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点击
名家散文名家小说名家诗歌签约作家作家档案文坛资讯
散文天地
生活美文往事回忆亲情友情博文选登东方散文西部散文
生活随笔
情感驿站生活空间人在旅途灯下漫笔报告文学百家悦读心灵鸡汤征文选登文学赛事
诗歌星空
现代诗歌古韵新声爱情诗歌伤感诗歌诗歌赏析谈诗论道散文诗页原创歌词
小说方阵
国外小说现代小说都市言情微型小说故事新编讽刺小说
文学评论
小说评论散文评论诗歌评论新书快递文化时评作家访谈
美句荟萃
心情句子爱情句子伤感句子淡然句子搞笑段子描写句子外文美句个性句子
校园文学
小学作文初中作文高中作文中考作文蒲公英文学大学作文

王 琳:大学生回家

发表时间:2019-04-11  热度:

大学生回家,至少和家人争吵两次,一次是寒假,一次是暑假。
  这个寒假,女儿莹莹打算在实习单位工作一周,然后再回家。本来说好了127号回家。结果124号她让我们125号晚上十点接她。理由是买不到27号的票。为了回家,她先坐动车从北京到沈阳,再从沈阳坐车回大庆。为什么这么晚到大庆呢?还是买不到票。
  既然知道票不好买,为什么那么晚回家呢?因为想跟单位里若干清华学子学习工作的本领。好吧,你有理。那为什么不事先告诉爸爸妈妈呢?她说忘了。天天加班。
  这件事就算了。
  半夜接了女儿回家,三口人忙着洗脸刷牙,再聊会天,睡觉时都快一点了。
  第二天我们都上班了。大小姐睡到几点?十点?不,十二点。
  我感觉呼呼地冒火,太懒了吧?我对你考研不报希望。
  她振振有词地反驳:为了考试,我经常失眠,一个月都没睡好觉。上班又天天加班,我这是补觉呢!少吃一顿饭有什么了不起的?我还减肥呢!
  我气不打一处来:快一米七的身高,100斤,还减肥,不怕以后生不出孩子?
  她诧异道:谁说我要结婚?是手机不好玩,还是北京不好玩?要男的干什么?我既不想结婚也不想要孩子。
  如果你家孩子21岁,就有这种不靠谱的志向,你生气不生气?反正都是她有理。如果我多说几句,她反问:妈,你是不是更年期到啦?这个时候,我发火,证明更年期确实到了,不发火会憋出内伤。
  好不容易早起一天,梳妆打扮,就要穿新羽绒服。理由是,跟漂亮的女同学聚会,不能被人家比下去。我说穿我的也很好,你那件新洗的羽绒服有点潮湿,她说,不,就要穿新的。拿吹风机吹吹就行。
  我嗷一嗓子:你自卑又虚荣!你就为了不让她比下去,就要穿新衣服!你就不能重视一下灵魂吗?你就那么自卑吗?
  她也嗷一嗓子:你自己不爱打扮是不是嫉妒少女呀?我两年没见她啦,她出国留学回来的,她穿的是什么,我穿的是什么?我都不跟你说,因为咱家买不起!我只不过要穿用打工的钱买的新衣服,很过分吗?
  我大吼大叫:我已经忍你很久了!洗澡的时候把卫生间弄的地上都是水!回来不带全衣服,让我给你买!你多大了,还不能好好照顾自己?动不动就说北京如何如何,大庆是个大屯子,北京好,有大庆好吗?大庆养育了你,你就这么不热爱家乡!
  她眼泪汪汪地反驳:啥?大庆比北京发达?不是大庆的父母让我们尽量往北上广发展吗?你再这样我明天就买火车票回北京!我不住那么长时间了!
  我河东狮吼:滚回北京去!
  莹莹被我的狮吼功压了下去。别有幽愁暗恨生,此时无声胜有声。这时当爸爸的最好别惹我们。他一掺和,我会说:女人吵架男人少插嘴。
  第二天,母女俩亲亲热热的。释放了对对方的恶意,我们都觉得感觉好多了。这次寒假的三观对决应该结束了。
  不过两天,就两天,战火再次燃起。
  说好了一起去万达购物。下午五点在奶奶家集合。
  五点十分。我们俩都在找女儿。我说,你打电话呀。
  小朱说:我三点就提醒她啦。我的火有起来了:我五点给她打电话了呀。
  我们再打电话,电话没人接了。当爸爸的已经躁狂了:这孩子该揍!什么习惯!这样走向社会还得了!不管不行啦!
  从五点十分等到五点四十分。她袅袅婷婷地出现在楼头。我们等在汽车里阴沉着脸。
  她拉开车门,笑嘻嘻的。
  我冷冷地质问:你迟到了。罚款。扣零花钱。说好了五点。” 
  她迷糊地问:不是五点半吗?” 
  我大喊一声:我和你爸分别提醒过你!打了两遍电话,你还要迟到!你打工的时候也迟到吗?
  她充满自信地说:我上班从来不迟到。
  我冷冷地质问:凭什么对我们迟到呢?噢,你的老板是清华的,你就不迟到,你的父母是普通人你就迟到,他给你薪水,你要付出劳动的。我们爱你,可是一生一世的,老板可以有很多,父母可是给你生命的人!凭什么你要把最坏的习惯留给最爱你的人呢!
  小朱和稀泥:行啦,行啦,宝贝已经知道错啦。
  本来我已经不想说什么了,现在勃然大怒:你这是什么意思?夫妻俩意见不一致还能管好孩子吗?不是你说的吗,见了她就揍她,怎么一句重话也舍不得说了,回回都是我当坏人!
  不管他俩的沉默,滔滔不绝地释放压力:咱妈快八十岁了,我知道她会犯糊涂,但是我也是人,我不是圣人,我问她想要什么衣服,她说什么也不用买,我买了线衣线裤,她又说还不如买小衫呢!我说好,我明天买小衫,她又说不要不要!到底想要我怎么样啊?你们老朱家人是不是以折磨我为乐趣啊?老人怎么样我不计较,我生的这个我就要跟她计较,你呢啥也不说,假装什么也没发生!迟到的人,总得说句对不起吧?
  莹莹小声说:对不起。
  到了万达,她说:我什么也不想吃。  

