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点击
名家散文名家小说名家诗歌签约作家作家档案文坛资讯
散文天地
生活美文往事回忆亲情友情博文选登东方散文西部散文
生活随笔
情感驿站生活空间人在旅途灯下漫笔报告文学百家悦读心灵鸡汤征文选登文学赛事
诗歌星空
现代诗歌古韵新声爱情诗歌伤感诗歌诗歌赏析谈诗论道散文诗页原创歌词
小说方阵
国外小说现代小说都市言情微型小说故事新编讽刺小说
文学评论
小说评论散文评论诗歌评论新书快递文化时评作家访谈
文艺荟萃
网络文学文化遗产作家信札书画世界美术周刊人文关注文娱生活文史博览
校园文学
小学作文初中作文高中作文中考作文蒲公英文学大学作文

刘新德:大吹哥的故事

发表时间:2020-05-25  热度:

  

吹哥是绰号,并非真名,他的真名只用在会说话之前,所以早被遗忘,大人小孩管他叫大吹哥或大吹子。吹牛皮不犯死罪,他太能吹了,以至于吹成为他的形象,从小就打下了鲜明的烙印。

萝卜白菜,各有所爱,很多人喜欢听他吹,觉得他吹的有枝有叶,挺有意思,于是权当听有趣的说书,闲着没事就听大吹哥吹牛,居然拢起了众多的听众。

老人们给他下了定语:这孩子算是瞎了,除了吹牛能干啥?瞎了的意思是废了,这是标准的大土话,肢体语言是无可奈何摇头惋惜。

大吹哥能吹,到底有多能吹?说个最简单的;哥们说:找大吹哥不费脑子,看哪里浮土涨天,跑不了是大吹哥在吹牛。大吹哥吹功厉害,下雨土路能吹出裂纹,下雪了脚下比扫的都干净,太惊人了,除了大吹哥哪会有别人?

有人问大吹哥种啥发财,大吹哥蹲在自家地头说:我正在琢磨呢,怎么种才能长出金豆子。那人说:大吹哥,金豆子怕偷,我也听说一个生财的门路,结果发达了,原来是耪了庄稼种牛。

这人平日说话像和尚,向来不打诳语,这次竟然让大吹哥蒙圈。大吹哥聪明绝顶,也有被绕进去的时候,顿时就像打怔了的鸡,迷迷瞪瞪说:耪了庄稼种牛?那人忍住笑,说:牛都让你吹死了,不种牛以后吹啥?

本以为大吹哥受了戏弄定会面红耳赤奋起反击,不料他却一拍大腿说:你这个想法有创意,吹哥佩服!可种牛的利润不算大,惊不了吹哥的大驾;哥要种就种飞机,收了飞机我就能上天,对不对?

守着骆驼不吹牛,有大的绝不吹小的,这就是大吹哥。他没有种飞机,却栽了一地山楂树。老爸生气,顾不得有痨病,一气拔了一多半,骂道:不种粮食要是年成不好,光吃山楂你能填饱肚子?

大吹哥也急了,说:你就是榆木脑袋!剩下的给我留着,咱爷俩分家!栽山楂树能养老,正对大吹哥的胃口;山楂是个宝,树下好乘凉,坐等就来钱,赛过海龙王。

大吹哥说: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别说我能吹大啦,可知道苏秦张仪?没有一张好嘴,能当了多国丞相?好马出在腿上,好汉出在嘴上,是金子总会发光;哥早晚有一飞冲天的时候,准保让你目瞪口呆。

茶壶去了把——只剩一张嘴了。大吹哥吹的比真的都真,可惜光说不练,就知道耍嘴皮子,用一句话概括:做梦娶媳妇——想得美!

有人总结,大吹哥就象戏班里的小丑,逗你玩,没人当回事。大吹哥三十多了连个媳妇也找不上来,却仍然不知道奋发图强,标准的光棍队里的预备役——待命。

好歹大吹哥也有好处,人畜无害,特别亲民,茶余饭后能带点乐子给大家,所以有插足之地。

百货中百客,别人都拿大吹哥当笑话,能说会道的颜二奶奶偏偏欣赏他。颜二奶奶说:狗有狗道,猫有猫道,大吹一表人才,能说会道,早晚能成大器,我就不信连个媳妇都找不上来。

颜二奶奶四十过半往五十奔,走路跺得山响,说话赛铜铃,吐口唾沫是个钉,比男人都讲信用。她男人是个哑巴,在农村是预定的光棍汉,没人觉得哑巴会有媳妇,但颜二奶奶不信邪,竟然消灭了一个光棍,让哑巴从此挺起腰来,并创造了一对俊男靓女。

