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点击
名家散文名家小说名家诗歌签约作家作家档案文坛资讯
散文天地
生活美文往事回忆亲情友情博文选登东方散文西部散文
生活随笔
情感驿站生活空间人在旅途灯下漫笔报告文学百家悦读心灵鸡汤征文选登文学赛事
诗歌星空
现代诗歌古韵新声爱情诗歌伤感诗歌诗歌赏析谈诗论道散文诗页原创歌词
小说方阵
国外小说现代小说都市言情微型小说故事新编讽刺小说
文学评论
小说评论散文评论诗歌评论新书快递文化时评作家访谈
文艺荟萃
网络文学文化遗产作家信札书画世界美术周刊人文关注文娱生活文史博览
校园文学
小学作文初中作文高中作文中考作文蒲公英文学大学作文

牛智贤:孔雀东南飞(新编蒲剧)

发表时间:2021-04-29  热度:

  

新编历史古装悲剧  

孔雀东南飞蒲剧剧本)

编剧:牛智贤  

 

 

 

新编大型历史古装悲剧《孔雀东南飞》剧本,系根据中国古代汉族文学史上最早的长篇叙事诗《古诗为焦仲卿妻作》(又名《孔雀东南飞》),改编创作而成。

汉末建安年间,南方庐江府小吏焦仲卿之妻刘兰芝,知书达礼,贤惠能干。寡孀焦母性情乖戾,刻薄于媳;迫儿休妻,遣兰芝归。一对有情人无奈盟誓暂别。刘兄嫌贫爱富,谎称仲卿变心,迫使兰芝允嫁太守公子。兰芝、仲卿道中相逢,冰释嫌隙。兰芝屈婚,以死明志。仲卿别母,自缢殉情。

 

 

人物表

 

 

刘兰芝(焦仲卿之妻,知书达礼,勤劳能干,舍身捍卫人格、爱情尊严。)

焦仲卿(庐江府小吏,忠于职守,爱情专一。逆来顺受,无力抗拒命运。)

  (焦仲卿之母,典型的封建卫道士,专制家长的代表人物。)

焦悦儿(焦仲卿之妹,心地纯洁,爱憎分明。)

  (焦母的丫鬟,快人快语,喜挑拨离间。)

  (刘兰芝之母,善良贤惠,无主见。)

刘卜仁(刘兰芝之兄,嫌贫爱富,有大男子主义。)

  (圆滑世故,洞悉人生。)

付太守(好权势,喜排场。)

付五郎(老实木讷,不学无术。)

 

场次表

 

第一场   成 婚

第二场   责 难

第三场   遣 妇

第四场   惜 别

第五场   逼 嫁

第六场   盟 誓

第七场   别 母

第八场   拜 堂

第九场   殉 情

第十场   醒 世

 

第一场  成 婚

 

 

人物:朵嫣、焦母、刘兰芝

时间:汉末建安年间。某个冬日。

地点:安徽庐江府焦宅。

幕启:小吏焦仲卿大婚场面。张灯结彩,喜气盈门。

 

(齐唱)

初阳明媚景,

积雪未减寒。

妆奁迎新人,

鞭炮报喜讯。

(焦仲卿披红挂花,刘兰芝光彩照人,头顶红盖头。二人手牵红丝绸,在家院、侍女簇拥下走上。)

(齐唱)

拜天公,拜地母,

再拜祖先和高堂,

夫妻恩爱交拜礼,

喜送洞房结连理。

朵嫣(唱)

好热闹,好欢喜,

少爷今天把亲娶。

郎才女貌配成对,

比翼双飞人称奇。

焦母:(白)朵嫣,看把你小蹄子高兴的!

朵嫣:(白)老夫人,从今往后,有新来的少奶奶和我一起伺候老夫人,您老可不就更享清福了!(两人相视哈哈大笑。)

焦母(嗔怪地点一下朵嫣的头。朵嫣机敏躲过。白)哈哈哈,人逢喜事精神爽啊。

(骄傲地,唱)

仲卿儿当公差庐江府内,

每日里勤操业早起晚归。

半年前人说合刘家配婚,

兰芝女也算得貌美贤惠。

幸喜得今日里我儿完婚,

从此后孤寡人吐气扬眉。

(白)朵嫣,你家少爷和少奶奶的夜宵可曾准备停当?

朵嫣:(白)回老夫人,早已准备停当。

焦母:(白)准备停当者好!小心伺候着新人。我要回房歇息去了。(朵嫣搀扶焦母下。刘兰芝从新房出来,掩门,上。)

兰芝(羞涩地,唱)

夜静寂人欢欣花好月圆,

十七岁兰芝女喜结良缘。

焦郎君好性情与人为善,

庐江府做公差称心如愿。

实可叹我的父早丧黄泉,

有亲娘和兄长为我周全。

常言道家从兄出嫁从夫,

但愿得焦夫君终身相伴。

我二人虽非是凤凰贵命,

敢效仿孔雀鸟共苦同甘。

今日里大喜庆兴致盎然,

郎君他饮酒醉意兴阑珊。

我这里寻杯茶侍奉床前,

好夫妻怎能够袖手旁观。

(朵嫣只手擎茶盘上。)

朵嫣:(白)呦,少奶奶您出来了?我叫朵嫣,是焦府的丫头。我正要给您和少爷送茶点呢。

兰芝:(白)朵嫣妹妹来得正好!少爷饮酒有些醉了,我这里正要寻茶呢。(接过茶盘,放桌上。)辛苦妹妹了!

