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点击
名家散文名家小说名家诗歌签约作家作家档案文坛资讯
散文天地
生活美文往事回忆亲情友情博文选登东方散文西部散文
生活随笔
情感驿站生活空间人在旅途灯下漫笔报告文学百家悦读心灵鸡汤征文选登文学赛事
诗歌星空
现代诗歌古韵新声爱情诗歌伤感诗歌诗歌赏析谈诗论道散文诗页原创歌词
小说方阵
国外小说现代小说都市言情微型小说故事新编讽刺小说
文学评论
小说评论散文评论诗歌评论新书快递文化时评作家访谈
美句荟萃
心情句子爱情句子伤感句子淡然句子搞笑段子描写句子外文美句个性句子
校园文学
小学作文初中作文高中作文中考作文蒲公英文学大学作文

曹巧英:匆匆那一年

发表时间:2019-11-26  热度:

那一年腊月二十八,结束了无忧无虑的妙龄时代。那一天,我有了新的身份,这个家里的女主人。我是女主人吗?我能成为女主人吗?女主人就是我吗?早有耳闻,咸阳当地有四位终身不嫁的烈女孤承,神思过也想扛举大旗迎飘展,终因种种没能入列。在媒人的介绍下,在环境的撮合中,把自己嫁给了一个离家不远十公里很是陌生的村庄——碱滩村。

这是一街两行六十多户的小村子。最初只有几户人家扩枝散叶,把一处烂滩地通过几代人辛苦劳作成为一片富土。种菜的巨多,田耕的少。

我的新家就在村子的最东头门朝南开。门前有一张大口泵井,院墙外是一圈柿子树。每年柿子成熟的时候,就有许多雀儿品尝、嬉戏。

虽然住在边上落寂,但有它们作陪也较有一番乐趣。在万般静籁的早晨都能听到从对面花木公司传来各种清脆的鸟叫声,这是每天都能享受到的一件天赐美事。伴我一天的活计,闲暇偷一会儿懒,让思绪随鸟儿飞一程。

我最大的功劳就是“伺候”一个庞然大物——大母猪。它确实是我们家的大功臣,每年两窝。一胎就生十五个以上的小猪仔,一身身通红的颜色齐刷刷的躺在老娘的怀里。这就是生命所给予的爱。第一次我坐在它的身旁看护,原来刚出生的小猪这么可爱:红的剔透,红嘴头、红蹄子都闭着眼睛。力气大点的拱着小嘴就能找到妈妈的乳头,弱小的就挤不到,买一个奶瓶掺上奶粉掰开嘴来喂它。小家伙就是好玩,半个月后睁开了眼睛,不再东倒西撞的,四个小蹄子稳当多了,学会走路了。

这份美差不是人人都能胜任的,是有一定方法的。它躺在冰冷的水泥地面上,那个头显得更加的硕大。坐在旁边的我心里默念着:不要看到我,不要看到我。人家睡醒了,看到我就张开大口威示。露出那渗人的獠牙,此时,我转身跑跳出圈拦门。天呐,被它擒住手和腿,那还叫手和腿吗?那应该是碎手和碎腿,粉末状态。就这样跳进去,又吓跑,跳出几次。

按照奶奶教的方法,扑它的头和身子靠近它。颤抖的手终于落在它的大脑袋上,人家哼哼两声没有起头。咦!它也需要安抚,这是主人对它辛苦生产的奖赏吗?原来它要享受的是这样,我的惊恐减少了。只要不抬头咬我,会这么一直胆怯地扑下去。一天、两天就习惯我这个新手,表示出友好的态度,随后我学会了接生。

用旧衣服擦干小猪的身子,最重要的是张开嘴掏出里面的脏东西。每个小家伙都吊着十多公分的生命脐带,这个不能随便剪断,要等自行脱落。

小猪落地很顺利,等胎盘很漫长,合理运用深埋于柿子树下好施肥,你看见颜色最绯红、鲜亮的柿子,就是胎盘,充分发挥了作用。

似乎有说不完的猪故事,是的,两个月小猪出栏运到集市出售得到一笔可观的进项。母猪又恢复了自由身,几天后慢食、狂叫,失子心痛吗?不是的,是发情期要找男朋友。白天叫、晚上叫,听的人汗毛都竖起来了,用棉签塞着耳朵都能听见。忍耐,一定要等待最佳时机,受孕率才高,啥都有科学性。

