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点击
名家散文名家小说名家诗歌签约作家作家档案文坛资讯
散文天地
生活美文往事回忆亲情友情博文选登东方散文西部散文
生活随笔
情感驿站生活空间人在旅途灯下漫笔报告文学百家悦读心灵鸡汤征文选登文学赛事
诗歌星空
现代诗歌古韵新声爱情诗歌伤感诗歌诗歌赏析谈诗论道散文诗页原创歌词
小说方阵
国外小说现代小说都市言情微型小说故事新编讽刺小说
文学评论
小说评论散文评论诗歌评论新书快递文化时评作家访谈
美句荟萃
心情句子爱情句子伤感句子淡然句子搞笑段子描写句子外文美句个性句子
校园文学
小学作文初中作文高中作文中考作文蒲公英文学大学作文

杨 蓉:唤醒心里的莲花(五篇))

发表时间:2019-06-19  热度:

 莲之语

 

莲,你可曾委屈?

当百花退场,酷暑来临,你为何要卓尔不群,顶一身骄阳绽放?

有蜻蜓来舞,你喜悦和感激;无蜂飞蝶绕,你从容而安详。清风吹拂,流水吟唱,你映日连天,红碧无边。

别的花讥笑你故作不同,于水里生长,孤芳自赏;嘲弄你不识时节,自找苦吃;讽刺你城府太深,风骚独领……

说你妖娆也可,说你清高也罢,你从来不曾在意,这些流短蜚长;说你是红粉佳人,徒有虚表,说你靠特立独行,来标新立异。言辞如风刀霜剑,招招紧逼,叶萎花残,枯枝独立,你依然临水鉴心。

只有我知道,你的美从不需要谁来认可。

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古往今来,文人墨客钟情于赞美你,你在一页页诗词里风神摇曳。可他们真的懂你吗?懂你的高洁,正直,生在骨子里的孤傲……

露为风味月为香,你嫩如玉丝的花蕊里裹着一颗洁白的心,苦涩的心,而又是那样坚韧的心,能历尽千年而重生。

只有我知道,他们也未必懂你。

作为一株普普通通的植物,你只是按照本色,出演自己的一生。那些馥郁芳馨的词语来自于别人,同样,来自于别人的也可能是另一种完全不同的语言。

 “低头弄莲子,莲子清如水。几度轮回,你的心依然苦涩,但依然洁净蓬勃。你的根,深深地扎进淤泥里,过滤出污浊,生长出玲珑。多么灵采通透的根,支撑着一株碧绿挺直的灵魂。你忍受了多少寂寞和黑暗,战胜了多少污浊和阴冷,才把自己化为你想要的模样。不是为谁,只为了做自己。

你如此饱满,嚣张,庄严。风中的摇曳如此张扬,雨中的凋残那般凄惶,其实他们不懂,风雨都是点缀,是必备的衬托,从外形中塑造着不同的你,你依然中通外直,不蔓不枝

莲,我听到你在低语。

你说,真正的美都是孤独的,可望而不可及。一直以来,你不过是一株简单的植物,遵循着内心的指引,亭亭地站立,认真地开放。你说,爱着这流水和月光,浓情到静默。想把诗意的梦和悠远的歌,装进含苞的花朵,沾着月光酝酿。飘逸的身姿,妩媚的沉思,是在体验生命中疼痛的细节,哪怕被切割成一片片白玉,爱依然藕断丝连。俯首端凝成莲花台,这不是在悲悯众生,也不是逃逸自己。只是想,为幽暗的世间,引渡一缕佛光。穿心而过,莲意芬芳。

因为爱着,所以要做美好的自己。仅此,而已。

在人海里漂泊,我若是莲,是否能够,亭亭净植,香远益清?

看  荷

 

暮晚,一个人,去看荷。

过绣溪桥,穿枝拂叶,清醇的桂香引路,婆娑的绿柳致意,向着那水波荡漾中的荷走去。举目望去,一一风荷举。我掏出手机拍下它们此刻的风致,一只蜻蜓未打招呼就停驻在我的指上。忽然迷惘,我是万荷之中的,哪一朵呢?