朵嫣(不住摆手。白)不辛苦不辛苦。今儿是少爷和少奶奶大喜的日子,我们焦府上下都欢天喜地哩。我们家少爷是老夫人的命根子,母子情分深厚着呐。老夫人常说,悦儿小妹年级尚幼,少爷是家里的顶梁柱,又在体面的官府衙门当差,这份荣耀是好些人家都羡慕的。少奶奶,您嫁到我们府上,可算是庙里的旗杆冒烟——烧了高香啦!

兰芝(若有所思地。白)哦,哦,朵嫣妹妹说的是。

朵嫣(意犹未尽,见兰芝默不作声,狡黠地吐吐舌头。白)少奶奶,您快去叫少爷用茶吧。您二位吃了茶和点心早些歇息吧。

兰芝:(白)多谢妹妹。(目送朵嫣走下。端起茶盘。)焦郎,奴来也。(下。)

幕落。

 

 

第二场 

 

人物:朵嫣、焦母、刘兰芝、焦仲卿

时间:三年后,盛夏某日。

地点:焦家机房。

幕启:清晨,阳光柔和地照着织机房。焦母和朵嫣正在织机前边看边说着什么... ...

 

(齐唱)

花开花落光阴去,

风风雨雨几度秋。

仲卿早晚忙公务,

夫妻常常难相顾。

勤快兰芝不知苦,

洒扫庭除若等闲。

里里外外都操心,

朝朝暮暮无怨言。

刘兰芝啊,

她一心为的是家美满。

朵嫣:(白)老夫人,东村的秦罗敷姐姐,人长得漂亮,女工活也干得特棒!

焦母(惊奇地。白)你怎么知道?

朵嫣:(白)我听邻家的王婆婆说的。那个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罗敷漂亮姐姐,

不但模样好,琴棋书画、刺绣簪花样样精通。非但如此,采桑织布,侍奉长辈,都没的说,真个是十里八乡难找的美女加巧女呢。

焦母(面露愠色。白)吃里扒外的小蹄子!你的意思是你家少奶奶样样都不如那秦罗敷?

朵嫣(害怕地。白)老夫人息怒,奴婢不是这个意思。奴婢是说,少奶奶在家里是把做工的好手,若是去田里劳作嘛——未必比得上秦罗敷... ...哦哦,你看看我这张臭嘴!(自个掌嘴。)少奶奶要是干地里的活,想必不输那秦罗敷的。

焦母:(白)放肆!有你这么夸人的吗?(刘兰芝挑水蹒跚地上。)

朵嫣:(白)是少奶奶回来了。(向兰芝跑过去。)少奶奶您快歇歇吧。我正陪老夫人来看您呢。

兰芝(放下担子,转身向焦母。白)有劳婆婆了!

焦母:(白)兰芝啊,昨儿我问你织几匹布了,你说三天已断了五匹。我刚和朵嫣来看,却不见你的人影,难怪织这么少!怕是一边偷闲去了,瞧见我们进来,赶紧佯装挑水掩饰,你说是也不是?

兰芝(慌忙施礼。白)媳妇不敢。媳妇看家里用的水不多了,趁家家户户正吃早饭的工夫,井台上人少,好挑一担回来。

朵嫣:(白)少奶奶真是个疼爱少爷的人。少奶奶总是替少爷着想,少爷在官府当差,每天早晚也一定念着少奶奶呢!

焦母:(白)多嘴!少奶奶比我这当妈的还疼爱少爷不成?你家少爷在外忙碌,仅仅是挂着你少奶奶不成?(扬手欲掌朵嫣的嘴巴。朵嫣扮个鬼脸迅速溜一边。转向兰芝。)我说兰芝啊,人家东村的秦罗敷可比你强多啦!你才三天断五匹,知道人家比你多织多少吗?连朵嫣都清楚,罗敷姑娘是又漂亮又能干,还是个识大体、懂礼数的贤女!唉!(自言自语地。)家门不幸啊!

兰芝(羞愧地。白)婆婆见教的是!媳妇遵命就是了。

焦母(不屑地。白)谅你也不敢违抗我的命令!(朵嫣见状,不吱声,跑到焦母身旁。)朵嫣,我们走。(朵嫣随焦母下。兰芝关门。)

兰芝(伤心地,唱)

兰芝女在机房自思自叹,

难理解婆母娘何故埋怨。

思想起我父母人称乡贤,

十三岁教导我学会织素,

十四岁裁衣裳独当一面,

十五岁弹箜篌乡邻夸赞,

十六岁诵诗书兄嫂艳羡。

遭不幸儿欲婚父病归天,

原本想好姻缘家庭美满,

孰料到婆母娘拣四挑三,

鸡打鸣入机织还嫌迟缓,

不歇息去挑水反遭白眼... ...

爹爹啊,您教儿三从四德为人善,

却怎么遵规守矩无人怜?

(不胜痛苦,拭泪再三。焦仲卿上。)

仲卿(欣喜地,唱)

久在樊笼里,

行动不由己。

今日告假还,

家中可有事?

(敲门)娘子开门来。

兰芝(吃惊地,忙拭泪。白)官人回来了?(开门。)

仲卿:(白)是我回来了。(见兰芝泪痕,惊异地。)娘子两眼红肿,却是为何?莫不是又思念起你家中亲人?

兰芝:(白)非也。... ...官人不问也罢。

仲卿:(白)娘子一定说个明白。(急切地。)是悦儿妹妹惹你生气啦?(兰芝摇头。)莫非是朵嫣那个丫头得罪你了?(兰芝摇头。)......难道是母亲数落你了?不会吧,母亲一向疼爱我的。她疼我,也必爱我的娘子的。兰芝你说是吗?

兰芝(欲言又止。)... ...

仲卿:(白)难道真是母亲的缘故?那你告诉我,母亲她老人家怎么错怪你了?