颜二奶奶说:好饭不怕晚,大吹别急,你的媳妇包在我身上了。

有人嫉恨颜二奶奶说话太认真,老是让人下不来台,就在人堆里挑三祸四:一个能吹,一个能啦,可不就是‘王八专找鳖亲家’?除非她把自己的闺女嫁给大吹,否则没有第二人情愿让女儿跳火坑。

这是在将颜二奶奶的军,是个不傻的人都能听出来。

好事不出名,坏事传千里,这话很快就传到颜二奶奶的耳朵里,于是都嘀咕:这不是打着灯笼找难看吗?谁能惹得了颜二奶奶?就等着看大戏吧,不落落(落落:不停地说)死你也让你半年出不来门。

不料颜二奶奶邪门,不恼也不焦,哈哈一笑说:是个明白人,怎么就像肚子里的蛔虫?不错,我正等着女儿长大呢,就怕有人抢先一步带回家,女儿太小赶不上。

如今女儿已长大成人,脸上一掐一包水,脾气柔的象膏豆腐,什么人都会看傻眼,太俊了!而大吹哥呢,仍然是光棍一条。

大吹哥越来越不靠谱,种飞机的人能做什么正经事?不知内情的人准以为大吹是精神病。颜二奶奶把女儿嫁给大吹哥?说说罢了,张天师让鬼架去,神人也不信!

大吹哥常外出,但待不长时间,因为他口袋里的银子也就够车票钱。大吹哥说行万里路胜过读万卷书,所以才周游列国,其实是穷酸,去不花钱的地方旅游。

大吹哥是恋家的小家雀,别人出省出国打工赚钱,他却说父母在不远游,转一圈就回来。这分明是典型的“要饭牵着猴子——玩心不退”,但大吹哥却说出天花乱坠的理由,绝对冠冕堂皇。

大吹哥回家,必然会带来新鲜的奇谈怪论,比如会说话的拐杖,能当媳妇的机器人等等。都在外打工,村里已经稀罕三十岁上下的年轻人,他糊弄五六十岁的人罢了,有正经事的没时间听他闲扯淡。

大吹哥三十有三,还是挣多少花多少,一分不剩。这一天出游回来,大吹哥高调宣布:玩够了,再不行动家雀儿也会老白毛,我要娶媳妇。

这是最好笑的笑话,有人笑他:想媳妇了?你一张嘴只会往外吹,媳妇让你吹跑了。不过你也别当回事,当光棍多好?一个人吃饱了全家不饿,没人管没人问逍遥自在。

这话听着不舒服,大吹哥当回事了:这是说的啥?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纯粹是“门缝里看人——把人看扁了”!

你就是个青光眼,看不了四指远!马蜂飞到鼻子尖上还当是腻虫爬,知道个屁呀?!男子汉大丈夫何患无妻?哥找媳妇马到功成!

其实大吹哥并不真生气,和这种人生气掉价,不值得,大吹哥不过是顺嘴一说。

那人天生的眼睛不好,佩戴八百度的近视镜;一般近视戴上都会天旋地转,误以为地震了,他这眼却只能看见模糊一片;倘若对面来人不说话,近视眼绝不先开口,为的是听对方的话音辨认是什么人。

大吹哥跑到颜二奶奶家说:颜二奶奶,话说先成家后立业,我想立业了,但首先要结婚成家。颜二奶奶脆生生回道:找媳妇容易!我问你,找媳妇就要养得起,还要让媳妇过上好日子,你什么打算?

大吹哥说:我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才高八斗,学富五车,养个媳妇够不够用?颜二奶奶说:肚里有活不会用还不行,顶多给你说个回头。

二婚三婚多次婚的女人,本地人都叫回头。大吹哥说:回头我不要,要就要头婚。楚庄王说: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不飞则已,一飞冲天。我找的是正宫娘娘,一般女子入不了我的法眼,更不要说回头了;我要娶梅子当正宫娘娘!