前世,种植了许多美丽的谜语,要我今生一一去解答。晚风清洌,看夕阳拉着余晖一点点沉入云水深处。小鱼儿从水中跃起,溅起活泼的水声。河对面的路灯点亮了,车来车往。一湖水,隔断两个世界。坐在荷丛中伸出的平坦洁净的木质引桥上,什么都不用做,什么也不必想。看天,一点点在水面上浣洗自己的颜色。

暮色里的小昆虫都赶着出来活动一下手脚,梳理白日的慌张;灯光,把一栋栋沉静的楼房晕染得温情脉脉;在建的高厦举着长长的脚手架指向指向虚无的远方,指向天空。天空现在被一个郁郁的画家执笔了,一笔笔涂抹着灰蓝的色调,分布不均地排列着。

水面荡起一层层细细的波纹,满湖的荷宛如集体起立又坐下,向我铺展开来。我静静地坐着,在尘嚣之外,把自己坐成一株荷,在水天之间自由呼吸,轻轻舒展心灵的角角落落。

无需三五之夜,朗月来伴,独上兰舟,藕花摇曳,嗒然入眠;无需知己相邀,临风举袂,我歌影徘徊,我舞影凌乱;无需登高啸傲,痴坐品茗,相顾畅言……是的,什么都不需要。不需要,来自外边的一点点的声响和味道。生命越往里走,只盛开着孤独这一种气息。孤独里,收藏着丰富的澄澈和安静。即使,我还没有具备那样的浩瀚深远,去承载孤独的芳华,却能容许自己,和一湖荷,相守一个黄昏。前尘往事,如电如幻,爱恨悲祈,淡然离去,只余一瓣清香。我是我,一朵清醒的荷……

放下匆匆的行色,纷纭的浮沉和牵绊,寻一块净土,停一停,听一听。原来,我属于风,属于云,属于水天之间,飘荡的空气。我属于,我自己。

一片铺在水面的残荷,小心翼翼地托着一块水珠,不安地转动。我的宝蓝色的绣花鞋上,绣着的两只凤凰,却收敛了绚烂的翅膀,在渐渐笼起的水汽里姿态安详。书和笔在身边,我知道,我所有的光华和不朽,都操纵在它们手中。品味孤独,驾临的还是原题:写作者需要一个苍凉阴郁的灵魂来安静思考,却又要具备点燃冰冷和黑暗的能量和热情。背道而驰却又浑然一体,我是否能够,从真实和虚幻中泅渡,穿越,抵达云淡风轻的彼岸?

心绪空灵,万象皆深。生命到深处,原来就是无言的深情和悲悯。而此刻,朦胧里好像听到了回音:莫问前世,莫念来生,能真真切切握在手心的,是系万千缘分垂询的今生;活在当下,把握现时,过往的繁华若梦,未来的渺如云烟,都是虚妄而不可把握的;而只能努力着,向真向善向美,去完成一朵荷的使命。

我坐着,挺直了背脊。想起两个月前,和几个同学在这里练习瑜伽,那时晨曦吐露,霞光普照,满湖荷如同盛世华年,激情洋溢,舞姿翩跹。转身与天相对的我,看到了蓝天中早起的大鹰……

层层叠叠的荷,在风的助威下嚣张起来,翻动着夜色,滚滚而来。我不需要这样热闹的美意来眷顾,有一湖荷,能够相望一个黄昏的安宁和清净,于我,已是万千宠爱。

于红尘之中,怀着简单的愿望,以一朵莲花的姿势,亭亭站立,认真开放,而不必去追寻,是否能够香远益清……

天边,升起一颗星。我起身,带着上岸的心,过桥,归去……

 

唤醒心里的莲花

 

雪小禅在《突然的莲花》里写:你心里,要,有,一朵,莲花。一字一顿的铿然、明艳、亮烈,读到此处,心下凛然,继而释然。

我确信,心里有一朵莲花。同我一起诞生在人间,而当我有了名字的时候,她的形象就逐渐丰盈,风神摇曳,伴我一程一程走来,以真作茎,以善为叶,以美为花,播种和收获爱的芬芳。

完美,是一把双刃剑,最容易刺伤的就是自己。行走在尘世的泥沙里,常常会无端地被迷痛眼睛。曾经以为,守护着这朵莲花,哪怕走在最黑暗的夜,我也不会迷路。而没有料到的是,莲花,也会沉睡。