兰芝(强装笑脸。白)焦郎,没什么,奴不怪任何人的。是奴做得不好。

仲卿:(白)娘子,(搂住兰芝臂膀。)我的娘子,我不愿你受委屈。你不说,我也猜到了... ...我去找母亲理论。(欲走,被兰芝扯住衣服。仲卿转身拥抱兰芝。)

幕落。

 

 

 

第三场  遣 妇

 

人物:朵嫣、焦悦儿、焦母、焦仲卿

时间:次日。

地点:焦家客厅。

幕启:中堂悬挂一幅母子麋鹿图,座椅摆放齐整。朵嫣上,用佛尘轻拂画图、桌椅各处。

 

朵嫣:(念)主人有忧烦,奴婢心胆颤。(焦悦儿捧一束腊梅花上。)

悦儿(天真地。白)朵嫣姐姐,你瞧这束花好看吗?

朵嫣:(白)悦儿小姐,真好看。(抓悦儿手闻花。)一股清幽的香气!从哪儿折来的?

悦儿:(白)东村罗敷姐姐送我的。朵嫣姐,这花漂亮吧?

朵嫣:(白)难怪这花如此漂亮呢!来,把它插到花瓶里。

悦儿:(白)不,(将花藏背后。)我要让嫂嫂也瞧瞧去。(欲走。)

朵嫣:(白)你嫂子不会稀罕的。你还是别去的好。

悦儿(有点儿不高兴。白)你怎么知道嫂子不喜欢?分明是你不想让嫂子看!我偏要送给嫂子。(下。)

朵嫣:(白)悦儿小姐,你听我说... ...(见悦儿走远,作罢。焦母上。)

焦母:(白)朵嫣,我听见你和悦儿小姐在讲说什么?

朵嫣(躬身。白)老夫人有所不知,适才间悦儿小姐从外面带回来一束腊梅花,我要他摆放客厅桌子上好欣赏,她不肯,非要去给她嫂子看。老夫人,你看悦儿小姐对她嫂子多亲!老夫人您瞧过那束花了没有?

焦母:(白)哦?(面露愠色,故作镇静。)这有什么稀奇的。小孩子家爱让谁瞧,让谁瞧去。你休得多言。

朵嫣(急忙躬身。白)是,是,老夫人。朵嫣只是随口说说而已。(搀扶焦母落座。仲卿闷闷不乐上。)

仲卿:(念)兰芝生烦恼,与母问根苗。

朵嫣(迎上前,躬身。白)少爷,早安!

仲卿(点头,径直走到母亲身边。白)母亲早安!

焦母(伸手示意。白)我儿少礼,一旁坐下。(朵嫣知趣地下。)儿啊,为娘正要见你,说说心里话。

仲卿:(白)母亲有何指教?儿悉听尊便。

焦母(唱)

我的儿听为娘细说端详,

天不幸早年间你父命断。

撇下了咱娘仨度日艰难。

数年来母子们相依相伴。

儿是那掌上宝娘的心肝。

娘欣慰我的儿读书钻研,

诵圣贤求功名站立衙前。

实指望儿成人娶妻大贤,

未料想至如今难遂心愿。

那兰芝真粗俗礼节不沾,

日每间行举止自由自专。

哪比得东邻女罗敷人缘,

貌娇美知礼仪无人不赞。

我的儿听娘言另作打算,

休兰芝再续弦意足心满。

仲卿(惊愕地。白)母亲,您何出此言?!儿我实难从命。

(唱)

儿与那兰芝妻虽非是两小无猜,

婚配后我二人也算得情同手足。

儿每日忙公务心牵妻室,

兰芝她待儿归抚琴宽慰,

儿肯把心腹事与她倾诉,

儿敬他有雅量做事稳重。

儿念他知恩爱情意绵长,

儿懂他有孝心奉母不二。

娘嫌弃贤德媳太过武断,

普天下是凡人谁无过错?

又何况兰芝妻行端身正,

没来由休她去实在荒唐。

焦母(盛怒。白)小子大胆!(手捶座椅,唱)

小仲卿不听话气煞老娘,

不由人一阵阵气血上涌。

娶媳妇忘了娘大变模样,

全不似昔日里顺从孝敬。

仲卿(双膝跪倒,手抚母膝盖处,唱)娘啊!

非是儿失礼仪顶撞亲娘,

都只为儿的娘言语不当。

焦仲卿我自有自知之明,

不贪图做高官也无福相。

娶兰芝实属那三生有幸,

结发人互恩爱共枕同床,

到黄泉也相伴生死与共。

结丝萝至如今未满三载,

好光景更开头只盼久长。

不曾想中途路枝节横生,

母亲娘受蒙蔽耳目失灵。

焦母(揽儿入怀,抚摸仲卿秀发。白)仲卿,儿啊。

(唱)

有为娘静坐在厅堂之上,

说肺腑与我儿细论短长,

刘氏女委实的礼节不懂,

我焦府人皆知门第书香。

织布迟行动缓偷懒成性,

做事情爱自由目无尊长,

娘岂能姑息她一意孤行?

因此上久怀忿按捺难忍,

儿不可迁就她避重就轻,

东邻里秦罗敷西施模样,

人俊俏懂礼仪谁能比上?

驱兰芝迎秦女实在可行!

仲卿(直身长跪,抱拳作揖向母。白)母亲,大人!如若兰芝被驱逐出这个家,儿我情愿到老,也不会再娶别的女子!