颜二奶奶笑了。梅子就是颜二奶奶的女儿,和大吹正好差十岁。颜二奶奶说:好,你回家收拾收拾,等着娶正宫娘娘吧。但你必须发誓,是男人就要说话一句,说到做到。

大吹哥兴冲冲地往外走,颜二奶奶又说:记住,唯有我能让你活的象个人,你要是让我失望,那真是瞎了眼,你亡不了国但肯定会亡家!唉,梅子心高气傲,让她情愿嫁给你不太难,陪你一辈子就是冒险了。

最后一句,颜二奶奶不但说给大吹哥,也说给自己听。颜二奶奶是菩萨托生,为实现诺言让大吹哥不打光棍连闺女搭上。

颜二奶奶能通神,并没有强迫梅子,只如数家珍的和梅子说大吹的故事。颜二奶奶说的全是枝节末叶,无光荣历史,就让梅子心甘情愿答应这门亲事。

在颜二奶奶的嘴里,大吹哥的能吹善啦,成了头脑灵活思想开阔的优点;大吹哥是一块未开发的顽玉,正等妙手回春的梅子去开发。

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没人不这么想,也没人不惋惜,背后的议论自然象苍蝇哄哄,但颜二奶奶却像没听见。颜二奶奶对梅子说:说就说去呗,一阵大风刮跑了,能留下什么?

梅子被洗脑了,最后的顾虑也无影无踪,大概是上天注定八辈子的娘俩吧?竟然把不可能变成了肯定。

举办了一场热闹的婚礼,大吹哥娶媳妇声震八方,把父母的家底都哆嗦(方言:甩动胳膊让东西掉出来,比喻把东西全部用上)出来;但父母花钱花的高兴,他们总算去了一大块心病。

结婚不到十天,大吹哥宣布:我要分家!

爸妈很生气,大吹哥做事不挡人眼,是我们对梅子不好吗?!大吹哥是头邪驴,难说话,爸妈就挽留儿媳,留住儿媳大吹就跑不了。梅子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我听大吹哥的。

大吹哥一次性买下了五十亩河滩地,承包期五十年。这五十亩河滩地是当年战山河推土垫出来的,十来公分的土层下面就是沙,好歹能种点花生,也要看天吃饭,习惯性十年九不收,赔本赚吆喝。实行承包后,这一片早成了荒地,不长庄稼只长草。

现在好地都没人种,谁还干赔本的买卖?村里乐得多一份收入,算计五元钱一亩,一年就是二百五,五十年就是一万二千五;大吹哥要是嫌贵,一万元也是赚了。大吹哥说:你看不起我?行就一万五,不同意合同就不签了。

大吹哥不但能吹,还傻,不会算账!梅子气得不行,花的是她的陪嫁钱,真金白银啊!颜二奶奶说:他要作就让他作,不作腾不穷,不作腾更不富。

大吹哥说:我要抽沙换土。

立项得到上面的大力支持,大吹哥说干就干。村里傻眼了,大吹哥放出话去,大车小车农用车铲车隆隆响,一辆接着一辆,一车土换一车沙,另外大吹哥收取差价,用来造地。

大吹哥不但让沙土地变成好地,利用差价还赚了一大笔。

大吹哥出手不凡,所有的人刮目相看,这才知道大吹哥真不是吹出来的。大吹哥原来盖了三间简陋的土屋,如今也换成了六大间厦子屋,里外贴了保温板,冬暖夏凉,够气派。

种了三年大姜大蒜,行情都不错。财运来了挡也挡不住,大吹哥在村里已经是拔尖的日子了。

大吹哥又说:梅子,我想栽最好的猕猴桃,你同不同意?

梅子说:你还要作吗?这样我已经满足了。大吹哥说:三年一运,种姜蒜行情不稳,该下滑的时候了,闹不好会赔大钱;再说姜蒜也特别累人,你会累的不漂亮了,倒不如干脆栽猕猴桃一劳永逸,你不觉得吗?

梅子记着颜二奶奶的话,于是不再坚持,随大吹哥去作。

大吹哥栽了红心猕猴桃、黄心猕猴桃等优质品种,大苗三五年就丰产,价格是一般品种的十倍,最便宜时也要成倍。

大吹哥说:我要建冷库。实际上,这不是标准的冷库,而是时兴的恒温库,但外租费高的吓人。

大吹哥的猕猴桃存放在别人库里,年年都要交不菲的库费。梅子说:值得吗?就为了猕猴桃?建恒温库可不是小动静,上百万的投资摸不着影。大吹哥说:你就等着当老板娘吧。

颜二奶奶说:听说玩冷库就是大赌,闹不好会搭上性命,适可而止吧。

有姓娄的人存大蒜,觉得挣钱特容易,就把老底押给了信用社,还东挪西借想一夜暴富。结果,大蒜行情像过山车,飞到天上又猛然跌进谷底,不但没挣钱,反而欠下一屁股债。觉得一辈子也还不完债,媳妇精神分裂,娄姓男人更是绝望,一根绳牵着去见阎王。

大吹哥怎么作,颜二奶奶从无二话;但大吹哥说建冷库,她就开始担心。大吹哥说:丈母娘啊,你最知道我,说不干谁都懒不过我,一旦行动也就停不下来。我的目标是让梅子当娘娘,我要建造一个财富王国!