在意大利小镇,小朱说:不知道上菜要等多长时间,你看人这么多。
  我瞪着他:不是你说的吗,等孩子回来就上意大利小镇?
  三个人坐下来。
  莹莹去前台找喝的。
  小朱凑近我小声说:批评两句就行了呗。
  我翻一个白眼:你也不管,我也不管,是不是要把她培养成不守时不诚信的人啊?
  他说:你的话太多了。
  我冷笑道:每次都是这样,好像你多心疼女儿似的。如果不是你等她的时候暴跳如雷,我能发火吗?我不跟老人计较,我就跟你们两个计较。你就当我更年期好了。
  莹莹坐下来,擦眼泪。
  我问:你哭啦?
  小朱心疼得失去原则:宝贝都哭啦。
  我眼睛看着别处。我也想哭啊。上课要上到阴历二十八,窗帘没有洗,衣服堆在洗衣机里。我自己的衣服根本没时间买。我的散文,诗歌,小说,写的颠三倒四,自己不满意。我的教室漏雨。换房子,找不到合适的,不换,看着漏雨的印记闹心。我的眼泪往哪儿流呢。我帮婆婆干活,我累。我不忙婆婆干活,内疚。我多开一盏灯,婆婆必然说:开那么多灯干啥。……我想大喊大叫:这是我的家,我买的房子,我想开几盏灯就开几盏灯,又觉得自己那样实在有失知识女性的风度。一个中年妇女的一地鸡毛,我跟谁说去。我跟丈夫发火吗,他已经在做家务了,你还要怎么样。
  莹莹交的钱。
  小朱说:你看,你看,宝贝用她打工的钱请咱们呢。
  我拿菜单研究上面的图片。莹莹问:妈,你还想吃啥?
  我温和地说:我觉得你点多了。
  我并不是想跟你发火。我是对自己不满意。对自己的一切不满意。对自己的劳动才能不满意。就算是请钟点工,现在也请不到人了,还有自己家人的衣服让谁洗,眼看是干啥时间都来不及了。该买的东西一定要等到我不工作的时候。就是说阴历二十九。很多事不能使唤男人,我怎么能把给娘家人买东西的任务交给他去做呢。
  认识到自己的贪婪,以及贪婪带来的焦虑。要挣钱么就不能做家务,要做家务,就做不了全部。谁让你那么贪心呢。贪吃蛇啊。
  似乎只有惭愧了。
  莹莹在客厅里跳绳,继续她的减肥计划。小朱泡澡,要求找出新洗的衣服,无论是衣橱里的,还是晾在晾衣架上的,他就是说找不到他要的那件。我一边说我想掐死你,一边把衣服扔给他。我的散文,诗歌,小说,就这样一天一天地拖延,有的素材,就这样付之东流。为什么男作家多呢,因为男作家在写作的时候,他的老婆在伺候老人,孩子,家。男作家在构思的时候,他的老婆在伺候老人,孩子,家。算了,人家冰心写到八十岁,杨绛写到100岁,我离那个年龄还早着呢。现在能写点啥就写点啥吧,反正我没闲着。
  莹莹在听郭德纲相声,一边听一边笑,放下手机,她搂着我的脖子说:妈妈,妈妈,妈妈,我的小笨妈妈,不要干活啦,跟我一起听相声。女儿一米七,刚好把我搂在她怀里,听到她青春的心跳,闻到少女的气息,啥火气都没了。家务不做了,各种写作计划停掉,只想跟她窝在沙发上听相声。
  第二天,我们又是一对亲密无间的母女。
  二月末把女儿送上高铁,到了四月,她又去旅游了。毫无疑问,她的生活费又不够花了。我一边准备打钱一边发了语音:再发生赤字,扣下个月的生活费!
  如果她说暑假在北京打工,不回来怎么办?啊,不行啊,我不能忍受暑假见不到女儿啊。我连忙问:再打一千块够不够?
  她退回来200,说支援800就够了。
  闺蜜说她的儿子在四月份旅游足足花了三千,无论如何放暑假时要好好管教一番。我已经没脾气了,莹莹比她儿子花的少。另一个闺蜜的女儿毕业了说什么也不想从事幼师专业,要转行,现在还在家待着呢,闺蜜着急上火嘴里都起泡了。本来以为孩子上了大学就可以进入快乐的空巢期,没想到养大学生有养大学生的烦恼。
  大学生放假回家,带来青春的活力,带来外卖,带来网购,带来各种家务劳动,带来代沟碰撞的冲突。这就是生活啊,如果想延缓衰老的话,就常跟大学生发生碰撞吧。他们会毁你的三观,颠覆你的认知,教会你及时行乐,引领你成为新人类。

 

作者简介:王琳 原大庆石化总厂员工,现为教师。1995年开始发表作品,作品散见《大庆日报》,《大庆晚报》,《教育专刊》,《小作家》。大庆作家协会会员。

美文.分享

人喜欢

上一篇下一篇
猜你喜欢
点击加载更多内容  ↓
[!--temp.t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