焦母(怒火复燃,再次猛捶座椅,大发雷霆。白)仲卿儿放肆!你长大了,翅膀硬了!是吗?你竟然毫无畏惧,帮起那不知礼的说起话来。实话告诉你吧,我已与刘家女断绝了情谊,你今天答应便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反了你了!这个家有我没她,有她没我。你小子仔细掂量,要娘亲还是要兰芝,自己看着办吧!(起身,拂袖而去。)

仲卿(张口结舌,手臂僵直空中半时。无奈起身,拱手施礼。白)唉!糊涂的亲娘啊。(踉跄下。)

幕落。

 

 

第四场  惜 别

 

人物:焦仲卿、焦悦儿、刘兰芝

时间:当天上午。

地点:仲卿兰芝夫妇的小客厅。

幕启:焦悦儿正手捧腊梅花让嫂子赏玩。刘兰芝则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齐唱)

不羡凤凰比翼飞,

但求孔雀共枕眠。

一朝棒打两离分,

最是世上糊涂人。

仲卿(忧心忡忡地,急上。念)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唉!(叩门。)

悦儿(转身。白)定是哥哥回来了。(开门。)啊,果真是哥哥。哥哥你快看,这是我送给嫂嫂的腊梅花。

兰芝:(白)官人回来了?你且坐下,待为妻替你端茶去。

仲卿(急忙制止。白)贤妻不必,你坐了讲话。(转向悦儿。)小妹,谢谢你给嫂嫂送来这美丽芳香的梅花。

悦儿:(白)哥哥,我嫂嫂是最配享有这梅花的人!

(唱)

叫声哥哥你静听,

小妹有话讲当场,

妈妈家法管教严,

哥哥在外无空闲,

朵嫣耍嘴心机多,

唯有嫂嫂人实诚,

春来抱我捉鸟虫,

夏日赏荷同舟乘,

秋天游玩冶父山,

冬季庐江观胜景。

哥哥呀,嫂子她待我胜亲娘!

仲卿:(白)小妹莫要胡说,母亲年纪大了,哪能跟你嫂子一样,有精力带你出去游玩。

悦儿(双手抓紧兰芝臂膀。白)反正,嫂子待我好,对我亲。

兰芝(握住悦耳的双手,深情地。白)好妹妹,嫂嫂和你哥哥有话说,你先回母亲那边去,也免得母亲等你心焦。

悦儿(懂事地。白)嗯嗯。(插腊梅花于桌上花瓶中。转向仲卿。)哥哥,我嫂子是个好人,你可要好好待她哦。(仲卿兰芝相视而笑。)哥哥、嫂子,我去了,再见!(下)

仲卿(神色变得凝重起来。白)娘子,贤妻!(禁不住潸然落泪。)我真是个无用的人!你知道我是深爱你的。可是... ...可是我的母亲她听不进我的好言相劝。(双手抱头,痛苦地。)兰芝,我知道你是一个善良贤惠、能干又本分的人。我是多么的爱你呀。可叹我的母亲,也不知因为什么迷了心窍,非要我.....要我休......休了你不可,兰芝,你知道我心里有多痛苦吗?

兰芝(无限凄楚地。白)官人,焦郎,(双手抓紧仲卿胳膊,用手为仲卿揩泪。)我不知道母亲她这样做,到底是因为什么!

(沉痛地,唱)

忆昔初阳明媚日,

奴辞家园来贵门。

小姑扶床始立站,

呵护拉扯成少年。

侍奉婆母未怠慢,

行动举止不敢懒,

起早贪黑勤作息,

伶仃劳苦无怨言。

甘心孝亲做犬马,

哪料如今遭驱遣!

妾有彩纹绣花袄,

垂挂香囊红罗帐,

碧绿线,青丝罗,

大小箱奁六十多,

内有琳琅各样物,

桩桩件件不相同,

如今人卑物也贱,

不便留给后来人,

君且当作施舍品,

兰芝此生不再婚。

但愿官人多保重,

心中有奴实荣幸!

仲卿(声音哽咽。白)好兰芝,我的妻!

(唱)

兰芝你字字泪声声悲我心欲碎,

怎难忘——

三年来同甘共苦娇妻费苦辛!

日捧茶夜陪读如胶似漆相敬如宾,

夏扇凉冬温床妇唱夫随举案齐眉,

我当差你理家安分守己从不逾规,

上孝母下爱妹和睦乡里感情笃真。

贤德的妻呀,

请相信乌云暂时遮蔽了天,

七彩的光芒终究会显现。

母亲她一时糊涂犯了昏,

有一日定会云开雾散曙光艳。

到那时,

仲卿我披红挂花挂花披红迎你到门前,

终不负兰芝你一片赤诚丹心!

兰芝(抬泪眼,欣慰地。白)焦郎,官人!

(唱)

奴谢郎君深情厚谊,

刘兰芝殷切等着君。

夫君作磐石坚固不破,

奴家是蒲苇柔韧结实。

石不转移苇不烂爱情证见,

东春雷夏雨雪夫妻才诀别!

仲卿(拉紧兰芝的手。白)娘子,好一个“东春雷,夏雨雪,夫妻才诀别”!我与你定要生生死死不分离。

兰芝(沉思,缓缓地。白)焦郎,你或许还不了解我那亲哥哥。他性情脾气不太好,不顺心时会暴跳如雷,连我母亲也怕他三分。我嫂子虽也是泼辣直爽、心胸狭隘之人,但也会让着哥哥几分。究不知我此番回得家去,母亲、兄长会是怎样的看法。——我命苦也!

仲卿(安慰。白)妻呀!相信我们重逢之日不会长久。(替兰芝擦拭眼泪。伏案,强忍悲伤写了休书,缓缓递与兰芝。兰芝欲接,仲卿慌忙收回。兰芝再三要,仲卿无奈交出。二人依依惜别。)

幕落。

 

 

第五场  逼 嫁

 

人物:刘母、刘兰芝、刘卜仁、媒婆

时间:数日后。

地点:刘家堂屋。

幕启:刘母手持休书,颓然坐在堂前椅子上,不住地摇头叹息。刘兰芝一旁掩面而泣,不胜凄楚。

 

刘母(半是愠怒,半是哀怜。白)!我好晦气也。

(唱)

儿呀,你这不争气的奴才!

