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点击
名家散文名家小说名家诗歌签约作家作家档案文坛资讯
散文天地
生活美文往事回忆亲情友情博文选登东方散文西部散文
生活随笔
情感驿站生活空间人在旅途灯下漫笔报告文学百家悦读心灵鸡汤征文选登文学赛事
诗歌星空
现代诗歌古韵新声爱情诗歌伤感诗歌诗歌赏析谈诗论道散文诗页原创歌词
小说方阵
国外小说现代小说都市言情微型小说故事新编讽刺小说
文学评论
小说评论散文评论诗歌评论新书快递文化时评作家访谈
文艺荟萃
网络文学文化遗产作家信札书画世界美术周刊人文关注文娱生活文史博览
校园文学
小学作文初中作文高中作文中考作文蒲公英文学大学作文

凌仕江:行走花开

发表时间:2021-09-29  热度:

人在旅途,荥经是拴在茶马古道上的魂,也是三千里川藏线册页上一颗闪亮的布扣。只是,落马的旅者到此很晚,像一只短暂栖息的晚乌。

灵魂上,晚乌常常需要一个比灯火更遥远的支点,让生命经此红尘与彼在的置换,找个借口告别大街去山林深入跋涉,让一次奔袭与一个念头忽然围着一棵表情陌生的树停下来,然后,依偎着万物生中一瓣白,作一次静如止水的思量和仰望。

二郎山下,鸽子花要开了。

同行者在车上各自笑谈奇观,大西南深处的确藏匿着太多不为人知的民族民间事。同样,亘古不语的自然万物,在深山比人更耐得住寂寞,若是没有人去发现,它们只能独自接受命定的神奇。如此一来,人类有所不知的植物在大自然话语体系里,就显得十分急促不安。作家罗伟章刚从昭觉扶贫归来,说的是大凉山的一个彝人,在大地上走着走着,差点就走出了大地之外。这简直堪比德国哲学家海德格尔说的那句人,当诗意地栖居在大地上,彝人族语早把人刻在古老的历史纸纹里。

谁也无法提供那个不屑于大地的彝人地址,我很想让传递彝人消息的罗伟章,把那个看不见的高手交给风,让风抵达他的身体,闻到他的气息,辨识他的灵魂。毕竟风有能力解构一个古人全部的秘密。在风中,古人的影子能否原形毕露?今人能否猜详古人的表情与心思?也许,那个载入史典的彝人独幽和茫然的神色,根本不理会一场风的信息。

除了挡不住的想象,我看不清藏在语境背后的那双眼睛。

游历在凉山腹地的雷波县,记忆能够拴住的画面并不多。荥经与雷波,并不在同一地理等高线上,但皆属于川西偏西的两个县域,山峰与河流受到不少民族文化基因的浸染。如今,散落在荥经山脉里的彝人,多是旧年大凉山迁徙而来。相比荥经的丰饶植被,雷波的地表肤色显得有些祼露与干涩。因为季节的原因,穿行在湖泊与山坡,我们一朵索玛花也没看见。

起初,我对索玛花葆有高涨的兴趣。可大自然里有些花,在不同的土壤与海拔遇见不同的族群,就有了不同的花名。涉过半程人生才知,索玛花不过是西藏林芝与蜀地峨眉、瓦屋山境内常见的杜鹃花。同样一种花,当名字变得更加民族化,给人的想象与欲望就产生了异质之分。有几个夜晚,在看不见鸽子花的成都府青路闲步,几次想起同一个问题,那花儿是不是过去早就打过照面,只是传说中名字不同罢了?

止步荥经,随处可闻山泉的声音,然后进入视野的是河,忽然抬头才发现山。沿着这些山和泉水流经而来的方向,不断地朝前走,就可以走到二郎山,走进理塘,忽然就走到西藏。原以为打开车门第一眼窥见的必然是鸽子花。可眼前只有山,绿得脱不掉衣服的山。夜晚,遇见来此看花的熟人不少,但谁也没有提起鸽子花,仿佛此花只是一个超大的隐喻,但它却是大家会晤荥经的一个借口。我深知自己为一个充满诱惑的借口而来,作为一个天性里长满了自然万物的人,听到鸽子花将要盛开的消息,我对之即有了牵挂和义务。难道这世上真有一只鸽子变的花?

