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点击
名家散文名家小说名家诗歌签约作家作家档案文坛资讯
散文天地
生活美文往事回忆亲情友情博文选登东方散文西部散文
生活随笔
情感驿站生活空间人在旅途灯下漫笔报告文学百家悦读时事要闻征文选登文学采风
诗歌星空
现代诗歌古韵新声爱情诗歌伤感诗歌诗歌赏析谈诗论道散文诗页原创歌词
小说方阵
国外小说现代小说都市言情微型小说故事新编讽刺小说
文学评论
小说评论散文评论诗歌评论新书快递文化时评作家访谈
文艺荟萃
网络文学文化遗产作家信札书画世界美术周刊人文关注文娱生活文史博览
校园文学
小学作文初中作文高中作文中考作文蒲公英文学大学作文

宗白华:写出活泼的人民性的作品

发表时间:2022-12-21  热度:

   读宗白华美学著作时,生命诗学和科学精神迎面而来、沁人心脾。前者从“流云”小诗走向“体验”美学、“散步”哲学,诗文分属不同文体但精神漫游者的底子较为恒定,都是镌刻在宗白华心中的“外师造化,中得心源”。蕴于“心源”隐微处的,是其祖籍地江苏常熟、出生地安徽安庆的江南文化气脉,特别是吴地诗学、桐城诗学的濡染润化。后者形态较为多样,他参与筹备的“少年中国学会”首要宗旨是“本科学的精神”,学术研究的中心是康德、叔本华、尼采、歌德,他提倡科学的思想方式、科学法则和科学的人生观。这里结合当下文学现场的写与评,对宗白华思想中关于健全作家人格和“学者的态度和精神”的见解略作评述,捕捉摇曳其间的心灵价值与理性精神,希冀为当下文学写作、文学评论敞开一条通往经典性的通道。

20世纪80年代宗白华在书房写作。资料图片

一、“养成优美的情绪、高尚的思想、精深的学识”

宗白华对文学充满深情。他明确表示过:“一九一八至一九一九年,我开始写哲学文字,然而深厚的兴趣还是在文学。”在上海和田汉见面时也说:“你是由文学渐渐的入于哲学,我恐怕要从哲学渐渐的结束在文学了。”但如何“写出健全的、活泼的、代表人性、人民性的”作品,是宗白华苦苦追寻的艺术理想与美学目标。他认为:“人类最高的幸福在于时时创造更高的新人格。”而养成健全人格必需的途径是哲理研究、自然中活动、社会中活动。所谓哲理研究即是读书,有精深的学识,把别人的思想重复思想一遍,其流弊是渐渐把“自动研究”“自动思想”的能力消灭了。宗白华提倡读书,更提倡“向大自然的大书中读那一切真理的符号”,他把自然看作“始终是一切美的源泉,是一切艺术的范式”,认为艺术家对宇宙要有虔诚的“爱”与“敬”。社会中活动主要与时代、民族、人性相关联。宗白华说,文学是时代的背景,是民族的表征,是一切社会活动留在纸上的影子。他提倡“用深刻的艺术手段,写世界人生的真相”。

如果以宗白华的理念观照当下文学现场的青年写作与自然文学,可以发现此中特别的价值。青年宗白华在《致编辑部的信》中对青年写作有着深刻的思考。他说:“我们鼓吹青年,先要自己可以作青年的模范,具科学研究的眼光,抱真诚高洁的心胸,怀独立不屈的意志,然后做出鼓吹的文字,才可以感动人。”同时还从青年本体出发,谈青年的人格涵养。他在《新诗略谈》中指出要想写出好诗真诗,创作者要有人格的涵养,“养成优美的情绪、高尚的思想、精深的学识”。他认为那些极少阐发学理的文章,只能够轰动一些浅学少年的志趣,做酒余茶后的消遣品,于青年的学识见解上毫无增益,并且还趾高气扬地自命为新思潮,实际上是个人主义的新思潮,是没有任何价值的。这两个角度,或者说,从提倡者的人格涵养角度,从青年作家的人格和学识角度,重新辨识青年写作的深与浅、真与伪,也许能推动青年写作的经典化进程。

自然文学是当下时代的一个前沿话题。自然与不自然的尺度、作家叙述的立场、人与自然的关系,都是尚待厘清的问题。宗白华的自然观比较明确,他在《中国艺术的写实精神》中说:“艺术的根基在于对万物的酷爱,不但爱它们的形象,且从它们的形象中爱它们的灵魂。”他把人与自然的关系置放在和物的对话、对物的热爱中,而非对物的工具论中。他说,“我们小己在空间时间中是自然的一部分,自不能说是自然的创造者”,是以庄严敬爱自然为基础的。他不否认“人化的自然”,人类所接触的山水环境本是人类加工的结果,喜爱山水就是喜爱人类自己的成就。