想当年——

有为娘和你父含辛茹苦,

育儿女实指望成龙成凤。

愧煞人你兄长顽劣成性,

废光阴懒用功一事无成。

幸喜得兰芝女天资聪颖,

自幼儿读圣贤发愤图强。

十三岁教会你上了织机,

十四岁教你学会了裁衣,

十五岁已开始弹奏箜篌,

十六上懂得进退知礼仪,

十七上过门作了焦家媳。

原指望我儿能白头偕老永相依,

谁料想平地起风波,儿啊你不迎自归!

兰芝呀,你叫为娘脸面尽扫地。

兰芝(满面羞愧地,跪倒母亲面前。白)娘呀,我的亲娘呀... ...

(唱)

兰芝女跪尘埃泪如雨下,

叫声娘高堂母听儿诉说,

坦诚言您女儿我实无罪过... ...

刘母(余怒未消。白)无罪过,却为何被休还家?

兰芝(拭泪。白)娘啊,母亲,容女儿细说端详。

(唱)

三年前兰芝女拜别母兄,

嫁焦门做贤良牢记心中。

奴的夫庐江府忠诚当差,

女儿我勤操劳里外不闲。

早请安晚问候孝敬婆母,

焦府里大小事吃穿用度,

尽是儿无巨细躬身亲为。

婆母娘苛责多难遂心愿,

三日里断五匹还嫌迟缓,

又道儿无礼节自由独专,

慢待婆少敬夫邻里不睦,

懒操作怕梳洗搅家不和。

更有那三年来无有子嗣,

七出罪驱遣儿远离焦门... ...

母亲啊,人道是知女莫如母,

你的儿甚样人你老该清楚。

刘母(同情。白)原来,我儿在焦家吃了苦也受了罪啦!(抹泪。)为娘错怪我儿了。(替女儿拭泪。)

兰芝(宽慰地。白)娘呀,是儿命运坎坷,让母亲蒙受屈辱了。

刘母:(白)我儿行得端、走得正,为娘哪管他旁人论短长。儿啊,你也不必伤心,既然回得家来,就与母亲一起住下,日后再另做打算。

兰芝:(白)母亲有所不知,婆母虽不容我,焦郎他却钟情于女儿,我二人山盟海誓、生死不离。他答应下,过不了多久,自会登门接迎女儿还家的。

刘母(释然。白)如此甚好,娘也就放心了。你且下去歇息去吧。

兰芝:(白)母亲,你也别太劳累,女儿告辞了。(下。刘卜仁、媒婆上。)

卜仁(琢磨不定的表情,有点哭笑不得。白)唉,老话讲得好,好事不出门,丑事传千里。自从我妹子前些日子被那焦小吏休回,先是县太爷家的三郎来提亲,我妹子好歹不答应。我就窝了一肚子火。县太爷家的公子不比那焦小吏强?哎,你可别说,否极泰来,坏事也会变成好事的。这不,今天,说媒的又找上门来了。这一回,可是此间付太守家的五公子提亲。人常说,大树底下好乘凉。这个机会可不能错过。今儿个,我豁上了,说啥也得把我妹子和我妈搞定!(敲门。)

刘母:(白)何人叩门?

卜仁:(白)妈呀,是你儿我回来了么。(刘母开门。)

刘母(见媒婆,问卜仁。白)儿啊,这位是?

媒婆(躬身施礼。白)老夫人万福,老身登门贺喜来了。

刘母(十分讶异。白)我家喜从何来?

媒婆:(白)老姐,有道是,无风不起浪,无火不冒烟。你家兰芝从焦家回来,早已是满城风雨、人尽皆知了。闻听人说,那焦家正央人去说东村秦家姑娘呢。以老身看,我们女方这边条件强似那焦家。人都夸咱们家兰芝多好的一个姑娘呀,竟被无端打发回来。嗨,那焦家老小可真是有眼无珠、不识好歹呀。

刘母:(白)唉!人各有志嘛。

卜仁(不耐烦地。白)妈,你看我妹子毕竟是被人家休回来了,这名声到底不太好听吧!

媒婆(察言观色。白)你母子不必烦恼。我正有一桩好事说于你们。此间一位付太守,也不知从哪里听说兰芝的消息了,托我给你们说合说合。他家五公子,年正青春,愿意迎娶咱们家兰芝小姐,但不知你母子意下如何。

刘母:(白)这可使不得,大姐有所不知,我家兰芝,虽遭婆母嫌弃,但那焦府吏与我儿感情甚笃,日后还会来接她回去的。

卜仁:(白)罢了,妈!那焦小吏忘恩负义,唯母命是从。如今休了我妹子,正好另娶新欢,他岂肯再来我家迎接妹妹。再说了,他敢来,我这拳头可不认人,看我不打折了他的狗腿!

刘母:(白)卜仁,莫要添乱。

卜仁:(白)添乱?还不怨你这当妈的,养的这好女儿!

媒婆(赶忙打圆场。白)你母子不要争吵,老话说,兮福所倚。如今咱家兰芝回来,恰遇上太守的公子提亲,岂非好事一桩?

卜仁:(白)妈妈说的是理。庐江府小吏哪里比得上堂堂太守家的公子?

(转向母亲,唱)

娘呀,付公子既然爱慕我妹妹,

要与兰芝成双配对,

依我看,这种好事打着灯笼都难寻,

咱切莫错过这好机会。

刘母(责怪地,唱)

卜仁啊,你哪知?

