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点击
名家散文名家小说名家诗歌签约作家作家档案文坛资讯
散文天地
生活美文往事回忆亲情友情博文选登东方散文西部散文
生活随笔
情感驿站生活空间人在旅途灯下漫笔报告文学百家悦读心灵鸡汤征文选登文学赛事
诗歌星空
现代诗歌古韵新声爱情诗歌伤感诗歌诗歌赏析谈诗论道散文诗页原创歌词
小说方阵
国外小说现代小说都市言情微型小说故事新编讽刺小说
文学评论
小说评论散文评论诗歌评论新书快递文化时评作家访谈
美句荟萃
心情句子爱情句子伤感句子淡然句子搞笑段子描写句子外文美句个性句子
校园文学
小学作文初中作文高中作文中考作文蒲公英文学大学作文

张小雪:广玉兰

发表时间:2019-11-16  热度:

“下次我一定会考进班上前十名的!”玉兰看着我手中的奖状,满怀信心地向我保证。

“不过你是怎么做到的,每期末考次都可以拿第一名?”见我一句话都不搭,玉兰又问我。

夏天初降的夜,晚风中还残留着酷暑的余热,吹进我的鼻子里,痒极了。“啊切!”我一个喷嚏打得鼻涕直流,竟然还是沾满了尘土的黑色。不纯洁。但我并不在意,转而思考玉兰的问题。

“考试前复习一下课文吧!把生字写几遍。反正我就是这样,一年级的时候无意复习了一下课文,不小心就拿了第一名。一直到现在。”口气中尽是轻松。

“我已经留了一年的五年级了,”玉兰看起来很是忧伤,胖胖的脸在晚风中几乎看不见了。“我也要读六年级了吧。”但愿。

一定是刚才大扫除时吸进去的尘土。果然,尘土是不属于身体的一部分的。

“用心,什么都好。”我笑了,却没有注意到玉兰满是惊异和怀疑的脸。

暑假的第一个晚上,天就下起了瓢泼大雨。在布满惊雷暴雨的狂夜,我梦到自己变成了貂婵,随吕布在夜雨中自在地飞行。人间的雨与我们何关,反倒像是一场游戏,增添了我们的情趣。

大雨随着天空越来越亮越下越小。清晨的气息尚且清爽怡人。也怡蛇。我一睁开眼,完全从睡梦中苏醒过来,就看到绿漆的木门墙角蜷缩着一盘黑黄黑黄的色彩,鲜丽冰冷富有生命的质感。我走近,是蛇。我吓得瞬间石化了,随而破门而出,魂不附体。

不一会儿,太阳出来了,蒸发掉所有昨夜遗落的雨。越来越像夏天。不一会儿,玉兰来找我玩,手里带着一副石子儿,四个白得通透并且闪闪发光的方形大理石子儿,被无数只手抚摸过无数次之后,完全失掉了最初石头的棱角,光滑,凉爽,让人有忍不住再去抚摸的冲动。相形之下,我那数不胜数的石子儿显得杂乱无章,缺少大理石的色泽和触感,像是大自然的弃儿。我小心翼翼地挑出四个组成一副,在石榴花坠满石榴树的月台上耍起了“马莲花儿”。

马莲花儿,挝仨儿,仨多,挝俩儿,俩儿多,挝一个,一个少,全挝了。兜一兜,品一品,挠一挠。

口令如歌,手指如舞。可没玩两局,玉兰就给我喊停了。

“你动了!”她指着水泥地板上我的另外两颗相依为命的石子儿,大声宣布。

“我没有!”我同样大声地驳回。

“你明明动了!”她坚持,比我大出许多的骨架似乎都随之颤抖。

“我才没有呢。”我坚信自己没动。如果有的话,也是风动了。

时光不可能回放澄清我们之中任何人的清白。时间这个杂种!

