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点击
名家散文名家小说名家诗歌签约作家作家档案文坛资讯
散文天地
生活美文往事回忆亲情友情博文选登东方散文西部散文
生活随笔
情感驿站生活空间人在旅途灯下漫笔报告文学百家悦读心灵鸡汤征文选登文学赛事
诗歌星空
现代诗歌古韵新声爱情诗歌伤感诗歌诗歌赏析谈诗论道散文诗页原创歌词
小说方阵
国外小说现代小说都市言情微型小说故事新编讽刺小说
文学评论
小说评论散文评论诗歌评论新书快递文化时评作家访谈
文艺荟萃
网络文学文化遗产作家信札书画世界美术周刊人文关注文娱生活文史博览
校园文学
小学作文初中作文高中作文中考作文蒲公英文学大学作文

杨俊文:船 娘

发表时间:2020-02-10  热度:

——船娘!坐您的船好吗?

好了!好了!

船娘从船上站起身,露出并不洁白、齐整的牙齿,憨憨地向游客微笑。

到泰州免不了游溱湖。溱湖在泰州城东北二十五公里,那里有个溱潼镇,溱湖就属于这方宝地。游溱湖先乘快艇,在浩渺的湖面飞驰过后,到展馆里听一段鹿王争霸的故事,再走过一段木桥和水杉林,就到了有芦苇荡的水岸。放眼望去,河网交织,洲滩棋布,很多船娘就在岸边恭候游客。

船娘很有历史,据记载,隋炀帝下扬州时,就偏爱用船娘为其服侍。之后各朝代船娘便渐渐成为职业,但哪个地方船娘名气的大小,则与文人骚客的名气关联甚密。西湖水滑多娇嫱,是宋朝诗人秦少游的吟诵,那时西湖的船娘名噪一时。扬州的文化里少不了船娘,源于古代诗文里的描述。船娘撑船时是何种姿态,郁达夫在《扬州旧梦寄语堂》中,描写得最为生动细腻,因之扬州船娘就成了一道风景。

溱湖有船娘只是近二十年间的事,因当地对溱湖一带湖泊和湿地的开发,便有游客要乘船一游,随之才有了摇橹撑船的女人,所以溱湖的船娘自然不在经传。

有芦苇夹护的水路,蜿蜒至茂林深处,不时有野鸭振翅而起,禁不住让人心神往之,便想坐船探个究竟。船是木制的,漆色暗红,座位顺两侧排列,四人到六人不等,上有船篷遮盖。所有船娘穿的是一个样式的服饰,大襟上衣白底蓝花,灰黑色的裤子,戴的头巾则颜色各异,红的紫的蓝的,各色相兼的也有,她们蹲坐在各自的船头,只是对岸边的游客细心地张望,却不喊出声来揽生意。

诗文里和记忆中的船娘,大都长得娇小玲珑,但眼前的船娘则都已是中老年。待我们上了船,船娘已在船尾站立。她的身材不高,已显驼背,脸上布满了褶皱。她要我们坐稳,先用竹篙将船撑离岸边,然后摇起橹来。行船中,我的目光不在风景,而在摇橹的船娘,她脚穿一双布鞋,稳稳地站立于凸起的船板上,手握橹的上柄,摇起橹来轻缓而带节奏,脸上笑盈盈的。我与她攀谈,她姓周,六十四岁,与儿子一家三口一起生活,八十四岁的婆婆习惯自起炉灶,住在她家附近,生活费用由她和丈夫提供。

过了一段芦苇繁茂的水路,她用力摇橹,旋即使出一个斜拉的动作,船很自如地转了个弯,水面忽然变得宽阔起来。我们一行六人注视着前方的水面,阳光正好给了水面一半的光亮。伏在芦苇上的光线,被微风一阵轻抚,现出一片迷茫的亮色。也许驶入这个场景,她才有了兴致,突然放喉一曲扬州小调——

叫呦我这么里呦来/我啊就的来了/拔根的芦柴花花/清香那个玫瑰玉兰花儿开/蝴蝶那个恋花啊/牵姐那个瞅啊/鸳鸯那个戏水要郎猜……

扬州小调也叫扬州小曲,起源于古老的扬州民歌,在江苏省内外流传甚广。没想到一位老年妇女唱出的小调,竟是那么甜美动听,要不是在她的身边,一定以为是出自哪位年轻姑娘之口。她唱扬州小调时很自然,时而看看远方,时而又看看我们,没有丝毫羞涩,显然接待的游客多了,唱小调已是习以为常。