兰芝他一心挂着焦仲卿,

他二人山盟海誓,定要再续旧情。

卜仁(不屑地。白)你得了吧!兰芝她如今回家来,在刘门理应由我说了算。谁不知,出嫁从夫,在家从父,夫死从兄。(刘母生气指着儿子,无奈摇头叹息。兰芝端茶上。)

媒婆(谄媚地。白)哟,这位就是兰芝小姐吧。啧啧,一看就是个俊俏又贤惠的人哩。

兰芝(径直朝母亲走去。白)母亲,你用杯茶吧。(媒婆趁机拽刘卜仁一旁耳语。)

卜仁(傲慢地。白)妹子,你的事,哥不能坐视不管。别伤心,哥正替我妹子想办法出人头地呢。

兰芝:(白)哥哥,谢谢你的好意。

(唱)

兄长好意小妹我感激,

须知我与焦郎曾盟誓,

不几日上门接兰芝,

还望哥哥你再莫打其他主意。

卜仁(面有愠色,唱)

妹子你做事不自量,

焦小吏哪比得上付五郎,

一个是乌鸦,一个是凤凰。

嫁五郎定把那荣华富贵享。

妹呀,这份荣耀可是打着灯笼都难找。

兰芝(唱)

兄长你说的是啥话,

焦郎他乃孔雀非乌鸦。

待妹妹是真心实意非虚夸,

怪只怪婆母她一时迷心窍,

我二人立下誓言互牵挂。

卜仁(生气地。白)妹子,实话对你讲吧,你那心心念念的焦公子嘛,人家可是正紧锣密鼓地办喜事哩。

兰芝(斩钉截铁地。白)不可能。

媒婆:(白)千真万确。焦家与那东邻秦家的罗敷姑娘,眼下正张罗着办喜事呢。兰芝小姐还蒙在鼓里呢。哈哈哈。

卜仁:(白)哥在外头早听说了。妹子、母亲,他焦家不仁,咱刘家也不义,有志之人岂能在一棵树上吊死?再说啦,大路朝天,各走半边,我们刘家也不是吃素的。

媒婆(向刘母。)他哥说得对。

卜仁(唱)

妹呀,你也忒善良了,

写休书岂不是昭然若揭,

诳我妹背地里暗渡陈仓。

昔日里在焦家你从丈夫,

今日里回刘家须听兄长!

不改嫁居家中成何体统,

我岂能任他人飞短流长!

媒婆:(欲擒故纵地。白)她哥,此事还得从长计议。

卜仁:(白)不成,今天这门亲事就定下了。(兰芝伤心掩面)

刘母:(白)卜仁,儿啊,你要听听你妹妹的想法。

卜仁(恼怒地。白)什么想法!被人休回来,住在我家这么多天,可有啥光彩有甚体面的嘛!妈呀,你老脸有处安放,我刘卜仁可是丢不起这个人!

刘母(气急。白)卜仁,儿啊,你——(晕倒。)

兰芝:(白)母亲!母亲!(急扶母亲落座。)

媒婆(上前。白)老夫人没事吧?(向卜仁。)刘兄,我看还是算了吧。

卜仁:(白)不,这个家是我说了算。

兰芝(替母捶背。白)母亲苏醒,母亲醒来!

刘母(缓缓抬头,见是兰芝,悲怆地。白)女儿呀——(力不从心地。)你哥他、他也是为你好呀。我儿你... ...你还是顺从了吧。

(唱)

儿啊,卜仁他也是一片好心为了你,

你在焦门受苦累我娘俩怎心安?

虽说是焦仲卿与儿发了誓言,

可知晓人间事复杂难周全,

遵母命娶新妇也是理所当然,

终闪得我的儿涕泪涟涟。

为娘我和你兄岂不心酸?!

又何况付五郎品行尚端,

太守家人尊仰身贵荣显。

兰芝呀,你细思忖,

莫辜负娘与兄苦心一片。

兰芝:(白)母亲,(沉思良久,万般无奈地。)母亲,孩儿听从母亲安排吧!(神情木然。)

刘母:(释然地。白)明白的儿啊。(兰芝怅然下。)

媒婆(喜形于色,竖大拇指。白)好开明的母子呀!

(唱)

自古道,有缘千里来相会。

无巧不成书,

书成一家人。

老身我奉命已查对,

公子小姐是上等婚,

本月三十乃大吉日,

付刘两家速作准备,

莫误了佳人好婚期。

卜仁:(白)多谢妈妈操劳!

媒婆:(得意地。白)成人之美,理所当然!(刘卜仁送媒婆下。)

刘母(讪讪地。念)儿大不由娘,一切命注定。

幕落。

 

 

第六场  盟 誓

 

人物:焦仲卿、刘兰芝

时间:两天后。

地点:通往刘家途中。

幕启:深秋时节。几棵高大的银杏树、榉树在瑟瑟秋风中抖动,树叶黄红相间,掩映着远处村中茅舍。

 

(齐唱)

萧瑟秋风劲,

叶黄自飘零。

孔雀振翮鸣,

徘徊独飞翔。

(马嘶声由远而近。焦仲卿催马扬鞭上。)

仲卿(感伤而急切地,)

秋风凉枝叶枯北雁南归,

人世间多磨折孤旅堪悲。

闻凶信兰芝妻斩断丝萝,

惊霹雳焦仲卿落魄丧魂。

禀上司家事急务必料理,

驰的卢快加鞭追根探底。

当面锣对面鼓男女质对,

背信义弃誓盟所为哪回?