“不玩了,真无趣。”玉兰终于不再争执了。我也不甘示弱,若无其事地捡起被风吹落的火红的石榴裙,拼摆各种图案。没过一会儿,玉兰放下架子,有点撒娇地对我说:“我们出去玩吧。昨天晚上下了一场大雨。你没有听见娃娃鱼的哭声吗?”

我很好奇,瞪大了双眼。“什么哭声?”我从来没有听到过什么哭声。

“嘘——”

一片寂静,除了蝉的聒噪。

“我们去吧。”

“哪儿?

“南园夏沟。夏天下雨之后,雨水都会在那聚集。于是里面就有了鱼儿,娃娃鱼儿。我们也可以在里面游泳,像它们一样儿。”加上特有的儿化音,这句话美得轻飘飘的,让人沉醉。

没有来得及思索,我就被玉兰带走了。那情形像一个姐姐拉着妹妹出去玩,走出院子,向着果林去。

果林在南边的田地之下,河沟在南边的果林之下,总之是地势最低最蜿蜒的地方。站在田地之上,果林葱绿饱满。站在果林的边缘,河沟是曲折动人的。水和生命,想必是最为理想的结合。

经过果林时,我们偷偷摘了两个尚未成熟的青苹果,藏进各自的口袋。我们一同站在果林的边缘,果然听到了一阵阵鱼的叫声,“哇——哇——”不停,跟婴儿的哭泣一样天真不绝于耳。“真好听!”玉兰感叹。

从果林到河沟,必经的是一条很陡的土径,一边是泥土上馥郁芬芳的果树,一边是绿得发黑不知深浅的雨潭。我感受到一种简单粗暴非此即彼的压迫感。我向来胆小,站在边缘一动不敢动,屏息想象,却不经意间看到不远处一个红砖草盖的小房子。等我回过神来时,玉兰早已敏捷而下,牢牢地踩在河沟的左岸了。我只好硬着头皮,一小步一小步,几乎是蹭着下去的。

我们来到了一个比较浅的地方,水不足一米深,可以清楚地看到在水底的石头上跳跃的金色阳光。我拿出苹果,用清水洗了洗,立刻吃掉了。水分是涩涩的,但至少止了渴。

“你会游泳吗?”

“不会,你呢?”

“我教你吧。”

河沟除了我和玉兰别无他人。玉兰看都没看。玉兰看到没看,直接把那副大理石子儿放在旁边的地面上,然后把衣服全都脱了下来,一丝不挂地浸入水中。

“你看,这样浮!”玉兰雪白的身体仰在河水之上,平坦的手臂和双腿很是轻松,鼓起的胸脯正中间分别长着一颗尚未成熟的小红枣。河水竟然把她偌大的身体轻盈地托在水面之上。就像托着一根羽毛那样轻松,虽然我始终不解其意。更让我不可思议的是,玉兰的身体竟是如此白皙圆润,这让我有些发窘,尤其是她胸前堆得那样自然的肉。我有点不好意思直视。

“这没什么,”玉兰看出了我的窘态,“再过三年你也会这样的,”“你看我,学我的样子浮在水面上,一下子就学会了,这可比考第一名简单多了。”玉兰的逻辑很是有条理,但我仍然拒绝,我拒绝在除了自己房间之外的任何地方脱衣服。

看我这般固执,玉兰便也不再坚持,而是自顾自地游了起来。她一个转身向后,敏捷地向西游去,向着那个娃娃鱼哭声最大、深不可测的雨潭。我注视着玉兰,就像注视着一条金色的鱼奔向大海。

她的身体在最远处猛地潜下,不一会儿又转身出现在我的视野内。我笑了,偶一抬头,却看到一双比太阳还炽热的眼,在我们刚才下来的土径之上,果林边缘,一个衣着全黑的蓬头垢面的男人,也在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如花似玉的玉兰。贪婪。

玉兰终于回来了。她游近了,仿佛黎明的曙光一丝一丝地从容不迫。我连忙把那双眼睛告诉玉兰。她朝那个方向望了望,突然“哈哈”笑起来。

“你是做梦了吧?哪里有什么眼睛?真是小小年纪就学会了胡思乱想!