种地是小打小闹,撑不死也饿不死,胸有大志的人不会甘心碌碌无为,大吹哥也这样认为。不几年的时间,大吹哥就成了远近闻名的冷库大户。

大吹哥看准了门道,建起一期冷库就抵押贷款,进行再扩建;雪球越滚越大,大吹哥成了大老板,外人叫他冷库大王,声名显赫。

大吹哥打算把猕猴桃基地转让出去,让梅子一心当娘娘,负责貌美如花。哪知道梅子却死活不肯进公司,气的大吹哥说:你就是啃地的命,享不了大富大贵!咱们分家,各管各的。

分家成了大吹哥口头禅,这本是一句气话,颜二奶奶却不愿意了,说:梅子,他不是分家吗?听我的,干脆和他离婚!

离婚?梅子简直不敢相信:离婚了孩子怎么办?梅子很抵触,其实她就没有离婚的想法。但颜二奶奶够固执,问梅子听不听话?不听就断绝母女关系,我死活也不用你管!

梅子害怕颜二奶奶说一不二的性格,万一真要做出点什么,泼出去的水没有救手。无奈,梅子只好告诉大吹哥。

事情很严重,大吹哥比梅子还了解颜二奶奶,除非不说,说了就算,颜二奶奶话说到这份上,大吹哥也没有办法了。大吹哥安慰梅子说:离婚不就是一张纸吗?离就离吧,咱们离婚不离家,还是一家人。

大吹哥和梅子拗不过颜二奶奶,终于离婚了;财产分割梅子只要了猕猴桃基地,包括那六间房子,再就是大吹哥要拿孩子的抚养费。

大吹哥没了管束,公司几个漂亮女孩像苍蝇围在臭肉上,都想当他的二婚。外界传闻,大吹哥对女孩说:我喜欢极品,知道什么才是极品吗?得不到的才是最好!不结婚兴许能一辈子,结了婚隔着离婚就不远了。

言下之意,女孩都不是极品。

对此,颜二奶奶安之若素:离婚了,他爱怎么就怎么,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大吹哥不要脸,仍是隔三差五去找梅子,而且动不动住一晚上,分明藕断丝连,梅子也从不避嫌。

墙内红旗不倒,墙外彩旗飘飘,大吹哥享尽齐人之福。颜二奶奶是个老传统,对此竟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当耳旁风,但是却逼着梅子复印了离婚证,端端正正挂在客厅,似乎在昭告天下。

近视眼对颜二奶奶说:我一个表亲是公务员,在城里有车有房,人也够帅,因为媳妇没有生育,就离婚了。我觉得梅子太年轻,一个人不容易,你看能不能撮合他们在一起?

颜二奶奶说:我老了,她自己的事自己当家,我不参与,你自己去问吧。

颜二奶奶没有反对,近视眼就觉得有一半的把握,赶紧告辞想趁热打铁。颜二奶奶突然想起了什么,对一条腿迈出大门的近视眼说:哎,忘了问你,你的眼睛是不是能看清楚了?

近视眼愣了,这是啥意思?颜二奶奶又说:没事没事,就是想关心一下你。

近视眼一下子醒悟过来:这不是拐着弯说我眼睛不好吗?啥都看不清想当媒人,梅子能相中吗?!

话没有长腿,但跑的飞快,大家明白了颜二奶奶的意思,要介绍不反对,但肯定要比大吹好的。方圆几十里就一个冷库大王,谁能比得上他?比不过大吹哥,就等着颜二奶奶的铁齿铜牙吧!

风光无限的大吹哥雄心勃勃,开始融资,他要实现财富王国的伟大梦想。一年多的时间,他融资过亿,眼界也更加宽阔。

站得多高就看得多远,大吹哥已经站在别人难以企及的高度,没人再把大吹哥说话当吹牛。

我要让公鸡母鸡生金蛋,猴子变成孙悟空给我打工;没人怀疑大吹哥这是在说胡话,都相信冷库大王说的话是真言,没有什么不可能实现的。

谈笑皆富贵,往来无市侩;能够见到大吹哥的人越来越少。进门有小蜜,出门有保镖,别人很难进他的门,只有梅子可以随意出入畅通无阻;这是大吹哥特意叮嘱的,但梅子却偏偏不来。

想来的人大有人在,但都要提前预约,而且要财力相当才够级别。大吹哥忙啊,没工夫听人扯闲篇!

