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点击
名家散文名家小说名家诗歌签约作家作家档案文坛资讯
散文天地
生活美文往事回忆亲情友情博文选登东方散文西部散文
生活随笔
情感驿站生活空间人在旅途灯下漫笔报告文学百家悦读心灵鸡汤征文选登文学赛事
诗歌星空
现代诗歌古韵新声爱情诗歌伤感诗歌诗歌赏析谈诗论道散文诗页原创歌词
小说方阵
国外小说现代小说都市言情微型小说故事新编讽刺小说
文学评论
小说评论散文评论诗歌评论新书快递文化时评作家访谈
美句荟萃
心情句子爱情句子伤感句子淡然句子搞笑段子描写句子外文美句个性句子
校园文学
小学作文初中作文高中作文中考作文蒲公英文学大学作文

陈力娇:经典时空(外一篇)

发表时间:2019-12-02  热度:
  
  老县长退休后,人就哪也不去了,顶多在小区里打打太极拳,再就是在家拉拉二胡。这天老县长的《二泉映月》刚起个头儿,米佳的电话就像一只老鹰,扑棱棱长驱直入。

米佳说,老爷子,你快过来吧,你孙子坐在我店里不走了,硬说员工把他的衣服熨糊了,我说给他补偿他都不干,顾客都让他堵在外面,你说我这买卖还怎么做?

米佳和老县长住一个小区,开了家洗衣店。在位时官做得不比老县长差,眼看着要提职了却出了毛病,接了别人送的一尊小金佛。

由于承认错误态度好,又有严重的糖尿病,物品上缴后,就退养回家开了个洗衣店,人手都是雇的,倒也兴隆。

老县长来到洗衣店,一眼看到孙子跷着二郎腿,坐在门口的沙发上看报纸呢,大有不获全胜不收兵的架势。

老县长刚想板下脸来训斥,楼上下来一个人,声音像发过酵的老面,酸酸地糊过来:哎呀是您老啊,怠慢了,倒是叫我一声呀,我好为你提早泡上铁观音啊!

老县长不用抬头,就被这热情感染了,人顿时高兴起来,常青藤见了树条一般瞬间顺了过去:小米子呀,你可是没少长进呀,当年工作就是把手儿,现在也不一般啊,自己开店,深入百姓嘛。

他们说说笑笑一起上了楼。

老县长像刘姥姥进大观园,上下打量宫殿般的屋子,老县长说,小米子啊,你这装修够级别呀,三星级不止啊。米佳说,哪里呀,我是想让自己快乐,我喜欢装饰,您老忘了,我还在您的办公室放过曼陀罗呢。老县长说,怎么不记得,你的绿油油的曼陀罗,我一闻就过敏,不得不让秘书搬出去。

米佳给老县长倒茶,老县长坐在沙发上,他年岁大了,坐在沙发上窝得慌,茶水摆在他面前时,老县长忽然改了主意,他说,我不坐这里,我要坐到你的书房去,还是书房踏实。米佳只好扶起他,一起去书房。

一进门,老县长直奔写字桌,老县长坐在桌前,环顾四周,立马眼睛就直了。小米子呀,你真神了,还是你会过日子啊,我怎么就没想到呢?米佳摸不着头脑,她心里想着怎么处理他孙子的事呢,他的孙子要是这样闹下去,她每天就得损失一千元。

就问,您指什么?老县长说,办公室啊,你这不就是你当年的办公室吗?一模一样啊,你看这桌子,这电脑,这墙上的字画,这两盆子花,叫什么来着?米佳忙说,泰国黑金刚,发财树,都是木本的。对对对,老县长笑起来,木本的,你最喜欢木本的,还有你的红拖鞋,也是木头的,上班时你常常在屋里偷穿,有一次我在会上把你批评了,你哭着和我闹情绪,三天没理我。