我转头一看,果然不见了那双眼睛。我感到不安,瞬间联想到那个装满了白天和黑夜的秘密的红房子。

我说:“等会我们从东边绕路走吧。”

“怎么,你怕了?别乱想,大中午的,这里才不会有人呢!

我依是双唇紧闭,一言不发。玉兰有点想笑,看到我一副固执不可动摇的样子,还是忍住了。“好吧,听第一名的。”

“哇——哇——”不远处的娃娃鱼哭声越来越大了,我开始仔细聆听。这其中又会充满怎么灵性的故事呢?

许久没有声响,我终于自己回过神来,转眼一看,玉兰竟在水中睡着了!那么融洽,富有美感。仿佛天生,玉兰就该和水融为一体。她的脸上还挂着笑容,纯真动人。美满的河沟。

她醒后,缓缓地穿了衣服,拿上大理石子儿和青苹果。已是午后,我们才一起回家。

“真开心。下次我还来找你玩。什么时候呢?这是个问题。”

“下次下雨之后吧。下雨之后,我总是在家的。否则,我很可能下田了。”

好。

一个礼拜之后,终于迎来了下一场夏雨。雨后,据说在村头的桥洞下发现了一条大黑色的蟒蛇,足有三米长,已经被人类的聪明才智制服了。于是,爷爷带我去旁观,旁观聪慧的人类如何剥皮取胆。非常不幸,我未能如愿以偿。最后,蟒蛇被运到了城里。城里哪里呢?我问爷爷,他回答:或许是动物园,或许是马戏团,或许是药罐子里。

或许谁也不知道。

回家已是三小时之后。稍顷,玉兰就来了,手里依旧握着那副大理石子儿,只是面目极度颓废,前一周的单纯快乐荡然无存。还有,她的脖子上印着新鲜的掐痕,殷红似被折断的玫瑰。

我慌了,不知究竟发生了什么。

玉兰镇静地对我说:“跟我走,去河沟,我有东西交给你。”我没有拒绝的力气,跟着玉兰走了。

很快,我们到了一周前的果林边缘。我注意到,身后的红房子已经倒了,沦为一场废墟。

玉兰没有下去,而是站在原地,郑重地把那副大理石子儿交到我手中,说:“以后,永远不要来这儿游泳。”

我不解,“为什么?”

“因为,这里的娃娃鱼会吃人,”她停顿了几秒,“但我不会。”看了我最后一眼,然后纵身跃入这深不可测的潭水。娃娃鱼正哭得厉害。我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手中的大理石有一颗不慎掉在地上。我立刻蹲下去试图去捡,却无论如何改变不了它跌落潭水的命运。

我蹲在地上,伤心欲绝。我以为玉兰会再次露出水面,像往常一样。我等待着,不经意间看到两只一雌一雄的蚂蚱被人为地连结在一起,不舍分离。我想,这应该是红房子不经意间暴露的秘密之一,甚至因此感到高兴。

可是我终究没有等到玉兰再次浮出水面,而是一朵从潭底徐徐升起的一朵广玉兰,高贵纯洁,世间只有广玉兰这个名字配得上。

我感到有些绝望,攥着剩下的三颗大理石也跳入这深潭。沉入潭底,我看到离阳光最远处一只缄默的娃娃鱼,双眼同时闪烁着熟悉的贪婪和绝望。

我看到了红房子的另一大秘密,正如清楚地看到我慢慢变成了最初的大理石子儿,想象着随“马莲花儿”吹起的风。

 

 

 

 

9b7b113a954df816b398a4fc4ae1e5c.jpg

作者简介:张小雪,笔名梨子白,1995年生,土家族,写小说,偶有诗歌。

美文.分享

人喜欢

上一篇下一篇
猜你喜欢
点击加载更多内容  ↓
[!--temp.t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