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点击
名家散文名家小说名家诗歌签约作家作家档案文坛资讯
散文天地
生活美文往事回忆亲情友情博文选登东方散文西部散文
生活随笔
情感驿站生活空间人在旅途灯下漫笔报告文学百家悦读心灵鸡汤征文选登文学赛事
诗歌星空
现代诗歌古韵新声爱情诗歌伤感诗歌诗歌赏析谈诗论道散文诗页原创歌词
小说方阵
国外小说现代小说都市言情微型小说故事新编讽刺小说
文学评论
小说评论散文评论诗歌评论新书快递文化时评作家访谈
文艺荟萃
网络文学文化遗产作家信札书画世界美术周刊人文关注文娱生活文史博览
校园文学
小学作文初中作文高中作文中考作文蒲公英文学大学作文

曼 娘:过家家

发表时间:2021-09-06  热度:

 


A

与天走到一起,是娣所没有料到的。

在这之前,娣一直认为自己是一个很传统很正派的好女人。她没有想过要和别人家的男人去谈情说爱,更何况,娣本身就是别人家的女人。这多少有点儿滑稽,有点儿不可告人,毕竟“婚外情”这三个字是不大光彩的字眼儿。

但娣爱得认认真真,清清楚楚。

天说“我们的爱情没有未来。”

娣说“有过程就足够了。”

天说“我没有丰厚的物质,也没有过高的权利,我真的不能给你什么。”

娣说“你把你都给我了,我还要什么?”

娣这样说的时候便悲壮起来,似乎自己在做一件极伟大极其壮观的事业。

a

我哭得很伤心。因为我想在这场游戏中扮演妈妈。可是,霸道的花做了妈妈,她只允许我扮演挨打受骂的孩子。

见我哭得如此伤心,漂亮的花露出鄙夷的眼神,她指着我的鼻子厉声呵斥着我“你玩不玩?再哭就不带你玩了!”

我吓得住了哭声,眼泪却依然成串地往下掉。我很怕花,她大我一岁,长得秀美妩媚,是我们村公认的漂亮孩子。我们玩过家家游戏时,她总是扮演可以训孩子打孩子的妈妈。

 

B

 

天和娣爱得如胶似漆。他们寻找一切时间腻在一起。他们海誓山盟永不分离。

天说“你让我知道原来爱情可以如此甜蜜,阳光可以如此灿烂,你真是我生命中的奇迹。”

娣说“你用善良细腻、缠绵疼爱紧紧地牵系着我,我深深地贪恋着你给我的这些,我不能没有你。”

一天,在他们小小的出租里,调皮的把自己打扮成新娘的模样,娇羞地坐床头,让掀去她头顶的红盖头。娣说“我们结婚了,我就是你真正的女人了。”

天把娣搂在怀里,心疼地说“你就是我永远的女人!”

b

我想扮演妈妈的另一个原因是因为林。

帅气的林扮演爸爸。他是我们“过家家”游戏中惟一的男孩子。别的男孩子都不屑于玩“过家家”,他们在腰间别着木头雕刻的手枪或砍刀,玩关于战争的游戏。

林有点儿女孩子气,不喜欢那种砍砍杀杀、奔来跑去、穿林入沟的“战斗”,于是,便加入我们的游戏中。

林的加入让我们这群女孩子兴奋不已。之前,我们游戏中的爸爸一直都是女孩子假扮的。由真正的男孩子扮演爸爸是一件多么好的事情呀!

可是,因为林的加入,霸道的花就一直扮演着妈妈,而我和其他小伙伴,只能可怜地扮演他们的孩子。

 

C

 

天花费了好几天的时间转遍大半个城市,为了给娣买到一个心怡的布娃娃。

娣说“我想要一个孩子,像你一样的孩子。”

天紧了紧怀抱着娣的手臂,说“行”。

而后便是沉默。

天和都知道,这是一个永远不会实现的梦想。这个孩子,不能给,娣也不能要。

而后是叹息。

天和娣都知道,无论他们爱得如何相知相通,如何刻骨铭心,这个孩子,永远只能生活在一个虚空的幻想中。

天是知娣的。娣也是懂天的。

正因为懂得,所以他们彼此心疼。

于是,天放下所有的工作和应酬,花费很多时间和精力娣挑选到一个称心如意的布娃娃。

娣惊喜地尖叫着,说“这是我们的女儿哟!”

娣这样叫的时候,是心痛的,但天什么也没说,说了,只能更痛。

c

林拍着我的手臂,哄我睡觉的时候,我才知道原来做孩子也挺好的。至少,花做饭的时候,林得拍我睡觉,谁让我扮演的是一个不会说话、不会吃饭、只会哭闹的小小孩儿呢。

花叉着腰骂林是废物,骂他当不上高官挣不来大钱,骂他缺朋少友做不成大事,骂他只知道围着老婆孩子转没大出息……林噘起嘴生气了,说“你不能这样训我。”

花好看的柳叶眉一竖,说“我妈就这样训我爸的。”

我接口说“我妈说男人是用来爱、用来崇拜的,不能训的”。花便瞪我一眼,指着我鼻子说“闭嘴!大人的事儿小孩儿莫管!”

 

D

 

没有雨露的爱情终会枯萎,没有阳光的爱情终会死去。

没有平常夫妻的争吵,也不能有平常夫妻的争吵,天和娣就分手了。平静得如同没有风浪的湖水。

娣的眼泪铺满脸颊。娣曾经说过“只要你愿意,我就陪你走下去”。可为什么还要分离?难道,一个阳光下的行走真地就那么重要吗?天黑,还有月亮和星星呀!

天悄悄地转过身。天曾经说过“我用生才找到你,我会用剩下的半生珍惜你”。可为什么还要离?难道,一个安稳的睡眠真地就那么重要吗?飘荡,也有幸福和风景呀!

爱情,似乎只存在于远古的故事和人们的传说中。

d

每当林的妈妈喊他吃饭的时候,我们的游戏就宣告结束。我们各自散去,回家吃饭。

这天,林的妈妈喊林吃饭的时候,正赶上训得起劲儿,胆小的林不敢走,就站在那里低着头听花的数落。这时,林的妈妈找来了……

从此,林退出了我们的游戏,再没回来。

 

E

 

长大后,我问自己:如果,林的妈妈没有找来,林会离开我们的游戏吗?

如果,花不那么狠命地数落林,林会退出得如此彻底吗?

如果,我足够漂亮足够贤惠,胆小的林会勇敢地选择我扮演妈妈吗?

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能控制住自己的眼泪不哭,用勇敢和执著打败霸道的花,而能扮演妈妈吗?

e

有多少爱可以重来?又有多少人值得去等待?当爱情已经桑田沧海,是否还有勇气去爱?

……

天与地,如此遥不可及。

世上,真的没有如果。

1630882453(1).png 

作者简介:曼娘,汉语言写作的蒙古族作家,现居大庆。)

美文.分享

人喜欢

上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点击加载更多内容  ↓
[!--temp.t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