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点击
名家散文名家小说名家诗歌签约作家作家档案文坛资讯
散文天地
生活美文往事回忆亲情友情博文选登东方散文西部散文
生活随笔
情感驿站生活空间人在旅途灯下漫笔报告文学百家悦读心灵鸡汤征文选登文学赛事
诗歌星空
现代诗歌古韵新声爱情诗歌伤感诗歌诗歌赏析谈诗论道散文诗页原创歌词
小说方阵
国外小说现代小说都市言情微型小说故事新编讽刺小说
文学评论
小说评论散文评论诗歌评论新书快递文化时评作家访谈
文艺荟萃
网络文学文化遗产作家信札书画世界美术周刊人文关注文娱生活文史博览
校园文学
小学作文初中作文高中作文中考作文蒲公英文学大学作文

听歌者说——我说王连才

发表时间:2018-02-11  热度:

 人生大抵如此,活着的人并非多么轻松,都为名利所驱役,为生活所诱迫,疲于奔命却能奈何呢?现在通俗的说法是,人活着都很累的,才叫人类吧。我在生活庸忙而烦闷的时候,作践自己的是放纵式的出走,或者独行于漠漠大荒,或者游逛于桃源之地,沐浴自然,怡笑开怀,看绿树扶摇,赏野花木草。

夕阳落了,月亮起了,一个人享受着自在的光景,任光阴的无浪之水哗哗的流淌,撑起心灵之舟远行。有暇的时光,沏了茶,焚香静坐,听丝竹之乐,通常着迷的有二胡、古筝、笛子、老琴的演奏,偶尔手摇着老唱机,在老唱片咝咝的颤音中,在这些民族器乐的腔韵中醉而复醒,在流风余韵中击节三叹,其中之味,唯我自知。犹觉不咋过瘾,且随手拿起一本别人的歌碟播放,滋味迥异,却也不同凡响。

我听着的却是老作曲家王连才的作品。我没想到,年已七旬的老先生,人老心不老,心之歌弦竟弹拨出了那么多的曲调,谁能想到他的艺术细胞如此丰富,他的音乐才情如此持久。好像他的身体如同地矿,持续喷涌着爆发着地热的岩浆,迸发出了弘大的交响之声,生命之乐。

我所了解的连才先生,一辈子都在从艺,作曲成为他的最爱。在他五十多年的作曲生涯中,先后创作出六百多首歌曲,有一百多首在社会上广为播放,算是高产的作曲家了。他的歌曲多次获奖,有人称之“获奖专业户”。但是,在音乐创作之路上,他也并非为了获奖而去创作。况且,他知道,带有功利心的创作,很容易制造出庸常的俗品,算不上真正的艺术。

谁都能听得出来,他的歌曲具有民族的风味,时代的气息。在乐声高奏的琴键上,他以质朴的心,流淌出饱满的情韵,鸣奏出动人的欢歌。这个在音符上跳舞的人,一直在努力的颂歌新时代,唱响中国情。祖国、民族、人民,是他音乐创作的主题,矢志不渝,孜孜相求。他是正能量的人,他的歌曲元气充沛,旋律盎然。有真气,有真情,重美感,能升腾,使他的歌曲适宜大众演唱,通俗的流行起来。因此,他从未想过改造自己的创作风格,也不去追随什么,只走自己的路。

生活需要诗意,也需要音乐的助兴。音乐也是动听的艺术,能体现人的喜怒哀乐。谁都不肯忙碌于枯寂的日子,企望着生命的放松,走向自在。但是,音乐却是解脱紧箍的良药,可以欢乐的治疗忧伤,抹去伤口上的血痕。因此,生活离不了歌声,也离不了制造歌声的人。在这个行当里,肯于埋头创作,沉浸其中,让音符立体的跳跃起来,化为音律的艺术享受,这样的人值得钦敬。这么说,我们应该为连才老先生点个赞。

一个听歌的人,我想,如果人间没有音乐,没有了歌声,世界便是干萎的,死寂的,变成了一潭枯水。恰如婚礼上的喜乐,葬礼上的哀乐,让人深刻体悟到了,人活着是多么幸福和沉痛,也是多么荒诞和飘渺,亦真亦幻,人生如戏——在哇哇的啼哭中开始,在哀乐的节奏中结束。

我的眼前,经常浮起一个隐约的画面:一个满头银发的老人,当他佝偻着身子,蛰伏在琴键上,忘却了一切的存在,在颤巍巍的老伴陪伴下,让时光在他的手指间流淌着,去弹奏灵魂中的美之声,该是多么奇妙的一幕。

有时候,偶有新作问世,连才先生都给我打来电话相告。现在,深秋摇曳的风,吹落了满地的金黄,凋黄的叶子簌簌有声,节奏起伏,充盈着大自然的旋律。我独自穿行在金色雕饰的秋日中,倾听远天的雁群在长唳,头顶的树叶在飞鸣,相互弹拨着秋天的私语,我说,

天哪,这是多好听的秋天圆舞曲啊。豁然的,我便想起打电话给连才先生,共享那天籁般的歌声。

我想,他是知我的,一个听歌的人,在洗耳恭听的乐声中,总会想起他的初恋、他的亲人、他的乡愁,还有世界上那么多美好的事情。也许,多少年以后,我的耳边还会响起连才老先生的乐曲,裹卷着绵长的思绪,洗涤和疗愈我那颗慵懒的心灵。身在红尘,听歌的日子

                    (在线责编 尚书)

美文.分享

人喜欢

上一篇下一篇
猜你喜欢
点击加载更多内容  ↓
[!--temp.t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