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点击
名家散文名家小说名家诗歌签约作家作家档案文坛资讯
散文天地
生活美文往事回忆亲情友情博文选登东方散文西部散文
生活随笔
情感驿站生活空间人在旅途灯下漫笔报告文学百家悦读心灵鸡汤征文选登文学赛事
诗歌星空
现代诗歌古韵新声爱情诗歌伤感诗歌诗歌赏析谈诗论道散文诗页原创歌词
小说方阵
国外小说现代小说都市言情微型小说故事新编讽刺小说
文学评论
小说评论散文评论诗歌评论新书快递文化时评作家访谈
文艺荟萃
网络文学文化遗产作家信札书画世界美术周刊人文关注文娱生活文史博览
校园文学
小学作文初中作文高中作文中考作文蒲公英文学大学作文

刘江滨:先生之风

发表时间:2020-06-14  热度:

  大凡一个人的成功,固然离不开天分、勤奋、机遇等多种因素的聚合,但能否遇名师高手的点拨、栽培也是相当的关键。韩愈的《马说》讲得透彻,如果遇不到伯乐,再好的马也得辱没于无知者之手,甚至死于槽枥之间,哪里还有什么千里马啊。另外,有句俗话叫作,是金子总要发光的。可是,设若这块金子一直埋在地下,不被人发现,它发哪门子光?跟沙土没什么两样。

  宋代大文豪苏东坡是位不世出的大才子,幸运之神也垂爱光顾于他,出道之初即得遇当时文坛盟主欧阳修的青睐提携。苏东坡第一次参加科考,主考官是欧阳修。欧阳修在阅卷的时候,发现一篇《刑赏忠厚之至论》写得雄辩无碍,才气淋漓,不觉击节赞赏,便拟擢为第一,又觉文笔颇似门生曾巩,因卷子是糊名的,为避嫌,最终将此卷定为第二。待到揭榜时方知,此卷考生为苏轼,不觉有些后悔。古代科举考试规矩,及第者和主考官形成师生关系,前者称后者为恩师。苏轼给欧阳修写了一封信道谢,欧阳修看后,有些激动,那是伯乐发现千里马的激动,是有感于“雏凤清于老凤声”的激动,那是“芳林新叶催陈叶,流水前波让后波”的激动。他给老友梅尧臣写信谓:“读轼书,不觉汗出,快哉快哉!老夫当避路,放他出一头地也。 ”

  从此汉语词库里多了一个成语“出人头地” 。从此苏轼一如新星闪耀夜空。

  《宋史》评价欧阳修“超然独骛,众莫能及,故天下翕然师尊之” ,是当时当之无愧的文坛领袖。又云:“奖引后进,如恐不及,赏识之下,率为闻人。曾巩、王安石、苏洵、洵子轼、辙,布衣屏处,未为人知,修即游其声誉,谓必显于世。 ”这里说得多明白,如果谁被欧阳修慧眼瞧上,旋即名满天下,不想大火都难;苏氏父子三人当时都是布衣百姓,尚锥处囊中,欧阳大人千方百计鼓吹宣传,使其脱颖而出。并预言苏轼“他日文章必独步天下” 。啧啧,欧阳修胸襟何其宽阔也,苏东坡何其幸运也!

  小欧阳修三十岁的苏东坡,日后不仅接过了文坛盟主的大旗,更是继承了恩师奖掖后进晚辈的美德衣钵,续写了“放他出一头地”的佳话。苏东坡门下人才济济,最有名的人称“苏门四学士” ,即黄庭坚、秦观、晁补之、张耒。苏东坡尝谓:“如黄庭坚鲁直、晁补之无咎、秦观太虚、张耒文潜之流,皆世未之知,而轼独先知” ( 《答李昭玘书》 ) 。伯乐之誉,是因其独具只眼,发现并调教出千里马,世人未知,而其“独先知” 。这是名副其实的“栽培” ,而绝非有人本已小成,为博出位而投靠名门,老师也乐得坐享其成,笑纳桃李芬芳的美誉了。经过苏东坡揄扬扶持,“苏门四学士”名扬四海。有名句“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的黄庭坚甚至与苏轼齐名,并称“苏黄” ;有名句“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的秦观成为宋词重镇。值得一提的是,女词人李清照的父亲李格非,也是苏轼门生,为“苏门后四学士”之一。

