一千万给那个女人吗?如果这次给了钱,下次再来要挟怎么办?继续给的话,那永远受制于人,永远是个无底洞。他突然发现自己并不了解秀秀,秀秀竟有如此深的心机,之前真是小看了她。
  秦总失眠了两天两夜,他决定去找秀秀,试探她口中的证据到底是什么。他半夜开车前往别墅,买了一大堆好吃的带过去。
  进门时,秀秀还未入睡,她慵懒地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剧,见秦总来了,她一脸的媚笑,心想秦总一定是给她送钱来了,说:秦总,你终于来了!钱带来了吗?
  秦总笑着说:宝贝,你急什么!钱肯定会给你的!

  什么时候给?秀秀继续问,你别想忽悠我!我可不会放过你的!

  秦总说:你放心!来!看我给你带什么好吃的啦!秀秀边吃那些零食边说:恩,量你也不敢欺骗我!

  深夜,秦总乘着秀秀熟睡后,偷偷起床翻遍了别墅里所有的橱柜与抽屉,想寻找到秀秀所说的证据,可是一无所获。最后他放弃了寻找,坐在沙发抽烟,一根又一根,茶几上的烟头堆了一大堆,可心中还是烦乱不已,如果秀秀真掌握了什么证据告发他,他将声名狼藉,一生都完了。他越想越难受,难道他要毁在一个小女人手里吗?这可不行!绝对不行!于是他推门走入别墅的院子,找到了一根废弃的细钢丝,迅速进门上楼,蹑手蹑脚地走进卧室。

  卧室内昏暗的灯光映照着床上秀秀白皙的脸蛋,她还那么漂亮那么年轻,秦总有些良心不忍,迟疑了好一会儿。良久,他转念一想,这个女人变得越来越厉害,将会威胁着自己的一切,若是不解决必将后患无穷。
  于是他用细钢丝勒住秀秀的脖子,秀秀疼痛地醒来,看到秦总阴狠涨红的脸,她伸出手想要扯掉脖子上的令她疼痛的物体,可是她怎么都扯不掉,于是她伸手想要抓住秦总的手,痛苦扭曲着脸说:秦总,你要干什么?秦总,不要啊不要啊!……救命啊救命啊…”
  秀秀慢慢放弃了挣扎,她的脑海里瞬间浮现出父母慈祥的脸、弟弟们可爱的笑容,还有冯晋的样子

  秦总用细钢丝更用力地勒紧她的脖子,脖子渗出许多血来,没几分钟,秀秀的手脚停止了任何动作,脸一侧便断了气。

  秦总戴上手套,找来一个麻袋将秀秀的尸体裹住,装进车子后备箱。此时已是凌晨两点,秦总将车开进深圳附近的一座山林里,用铲子在山林里挖了一个大坑,将秀秀的尸体埋进去。秦总以为万无一失便开车离开了。他再次回到别墅,将室内一切关于秀秀的痕迹、她的衣物及用品一一做了处理。

  七

  秀秀生前每个月都会与春琴聚几次,春琴这个月没有接到秀秀的电话,于是她在某个夜里拨打秀秀的号码,电话里说对方已关机。秀秀从来都不会关机的,怎么会突然关机呢?
  春琴怎么想着都不对劲,另一天打了的士车到秀秀所住的别墅。她按了半天门铃也不见回应,她站在别墅外不断地朝里望,此时是正午的阳光,很烈也很刺眼,她突然看见别墅内不远停车处有一个物品被阳光照得闪闪发亮,很是奇怪,以前来时从来没看见过。
  春琴再次拨打秀秀的电话,依然是关机,她心里很恐惧,白天关机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于是她跑到市场去买了一个望远镜再次来到别墅,通过望远镜她终于看清了那个物品,是秀秀最爱戴的耳环中的一只。
  春琴拨打电话报警,说秀秀失踪了。公安局立刻赶到别墅展开了调查,经过几天细致的调查以及新闻媒体的介入,全市范围内寻找秀秀的尸体,公安人员在深圳一处山林里发现了有新挖土的痕迹,将秀秀的尸体挖出,案情终于大白天下了。
  秦总落网,以故意杀人罪及偷税漏税罪被法院判处无期徒刑。
  春琴联系秀秀老家的父母,她的父母赶到时,秀秀的尸体已放在殡仪馆两日了。
  秀秀的尸身横躺在推车上,整个身体被一层白布掩盖着。

  秀秀,秀秀啊,我可怜的女儿啊……”一位面色苍白、头发蓬松的中年妇女声嘶力竭地呼喊着,泪水不停地淌过她的面颊。这是秀秀的母亲,她掀开白布,看了最后一眼秀秀惨白的脸,紧紧抱着女儿的尸身痛哭着。
  亲属确认后,殡葬人员便迅速将她推进了火化室。
  骨灰等候室与火化室隔着一道冰凉的铁栏杆,秀秀的母亲在铁栏杆外痛苦地抽搐着,撕心裂肺地哭,她的泪眼紧紧盯着那瞬间就被推进火化室的推车,整个身子半跪倒在地,用力地将手伸进铁栏杆内,以为如此便可紧紧抓住她女儿已冰冷的身体,唤回她的生命。
  秀秀的父亲双腿跪在地下,拜天拜地,他用力紧紧握着拳头,不停地往地上捶着,手上的皮被磨破了,漫出许多血迹。
  秀秀死了,她的生命永远定格在十八岁。十八岁,正是一个女孩青春貌美的芳华年龄,而她却像一朵美丽娇嫩的粉玫瑰提早凋零,提前在这繁华的世界里落幕了。

  八

  冯晋在新闻里看到这起杀人案件,死者是他曾经的女朋友,心中悲痛不已。这个女孩是他曾经深爱过的,也是被他出卖了才走到今日悲惨的结局。
  冯晋痛苦愧疚地流下了悔恨的泪水,不停地回忆与秀秀在一起的那段美好而难以忘怀的时光,越发思念秀秀的笑容、秀秀的声音,秀秀曾经是那么单纯无暇。
  冯晋找到春琴,要了秀秀家乡的地址,去了她的家乡。
  秀秀的坟前摆放着几个花圈,有些花圈上的字条已被风刮走。冯晋将带来的粉色玫瑰花放在秀秀的墓碑前,他趴在秀秀的坟前痛哭不已,嘴里不停地说道:秀秀,秀秀,对不起!对不起!是我害了你!是我害了你啊……”接着他迈着沉重的步子去了秀秀家,把之前秦总给他还剩余的钱全部拿给了秀秀的父母,不等秀秀父母说什么便离开了。

 

作者简介:谢琼芳,笔名:生命花,80年代出生,江西修水人,中国作家在线签约作家。作品多发于《中国作家在线》《散文吧》等文学网,《浔阳晚报》《湖南边城晚报》《江西投资简报》《江西赣能杂志》《修水报》等报刊杂志,《古城旧梦》《溪流文学》等公众号。

 

美文.分享

人喜欢

上一篇下一篇
猜你喜欢
点击加载更多内容  ↓
[!--temp.t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