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点击
名家散文名家小说名家诗歌签约作家作家档案文坛资讯
散文天地
生活美文往事回忆亲情友情博文选登东方散文西部散文
生活随笔
情感驿站生活空间人在旅途灯下漫笔报告文学百家悦读心灵鸡汤征文选登文学赛事
诗歌星空
现代诗歌古韵新声爱情诗歌伤感诗歌诗歌赏析谈诗论道散文诗页原创歌词
小说方阵
国外小说现代小说都市言情微型小说故事新编讽刺小说
文学评论
小说评论散文评论诗歌评论新书快递文化时评作家访谈
美句荟萃
心情句子爱情句子伤感句子淡然句子搞笑段子描写句子外文美句个性句子
校园文学
小学作文初中作文高中作文中考作文蒲公英文学大学作文

安 澜:我的烟火人生(组诗)

发表时间:2020-01-05  热度:

 

尘世

 

从出生那天开始

我就注定以一撇一捺

活在这尘世中

一直以一撇为支撑,一捺为迈步

我要领情地用完

这尘世安在我命里的快乐,伤痛,贫穷

疾病,亲情,友情,爱情,团聚和离愁

生命多么短暂啊

回头看看那些逝去的人

我的幸福已经够奢侈了

不仅有一间遮风挡雨的屋檐

粗茶淡饭的一日三餐

在最寒冷的日子里,天地都结冰了

这偌大的尘世间

你只给我一个人,擎着笑脸的灯盏

一双苦难的小手

不仅递来,春天的柔软与和煦

还递来生活的粗粝和勇气

 

请一场大雪为我写下悼词

 

不需要这样洁白

因为我知道我身体上的瑕疵

我喜欢那冷

因为它拒绝一切腐烂和肮脏

我只想要那份真实

它的包容与博爱,任多少谎言

也没办法覆盖

我只是一个普通的人

相信它不会动用夸张的词语

比如赞美,虚张声势

也不需要它省略我身上的污点

那是对良知的一种亵渎

一个人的一生

死后还能跪在文字面前

接受一次检阅,那是莫大的荣耀

请一场严肃的大雪为我写下悼词

有风吹过

我不想做一粒垂死挣扎的尘埃

寻找,迷住谁的眼睛

我只要阳光一缕,花香两棵

阳光做尺,花香做灯

在天堂里

我要把人间的履历,重新

修改,丈量   

 

留恋

 

爱名不见经传的草木

就像爱你小小的伤疤和它的疼

多少年了

我怀恨在心的怜悯

无力挽救光阴一个轻微的裂缝

花朵一样的女儿

翅膀下是故国的风景

新颜里的老生常谈

为左手写下悼词

为右手脱去虚伪的外衣

聚少离多的桃花

嗓音喑哑,喊来蜜蜂与蝴蝶

仓皇的爱情

 

救赎

 

从寂静的文字里醒来

抱紧黑夜的瓦罐

往事恍如花掉的银两

纷纷从灵魂的墓碑下回来

在刀子一样疼痛的风中,我看见

用嘴唇和誓言写下的墓志铭

在仓皇逃离----

多么简陋的人间

从出生那天开始,就是在

一步步走向死亡

左一撇是爱,右一捺是恨

这爱长恨短的一生啊

我多想泪水汪汪地过完

 

这样的时刻

 

谁能发现我内心的荒凉

谁能解开我板结的喉咙,无措的双足下

深浅不一的惊慌

掏尽八千里路云和月

除了惆怅的风,我渴望光明

咬住流血的伤口

不是减轻而是加重我的光荣

压抑的天空

谁愿与我用骨骼共同支撑

感恩这养育我的雨水、冰雪、厚土和风霜

大爱无疆的草木

就是我一个又一个不离不弃的亲人

就是一盏盏倔强不屈的灯火

向一只失去配偶的燕子敬礼

它的哀伤

除却凄厉,长久地蹲在一个地方

还有比天地更厚的无声

 

知天命的生日

虽然已经过了知天命的年龄
小兴安岭的风依然吹拂着我这把老骨头
小兴安岭的雨仍旧不紧不慢地
浇灌着我的早晨和夕阳
这让我特别地感谢它们
允许我每天和蚂蚁兄弟姐妹一起走在路上
和一群流浪的猫咪道一声早安
——虽然它们看我的眼神有几分怀疑几分警惕
但是,这并不影响我与它们
曾经同命相连的那份怜惜
阳光多么静好,安详
大街上不仅脱落着光阴的碎屑
还纷纷脱落着杨絮和柳絮
妈妈,我不知道天堂里的六月是什么样子的
是不是山青水绿,鸟语花香
您还跟生前一样,齿含笑意悠闲地
徜徉在和咱家小兴安岭一模一样的林荫小道上
妈妈,今天有很多朋友祝福儿子生日快乐
酒肉一场连着一场
我却越喝越觉得孤单,越觉得凄凉
因为,没有妈妈祝福的生日
儿子多像,挂在世界眼眶上的一颗
滴不下来的疼痛的泪滴

 

落叶
 
秋风扫下的落叶,我再扫一遍  
把它们堆在生活的旮旯  
有谁计较过这些贫贱的命  
它们渴望火,渴望用光明表达  
一生,只为这一回  
我找不出它们的悲伤,哀怨。死亡  
原来是如此的安详,豁达  
只要准备好灶坑,炉膛  
一根火柴,跳下磷面的悬崖  
故乡啊,等我把油耗尽了  
我就把自己的骨头添进你的花名册里  
不管是漏雨的屋檐,还是漏风的西墙,北墙  
就算我欠你雨天里的一次洗礼  
大雪天里的一个寒战


没有月的夜晚  
 
还在想象,今夜你会以怎样的心情  
垂首,凝望  
一场雨,就沿着思念的屋檐  
密密麻麻地落了下来  
来不及躲闪,在一窗之隔的地方  
突然让寒冷击中  
我开始翻找一些词语,想取回一点温暖  
它们已经有些潮湿,有的在打着哆嗦  
我知道,今夜必将一塌糊涂  
我心头那盏月亮的灯笼,已经被取走了光芒  
星星的火柴头,也让雷声给沏灭了  
这会儿,谁的歌声  
那样的孤独?像凄凉  
狠劲敲打着,黑暗这块厚铁  

 

 

 

 fbb8515161eeb4c3bb8df90da73cc13.png

 

作者简介:安澜,黑龙江伊春市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有千余首诗歌作品发表在《人民文学》《诗刊》《人民日报》《星星》诗刊等。

 

美文.分享

人喜欢

上一篇下一篇
猜你喜欢
点击加载更多内容  ↓
[!--temp.t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