老县长陶醉地说着,米佳的脸色却有了变化,她想起她昔日的日子,副县长,大好的光景,再一跃就成县长了,可是偏偏在那当口出了事。老县长没注意她的反应,老县长还沉浸着,他捻动着桌上的两面小桌旗的质地,喜上眉梢,完全回到过去的时光。忽而发现米佳还站在自己身旁,像想起了什么,说,小米子,你那会儿可不敢离我这么近啊,你都是在桌前站着,或者就坐在那排小沙发的头一个座,就像一株昙花,你一来呀,满屋子都亮堂堂。

老县长津津乐道,把比喻都弄错了,用了昙花,忘记了那正是米佳的命运,却浑然不觉,他的思路,正丝丝缕缕徜徉在从前的路上。老县长说,那会儿呀,我们对工作呀,就像对待一场场战役一样,来一个,攻克一个,又来一个,又攻克一个,来多少我们都不惧怕,一个一个的,如同虎口里拔牙。

老县长的目光依旧不停地寻隙着,他看到一只笔筒里插着好几只笔,恍惚间以为是过去,抽出来大笔一挥,龙飞凤舞地写下“同意”,交给米佳。却发现米佳眼里有亮闪闪的泪,就说,小米子,你哭什么?不是我害怕和你授受不清啊,也不是我不喜欢你呀,你想,我们如走到一起,多少人眼盯着我们呢,全机关“文武百官”,一个比一个眼尖,谁还能服从我呀?

米佳知道老县长是时空颠倒了,脸红了一下,由着他说,而心里,却是打碎的五味瓶各般滋味。老县长说,要想当好官,儿女情长要控制,小金佛更要控制,你和我比,这方面就差一些了。

米佳说,那您为什么不提醒我?提醒我不要那个小金佛。老县长说,提醒了,那天下班天下着雨,我让你和我一起走,你不干,偏要说自己再坐一会儿,我没办法,只好由你,其实我知道你是在等人给你送贵重礼物。米佳想起来了,那天,她一个人坐到五点半,之后一个电话进来,她顶雨进了一辆宝马。那天她高兴极了,一个亮闪闪的小金佛看着她开怀大笑。

老县长还在像孩子一样,乐淘淘在纸上设计着“宏伟蓝图”,米佳看到,他这回不写“同意”两个字了,而是改成:人民不需要我们那样!

后面放着一大把花束般的惊叹号,孙子的事,全然忘在了脑后。

 

家 事

 

母亲和父亲总是吵嘴,他们的战争从我懂事开始。

现在他们为买不买墓地吵得人仰马翻。父亲见母亲大着嗓门,瞪着眼睛,把自己的观点嚷得墙上的挂钟都跟着动,就把一个抓痒痒用的痒痒乐抛向母亲,母亲吓得一缩脖子,嗖的一下躲进厨房。那痒痒乐就咯嘣一下打在门框上,飞到了头顶的吊灯上。

我曾告诉过母亲,和父亲话不投机就别说或少说,免得父亲出手伤人吃大亏。可是母亲抑制不住,母亲有许多理由和父亲争辩,又从父亲那里赚来许多父亲的缺点说给我。弄得我不知毛病到底出现在哪里。

作为独子我不想搅在这老旧的生活中,我想搬出去。

母亲为我置办了碗筷,收集了我春夏秋冬换洗的衣服,我就由他们二老的战争硝烟中突围出来。一到新居我感觉到了宁静,除了电冰箱工作的声响,别的听不到任何吵闹。这一夜我睡得十分的安稳舒适,到天明还做了个美梦,梦见一个漂亮女子飘飘然奔我而来。

醒来是被敲门声震醒的。母亲一边敲门一边喊,起来吧,看看你那死爹,我是一天也不想和他过了。母亲往沙发上一坐,开口就说父亲不好。她的衣衫不整,脸也没洗,衣服的扣也没系,嘴巴却没停,话语连珠炮似地射了过来。我坐在她对面的凳子上耐心地听。听了好一会儿,听明白了,是父亲要去买降压仪,说那东西只要每天戴着就能降低血压,而且一点药不用吃。