次日一行人像山鹰盘旋在山野与古道边。几颗羞涩的雅雨,如同鸟落民间。走过岁月的石佛寺,穿过苍郁的茶马古道,望着何君尊楗阁刻石,在开善寺的古木面前,发呆。人流不停地朝前涌动,原本这些值得隐者在黄昏或清晨信步的好去处,最好独自触摸流年不息。在一个门匾上写有姜家藏茶的院子里,不见姜家人。在人去院空的遗址上,藏茶只是细雨落川的味道,而驮茶的马帮早已喝过雨水煮沸的茶,精神抖擞地向着藏地的雪峰迈进。姜家人的遗址肯定不是藏茶。在心里,我问过坐在石头里的佛,有没有看见鸽子花开?佛无语。伫立在古刹之外的河流边,看高山之上,万涓成水,汇流成河,穿过密林围困与野草沙石的阻扰,才又拨云见日,躺在这里冥想另一条河。一条河与另一条河,要同时融进一条江,这是比一个人和另一个人相约远方更难圆满的事。我想,茶马古道上的背夫,一定知道鸽子花的秘密,但背夫们早已消失不见。只有倒在森林里的黄连树,像一条龙盘踞在背夫们手杖拄过的石窟眼上。

在龙苍沟湖边醒来的清晨,忽然听见有人喊,看见了鸽子花。此时,山气如一片薄雾从山脚缭绕上升,沿着看花人的手指方向,走着走着,花就开了。三两株藏在群山怀抱的鸽子花,万千悲欣,满树开放,朵朵安静得像坐满石头的佛,有一种不惊扰的安宁,或低眉,或微笑,或广阔,或慈悲。站在树下,这些飘着纯白色纸风筝的树,无限寂静地伫立在我们头顶,而人,此刻的表情却处于惊讶之中。这白色的苞片在绿叶间像一只拖着尾巴的白鸽子。究竟过去与此物有没有照面?就时间而言,荥经发现珍稀植物鸽子花,也只是近十几年的事。

在地上的草丛里,我摄了一瓣苞片,如同一尾落在掌心的羽毛,它薄脆的纹理倒是与夹江大千纸坊里手工长纤维特种纸有几分相似,于是写了一句话,发送朋友圈。除了一位福建友人叫出珙桐花名,其余朋友留言,全是第一次所见此物的惊叹。

后面山中的行旅,与其他山林里的旅行有些大同小异。不同的是,成群结队的看花人再喧嚣,鸽子花始终处于暗中寂寂,它总是藏在不经意的地方,在你抬头或转身的一刹那。没有成片的壮观,刚要为它满树开放的静默发出一声惊喜,忽然又被身边标牌上挂着的木荷、冷杉、云杉、铁杉、紫花冬青、柃木、海桐、水青杠、花揪、山樱桃、中华槭等物种抢走视线。其实珙桐是1000万年前新生代第三纪留下的遗植物,也是我国濒临灭绝的国家一级保护植物。

来来往往的人在石阶通幽处上下交汇,层层叠叠的植被里,太多生命就此一晃而过,还未步出山林,更没法获悉一些面容姣好的植物名称,突然接到远方朋友电话,他滔滔不绝地诉说自己生活中的不太理想。从生命角度去看,人生路径任何一种选择都意味着摸着石头过河的不理想发生,我没有办法回答,但山林里独守宁静的鸽子花替我回答了。

既然你选择了在这条道上坚持活下去,就不后悔。因为,在不为人知的世界里,每个人的坚持都有可能活出人类格局之外的自然境界,有道是走着走着花就开了。

 

 

 

美文.分享

人喜欢

上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点击加载更多内容  ↓
[!--temp.t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