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点击
名家散文名家小说名家诗歌签约作家作家档案文坛资讯
散文天地
生活美文往事回忆亲情友情博文选登东方散文西部散文
生活随笔
情感驿站生活空间人在旅途灯下漫笔报告文学百家悦读时事要闻征文选登文学采风
诗歌星空
现代诗歌古韵新声爱情诗歌伤感诗歌诗歌赏析谈诗论道散文诗页原创歌词
小说方阵
国外小说现代小说都市言情微型小说故事新编讽刺小说
文学评论
小说评论散文评论诗歌评论新书快递文化时评作家访谈
文艺荟萃
网络文学文化遗产作家信札书画世界美术周刊人文关注文娱生活文史博览
校园文学
小学作文初中作文高中作文中考作文蒲公英文学大学作文

刘 萌:饭盒里的爱

发表时间:2022-12-18  热度:

  “我快到你家楼下了,你赶紧下来拿饭盒。”接完母亲的电话,我穿好衣服匆匆下了楼。前两日跟母亲聊天时,无意间说了声想吃搅团,没想到第二天母亲就把它做好,并亲自送到我住的小区楼下,真是太暖心了。

  我大步流星出了门,母亲已经在小区门外提着饭盒等候多时了。我接过袋子,邀她上楼坐坐,母亲却笑着说下午还有事,又风尘仆仆地离开了。我打开饭盒,一股热气腾腾地香味儿冒了出来,金黄色的搅团配着绿色的菜叶,诱人极了。一到家我就迫不及待地用勺子舀了一口,慢慢咀嚼,细腻顺滑非常筋道,配着酸香可口的特制浆水,十分美味。除了搅团外,母亲还特意为我卤了一盒肉沫豆腐干,配着米线和面条入味儿,最好下饭了,都是我平日里爱吃的东西。

  自从结婚后,我从家里搬了出来,虽然新房离父母家并不太远,但有了孩子后,生活里就平添了许多琐碎,回去看望父母的次数也在逐渐减少。母亲挂念着我嘴馋,又不大会做饭,总是隔三差五的做些吃食送来。

  于是小小的饭盒里,经常被母亲填得满满当当。春天里装着香椿馅儿的饺子;夏天里装着槐花做的麦饭;秋天则装着炖好的乌鸡汤料;冬天又铺着软糯的搅团,一年四季,美食从未间断过。只要是我想吃的,当下季节流行的,母亲都会不厌其烦变着花样地烹饪,喂养我这只“小馋猫”。

  即便我多次叮嘱不必她这么麻烦送来,想吃什么我下楼去买就行了,担心她岁数大,来回奔波会不方便,母亲却执意不肯,嘟囔着饭店哪有自家做的好,营养又卫生,多年来坚持要为我烹饪。

  我常常笑着问她,不怕养叼了我的嘴巴吗?母亲则是宠溺地回答,“嘴巴养的叼一点,才能分辨出来好坏。”的确,母亲是智慧的。这么多年以来,母亲一惯是用这样的方式教养我的。她坚信“见过了最好的,自然就不会再选坏的”。故而我才能在成年以后,无论是在食物的选择还是许多人生路途中的重要时刻里,总能做出最适合自己的正确抉择,不会轻易被谁蒙骗了去。

  苏联诗人、政治家高尔基曾说过,“母爱是世间上最伟大的力量,每一个母亲对孩子的爱都是无私的。”这一点,在我母亲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单从眼前那一份份装满食物的饭盒里,就能感受到她对我多年如一日深深的爱意。

  都说“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子女的孝心可能不及母爱给予的一半,但我也会竭尽所能,在往后余生里,回馈于爱,全心全意为母亲遮风挡雨,陪伴守候,护她晚年安乐。

美文.分享

人喜欢

上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点击加载更多内容  ↓
[!--temp.t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