奶奶在前面叫猪唠唠、唠唠,我在后面拿着棍子不出一声地跟着走。

世界上最美的走姿就是我们家这头大母猪的走势,每迈出一蹄大屁股就扭动一下。一路我专盯着猪屁股看。到了种猪场,它仿佛到了开心乐园,欢实的一减它往日矜持的形象。

人们都说种猪很可怕,带着好奇心想一睹真容。刚走到猪圈跟前,就伸出一个竹笼大的大猪头架在圈墙上,莫非它嗅到站在空地等待的猪妹妹了。这么热烈的欢迎,吓的我跑到几百米的路口,它比传说中的更加可怕。

它们恩爱结束。我们还是那样走回去,我在后面依然看着它的大屁股。它每扭动一下就有精液溢出,赶紧告诉奶奶让它歇歇,奶奶说没事赶路不停歇。来回路上它都很乖,也没有跑到人家菜地、庄稼地里祸害,只低头赶路。

我们相处的很太平,是我精心照料,还是它本身健硕。反正,它从没有生过病。

直到几年后,有一点风吹草动打破了这样宁静的生活。听说要征地,村民都说不可能,谁料知:我们沣东最差的一个村子真的成为首个被圈点的对象。大伙儿大量购置树苗,麦地里都栽上了密如麻的小树枝。扩建房屋一度慌乱。

那是一个春天,进村的土地办公车被村民抬起、掀翻,大伙都疑问拆迁赔偿问题。

2007726日,我搬出了这个村子,对大部分村民来讲是一种暂时性的解脱。

人均一亩自留地,必须种好不被人笑话。除去种子、肥料、机械、人工、浇水、打药等无利可言。一生就被这毫无生机的土地拖得半死不活。种菜有点利润,除劳碌外还需足够的人手。

想着在也不用守着猪圈夜防偷猪贼墙打洞,想着在也不用顶着烈日拔麦田里的燕麦、独独麦、米蒿草,想着在也不用钻进比人高的玉米地拔草、施肥、浇水,想着在也不用二半夜等待收割机和下雨天抢收农作物忙乱的场景,想着……

很多年轻人觉得这个机会就是解放我们的,也包括我。没什么可留恋的,而我家的大母猪就不是这样的。

那一天,收猪的大货车停在门口。他们套着猪的脖子,在前面拉着,我在后面跟着,它一步三回头望着我。

一步三回头,为什么这般依恋不舍,当它上到接地的甲板,知道这一刻就是诀别,怎么也不肯走。转头用两只眼睛死死地顶着我看,我怔住了,它落泪了。

天呐,它能通人性,那人性又被赶哪儿去了呢?不去想前世那么深奥的哲学问题了。

是这场运动减轻我的重负:不再去沙豪收烂馍馍、不再去饭店拉泔水、不再去地里去捡拾菜叶、拔草、不再每个寒冷的冬天伺候这个超级大月婆,拢柴火烟熏的真是眼睛疼。

不用再养猪,真好!另一个圈是养肉猪的,它们没有母亲那样乖巧。一墙之隔两种脾气,在牢固的圈门都能撞开。后院狼狈不堪,还越玩越淘气。撞开两米多高的后门跑到前院撒欢,见到地上的东西都用嘴头滚着玩。真的是翻了天了,一股傻劲乱冲撞,就这样一门心思的想给主人耍花招。

