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点击
名家散文名家小说名家诗歌签约作家作家档案文坛资讯
散文天地
生活美文往事回忆亲情友情博文选登东方散文西部散文
生活随笔
情感驿站生活空间人在旅途灯下漫笔报告文学百家悦读心灵鸡汤征文选登文学赛事
诗歌星空
现代诗歌古韵新声爱情诗歌伤感诗歌诗歌赏析谈诗论道散文诗页原创歌词
小说方阵
国外小说现代小说都市言情微型小说故事新编讽刺小说
文学评论
小说评论散文评论诗歌评论新书快递文化时评作家访谈
美句荟萃
心情句子爱情句子伤感句子淡然句子搞笑段子描写句子外文美句个性句子
校园文学
小学作文初中作文高中作文中考作文蒲公英文学大学作文

霍昊天:绵长的吆喝声

发表时间:2019-07-03  热度:

已经很久没再听到过气息绵长的吆喝声。
  我幼年住在史灌河水横跨的桥沟集——后来并入了丰港乡。我的家在桥沟北街的一处河桥边,母亲做着杂货铺的生意,父亲在事业单位拿着不薄不厚的薪资。家门口那条河边有一棵老榆树,外公总爱带着我去那棵树下的青石盘上坐坐,一坐就是一整天。
  榆树临街。街是街市。凡是街市,必定少不了生意人。生意人的世界里,也必定少不了叫卖。这叫卖便叫做吆喝。我十年前离开故土来到县城之前,早已听遍了现今空谷足音般的吆喝声。
  我曾惊叹一个司空见惯的老汉的魅力。磨剪子嘞——戗菜刀——”他们总光着膀子蹬着三轮儿,载着长条凳,足迹遍布每个村落。尤其是他们的嗓音,是那么地富有乡土气息,那么地沧桑,那么地有穿透力。这是我对于传统最初的认识。我第一次亲眼见过街上的磨刀老汉,是很多年前的事了。磨刀匠每从家门口经过,我总要屁颠地跑过去看上一眼。老人经常把三轮停在榆树下,等着有人能够拿来家里生锈了的菜刀或是剪子,让他磨上一磨,每把刀剪只要5毛钱。我经常见到老人在树下磨刀,看着一滴一滴汗水从老人的鼻尖掉落,看着老茧纵横的老人的双手把弄着如武器般的刀剪,我不禁被社会赋予这个职业的魅力,也是这个职业赋予老人的使命而深深感动。
  卖馓子——焦馓子——豆壳子。街市上来往的小贩不乏卖零食的。若说零食,我还是对故土特有的馓子情有独钟。那大概是中原地区辛劳的人民不知不觉就创造出来的,其历史已不可考。面粉兑上鸡蛋和盐揉成面团,再加食用油调和,切成条状,下油炸。在我记忆里,桥沟集唯一卖馓子的也是个爱光着膀子的老人,每每脚蹬三轮车上喇叭的十分平和的声音传到我的耳边,总要从我家的店铺里跑到门前,也不买,只是看看,目送着。或许,我搬入县城后总爱在迎宾路的那座府前广场走一走,听着那些已经被世人遗忘的大鼓书,也只是站在远处观望,就是幼年时期遗留下来的习惯。
  很早之前听过走街串巷卖茶叶的女人的吆喝,很普通,就三个字,卖茶叶——”。听口音就听得出来不是我们极具亲和力的固始老乡。仿佛是前两个字还有些中原官话固始方言的味道,倒是这最后一个字被她念成了,而且尾音拉的很长,像极了闽南一带的方言。于是我以为她会是福建人,当然这只是我的猜测。这猜测是后来才有的,唐人故里闽台祖地嘛!只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的精神世界里这种吆喝声突然消失了,这消失让我猝不及防,甚至连最后一次倾听的机会都没有留给我。
  之前写过一篇散文,叫《一念山水间》。一念这词,是我从陶旗学老师那里偷来的,或许读书人的事情不能叫偷。今冒昧地再套用一下——一念有多长?说长也不长。只不过是从固始县城的番国故城遗址到丰港乡桥沟街道北街——我确实也记不住是北街还是东街了——36号那么长,只来回不足半个时辰的这么一段路而已。
  可这吆喝却始终走不完了。如我待出版的短篇小说集《豫南长歌》里写的那般,进了城便忘了根

 

作者简介:霍昊天,本世纪初生于中原侨乡河南固始,笔名山人。青年作家、诗人、新生代编剧、新生代寻根文学作家。现为河南省青少年作家协会会员,固始县青少年作家协会主席。

 

美文.分享

人喜欢

上一篇下一篇
猜你喜欢
点击加载更多内容  ↓
[!--temp.t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