(马蹄声时缓时急。的卢马发出悠长凄厉的嘶鸣声。仲卿打马奔驰疾走。下。)

(刘兰芝形容憔悴,行色匆匆地上。)

兰芝(一边疾走,一边挽头发、衣袖。唱)

闷悠悠适才间独坐小房,

悲鸣鸣耳听得马蹄声响。

凄惨惨分明是的卢在程,

急忙忙离家门大道探望。

风瑟瑟云雾起枝叶动荡,

情切切念焦郎催马来迎。

汗涔涔慌奔走衣衫湿透,

泪潸潸有情人天各一方。

喜滋滋焦郎君终得相见,

乐陶陶好夫妻地久天长。

(仲卿催马加鞭上。)

仲卿(唱)片刻后,见贱人问他个子丑寅卯。

兰芝(遇仲卿打马来,惊喜地。白)官人,正是你呀——

仲卿(又累又怒。白)刘兰芝,我正要找你,你倒来了!(止马。)

兰芝(举手拍马鞍,伤心地。白)焦郎呀,你莫愠怒,听奴说来。

仲卿(愤懑地。白)贱人!(背过脸去。)

兰芝(遭误解,伤心、羞愧地。白)焦郎啊!

(唱)

仰面我把焦夫君声声呼唤,

且听兰芝我讲来由细说当面。

自那日咱夫妻忍痛割爱各分散,

刘氏女如入牢笼受熬煎。

世间事堪纷纭难遂人愿,

为妻我恰一似雨中小船。

高堂母倍伤情头晕目眩,

年迈人遇此事身心摧残。

兄和嫂昼夜里唠叨不堪,

责老娘怨兰芝吓飞鸡犬。

又闻言焦官人秦女续弦,

没奈何咬牙关委曲求全。

见焦郎方解奴心头疑嫌,

倒叫我刘兰芝不胜羞惭。

仲卿(无限伤心地,下马。)唉!刘氏,兰芝!

(唱)

我的昔日的兰芝妻啊,

仲卿男站当面贺喜于你,

深祝福刘家女再把婚配,

祈愿我焦门媳重当贵人!

兰芝(欲分辩。白)焦郎,奴... ...

仲卿(不理睬。白)嗨!

(唱)

分别后我的母劝我续弦,

断旧情娶新妇全是枉然。

大青石厚且坚千年不变,

软蒲苇一时韧顷刻裂断。

贱人你从今后名扬贵显,

只撇得焦仲卿孤苦伶仃伶仃孤苦

赴黄泉!

兰芝(跪倒在地,抱紧仲卿腰腿。白)焦郎,我的夫君啊!(沉痛地,唱)

焦郎君切莫要如此讲说,

咱二人分明是同遭逼迫。

你的母力逼你休书写过,

我家人为了我推石上坡。

受煎熬俱都是同病相怜,

兰芝女奴情愿共赴阴间。

与郎君在一处永远相见,

且看我绝不违今日誓言。

(仲卿亦跪倒,抓住兰芝双手。二人泪眼凝视,泣不成声。)

仲卿:(白)兰芝,我的娘子!

兰芝:(白)焦郎,生生死死的夫君!

:(白)我二人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亡。(合掌三叩首。同起。彼此深情凝视对方。互拭泪。难分难舍下。)

(齐唱)

生人作死别,

恨恨那可论!

念与世间辞,

千万不复全!

幕落。

 

 

第七场  别 母

 

人物:焦仲卿、焦母

时间:次日晨。

地点:焦家客厅。

幕启:天色微明,远山近树一片朦胧。焦仲卿步履沉重地上。

 

仲卿:(凄楚而决绝地。念)宁为玉碎,不为瓦全。辞别高堂,永隔阴阳!

焦母(惊奇地。白)儿啊,天色尚早,你就起床了。今天不是你歇班的日子吗?我儿何不多睡一会儿?(见仲卿神色不对。)儿啊,莫非你今天有什么事说,说与为娘。为娘也好替我儿出个主意。

仲卿:(白)母亲,儿——我没有什么。(欲言又止。)

焦母:(白)儿啊,娘这些天托人为你提东邻秦家姑娘的事,已经有眉目了。昨夜晚王婆婆来家,给了个信儿,秦家已应允下这门亲事,那美貌又贤惠的罗敷姑娘,再过几天就是我焦门的新人了。(察觉仲卿面无表情。)儿呀,你该高兴才是。

仲卿:(白)母亲,您请坐!(焦母疑惑地落座。仲卿缓缓跪在母亲面前。焦母诧异。)

焦母:(白)儿啊,你有什么心腹事,万莫憋到肚子里。(抚摸仲卿秀发。)讲说出来,为娘替你拿个主意。

仲卿(心情复杂地。白)母亲!

(唱)

母亲娘坐厅堂听儿言明,

有仲卿跪地上倾诉衷肠。

今日里起大风天气寒冷,

彤云聚树木摇黄叶飘零,

庭前兰被冻坏难抵严霜。

不孝儿日落山性命告终,

实难舍高堂母孤单身影。

别人间本是儿自作主张,

莫怨天莫恨地莫怪神灵。

儿只盼老娘亲寿比青松,

心放宽身强健四季安康。

焦母(泪落衣襟。白)我的儿呀!(不住地抚摸仲卿秀发。)儿啊,你何必苦害自己!

(唱)

儿自幼生长在名门大户,

你的父掌权柄曾在官府,

我的儿你也是官吏不俗,

有身份和地位小民仰慕。

万莫要为弃妇误入歧途,

知高低明贵贱不可糊涂。

我的儿你暂且回屋等候,

有为娘当即去求婚罗敷,

大料想三两日定能迎娶。

(白)儿啊,你只管回房歇息,等着娘的好消息吧。(起身。)

仲卿(亦起身,欲制止。白)母亲,你实在不必... ...