  欧阳修逝后二十年,苏东坡以龙图阁学士出知颍州,一日拜访先生旧居,往事历历,情燃炽炽,这个白发苍颜的老人,不禁“垂涕失声” 。不过,他可以毫无愧色地告慰老师了:“颍人思公,曰此门生,虽无以报,不辱其门。 ”

  欧阳修,苏东坡,两代文坛大师,光风霁月,联袂接力,共同创造了北宋文学群峰并起、千壑竞秀的锦绣图景。

  这种前辈扶掖后进的美德不独为古人专美,现代也有活生生的感人范例。在20世纪30年代的中国文坛,鲁迅先生是无可置疑的文坛旗手,对培养青年作家也是不遗余力,倾其所有。他说过,对于青年人,老一辈应该“让开道,催促着,奖励着,让他们走去。如果杀了‘现在’ ,也便杀了‘将来’ ” 。鲁迅的“让开道”和欧阳修的“当避路” ,何其相似尔。鲁迅身边环绕着大批青年作家,接受先生的教诲和指点。鲁迅的葬礼上,有16位抬棺人,如胡风、巴金、陈白尘、聂绀弩、欧阳山、张天翼等,皆是这样的青年才俊,萧军亦即其中之一。1934年,萧军、萧红从东北来到上海,在人生迷茫、生计无着的时候,向鲁迅写信求助。鲁迅抱病设宴招待了这两位名不见经传的青年,还借了些钱,帮助他们在上海安顿下来。以后的岁月里,鲁迅成为“二萧”的人生旗帜、文学导师和精神父亲。对萧军、萧红的小说《八月的乡村》和《生死场》,鲁迅亲自修改,写序,并自掏腰包将二书纳入“奴隶丛书”出版,由此奠定了二人在文学史上的地位。可以说,如果没有鲁迅,“二萧”的人生或许就得改写。所以,二人和鲁迅的感情极深。193610月鲁迅去世时,萧红在日本,萧军闻讯赶来,“顾不了屋里还有什么人,我跪倒下来,双手抚着他那瘦得如柴的双腿,竟放声痛哭起来” 。萧军自谓“鲁门弟子” ,晚年他深情地说:“鲁迅先生,是我平生唯一钟爱的人,一直到我死的那一天,我都钟爱他。 ”

  能得遇世之顶级大师的扶持,那当然是绝对的顶级幸运。但也并非顶级大师都有顶级的胸怀,嫉贤妒能、阴暗狭隘者也不乏其人。唐代甚至出了“以诗杀人”的恶例。初唐诗人宋之问,七言律诗的奠基人之一,有名句“近乡情更怯,不敢问来人”脍炙人口。按说其外甥刘希夷有这么个舅舅,有“近水楼台”之便,可偏偏遇人不淑,幸运变成厄运。《唐才子传》载,刘希夷写出“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的佳句,尚未公诸于世,宋垂涎,欲窃为己有,刘不肯,宋竟令家奴以土囊将刘压死。人性之恶,以至于此。俗语有云:教会徒弟饿死师傅。又云: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新人换旧人。先进对于后进,若倾囊相授,即使没有冻馁之虞,也有被人超越之忧。这种小算盘在心里打得噼里啪啦响,也不算奇怪。故此,韩愈说,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

  “云山苍苍,江水泱泱,先生之风,山高水长。 ”这是北宋范仲淹赞扬东汉严子陵的句子。欧阳修、苏东坡、鲁迅虽非隐士,却都是这样深具高风峻节的先生,如冰轮涌出,朝暾东升,大地一片辉明。中华文明正因为有这样的先生,才赓续不绝,薪火相传。“放他出一头地也” ,随着那声掀髯而笑的爽朗与豁达,于是,我们仿佛看到,无数匹骏马从那开门处奔涌而出,四蹄腾空,昂首嘶鸣,向着远方飞驰。

 

 

美文.分享

人喜欢

没有了没有了
猜你喜欢
点击加载更多内容  ↓
[!--temp.t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