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点击
名家散文名家小说名家诗歌签约作家作家档案文坛资讯
散文天地
生活美文往事回忆亲情友情博文选登东方散文西部散文
生活随笔
情感驿站生活空间人在旅途灯下漫笔报告文学百家悦读心灵鸡汤征文选登文学赛事
诗歌星空
现代诗歌古韵新声爱情诗歌伤感诗歌诗歌赏析谈诗论道散文诗页原创歌词
小说方阵
国外小说现代小说都市言情微型小说故事新编讽刺小说
文学评论
小说评论散文评论诗歌评论新书快递文化时评作家访谈
美句荟萃
心情句子爱情句子伤感句子淡然句子搞笑段子描写句子外文美句个性句子
校园文学
小学作文初中作文高中作文中考作文蒲公英文学大学作文

刘成友:行走在孤独的小河旁

发表时间:2019-11-26  热度:

   初春,午后。沐浴着温暖的阳光,在一条孤独的小河旁,静坐,漫步,冥想。

小河是孤独的。两岸大山挟持,清清浅浅、默默无声的河水,顺着山根曲曲折折的流向远方,只在遇到礁石挡路时才发出低低的呐喊,只在月光如水的静夜才能听到她浅吟低唱。千百年来,始终陪伴她的只有两岸山上的野草和野花,野草青了又枯黄,野花谢了又绽放。她不知经历了多少次洪水消涨,见证了几多世事沧桑,穿越了多少与已无关的繁华,陪伴了几多苍茫和荒凉。诗人从没到过这里,她没有诗,只有远方。

远方,是浩浩的大江。那是她的归宿,她也在那儿消亡。在未汇入大江前,她有一个鲜为人知的名字,而汇入大江之后,她便失去了身份和姓氏,变得完全没有份量。人们只记住了那条最大的支流,并将其认定为大江的源头,而根本不会把小溪小河放在心上。

因为,大江原本就没有故乡。

正如我一样,只在很小的范围内拥有名字,而一旦脱离了这个范围,无论是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中左冲右突,还是在大街上东张西望,都不会有人知道我的姓名和来自何方。我只是大地上的一颗砂子,空气中的一粒尘埃,如果没有阳光的照耀,没有人会发现我的存在。唯一可能的是,因奇丑的相貌,也许会给人留下一点印象。

此时,我也是孤独的。除了身旁这条流淌的小河和照在身上的初春阳光,没有伙伴,没有行囊,没有总是如影随行的烦恼,也没有不知天高地厚的张狂,松松垮垮地坐在河边的岩石上,任自己变成一只贪睡的老猫,懒得失去了对着河水大喊一声的冲动和欲望。此时,我就是坐在身下的那块岩石,是经河水反复淘洗后的细砂,卑微自得,洁净安详。

有燕子飞过。春天来了,他们也该回来了。就象小河过了冬天开始丰满,就象花朵总会如期开放。时间到了,必然自有结论,而且结论总是一样。唯一不同的是,岁月和时令总是给他们相同的答案,而给我的却一年和一年不一样。因为它们只是简单地随着时令的安排循环往复,而我则心情日趋平和,面容日趋衰老,不断加深的皱纹象旗帜般刻上额头,宣示着一去不返的青春和岁月的沧桑。

不知今年它们会把巢筑在哪里,是树洞里?岩缝中?还是依然等待它们归来的去年那家屋檐?如果要我帮它们选择,那还是以前的家吧。那巢肯定还在,应该腾出重建家园的精力,及早孕育新的希望。但它们可能并不会听从我的建议,不惧烦难地去寻找落脚的地方。因为也许刚才从我头顶飞过的,正是去年那家燕子的儿女,说不定它们早已淡忘了自己出生的故乡。正如固执而保守的河流也会改道,儿女们总是拧着性子不按父母指引的路线前进一样。

起身走到河边,观浅水处小鱼悠闲嬉戏;捧起一把河水,看自己的身影如在哈哈镜里扭曲荡漾。漫步在松软的河滩上,我的心境前所未有的平静,少年的懵懂,青年的浮躁和中年的焦虑,以及曾经那些不切实际的妄想,都被清风过滤成对命运的感恩和对未来的自信。过去的都过去了,该来的自然会来,那是命运给我的尽善尽美的安排,既不要后悔和抱怨,也不必害怕和惊慌。因为该得到的都得到了,不该有的本来就不该心怀奢望,向身边的小河学习吧,不回头,不张望,自然而然的走完人生旅程,然后化成一缕清风,融入浩缈的宇宙,犹如小河消融进与天同老的大江。

弯腰在河滩上寻找薄薄的石块,最好是圆形的,在手中掂掂轻重,然后侧身,蹬腿,将其在手掌中旋转后平平地用力扔向河面,那是小时候经常玩的“打水漂”游戏。有的石块一出手就“咚”地沉入了水底,溅起一朵细小的水花;有的一路“嘶嘶”的有河面上欢呼跳跃,旋成一连串漂亮的“水漂儿”,然后无声的沉没。这个游戏我不知玩过多少次,但好象至今没有一块石头能够“漂”到对岸,给人留下力不从心的遗憾和怅惘。这些石块的命运与人何其相似啊,有的可能永远藏身河底,难见天日;有的有幸被河水推到岸边,又因为被河水打磨成圆滑的形状,然后有了到水面上一展风采的机会,但其中最多的是一出场就沉入水底,发出一声短暂的轻响;只有极少的能够在水面留下转瞬即逝的痕迹,享受到片刻喝彩的荣光,而最后的结局其实也都一样。

和小河相比,我是幸运的。尽管我们都有着与生俱来的孤独,但它的孤独完全是毫无选择的宿命,而我的孤独是浮华褪后的本真,是莽撞过后的沉稳,是品尝人生百味后选择的平淡,是上天赐给我慢慢品味的甘霖。和小河相比,我又是浅薄的。它一直就这样执着的孤独,无论怎样,它都将奔向它的远方。而我却在大半生的时间里害怕孤独,并因此不断改变着前进的方向,以致将无数个对自己的诺言,化成了泡影轻烟,荒费了人生中最宝贵的时光。

太阳快落山了,我也该回去了。走出很远后回望,青山默默独立,河水静静流淌。然后转身快步向家中走去,那里有我的粗茶淡饭,热水热汤。

 

作者简介:刘成友,重庆人,国企职工,工作之余,码字以为乐。资质鲁钝,略无成就,文字散见中国散文网及多家微信公众平台。

 

美文.分享

人喜欢

上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点击加载更多内容  ↓
[!--temp.t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