前方有一只游船离我们很近,船娘略显瘦高,腰身却不见一点躬弯,一头白发在阳光下如雪一般飘动。我指向她,问身边的船娘:她有多大年纪?七十七了!一听年岁,我们一行人吃惊得了一声。想不到,如此高龄的人也来当船娘。那位船娘摇橹时一直朝前看,我看不清她的脸,只看到她随橹摇晃的背影。也许是刚才周姓船娘唱出的小调,唤起了蓄积在心里的热情,她忽然拖出一声清亮的长音,唱得洋洋盈耳,颇有几分凤吟鸾吹的美妙。

我去过江南的几个水乡,也坐游船听过撑船人哼唱的小曲,有的是老汉唱的,一张口能数清有几颗牙,偶遇能撑船又会唱歌的女子,岁数都很年轻。到了溱湖就不同了,凡是在此摇橹的船娘,都会唱几首甚至十几首民歌小调。

如此高龄的老人来水上当船娘,还有这副好嗓子,真令人赞叹不已!听导游说,这里的船娘年龄最小的五十六岁,心里又忽地生出一种莫名的怜惜。

顺着溱湖的边际,一眼可望三湖三湖不是湖的个数,是临湖而兴的村落,即湖南、湖西、湖北村,四五十位船娘,分别来自三湖的村落。停船上岸游览,过了两座木桥,穿过一条林荫曲径,看见一方宽阔的荷塘。晚秋的荷叶,碧绿虽是褪了几分,但可想象到,夏日里荷花绽放的绚丽。想着想着,思绪放飞了一阵,猜想船娘的过去,怕是也有一段如诗的采莲生活。

以《采莲曲》为题的古诗,大都描写采莲女驾舟采莲的场面。边塞诗人王昌龄被贬时一次出游,看到绿叶红莲中的采莲女,立即将悲壮与豪放化作了雅意柔情,轻吟出荷叶罗裙一色裁,芙蓉向脸两边开的诗句,让后人诵读不厌。溱湖一带水多,种荷是不可少的。据记载,溱湖八景之一的北村莲社附近,很早以前就有十里荷塘,清初著名诗人吴嘉纪就曾到过这里,诗赞此地藕花莲叶遍里巷。后来由于水流淤堵,荷塘渐渐消失。但这里的荷塘不少,也许如今的船娘便是当年的采莲女吧!

起初,船娘并不懂开发的含义,直到看到溱湖的面貌今非昔比、来这里游玩的人一天比一天多,才意识到这景象与开发有关。尽管溱潼一带的人们有许多致富门路,但依我的想象,为游人撑船该是男人,这里有句俗语溱潼女子主内外,女子一人内外担于一肩,破了许多地区男主外、女主内的习俗。当然,溱潼的男人们绝非无所事事,他们当然要为家辛勤劳作,只是女人们既要忙于家里,也要忙于家外。

据说,船娘们在年轻时常常划船走水路,去耕种自家的水田。眼下这把年纪,不下水田了,转而为游客们观光摇橹撑船,这是她们始料未及的。摇橹船与下田使用的船不同,下田的船要用桨划动,桨板在水里划动一次,需要将其提离水面,然后再放至水中,如此重复动作。虽有一橹三桨之说,但也并非一摇便成,还要重新学起。船娘说,她们上船前参加了培训,没用上两天就学会了摇橹。看来,用桨划过船的人再驾摇橹船,还是容易得多。

摇橹不过是一桩营生而已,有人乘船一游,船娘摇橹便有了收入,一天下来,由景区付给几十元的收入,是否还有其他酬金不得而知。船娘唱歌虽然不白唱,但游人给的酬谢只是一星半点。对此,船娘并不计较,给与不给,给多给少,兴致依旧不减,一路总要唱上几首小曲,以表达对游客的热情欢迎。拉起家常,我了解到这位船娘的儿子儿媳就在附近的企业做工,丈夫还能种田,全家生活可算殷实。看来,船娘的差事并不是因生活所迫。

是否因为对于船亲近的情愫深藏心底,这份水上情结难以消逝,所以才来摇橹?我一边揣测思忖着,一边问船娘,她的眉毛向上一挑说:人不能闲。过去,苏中一带的农民,生活很是清苦,溱潼也不例外。船娘都已上了年纪,自然有过为温饱拼争的岁月,而当日子渐渐变好,本该可以享受清福,可为何要不辞辛苦整日早出晚归、面对八方来客呢?这绝非一句人不能闲所能解析得了的,怕是牵涉了对传统与美德、人性或命运的探究。

我们是溱湖的船娘/土生土长在水乡/印花褂子穿在身/一方头巾扎头上扎头上/一篙撑破水中月/一橹摇出三里远/载着游客水上游/看不够水上好风光好风光……”沿来时的水路回返,船娘仍边摇橹边歌唱,夕阳的余晖将她的周身映得火红……

 

美文.分享

人喜欢

上一篇下一篇
猜你喜欢
点击加载更多内容  ↓
[!--temp.t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