转眼,儿子已经上高三了,梅子疼爱孩子,一块去城里陪读;只有周日,梅子才偶尔回家打理猕猴桃基地。其实几个工人都是老工人,一直打理得井井有条,梅子遥控指挥就足以,不回来也无所谓。

至于大吹哥,除了按时给孩子送学费生活费,爷俩一年见不了几次面。他倒是有心多给孩子留点钱,但被梅子挡住了,少一分不行,多一分也不要。大吹哥叱咤风云笑傲江湖,但对梅子毕恭毕敬,梅子说什么就是什么。

大吹哥身边莺歌燕舞,已经乐不思蜀了,看孩子就像在履行合同。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忽一日,来了两个人说是调查组的,来调查大吹哥的问题。梅子说:大吹哥出事了?对方告诉她,大吹哥有严重的经济问题。

梅子说:我和大吹哥离婚多年,有目共睹,我们已经基本没有来往,他的事我不如别人知道的清楚。你可以随便调查我,但我真的不关心他的问题,因而无法回答。

颜二奶奶早就嘱咐她,既然离婚了,和大吹哥沾边的事一定要不闻不问,不然会惹来麻烦的;梅子听话,做到了不闻不问,如今真的应了颜二奶奶的话,让梅子少了一桩麻烦。

大吹哥判刑八年,期间因为有重大立功表现,累计减刑两年,六年就放出来了。出来了,已经一无所有,无家可归。

颜二奶奶说:梅子啊,大吹哥是孩子的爸爸,可不能让他流落街头。梅子流下了眼泪,说:我不改嫁,不就是等着大吹哥回头吗?

大吹哥暂住在看河的小屋,不到十平方,有点龌龊;但无论怎么说,大吹哥都不肯去梅子的住处。外地工作的儿子打来电话让他回家,他也不听,急的梅子打转转。

颜二奶奶只得亲自出马,找到大吹哥。大吹哥哭了,颜二奶奶第一次见到大吹哥流眼泪。颜二奶奶说:我来不是让你回家,就是告诉你,我生气,所以让梅子和你离婚。

大吹子都知道,为此也记恨颜二奶奶,但现在不记恨了。颜二奶奶说:男人的眼泪比金子珍贵;就因为你的眼泪,我觉得你还有救,你跟我回家吧,不然你会后悔一辈子。

梅子的猕猴桃基地成了采摘园,很多人就是冲着优质猕猴桃来的。大吹哥在基地打工,但绝口不提复婚,这让人迷惑不解:梅子的意思外人都明白,送上门的肉,大吹哥怎么就不叨一口呢?

有一天大吹哥犹犹豫豫说:现在旅游业火热,猕猴桃基地也早就名声在外;我看准了,基地北边是花木,再往北是河,河岸是市级沿河大道,交通特别便利。我觉得把周围二三百亩搁荒地流转过来加以规划,搞农业观光旅游是不可多得的风水宝地。有资源不利用,实在太可惜了。

这些年,梅子有些积蓄,都是靠猕猴桃基地攒下来的。梅子说:这钱也有你的一半,你愿意怎么花就怎么花。

你还这么信任我?我可是犯了错的人。大吹子吃惊,其实是他胆子小了,不是以前的敢作;但大吹哥接着又明白,其实梅子一直没把他当外人。

梅子观光旅游基地开业这天,也是他们复婚的日子。晚上,梅子对大吹哥说:你不要怪妈,当年她就算准了,时髦的话受你太膨胀,早晚会把自己作进去,所以妈才非要我和你离婚。

大吹哥说:我现在才明白,当年逼我们离婚,妈是在给我留后路。不离婚我们的下场一定会很凄惨。

妈妈说,她这辈子最自豪的是认准了你,最后悔的也是因为你,后悔在你最膨胀的时候她却无法阻止你。

颜二奶奶老了,得了选择性失忆症,忘记了大吹哥监狱六年。然而颜二奶奶的良苦用心,大吹哥八辈子也不会忘记,而且要告诫儿孙铭记。

(完) 

 

 

作者简介:刘新德,笔名莱芜坡散人,2007年因病偏瘫,2010年单手学打字,11年正式写作。半路出家半边人,写诗作文伴余生;数百万字如转世,不虚此生度光明。职业生病,业余写作,屡败屡战,略有小成;出版诗集《半边人》,长篇小说《我是康文武》获山东省委宣传部、省作协三等奖,多篇小说诗歌评论等发表在报刊杂志。莱芜日报、鲁中晨刊、济南日报等对其宣传报道,长篇小说《莲花奖》获山东省第三届网络文学大奖赛人气奖。

 

美文.分享

人喜欢

上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点击加载更多内容  ↓
[!--temp.t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