分别就有痛苦的,好几位在村里生活几十年的老人大哭。舍不得这里的一砖一瓦、一草一木。最让我记忆的就是我们家的一群鸡,毫无夸张,真是飞鸡中的战斗鸡。有一只公鸡还真的是越职了,除打鸣外,还是守门员。只要谁家的小孩跨进门槛,它就飞跑过去高跳啄孩子,吓的孩子扯开嗓子哭。因为,是散养的鸡,防不胜防。他们都是来找我儿子玩的,又不是来打架的。接连误伤,只有把不明事理、爱出风头的鸡宰了。

说到越职,真的要夸赞的是我们家的小狗,从不侵犯弱小群体比如鸡、鸭、小猪。在边上住,那老鼠多的猖狂,狗看见了就死里追,还挺倔强,在老鼠窝边一等几天。鼠患成灾,到处下老鼠药,误食致死多条狗,我的罪孽深重。

写到此处我发笑了,怎么写的都是猪呀、狗呀、鸡、鸭的。是的,我们家就是动物园,除了它们,还忘了介绍黄鼠狼。每年冬天的晚上,它就来捣乱,追的鸡惊惶逃窜。楼梯底下的钢碳袋子缝隙,鸡就拼死扎头往里钻。

早上清点数字发现它卡死在里面,翘着屁股头拔都拔不出来。

蛇也是家里的常客,后院墙缝里盘的是,前院的疙瘩拐角都有栖身。有一次我给锅底放了一把麦秸秆引火做饭,点燃一根火柴可了得,柴火使劲地跳动。吓得我抱起孩子跑到四叔家求援。四叔仔细观察说可能是蛇在锅炉里钻着,遇到温度在蠕动,跑掉了。

这就是平凡人家的普通生活,没有华丽的言辞来描述,似然平淡。但是真实无浮夸、无煽情,只是些琐碎的生活、琐碎记。

前文介绍村子时提到门口的泵井。它是一口灌溉井,也是村民没通自来水时的饮用水井。有三十米深,浇菜、浇地经常使用。我们给水渠上盖了一块楼板,大家在上面当搓衣板用,

一到冬季我们家最热闹。我把洗衣机般到房檐下,大家就把洗好的衣服放进洗衣机脱水。然后在绳上晾晒,等干了以后来收取。有的不愿意来回折返,就直接把脱水的衣服端回家,这口井给我们带来了很多便利。

孩子会走路以后,发生了微妙的变化。每天早上打扫门前,总是能看到那口井张大嘴巴喔喔叫。是休息一晚上井底想见见阳光晒晒日照吗?三十米处你也看不到太阳那倍迷人的笑脸呀!

这里已经有血的教训:村里几个小男孩就是在这口水井里找自己的影子,一个不小心掉下去了,怎么也捞不上来。

大夏天穿的单薄,最后用多刺钩子钩上来的,惨不忍睹在场的人都哭了。走到井边打了一个冷战,赶紧用木板盖上,第二天早上,还是张开大口,这种情况持续多日。是谁“特勤劳”天天来劫走井盖呢?

我去找承包主人,看护完线缆请盖上木板。小的问题还是不能引起重视,它依旧敞开天门。只能说我是个弱势的母亲,我要保护我的孩子。我再也不盖木板了,无可奈何花落去。

每天清扫的树叶多了一个归宿,飘逝在井底的水面上,让树叶痛痛快快地洗个凉水澡。时不多日,他们拔出泵头,陶清里面的杂物。害人之心不可有,这也是没有办法中的办法,是有点损德,可还真管用。

从那次以后,每天早上打开门的第一件事儿,还是检查它的顶头盖,安静地躺在原位,隔一段时间,我就更换新的结实点儿比较沉的木板盖上。

天下的父母都一样,希望孩子平安、健康、快乐。所以,大家能体谅在特殊时期我所做的荒唐之举。在告别碱滩村的那一天,即使日子过得再怎么艰辛,我都没有掉眼泪。

我相信:结束了该结束的,开始的就会有一种新的气象。

 作者简介:曹巧英,笔名文缘子,沣东人,文学爱好者2017年著《我是保洁员》

 

美文.分享

人喜欢

上一篇下一篇
猜你喜欢
点击加载更多内容  ↓
[!--temp.t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