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点击
名家散文名家小说名家诗歌签约作家作家档案文坛资讯
散文天地
生活美文往事回忆亲情友情博文选登东方散文西部散文
生活随笔
情感驿站生活空间人在旅途灯下漫笔报告文学百家悦读心灵鸡汤征文选登文学赛事
诗歌星空
现代诗歌古韵新声爱情诗歌伤感诗歌诗歌赏析谈诗论道散文诗页原创歌词
小说方阵
国外小说现代小说都市言情微型小说故事新编讽刺小说
文学评论
小说评论散文评论诗歌评论新书快递文化时评作家访谈
美句荟萃
心情句子爱情句子伤感句子淡然句子搞笑段子描写句子外文美句个性句子
校园文学
小学作文初中作文高中作文中考作文蒲公英文学大学作文

王恩荣:夹在骨缝里的山水

发表时间:2018-06-11  热度:

 

导 读:路军锋,笔名太行闲夫,、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山西作家协会会员、山西美术家协会会员、山西梦之路书画艺术研究院院长、梦之路原酿酒创始人、《天涯诗刊》社长、总编。著有《诗人过太行》、《中国传统人物》、《书法传天下》、《国画传奇》、《太行大儒》简传、《太行之光》等,有诗散见全国各大报刊,并被收录多种诗歌选本。 

 

 

 

 夹在骨缝里的山水
 ——解读太行闲夫路军锋的故乡诗意
文/王恩荣

 

很幸运我的几首诗发表在白恩杰老师主编的《天涯诗刊》冬至号上,此刊封面有路军锋的相片与诗,我认识路军锋就是从这认识的。正如有文章这样描述:在这个封面上,路军锋面貌清癯,目光深邃。背景深沉,深藏若虚。真是雅人深致,清标出尘——活脱脱一个太行儒商,尽管我了解路军锋只能从网络上略知一二,但他的故乡在太行山,我的故乡也在太行山,便与我有深深的认同感。而且他的古体诗和现代诗所表达的雄浑的心志、故乡情结和对故土知性的体验都深深的吸引了我,在此我解读他的几首现代短诗以飨读者。

《年轮》
路军锋


春风在柳枝上
抹了一把绿
没敢驻足
在母亲的催促下
羞答答地跑到

太行之颠
含着刚刚融化的雪水
亲吻沉睡的爱人
大山开始泛绿
山缝隙传出的虫鸣鸟叫

娓娓地讲述着
年轮的故事
新的一年又启动了

 
 这首《年轮》充分体现了诗人对故乡的热爱之情,第一层:春风在柳枝上/抹了一把绿/没敢驻足/在母亲的催促下/羞答答地跑到/太行之颠,看这句我感觉诗人对古诗的造诣也是颇深的,他借化了春风又绿江南岸的诗意美,而且现代性的创新了这个诗意。春风在柳枝上/抹了一把绿。好一个字,何其的灵动传神!把烟柳”“杨柳风”“杨柳依依的初春意象一下子带到我们眼前。我忽然想到春上柳梢头,举头已见绿的句子。没敢驻足/在母亲的催促下/羞答答地跑到/太行之颠,哦,春风是先经过平原的,然后马不停蹄地羞答答地跑到/太行之颠,而且是在母亲的催促下母亲是大地母亲,或者是故乡。羞答答地跑说明春风来的迟缓。但缓则缓也,总比春风不度玉门关强多了。
  第二层:含着刚刚融化的雪水/亲吻沉睡的爱人/大山开始泛绿/山缝隙传出的虫鸣鸟叫/娓娓地讲述着/年轮的故事/新的一年又启动了,这层是继续沿着春风的叙述方向展开的:含着刚刚融化的雪水/亲吻沉睡的爱人,第一句是实写,春风上山变冷,所以含的是雪水而不是雨水。第二句就是暗喻了,把太行山比喻成春风的爱人,何其的辽远博大,这也是诗人的爱了,是诗人对故土的爱。爱的结果:大山开始泛绿/山缝隙传出的虫鸣鸟叫/娓娓地讲述着/年轮的故事,我忽然感觉这或许是写一段诗人自己人生的经历,是诗人创建故乡秀美河山的故事吧。没有对故土赤子般的心,是写不出这样的诗句的。春风就是爱,对故乡的爱,年轮的故事是诗人自己的故事。最后一句:新的一年又启动了,既是对自然规律的陈述,也是言志,表明诗人一如既往的建设故土的愿望。