焦母(打断。白)卿儿啊,你就放心回房去吧!(转身下。)

仲卿:(白)母亲!(朝母亲离开方向拱手三拜,神情凄然。)永难相见的娘啊!(失魂落魄地,踉跄下。)

幕落。

 

 

第八场  拜 堂

 

人物:付太守夫妇、付五郎、刘兰芝、司仪、家院、丫鬟等

时间:同一天。

地点:付宅。

幕启:金碧辉煌的客厅。迎面中间大红的“囍”字明光耀眼。桌椅摆放齐整。一丫鬟在轻拂各处灰尘,其他丫鬟手捧香烛、酒器、供品等依次走上,安放。

 

(齐唱)

黄道吉日乐美景,

阖府上下喜洋洋。

琴瑟相鸣钟鼓喧,

坐观孔雀开彩屏。

(付太守上。)

:(白)恭喜老爷太太!贺喜老爷太太!

太守夫妇(满面春风地。白)哈哈哈,同喜同喜!(家院上。)

家院:(白)启禀老爷夫人!新人的花轿即刻就要到了。

太守(向众人。白)新妇临门,尔等小心伺候着!

:遵命。

(唢呐、鼓乐声起。)

一丫鬟(向外张望。白)来啦来啦!新娘子来啦!(喜庆的乐曲声中,身着婚服的付五郎手牵红丝绸,后面跟着头顶红盖头的刘兰芝,在众人簇拥下走上。)

司仪(向新人。白)一拜天地,再拜高堂,夫妻对拜。送新人入洞房。(付五郎偕兰芝欲下,兰芝迟疑不动,五郎尴尬摊手。太守夫妇示意丫鬟拥兰芝下。)

太守(向众人。白)今天是老夫五公子新婚大喜之日,诸位嘉宾、阖府上下,尽管开怀畅饮,喝他个一醉方休。哈哈哈。

司仪:宾客入席喽!(喜庆鼓乐声起。)

幕落。

 

 

第九场  殉 情

 

人物:刘兰芝、焦仲卿

时间:当天黄昏后。

地点:付宅庭院外。

幕启:远处传来牛马嘶叫声、众宾客猜拳行令声。刘兰芝一袭素衣凛然绝然上。

 

兰芝(悲切地。白)焦郎啊,你现在哪里?(深情环顾四周,仰望苍穹,向苍天。)郎君无负我心,奴妾在另一个世界等你了!(弯腰挽起裙子,脱下红丝鞋,一步步迈上清水池台。忽然,一阵飕飕大风刮起,刘兰芝作孔雀开屏状纵身跃入清水池中。)

(齐唱)

啊——

赴召瑶池倩影在,

銮舆应驾佛班排。

金雀屏开绽芳姿,

幽兰香逸天外来。

幕落。

 

与此同时。

焦家庭院。

幕启:远处隐约传来唢呐鼓乐声。凄厉的风声不断掠过。焦仲卿秀发披散,神情恍惚,徘徊于庭院之间。

 

仲卿(从腰间解下白绫,紧攥手中,凝视。白)兰芝,妻呀!仲卿生不能与你同衾,死也要与你同穴!(一阵猛烈的寒风刮过。)风啊,你可爱可敬的大风啊!你是来与我送行的吗?你是来告诉我,我的娘子她、她、她香消玉殒了吗?(欲泣忽止。)贤德的妻呀,芳卿!你黄泉路上把我等,把我等!焦仲卿我——陪你来了!(义无反顾地走向庭院大树前,也似孔雀开屏一般抛去白绫... ...

(齐唱)

啊——

身化孔雀云影杳,

万千烦恼一笔消。

在天长作比翼鸟,

在地永为连理枝。

幕落。

 

 

第十场  醒 世

 

人物:焦母、焦悦儿、朵嫣、刘母、刘卜仁等

时间:几天后。

地点:华山脚下。

幕启:巍巍华山脚下,焦仲卿、刘兰芝合葬墓碑掩映在松柏、梧桐树间。一对孔雀鸟栖息在旁边山坡上。焦母在悦儿、朵嫣搀扶下,从右侧缓缓走上。刘母在刘卜仁夫妇搀扶下,自左侧缓缓上。

 

焦母(走近刘母。白)亲家母,仲卿、兰芝两个孩儿如今住到一块了。我们两家一起为他们安了个永恒的家。(转身向墓碑,伤心欲绝。)我的儿,我的好媳妇,今天,你们该瞑目了吧!

刘母(握住焦母的手。白)亲家母,你我一双儿女,生不能同处,死后能安葬在一起,也算了却了我们两家的恩怨。

焦母(惭愧,自责地失声痛哭。白)是我老婆子对不住你们啊!(频向墓碑鞠躬。)

卜仁(上前施礼。白)伯母,人死不能复生,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从今向后咱再莫提起。

悦儿:(白)妈妈,伯母,你们放心吧!每逢清明时节,我焦悦儿会来哥哥嫂嫂坟前,为他们焚烧纸钱、上香祭拜的。

焦刘二母(抚摸悦儿头。白)懂事的孩子!

悦儿(转身,惊喜地。白)呀!快看!那对孔雀飞起来啦!(山坡上两只孔雀振翅、交颈,在空中盘旋飞舞。它们环绕墓碑、树木盘旋三周,而后展翅向东南方向飞去... ...

(齐唱)

质本洁来还洁去,

一方净土掩风流。

孔雀比翼东南飞,

千古教训庐江恨。

幕落。 

 (全剧终)

 

 

 1619652802(1).png

作者简介:牛智贤,男,生于1968年9月,山西省绛县人。中学高级语文教师。曾在运城蓝海学校、运城东康中学任教10余年。运城市作协会员。现供职于绛县景云初中。

 

 

 

 

美文.分享

人喜欢

上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点击加载更多内容  ↓
[!--temp.t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