在异乡的夜,举首问天,一些古老的问题。关于生死,爱和美,价值和永恒,人在真正孤独的时候,都会成为这种追问者中的一员,徒劳不休地问下去。甚至,赶跑了睡眠。

我有时想,天意冥冥,让我来到这道家之源,把生命中不能承受之重,在极短的时间一起降临,潜藏着怎样的玄机呢?忘不了走在老子故居的震撼,碧空浩荡,平原辽阔,人在其间,和苍苍林木一样挺拔,顶天立地,却又渺如尘埃。那种生命的壮美和卑微同时涌动,呼啸,于自然面前,偃然。千年前,他就是从这块土地上出发,写下了他朴素的思索。而一代一代的后来者,仍然在他思索的路上徘徊。在晨光里诵读《道德经》,我祈望唤回内心的祥和安宁。

深夜,一个人对着电脑看87版的《红楼梦》。人生如戏,多少繁华如梦。大结局时的画面,白茫茫一片雪地,宝玉踩着深深浅浅的脚印向前淡去,响起画外音:陋室空堂,当年笏满床。衰草枯杨,曾为歌舞场。蛛丝儿结满雕梁,绿纱今又在蓬窗上。说甚么脂正浓,粉正香,如何两鬓又成霜……悲凉如水,漫漶而出,将我层层包裹,泪洒枕巾。你方唱罢我登场,都是为他人作嫁衣裳。戏里戏外,谁又分得清?

去观海,去看山,却发现,一个人的脚步走得再远,也走不出自己的内心。在雁荡山,有一夜,和同室的女友说文字,说生命……喜欢文字的女子,关注的总是性灵。不知是谁,提到了午后——烈日午睡后醒来的茫然和虚幻。那一刻四围悄然,不知身在何处,去往哪里,明亮的光线中漂浮着一种特别清晰的荒芜感。我们同时坐起,面露惊悚——原来,你也是这样的。心下悸然。

也是在午后,读到川端康成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时的感言《我在美丽的日本》。其中摘了西行法师的一段话,形容川端康成的作品流露的是东方式的虚无。打了这样的比方:像一道彩虹悬挂在虚空,五彩缤纷,又似日光当空辉照,万丈光芒。我在想,他们一定也曾经在某个午后的日光里,透过灼目的光和色,抵达了虚无的心。于川端康成,文字最终也没能搭救他那颗遇险的心,他竟然选择以那么决然的方式,把自己归还给了大地。当然,何止是他呢?

在很长很长的时间,这些温暖又破碎的画面,孤单而忠贞的文字,静静地陪伴我,一起祭奠虚无。虚无是一种病毒,让心里的莲花,叶萎花谢,长眠不醒。丢失了真善美,我陷在自造的城堡里,否定所有,寒凉遍体。

又到秋意浓,我看到了满池残荷,在风雨中,凄惶不堪的样子。可我也知道,来年的盛夏,它们依然亭亭,会无忧无惧地盛开。所有的凋谢都是为了新生。如同,我的莲花,一直都在,等候我把它,唤醒。

 

莲 心

 

秋燥,上火,咽痛。去药店买来一两莲子心,泡茶。

白胚芽,青绿叶,拈一小撮放入白瓷杯,冲上沸水,这些白绿相间的小棒棒慢慢沉入杯底,两片卷曲的叶子像合拢的掌心,虽没尽情舒展,却也渐渐衬绿了水。有几颗浮在水面,像头顶青色方巾的白衣书生,正逍遥江湖。啜饮一口,清寒之气下,苦味绕在舌尖。

味苦,清心,去热,安神……”药典中如是记载。世人皆知,莲子心是一剂良药。

莲,,心是苦的。这不由地让我想起父母的心——可怜天下父母心。

无情未必真豪杰,怜子如何不丈夫,峻肃如鲁迅者,也直言宣称一片爱子之心,让人看到一位别样的慈祥温情的父亲。苍凉人世,滚滚红尘。给予我们最初的温暖洁净是父母的怀抱,在匆匆的行旅中,能让我们远尘离垢安之若素的也只有父母的胸怀。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莲心即佛心。佛结跏趺坐在莲台上,大慈大悲,普度众生。都说父母之爱如佛,天下间的父母,不也是怀着爱和慈悲,不也是拥有这般的苦心吗? 