《坐化的村落》

路军锋

行走在太行深山
穿梭于颓废的村庄
尘土与茅草相伴
青石在路旁冷看

到处有不戴帽的房子
还有脱光衣服的院落
石碾、牛栏
槐树、老井

早不发光的小路
风盖住了我的脚印
山中的遗址可能变得永恒


  这首《坐化的村落》是对渐行渐远的村庄的描绘,在中国步入整体城市化的今天具有普遍的意义,是诗人对村庄文明渐趋消退的遗憾和对美好家乡记忆的呼唤。第一句:行走在太行深山/穿梭于颓废的村庄,村庄的消失是从偏僻的深山老林开始的,在今天飞速发展的时代,这些偏远的村庄首先被很快的边缘化,村庄的新生代只好舍弃家乡,让生养自己的地方成为永远的故乡。村庄的颓废就是从这儿开始的。而诗人作为已经走出去的游子,回归后眼中昔日的美丽的故乡变成了什么样呢?请看:尘土与茅草相伴/青石在路旁冷看/到处有不戴帽的房子/还有脱光衣服的院落/石碾、牛栏/槐树、老井/早不发光的小路尘土与茅草在侵占着破旧的院落与村庄、孤独的青石在路边冷眼旁观、房子都塌顶了、院落用来遮挡的围墙都没有了、石碾、牛栏、槐树、老井、小路被尘土与杂草占领。诗人在描绘这些时,用了诗意化知性的写生:尘土与茅草相伴青石在路旁冷看,特别是把房子都塌顶了说成是到处有不戴帽的房子,把院落用来遮挡的围墙都没有了说成是脱光衣服的院落,把小路被尘土与杂草占领说成是早不发光的小路。这些陌生化的语言,表意性特别强。这样的描述使语言达到冷幽默的效果,冷叙述里蕴含着巨大的情感效应,直叫一个游子潸然泪下,这远比贺知章的《回乡偶书》悲怆多了。最后两句:风盖住了我的脚印/山中的遗址可能变得永恒风盖住了我的脚印,足见其荒凉!山中的遗址可能变得永恒,村庄消逝,但文化永存。这就点到题目《坐化的村落》,坐化正是文化。

《太行村落》
 路军锋

杨柏的乡野
小路弯弯
饱含着阳光与水份
特别是秋天
阴雨雨绵绵的季节

你伫立群山和小村拉手的地方
雨水深入山与村的骨骼
雨花踉跄于瓦沟
淋湿的灰喜鹊缩着头
看潮湿的麦垛
土丕墙
舔着雨水
听门口的黄犬汪汪
看一队旅人
驻足于狼毒花中
等待雨停
等待下山的女人和羊群

  杨柏的乡野/小路弯弯/饱含着阳光与水份/特别是秋天/阴雨雨绵绵的季节/你伫立群山和小村拉手的地方,诗人的故乡到处是杨柏树,饱含着阳光与水份说明这些杨柏郁郁葱葱,绿的闪光,让我想到一句青翠湿人衣的古诗。阴雨雨绵绵的季节/你伫立群山和小村拉手的地方群山和小村拉手,是很诗意化的,现代诗的诗意化是与童心一脉相承的,而童心又是与故乡相联系的。

雨水深入山与村的骨骼
雨花踉跄于瓦沟
淋湿的灰喜鹊缩着头
看潮湿的麦垛
土丕墙
舔着雨水
听门口的黄犬汪汪
看一队旅人
驻足于狼毒花中
等待雨停
等待下山的女人和羊群


  这一大段又是对故乡物象淋漓尽致的特写:雨水深入山与村的骨骼,极言雨水之多,深入骨髓,太形象了;雨花踉跄于瓦沟,说明雨大瓦沟有了流水,坑坑洼洼的因此使雨花踉踉跄跄;淋湿的灰喜鹊缩着头/看潮湿的麦垛,这样的情景我们在小时侯是不是经常见到啊,现在我才理解到,淋着雨它也不忘觅食,好象万物都有了人的灵魂;土丕墙/舔着雨水/听门口的黄犬汪汪土丕墙/舔着雨水是雨下的大把雨水勾兑在墙上,诗人拟人化成舔着雨水太惊奇的比喻,并且墙能听门口的黄犬汪汪,连锁拟人,给读者以连锁反应,更增强对故乡的情感反应的效果;看一队旅人/驻足于狼毒花中/等待雨停,不管是墙看还是狗看,其实是人看,这就是王国潍的有我之境;最后,等待下山的女人和羊群,这就有了地域特色,女人放羊啊!看到此等具有强烈的现场感的诗意陈述,你作何感想?故乡的物象与诗人的心象的完美融合,使诗人的对故乡的情感体验臻于极致,让我们叹为观止,我们受感动于一个赤子的魂魄。

