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点击
名家散文名家小说名家诗歌签约作家作家档案文坛资讯
散文天地
生活美文往事回忆亲情友情博文选登东方散文西部散文
生活随笔
情感驿站生活空间人在旅途灯下漫笔报告文学百家悦读心灵鸡汤征文选登文学赛事
诗歌星空
现代诗歌古韵新声爱情诗歌伤感诗歌诗歌赏析谈诗论道散文诗页原创歌词
小说方阵
国外小说现代小说都市言情微型小说故事新编讽刺小说
文学评论
小说评论散文评论诗歌评论新书快递文化时评作家访谈
文艺荟萃
网络文学文化遗产作家信札书画世界美术周刊人文关注文娱生活文史博览
校园文学
小学作文初中作文高中作文中考作文蒲公英文学大学作文

左远红:明亮的人

发表时间:2020-04-21  热度:

  在我热爱的圈子中,常出现这样一个词语——圣灵带领。于信者,这词是荣美,于不信者,这词明显别有用意。
  但我在这里没有故弄玄虚之意,不过是记录一个场景和写作此文真实的由头而已。
  中午,我有条不紊地收拾房间,擦拭窗台。见外面天空阴郁,细雨无声。这样的调子很衬内心。不知从何时起,喜欢暗色调,特别表现在观赏绘画和摄影作品上。其实,也没有足够的理由告诉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如果非要说出一个理由,就是随着年纪的增长,明快明亮的东西似乎过于跳跃,过于悬浮,过于轻快,过于超速度,过于炫。这些于我年老沉重的内心似乎隔着一点什么。到底是什么,我也说不清。
  这时,我一下就想到了诗人子瞳,想到了他的诗。想到那些简约,唯美,暖意,明净的句子。就有了一种想要说点什么的冲动。
  突然想到日记体,某某日记似乎也大都以天气开头,我何妨不写一篇日记呢?就写写心里的感动,写写对诗人作品的感受。日记嘛,我可以私自收藏,可以不给任何人看(包括我要写的对象),既然是日记,我想,完全可以按照自我的理解展开,这应该没有什么不妥。
  想开口的时候 
  让清风替我们哼唱
  想要安睡的时候
  把星空做自己的暖床
  清醒地瞭望着世界
  与万物和睦的相帮
  ——子瞳《海必须是一生的最爱》

  不用急着去找寻
  那些醉心的诗句
  它们就住在心底
  和你的心花独幽
  鸟儿一定要飞
  花朵一定会绽放
  收集所有的美好
  存放在心门之内
  ——子曈的诗《微笑着歌唱吧》

  没有月色的时候
  我们要学会自己掌灯
  荒原上不只一条路
  可以让暖照重回
  ——子瞳的诗《天地还会被爱翻新》

  北方的春天啊
  落雪是福降
  草种等待着雨露
  终于可以破土而出
  期待了好久好久
  北风终于转身
  不经过苦寒的人
  不知道阳春的珍贵
  浅草在岁月上发芽
  才有了心花怒放
  ——子瞳的诗《最后一场雪》

  我喜欢
  那些
  温煦的风飘
  它们像
  被
  驯服的猛兽
  
  轻轻地
  绕着你的额头
  把草露
  连上了你的
  心魄
  
  那些
  美丽的缠绕啊
  仿佛
  是
  梦里的步履
  ——子瞳的诗《献给神山的心语》 
  初读诗人子瞳的诗大概是2016年,在冰帆诗社微信群。现在想起,轻易下判断是多么令人羞愧。那时,我以为诗人很年轻,那些阳光一样照下来的诗句明快,轻盈,带着清晨的气息,带着和煦的暖意,自然而纯净。后来,通过诗人简介,知道诗人乃同龄人。如此,每每再读子瞳的诗,都会被他始终如一的风格所吸引,深感这是一个很特别的诗人。  诗为心窗。他的诗鸟语花香,他的诗意境轻淡,他擅长对唯美语境与唯美诗性的拓展,信手拈来,自成一家。这也许就是一个成熟诗人在创作道路上的自我完善,自我坚持,自我突破,再自我恪守。我相信,子瞳同样也经历了诗歌创作上的自我超越,只不过他轻拿轻放,像个绅士一样,不易被人察觉。
  子瞳介绍自己说,生于南国,长于北疆。江南的水给了他灵性,北方的风教会他硬朗。天地万物皆可入诗,灵魂独舞时,夜话成行。
  是的,子瞳无疑是一位甘于在诗歌里长袖漫舞,俊逸飘转的诗者。一个干净的人,带着自己干净的灵魂。
  在子瞳的诗歌中,很难碰到艰涩、晦暗、犀利、极端或一切过于强烈的词语,他秉承自己的教养或者信念,细微地观察,全情地投入。他轻轻用词,慢慢地用词,巧妙地用词,美好地写诗。他不着急,也不着慌,急急忙忙,吵吵嚷嚷,那是粗人的事儿,子瞳会侧身避开。他拥有的,是保护好自己的诗歌,不让她脆弱,不让她被尖利的东西划伤,不让她聒噪,只要她安静地平缓地诉说。
  诗人子瞳是重情的,他会为挚亲的人离世而停下文字;会为自己宠物的离去同样停下文字,甚至在朋友圈许久不肯发声。
  他善良,谦和,从不张扬。在微信朋友圈,他会给朋友点赞,以诗歌的方式留言。他的亲和力与温润仿佛透过微信,都能让人懂得他的教养,他的清澈与芬芳。
  我迷茫的时候,就会想,人与人,可能不仅活在不同的阶层中,也活在各自正确的语境下。
  当我看到许多写作者,以各种面目展现自己时,我知道,如我者,不狭隘很难,不平庸很难,不卑微很难,不怨怒很难,不暴露窘迫很难。是的,有的人,不表达站位很难,不发声很难,不救国救民于水火很难,不讽刺挖苦很难,不凌驾于万人之上很难……而子瞳,完好地活成一道风景,他以诗歌养心护心,在诗歌的保守下,这位中年知识分子、企业精英并不乐于让人看到他诗歌之外的任何蛛丝马迹。
  男人们善于谈论时局,而深处金融与政治中心的子瞳,也许更加明察秋毫,也许更有发言权,但他对此如封口的蜡烛,火柴放在几上,他是决不肯伸手点燃的。
  子瞳体面讲究,人到中年,保持着一副神清气爽,优雅明澈的形象。
  所以,回望自己的内心,为什么更容易与暗色调相契相融,也许,真的失去了诗人应当有的心灵的从容与自信,失去了重拾纯朴与纯情的能力。
  写下这些文字,已是下午。外面仍然下着雨,教堂广场湿漉漉的,我甚至听到窗外呼呼的风声。这篇关于诗歌的日记,就算给自己一个视角,欣赏喜爱的诗人作品,既不过分解读,也不过分炫耀。因为子瞳是一位安静的诗人,如同此时窗外的风声,我希望它小下来。因为我知道,子瞳一定也不喜欢风声大作。
             写于2020/4/20

 

美文.分享

人喜欢

上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点击加载更多内容  ↓
[!--temp.t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