只是,这样的苦心常隐藏的深包裹得紧。正如那莲,从泥水里站立,在烈日下昂首、开花,熬到秋冬,经割取见子实,剥青皮除白壳,如此才得见心。一根根小心翼翼,在阳光下晾晒。我们也是要一日日去等,一层层去剥,甚至于当自己有了果实,也经受割裂之痛时,才看得见,才懂得。那苦心,针尖一样让我们刺痛。

莲子,苏东坡说它露为风味月为香,不为过。报载,千年古莲子竟能发芽开花。研究发现,是相宜的温度和湿度下,莲子特殊而坚韧的外壳,阻止了水份和空气的侵扰,果实密封下胚芽依然存活,所以古莲子能保持其生命达千年。

我想,莲心不死还有一个原因,是它的苦。

我苦,故我在。这是哲学家笛卡尔在四十岁时说出的名言。比他说出我思,故我在迟了十年。思想的不倦探索里,他终于发觉,在世间,苦才是最真切的感受;痛苦兵临城下,比思考更能感受到实实在在的存在,苦也是生命的宽恕和赏赐。

佛曰离苦得乐。看破了这一层之后,我们才会让灵魂真正飞翔起来。知苦沉思是每个人的必经之途,对自身的怜悯和期待,是我们在学着向生命和解。就像莲出淤泥,日晒风摧;如果我们能修炼这苦心,接受涅槃之苦,学会超越,也能像莲,风神摇曳;开出芳馨的花朵,结出饱满莹白的果实。浮生须臾,人生苦短,而能薪火相传,源远流长。正是怀着这样的爱和悲悯。

当岁月走到疼痛、难耐,不妨,给自己泡一杯莲子茶,茶香氤氲里,细细去品一品莲心。

 

莲花烙

 

与一知心姐姐微信交流,她说:莫苛求自己,女儿身在这人世已是不易了。我在这边心下一疼,因为慈悲,所以懂得,也因为,生为女人,她懂的,生来不易。

不知何时,时代要求女人,要有貌美如花的优雅,也要有经济独立的潇洒,有相夫教子的贤良,也要有在职场打拼的铿锵……美丽和智慧共存,温柔与刚强齐飞,女神呼之欲出。上得厅堂,下得厨房,入得闺房,被现实版女神一再演绎。

而我所看到的是,现代女神们貌似活得光彩鲜亮,其实心灵百孔千疮。

曾在一个宴席上,见证过一个女强人,在酒场和商场一样的叱咤风云。其酒量和气场让满桌男人生畏,霍然一杯见底时眼圈发红,瞬间泪落。岁月走到了她这段,也算是见识了严酷和粗粝,摔打摸爬,早炼就一身盔甲。还有什么,能让一个中年女子丢掉坚硬的外壳,大庭广众之下袒露自己的悲伤,那一定是有什么戳痛了心扉。

是的,是男人。正如张爱玲在《有女同车》中感慨:女人,一辈子讲的是男人,念的是男人,怨的是男人,永远永远。女人天生是感性动物,情是女人的软肋,她们谋生亦谋爱。才华绝世如她,没有情的滋润兀自萎谢。她还说过,实际上女人总是低的,气愤也无用,人生不是赌气的事。那是智者洞穿了人生真相后的无奈之语。

那么,最刀枪不入的女子该是忘情的了。不为情迷,不为情伤,不羁地行走人世,遇魔杀魔,见佛灭佛。也见过这种逢场作戏八面玲珑的女子,在男人丛林里游刃有余地穿梭,目标明确,简捷务实。但再多的春风得意遮不住她眼圈下的黑影,繁华靡丽稀释不了她暗夜里的彷徨。也许,是什么都有了,还有精神的孤独深植于心。

是啊,当女人们都懂得了,不能只做白娘子,镇于家庭的塔下,她们开始了行走江湖。却发现,天高地阔,江湖险恶,她们的道行却远远不够。然而,成不了女神也必须要修炼成妖精。有人说,妖精是对职场女性最高的褒奖。只有练就了七十二变,方能应对八十一难。只是,即便修炼成了妖精,在这尔虞我诈的江湖,也未必能吃到理想中的唐僧肉吧。

当我在一幅幅类似的场景中,看到甘于为名利为权势所摆弄的或亢奋或卑怯状的女子时,我的内心涌现出一阵阵的凄凉和悲怆。那些场景既突显着生存法则的压榨和诱惑,也包藏着自身的屈服和迎合。红尘滚滚,有情未必久长,无欲并非则刚。

其实,武装再强悍的女人,都有脆弱的死角,会在某一个节点崩塌。而我知道的是,大多数女子,即便遍体鳞伤,也会选择不动声色地封藏,偶尔小心翼翼地开启而已。她们修身养性,参禅悟道,像一株从污泥里生长的莲,努力美丽地活着。