《留守儿童》
 路军锋

析城山下有个村庄
黄色的山梁上
跑着几个光腚的孩童
泥巴在腿肚下不停的翻腾
偶尔有老人呼唤
温暖的阳光下
老人们围成圈圈
使劲搓着棒棒
眼神还不停地打捞远方
几间心疼的老房
挂满了秋天的金黄
一只贼瘦的黑狗
汪汪地看着落幕的阳光
这就是生我的地方
也是我快乐的家园

  析城山是路军锋故乡诗里常出现的意象,就象雷霆的官道梁、姚宏伟的乌马河、张海荣的潘掌一样。对故乡的爱,也使他也关注故乡的留守儿童。析城山下有个村庄/黄色的山梁上/跑着几个光腚的孩童/泥巴在腿肚下不停的翻腾/偶尔有老人呼唤,诗人又在特写,象电影的蒙太奇:黄色的山梁、光腚的孩童、泥巴在腿肚下不停的翻腾、老人呼唤。这就是活脱脱的留守儿童的场景。泥巴在腿肚下不停的翻腾,诗人的观察细致到神乎其神。

  温暖的阳光下/老人们围成圈圈/使劲搓着棒棒/眼神还不停地打捞远方,有留守儿童就必然有留守老人。眼神还不停地打捞远方,打捞的既是顽皮的,收领不住的孙子,也是远方打工的儿子,一种生命的无奈感体现出诗人的悲悯情怀。

几间心疼的老房
挂满了秋天的金黄
一只贼瘦的黑狗
汪汪地看着落幕的阳光
  心疼的老房,是诗人想念,也是房子太累了成了危房 挂满了秋天的金黄,是玉米谷物。贼瘦的黑狗是猎狗,背后的意象是羊群。落幕的阳光是落日,牧归。
  最后一句:这就是生我的地方/也是我快乐的家园,点明了守望的不只是留守儿童、老人、也是游子啊!这一簇簇对人生体验的鲜活画面,使诗人对故乡的领悟更加痛切而富有质地,诗人的落笔深入到故乡的每一个角落。

《年关》
 路军锋

大山的深处
有一座掉了门牙的老房
那是父母和我的家
风吹雨打
老房似乎有点飘摇
但它始终不肯挪动半步
房后的老牛一边啃吃着柑草
一边斜视着咩咩的小羊
母亲端着粗瓷蓝碗
怔怔的望着山的那边
父亲叼着烟卷
任雪花漂染着自己的头发
此时的我 
正马不停蹄
怀揣着一年的辛苦
奔向属于自己的国王
……

  大山的深处/有一座掉了门牙的老房/那是父母和我的家,诗人故乡的意象似乎离不开大山的深处,这或许就是作者写诗的精神地理就定格在他那个大山深处的故乡吧。有一座掉了门牙的老房/那是父母和我的家,是的,老掉了牙,这是相对于现代文明而言的,象征着村庄的没落。那是父母和我的家,就是家乡。

  风吹雨打/老房似乎有点飘摇/但它始终不肯挪动半步,说明行将没落的村庄对现代文明的抵触。虽然飘摇,却始终不肯挪动半步。也表现了诗人能超然的认识这一切,有一种无奈和悲凉的情怀。
房后的老牛一边啃吃着柑草
一边斜视着咩咩的小羊
母亲端着粗瓷蓝碗
怔怔的望着山的那边
父亲叼着烟卷
任雪花漂染着自己的头发

  这几句又是对故乡诗意的描述,是诗歌的细节化。用不着比兴,仅如实陈述就有无限的诗情画意:吃草老牛边吃边斜视小羊、 母亲端着粗瓷蓝碗怔怔的望着山的那边。这些非常形象化的画面,栩栩如生,特别是父亲叼着烟卷/任雪花漂染着自己的头发,雪花漂染头发,既是实写,也写出诗人心疼得看着父亲一天天被时光漂白了。这写场景与细节的真切描绘,没有对故乡的炽热的爱是绝对写不出来的。

此时的我 
正马不停蹄
怀揣着一年的辛苦
奔向属于自己的国王” 

