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点击
名家散文名家小说名家诗歌签约作家作家档案文坛资讯
散文天地
生活美文往事回忆亲情友情博文选登东方散文西部散文
生活随笔
情感驿站生活空间人在旅途灯下漫笔报告文学百家悦读心灵鸡汤征文选登文学赛事
诗歌星空
现代诗歌古韵新声爱情诗歌伤感诗歌诗歌赏析谈诗论道散文诗页原创歌词
小说方阵
国外小说现代小说都市言情微型小说故事新编讽刺小说
文学评论
小说评论散文评论诗歌评论新书快递文化时评作家访谈
文艺荟萃
网络文学文化遗产作家信札书画世界美术周刊人文关注文娱生活文史博览
校园文学
小学作文初中作文高中作文中考作文蒲公英文学大学作文

王思发:收费纠纷

发表时间:2020-09-06  热度:

  ——”暮色苍茫,一辆蓝白相间的崭新的士,在划得来风味小吃城门前的泥清道上驻足。
  醉醺醺的大个子男乘客,摇下副驾驶座位门上的玻璃窗,伸出头左右望了望,大惊失色,雷鸣般问小个子驾驶员:嘿,这里是斑马线不?
  隔斑马线还差点点。驾驶员开大灯,伸伸头,稳打稳扎。
  大个子把挡风玻璃下的台台拍得砰砰响发话:开过去。
  上帝哥哥,各自脑壳伸过来,看清楚这个收费表哈。
  啥子?大个子脑壳直挺挺地问。
  小个子以右手将计费器点了点说:不好意思,现在已经是在该给六元多的格子,如果一动,碰到跳过去的话,就是七元,到时候不会耍赖噻。
  嗨,小意思,莫说七块,就是七十也九牛一毛。大个子话音刚落,小个子把踩离合器的脚一抬,的士射拢斑马线。
  要好多钱,师傅。大个子打开钱包粗声粗气地问。
  小个子偏头看着计费器,干干脆脆地回答:七块。
  啥子,才一飚,就增加一块呀,乱收费!大个子盯起小个子把挡风玻璃下的台台,好像打铜鼓似地训斥。
  喊你看,不理不睬,喊拿钱,胡说八道,上帝伙计,请你再仔细看看,那计费器啷个走,我是指挥不了的。小个子提高嗓门曰。
  大个子气呼呼地打开门,一边下车一边说:我又不是你的手,鬼知道你究竟搞不搞啥子鬼明堂啊。
  大个子说罢,将车门砰地关上,并且用放光的火箭筒皮鞋,朝门的中央,飞起就是一脚,车体颤抖过后,落脚处凹出小酒杯状。
  小个子迸下车,鼻子口里都喷火,脖子的青筋鼓如蚕子,跳起来,用手指头在大个子的鼻子尖前晃了晃叫:今天要是不给坐车费和赔修车费五个四位数,胆敢离一步,就叫你去住鸡圈{监狱},信不信?
  要是给你一分钱,我胯下为人。大个子猛然一下撇开小个子的手,放开喉咙言。
  剑拔弩张,针尖对麦芒之下,两个怒火中烧,各寻救命稻草。
  小个子打罢110,铁杆闺蜜求助电话下来,围着的士,转来转去抽烟,等待雪中送炭。
  大个子正准备溜之大吉时,小个子跳到跟前,双手叉腰高喊:你今天要有狗胆再走一步,我龟儿子不叫你看到我的大能耐。
  就在110还在路上,两个火药桶,随时都有火光冲天时,一位衣冠楚楚,身材魁梧的老男人,碰巧路过事故现场,向围观者仔细了解事情原委后,拨开人群,自告奋勇地进入调解角色。
  他背着小个子,重重地拍了拍大个子的肩膀,声色俱厉地说:这个,恕我直言,你既要挨打屁股,又还要补7元坐车费,至于修车的单呢,就算我那修理厂来买。
  大个子缝纫机针似的点头。
  眼观六路,耳闻八方的小个子,眼睛泛白,急忙挤过去给老男人敬起烟说:那,要得,谢谢您买单,我来喊保险公司付款嘛,嘿。
  原来两个冤家都是老男人的丘二,因为平时不在一个部门上班,遭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识一家人惹的祸。

  作者简介:王思发,笔名,心友,重庆市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作家在线签约作家,中华精短文学学会会员 签约作家。酷爱文学创作,长期笔耕不辍。陆续在《四川工商》杂志发表电视文学剧脚本《涨潮沙滩》;《人民日报》《中国工商报》《重庆日报》《四川日报》《小小说选刊》《中华精短文学》《中国文学》《中国作家网》《新华网》《光明网》《当代作家网》《中国作家在线》等媒体,发表小说,散文、诗歌等文学作品数百篇。两篇小说 诗歌获全国大赛三 一等奖。

美文.分享

人喜欢

上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点击加载更多内容  ↓
[!--temp.t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