由宗白华的“自然观”可以得到这样的启示:自然文学可作“兴”体的文学,即由客观物象引起主观情感的抒发,使物象成为思想感情的象征,“用审美的笔触描摹自然万物的表情与风情,表达对自然生态世界的深情”;自然文学可以区分“传统人类中心论”与“现代人类中心论”,后者包含着人类如何与人工的自然共存共生问题,也包含着科学技术时代如何构建一个新的生态体系问题。现在的自然散文叙述,普遍以人与“外在自然”的关系为逻辑起点,对作为“内在自然”即人类自身的身体自然表达不多,对科技时代人工控制和改造身体器官的关注不够。

宗白华在《看了罗丹雕刻以后》中说:“一个人的面目中,藏蕴着一个人过去的生命史和一个时代文化的潮流。”我们也可以说,一个作家的作品里,也蕴藏着一个作家的生活素养、学识修养、人格品位、审美理想,这些都是活泼的生活表现与精神的实化。

宗白华手书小诗《夜》 资料图片

二、“学者的责任,本是探求真理,真理是学者第一种的生命”

研究是一种价值预设,也是一种精神判断。宗白华对学术研究有着明确的主张。他强调学者责任,认为中国的学者有两种极强烈的嗜好与习惯,就是沟通与调和,他批评“只有在书本上寻找各家学说的相互关系,替他沟通调和,从中抽出些普遍真理来做成一个学说的系统”的学风,提倡“只要为着真理去研究真理,不要为着沟通调和而去研究东西学说”。他坦言自己向来佩服古印度学者的态度,最敬仰的欧洲中古学者的精神。古印度学者的态度是“绝对的服从真理,猛烈的牺牲成见”,欧洲中古时的学者“宁愿牺牲生命,不愿牺牲真理”。他说:“学者的责任,本是探求真理,真理是学者第一种的生命。小己的成见与外界的势力,都是真理的大敌。抵抗这种大敌的器械,莫过于古印度学者服从真理,牺牲成见的态度;欧洲中古学者拥护真理,牺牲生命的精神。”他把这种态度、这种精神,看成是中国新学者应该具备的态度和精神。

学术研究不仅是民族的文化更是放眼世界的文化,要有进化的精神也要有“继承性研究”。宗白华说:“学术上本只有真妄问题,无所谓新旧问题。我们只知崇拜真理,崇拜进化,不崇拜世俗所谓‘新’,古代发明的真理,我们仍须尊重,现在风行的谬说,我们当然排斥,学者的心中,只知有真妄,不知有新旧……”他还提倡科学的思想方法、崇实的精神,不作无据之谈。他在《对于现在学哲学者的希望》中指出,中国人的思想,素来喜欢抽象的、普遍的、概括的观念,最爱听见“闻一而知十”的论调。这种趋重玄想、离开事实、专重理论、遗弃科学的方式正是“中国研究哲学者前途的危机”。他提出科学是哲学的基础,不得离开科学空谈哲理。

如果用宗白华这些学术精神与价值判断来观照当下文学研究,有两点启示尤为重要。一是批判精神。文学研究是一种影响深远的“思想话语”,而非单一的知识话语。所谓批判精神,是指研究者要摒弃那些假借“中和为美”实际为和稀泥的批评方式,要摒弃以“酷评”遮蔽尖锐立场、原则主见的文学批评。这种批评,强调真理精神,不认得个人的利害,只认得真理,并对自己思想信仰的结果负完全责任。二是学理价值。文学评论是理论研究范畴,要少一些直觉主义的空想、少一些笼统主义的武断、少一些随便的自以为是的发挥,多一些科学的方法和科学的精神。宗白华讲“艺术家在社会上的地位”时毫不客气地指出:“学院主义往往是没有真生命、真气魄的,往往是形式主义。真正的艺术生活是要与大自然的造化默契,又要与造化争强的生活。……现实生活的体验才是艺术灵感的源泉。”而读书与自动的研究(从社会、人生与自然的直接观察中考察宇宙现象),主观方面强调经验和学识技能,客观方面可以收集创作者的传记、论文、著作、谈话、口述史、日记等,这些都是打破学院主义、构建学理价值的科学方法。

当下的文学现场不免有些喧哗。返身看看宗白华的“心灵的价值”,看看他关于自我的充分表现,乃求人格的尽量发挥,以促进人类人格上进化的宏大愿景,这对于砥砺当下作家、评论家的创作品格是有启示价值的。

(作者:周红莉,系常熟理工学院中文系教授)

 
美文.分享

人喜欢

上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点击加载更多内容  ↓
[!--temp.t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