  这最后一句既写了自己对旧时光代表的故乡的留恋,也表明了他勇于超越过去走向新生活的决心。这也回到题目《年关》 的含义,年关本就是除旧布新的转折时期,正如古诗海日生残夜,江春入旧年,超越了就迎来万象更新的新的春天。整首诗把一种理解置于年关上,揭示了村庄趋于老化,自然理想的消失,加以诗人对故乡充盈着主体情绪的生活零散细节的处置应用,物我之间的相互融合,让诗人的故乡情结表达的更加丰满深刻。
  如果前几首诗是写诗人置身故乡的建设与超越的思考,那路军锋的另外两首诗《家乡的红叶》《归》则是写对故乡的事事物物的追忆和怀念:

《家乡的红叶》
 路军锋

家乡的红叶
一眨眼
烧红了整个秋天
也深深的燃烧着我的思念
许多年过去了
不知到你是否
还珍藏着那凝血热恋
我步履蹒跚
随目光走进红红叶脉
这个时候
总有一股未了情
流出两眼泪腺

  家乡的红叶/一眨眼/烧红了整个秋天/也深深的燃烧着我的思念,语言不多,却一下抓住了读者的眼球。红叶的意象自古是人们共同的审美,譬如白居易的红叶诗:。醉貌如霜叶,虽红不是春。”“寒山十月旦,霜叶一时新。似烧非因火,如花不待春。文征明《题画》春山何似秋山好,红叶青山锁白云,还有红叶晚萧萧的诗句,再说红叶意象自古是思念的象征,这就与故乡的意象,与诗人在故乡的初恋很好的融合起来。所以诗人接着写到:许多年过去了/不知到你是否/还珍藏着那凝血热恋,诗人是自问,实质是表达了自己思念那场爱情的感情。最后诗人写到:

我步履蹒跚
随目光走进红红叶脉
这个时候
总有一股未了情
流出两眼泪腺
冉冉变老的诗人,会睹物思情 ,想起那段刻骨铭心的爱情。

《归》
路军锋

杨柏的冬日
云淡风轻
一座座宁静的小村
似乎在打坐修行
枯黄的小草
寻找归宿的路径
深远的天空
传来归鸟疲倦的叫声
只有摇摆的松青
唤醒我沉睡的梦境
一碗酸菜手擀面
抓住游子回家的心
无论天边怎样宽阔
家乡多么遥远
都要扬起回家的帆

  路军锋的诗对细节描写的技艺是超凡的,你不信再看他对故乡冬日的刻画:杨柏的冬日/云淡风轻,这句是小村冬日平静的特写;一座座宁静的小村/似乎在打坐修行,这进一步的诗意化的描写,使小村冬日的静活了起来。似乎在打坐修行,如何不静?但静中有动,修行的人内心是活跃的。枯黄的小草/寻找归宿的路径,冬日小草枯黄直至消失,这只是在寻找归宿;深远的天空/传来归鸟疲倦的叫声,这是倦鸟归林的特写;只有摇摆的松青/唤醒我沉睡的梦境,为什么松青能唤醒我沉睡的梦境?因为松青是一种精神的象征,子曰: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可知也。松竹菊是岁寒三友也是文人之友;一碗酸菜手擀面/抓住游子回家的心,这是每个太行游子不朽的土生土长的情怀。酸菜手擀面特点抓的很准确,触动我们心灵的深处。这些对故乡冬日的特写,没有对故乡的深入重是决然写不出来的,诗人这样不厌其烦的对故乡的回顾,就是为最后一句话做铺垫:

无论天边怎样宽阔
家乡多么遥远
都要扬起回家的帆
  这就是题目 《归》的要旨。儿不嫌母丑,叶落总要归根的。
  除以上这些写对故乡命运的思考的诗外,路军锋还有一些写灵感的闪烁,从这些诗里我们进一步看出了他知性的光辉。

《析城山的黄昏》
 路军锋

从圣王坪下来
夕阳正被远山的一角挑着
一群人仰起头颅
开始朗读天空
星星慢慢升起
我们赶紧钻进钢铁的空间
追逐前方的钢铁
此时的黄昏
有如少妇散乱飘远的长发
以淡黄,以缤纷
开始念珠的浑圆
圣王坪瞬间远遁在黑暗
有小河的声响从山的背面跑来
有风作伴
车灯下一群雪白从山上滚下
挤满山路的中央
只听一声吆喝,一阵鞭响
羊群跑下路旁升起的炊烟
亮灯的石板房前
一个少妇柔软的身躯
忽闪忽现
男子汉匆匆归去
淹没在女性柔情的叨叨里
我们在车上有点焦渴与不安

