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点击
名家散文名家小说名家诗歌签约作家作家档案文坛资讯
散文天地
生活美文往事回忆亲情友情博文选登东方散文西部散文
生活随笔
情感驿站生活空间人在旅途灯下漫笔报告文学百家悦读心灵鸡汤征文选登文学赛事
诗歌星空
现代诗歌古韵新声爱情诗歌伤感诗歌诗歌赏析谈诗论道散文诗页原创歌词
小说方阵
国外小说现代小说都市言情微型小说故事新编讽刺小说
文学评论
小说评论散文评论诗歌评论新书快递文化时评作家访谈
美句荟萃
心情句子爱情句子伤感句子淡然句子搞笑段子描写句子外文美句个性句子
校园文学
小学作文初中作文高中作文中考作文蒲公英文学大学作文

刘育华:虎刺梅

发表时间:2019-07-29  热度:

 

十几年前的一个秋天,我去商州出差,在路边一个花木摊点看见了许多心仪的花,各种菊花开得正好,花大而艳。在高大的花木角落,见一盆以前不认识的花---小小碧绿的叶片如指甲盖大,小小红色的花也差不多这么大小。花瓣如星般点缀于叶片之中,不起眼,但看着有灵性,像眨巴着的小孩的眼。我一下子就喜欢上了这不知名的花,蹲下来细看,用手指摩挲着叶子,不料手指让刺扎了一下。细看,原来花叶下有虎视眈眈的长长尖尖的硬刺——它是有点桀骜的。问卖花的老板这花叫什么名字,答日“虎刺梅”。怪不得呢,我立即买了它,喜欢它的形,喜欢它的名。

小心翼翼抱它回家,给它换了一个相配的花盆。左看看右看看,爱不释手,浇饱水,一天看它多次。可是它原有的花瓣渐渐耷拉下来,叶片变黄脱落,枝杆萎缩干扁,无论我怎么着急,它还是一天天枯死了。

我是爱它的,自从它到家,天天看着它,怕它渴了怕它缺少阳光,挪出挪进,可是还是没有挽留住它的生命。它在我家从鲜活美丽到枯萎死去仅仅一周时间。

后来查了一下此花的习性,它喜干燥喜温暖,不必太多阳光不必太多水份。它情性温和耐不了寒的。我的不懂它害了它,它终在我的无知中死去了。

 三年前,在租住地所在城市的早市上又看见了有这种花,还是那么精灵,还是那么让人喜爱的模样——小小的花小小的叶,不起眼但还是那么夺我的目。我驻足良久,想买又怕再养死了它,询问了再询问,牢记它的习性和爱好,终于抱了一小盆回家,换了自认为与它相配的盆,按着卖花师傅说的那样,随意放它在阳台上,心想,只要让它先适应这里不死就好。

这盆花儿很得人心。慢慢地可以看到它开出了让人心疼的小小的针尖大卷曲的绿色的花,绿色的花一天天长大,淡淡的绿在变红,先是淡淡的粉红,逐渐变成了深深的大红色。我关注的那一疙瘩花苞,花瓣慢慢剥绽开了,成了3个小小枝杆支撑着的花束,其中两枝各3枚花瓣,另一枝5枚花瓣。一个一个花束独立地各自开在了一簇叶片之中,不妖不艳,不屈不挠。

整整三年,春夏秋冬此花从没有停止开过,我没有给它施过肥。不知它从那里得到的这般能量,不知它从那里得到的这般的热情!它一直兀自憨实地开着,不分黑夜,不分春秋,无谓花期。有时开得多,有时开得少。缺阳光了花色淡雅,阳光充分了花色鲜亮,几周浇一次,很少让人操心。

心情郁闷时我就常常看看它,看看它的精神气。捡拾起一瓣瓣落下许久仍鲜红的未变形的花红——一枝一枝虽已干枯但花色未脱、花形未变,还是那么独立的美丽。

想起自己曾经的一个朋友,那年因为她的文字迷恋上她这个人,想象着她是多么让人神往的一个人。交往两年多,自以为是懂她的,于是放纵了与她交往的界限,什么都想说给她听,包括喜悦包括烦恼。她自然在我的朋友圈是置顶的。可是有一日,在我特别失意的一日,她发来消息“你看看你这几天在朋友圈里发的文字,多么情绪化,你自省。”我想辨解,想让她听我说说话,可是她很决断地走了。我自知自己那几天心情特别不好,文字自然是灰暗的,我一一删了我那几天在朋友圈所发的文字,不想再影响了别人的情绪。也删了曾经认为要好的她这个朋友。不让她感到自己的纠缠,给各自松绑吧。给别人留出空间,给自己留下余地。

来来去去,懂你者几人?大多的时候懂人不如懂花。给人说话不如给花说话。你知道了花的习性,你随了它的习性,它就这么默默地陪伴你,不离不弃,无怨无悔。与其煞费苦心不停地解释给别人,不如放手吧,毕竟懂你的人不需要解释,不懂你的人,不会相信你的解释。太在乎别人的眼光,只会活得束手束脚。有些话适合于止于唇间,有些事适合埋在心里。每个人都是一个独立的个体,不必太过于依赖任何人,唯独你自己才是你人生的重头戏。

虎刺梅,我喜欢它的花开持久,花儿鲜亮而不刺目,安静而不怯弱。只给懂它的人开,不卑不亢不妖不娆。她看着我,我看着她,各自愉悦,甚好甚好!

 

 

 

 

作者简介:刘育华,70后,公务员。陕西省丹凤县棣花镇人,有作品在多家网络平台和报刊刊载。

 

美文.分享

人喜欢

上一篇下一篇
猜你喜欢
点击加载更多内容  ↓
[!--temp.t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