我一听急了,肯定便宜不了。现在的商家就能挣老年人的钱,左邻右舍的老头老太们动辄就被骗了。父亲就在前几天买了一个护心宝,一块理疗的磁片,说戴在胸前,能减缓心律,总共花了2400元钱。还弄回来一大提包赠品,赠品是口服液。父亲气喘吁吁的把赠品弄到家,成天地喝,直喝得口鼻出血,眼底出血才罢休。

现在听母亲说父亲又要买降压仪,我的气就来了,就像在水里潜水过长,浮出后一口接一口地捯气儿。我抄起手机打给父亲,母亲起初不知我找父亲,她把长线似的话头从嘴里勉强掐断,看着我打,等我和父亲陈述不买的理由时,母亲噢的一声嚷起来,她说,你可别和他说,他该赖我说的了。母亲很急,脸色都变了,就差没上来把我的手机抢下来扔在手盆里。

我知道母亲害怕父亲,是怕挨打,她这一生是在父亲的打骂中度过的,我一直说不清原因在谁。我胡乱地和父亲说了几句,申明那东西没多少准确性,治不了病。就停止了交谈。

放下手机我问母亲,你怕是你说的,为什么还要对我说?母亲说他太败家了,三百多块钱一个,打水漂都不响。我说你不就是让我制止他吗?我制止了你还不让,那你把这话和我说有什么意义呢?像你这样的,就该挨打!

母亲不高兴了,她认为我抢白了她并出卖了她。边往外走边恶狠狠地说,看这回他不把我撕了。母亲急促的脚步,透出失态的慌张。看来她是回家想辙去了,怎样才能避免一顿打。看到她老迈的身体往楼下走,一头白发,边走边絮叨,也不管有没有人听,絮叨的频率越来越高声和密集,我顿时又可怜起她,愁肠百结。

生了一会儿气,把单位的表格汇总完,已经是中午了,我泡了一碗方便面,边吃边想,母亲回去后,不知是否真会挨打?会不会像以往一样被父亲打得头破血出,不省人事?尽管当时我说的是气话,可是她一旦真挨打,我这做儿子的,心里还是过意不去。

我在单位工作最忙,错一个小数字都不行的那几天,劝过母亲,让她将就着过吧,都土埋大半截的人了,有什么求真儿的?可是母亲不听,我的话在她那一点作用没起,每天她抓住我的影儿仍就唠叨不休,直到我的账目出了差错,公司损失十几万,也没见她有一点收敛和自责。

我穿好衣服去了母亲家,开开门,见父亲坐在沙发上。父亲老了,头发白了一半,这会儿却剔成了光头。一天没见我觉得父亲陌生了许多。我坐在他跟前和他说上午的话题,重申钱来的不容易,不能乱花钱。父亲说我不是乱花钱,我是为给你省钱,那东西戴上就不用吃药了,降压药每年我要吃近千元,我要是再活十年,就会省下一万元。

这是什么逻辑?这可能吗?我惊异地瞪大了眼睛。对父亲说,你就没想想,如果那东西不好使,那冤枉钱够你买多少降压药?谁知父亲一听,眼睛瞪得比我的眼睛还大,他说,我都说不买了,你妈非让我买呀,她还说,要是好,给她也买一个。

我一听,怒火中烧,起身一个箭步窜到里间,声言厉色的质问母亲,你这是干什么?你为什么惟恐家里不乱?你为什么弄个窟窿桥让我爸上?你为什么挑起战争让自己受难,换取别人对你的同情?我的声音带着哭腔。母亲诧异地看着我,嘴角居然隐藏着一丝坏笑挂在她苍老的容颜上。

也唯有这一会儿,她安静了许多。

 

 

美文.分享

人喜欢

上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点击加载更多内容  ↓
[!--temp.t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