  这首《析城山的黄昏》让我们看到一些目不暇接的新鲜的比喻,从圣王坪下来/夕阳正被远山的一角挑着/一群人仰起头颅/开始朗读天空/星星慢慢升起/我们赶紧钻进钢铁的空间/追逐前方的钢铁,我们请看:夕阳正被远山的一角挑着,羞杀老掉牙的落日的一切比喻;一群人仰起头颅/开始朗读天空朗读天空把古人的夕阳无限好的诗句也比得毫无色彩;钢铁的空间是车子吧,钢铁追逐前方的钢铁,不是绝好讽喻吗?

人心的钢铁化,正是铁石心肠。
此时的黄昏
有如少妇散乱飘远的长发
以淡黄,以缤纷
开始念珠的浑圆
圣王坪瞬间远遁在黑暗
有小河的声响从山的背面跑来
有风作伴
车灯下一群雪白从山上滚下
挤满山路的中央
只听一声吆喝,一阵鞭响
羊群跑下路旁升起的炊烟

  黄昏/有如少妇散乱飘远的长发,有一种自然形态的风情万种,风流的美感;以淡黄,以缤纷/开始念珠的浑圆/圣王坪瞬间远遁在黑暗,这是一种万象皈依于无的佛境;有小河的声响从山的背面跑来/有风作伴,静极生动!夜的静,流水声的动,微风的感觉的动,动静对立统一;车灯下一群雪白从山上滚下/挤满山路的中央,雪白从山上滚下,夜色朦胧的美,白雪滚在路上,多好的感受!这是牧归,如何知道的?只听一声吆喝,一阵鞭响/羊群跑下路旁升起的炊烟/亮灯的石板房前,哦,一声吆喝,一阵鞭响升起的炊烟,是村庄傍晚意象,分明是牧归。

亮灯的石板房前
一个少妇柔软的身躯
忽闪忽现
男子汉匆匆归去
淹没在女性柔情的叨叨里
我们在车上有点焦渴与不安

  亮灯的石板房前,是乡村日出而出,日落而入的归宿,少妇柔软的身躯”“忽闪忽现让我们体会到一种乡村的婷婷袅袅温情。男子汉匆匆归去/淹没在女性柔情的叨叨里,柔情的叨叨里是平常人家。这样的感同身受,让我想道宋朝诗人葛天民的《迎燕》:

咫尺春三月, 寻常百姓家。 
为迎新燕入, 不下旧帘遮。 
翅湿沾微雨, 泥香带落花。 
巢成雏长大, 相伴过年华。

  世间物类皆如此,这些都让我们由衷的想皈依在人类的源头村庄里。所以最后诗人说我们在车上有点焦渴与不安,人之常情,这样的黄昏都有一种强烈的思归心理。而且也暗示日新月异的现代文明给人以一种不安定的感觉。整首诗让我们皆感觉到物象似曾相识,真是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而且他的语言毫无陈旧之感。淳朴、趣味、知性。

  总之读了路军锋的诗,我感觉好像又返回真正的太行山走了一趟,他虽在商海,却寄情山水,对故乡山水体会如此之深,其原因从他的一首言志七绝《商海感怀》可知:斗转霜吹千万里,锋销剑走十年风。浮生淡看云帆竞,涛里春秋作钓翁。。尽管我身在太行却对太行视而不见,是诗人让我乡土精神重归与再认。我们巍巍的太行,古书云:乡音太行,由于行局之宏,非不足以当之。(明唐枢)。诗人潞潞的说:自战国起,中国文坛耳熟能详的文豪大家们相继步入太行。这些人中有柳宗元、杜牧、程颢、欧阳修、元好问、陈廷敬等。他们无不被这座雄奇的山脉所震撼。,可见太行山塑造了我们太行山的人,也养育了我们的精神世界。路军锋的诗让我们处处闻到乡音,也是他这样的赤子诗人更加丰富了我们的乡音,真是王维的人作殊方语,莺为故园声”(《晓行巴峡》)。最后我再拿出一首古诗献给也热爱古诗的路军锋诗人,算是对他的赞美吧:

徐南风景最苍凉,宿子城边草更荒。
偏是我来新雨后,山花村酒一齐香
(
《宿州》清.阎尔梅)



写于2017.2.25山西和顺

 

美文.分享

人喜欢

上一篇下一篇
猜你喜欢
点击加载更多内容  ↓
[!--temp.t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