她说,莫苛求,爱自己。例如都会说女为悦己者容,而这个悦己者,应该只是自己才对。打扮自己不是为了吸引男人的眼球,不是为了在同类中鹤立鸡群,而只是爱自己,呈现一个美好的自己。我完全理解和赞同她的观点,正如,我写作,不是为了取悦世界,而是为了安顿内心。是的。生为女人,简单生活,也许更接近快乐。我是我,我爱我,我为了我。

在浪漫之都法国,就有两位智慧和理性野蛮生长的女作家:西蒙娜··波伏瓦和玛格丽特·杜拉斯。她们以写作捍卫着独立和自由,以文字砌筑了人生和永恒。那么肆意亮烈地活着,那样响亮酣畅的人生。最主要的是,她们成为了自己。

波伏瓦懂得永恒不在男女的欢爱里,与萨特做了一辈子的灵魂伴侣,坚持自我,坚持自我的选择,成为二十世纪法国最美丽的存在主义者。比起你年轻时的美丽,我更爱你现在饱受摧残的容颜。七十岁的杜拉斯写这句话时,脸上一定绽放着莲花一样的笑容。那是历经千山万水后的湛然和澹远的笑容,最为迷人。

这个用爱情和文字喂养生命和激情的女人,磅礴一生,忘记年龄,超越了时空。

也许,她们都太遥远。做自己不容易,如何去爱也很难,我们都在寻找和积聚一种力量,来得到永远的庇护。也许,还是生长在本国土地上那些卓尔不群的如莲女子,更让我们懂得如何生而为人。

杨绛先生远去,我们仨在天堂团圆,一时微信群朋友圈里刷爆。早就品读过她的《百岁感言》,字字珠玑金玉良言。可别人的感悟和体验只能品鉴,无法复制和模仿,更无从替代自己的人生。像杨绛先生那样,走过百年沧桑,笑看风云变幻,修得一身风雅风骨的能有几人?但是,她本身就已经活成了一束温暖的光芒。靠近她,聆听她,就能照亮我们幽暗的心灵;在崎岖的世路上匍匐前行,有这样仰望的星辰,就不会迷失我们的灵魂。原来,淡定从容的内心源自深厚的学养,更源自爱的积淀。爱自己,爱家人,爱生活。爱化解了所有坎坷和障碍,对抗了绵渺寂寥的孤独岁月。

一直喜欢杨丽萍。不止一次为她在《云南映象》里《女儿国》的演绎而感动落泪。太阳歇歇嘛歇得呢,月亮歇歇嘛歇得呢;女人歇歇嘛歇不得,女人歇下来么火塘会熄得呢。冷风吹着老人的头么,女人拿脊背去门缝上抵着;刺棵戳着娃娃的脚么,女人拿心肝去路上垫着……”她用云南方言吟唱着女人的磨难和伟大,没有哀怨没有悲苦,平静中散发着力量。对于人生的磨难,有人悲观,有人乐观,她多数时候是旁观,安之若素。所以,才会有后来的《莲花心》。

圆月当空、绿叶掩映之中,莲花度母从天而降,红莲随舞次第绽开……画面和舞蹈的配合美到极致,让人感受到生命、信仰、至真至美。心如莲花,一路芬芳,她说这支舞讲的是祥和、美好和宽容。而我们看到的是,这么多年她一直在竭尽心力打造和呈现一种更加宽广深远的情怀。杨丽萍,这个来自自然的雀之灵,当她真正懂得了爱和悲悯,也就从精成仙了。

雨夜里,一遍遍听着歌曲《问》。只是女人,爱是她的灵魂,她可以付出一生……”爱自己,爱自然,爱世间万物,我相信,所有修炼成仙的女子,都是闯过了一道道险关,奋力从命运的泥潭里挣脱过,把一道道伤痕雕琢成一朵莲花,烙在自己的胸口。天蓝草碧,云淡风轻。

愿你我,行走在这苍凉的人世,在相遇的刹那,都能确认,是那烙着莲花的女子,默默芬芳着光阴。

 

作者简介:杨  蓉,安徽无为人,80年生,中学教师,民盟盟员,安徽省作协会员。在《人民日报》《中国青年》等国内外两百多家报刊杂志发表文章50多万字。有多篇文章被全国各级各类文摘杂志转载选用,并被设计成中高考阅读理解试题,获安徽省“金穗文学奖”一等奖等奖项。著有散文集《莲心》《明月照我还》。

美文.分享

人喜欢

上一篇下一篇
猜你喜欢
点击加载更多内容  ↓
[!--temp.t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