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点击
名家散文名家小说名家诗歌签约作家作家档案文坛资讯
散文天地
生活美文往事回忆亲情友情博文选登东方散文西部散文
生活随笔
情感驿站生活空间人在旅途灯下漫笔报告文学百家悦读心灵鸡汤征文选登文学赛事
诗歌星空
现代诗歌古韵新声爱情诗歌伤感诗歌诗歌赏析谈诗论道散文诗页原创歌词
小说方阵
国外小说现代小说都市言情微型小说故事新编讽刺小说
文学评论
小说评论散文评论诗歌评论新书快递文化时评作家访谈
美句荟萃
心情句子爱情句子伤感句子淡然句子搞笑段子描写句子外文美句个性句子
校园文学
小学作文初中作文高中作文中考作文蒲公英文学大学作文

川 流:微型小说三篇

发表时间:2019-11-16  热度:


  求 婚


  他是公司的聘用员工,和同在公司打工的她谈恋爱。
  她是个淡泊的女孩,他与她交往一年来,总觉得她不够浪漫,彼此的关系也就一直不冷不热。追求完美的他对是否与她携手共度人生犹豫不决,隐隐地,他甚至有了退出的念头。
  母亲大老远从乡下赶来看他,这是他大学毕业后,母亲第一次进城,他知道母亲是牵挂他。在乡下,他这个年龄的男孩很多都做爸爸了,母亲很为他着急。
  他约了她,晚上一起陪母亲吃饭。他想,让母亲见见她吧,如果老人家也不满意,就不如趁早和她分手。吃饭地点就在公司附近的一家小饭店,点了几个家常菜。她忙上忙下地张罗,细心地为母亲铺餐巾、盛米饭。母亲笑眯眯地看着她,眼里满是怜爱。
  母亲年纪大了,牙不好,饭吃得很慢,当他一大碗饭吃完后,母亲还只吃了小半碗。他放下碗,奇怪地发现,平时最多吃一小碗饭的她,今晚吃完一碗饭,又盛了一碗,有滋有味地吃起来,一边吃,一边与母亲唠着嗑。母亲兴致很高,边吃边说起乡下的事,当母亲将他直到八岁还缠着要吃奶的事说给她听时,她笑得花枝乱颤。不知不觉中,她已经吃完第二碗饭了,而这时,母亲碗中的饭也吃完了。
  母亲起身去了洗手间,这时,她拿过餐巾纸捂着嘴,干呕了几声,脸上露出一丝难受的表情。他知道,她最近在减肥,便问,吃不下去为什么还撑那么多呢?她微微一笑说,你母亲第一次进城,如果没人陪着她吃,老人家会不自在,吃不饱的。
  爱,有时就是陪着你的亲人多吃一碗饭,有如此情怀的女子是多么值得珍惜!刹那,一股暖流袭过他全身,才发现,原来她是如此的美丽。他情不自禁抓住了她的手,说,我们结婚吧!
  这时,母亲回来了。他说,妈,我们准备下个月就结婚。母亲喜得眉开眼笑,而她,则娇羞地嗔道,这么急呀,我都没准备好呢。眼中却有幸福的泪光在闪。

夜 归


  那年,他和她刚结婚不久。
  他在县城一家业务部门当技术员,她则在距县城十多公里的一个小镇担任妇女干事。
  俩人的工资都不高,加上结婚时背了些债,因此,日子过得紧巴巴的。镇里平时只发一点生活费,到年底才能兑现剩余工资和各项补助,家庭日常开销就只能以他的工资为主,常常捉襟见肘、入不敷出。
  她蹲点的村离县城较近,她工作完了便回家过夜。那时计划经济的痕迹还很重,乡镇干部晚上经常要开群众会,部署栽棉花、烧火粪、挑塘泥等。尤其是下半年,得花很长一段时间挨家挨户收提留,总要忙到很晚,没有班车回来了,她便不得不找个农家住一宿。家里没装电话,他只能茫然地等待,心里牵挂得很。后来,他俩商量着买了一辆自行车,永久牌二八载重型,后面方便坐人。
  从此,只要过了最后一班客车,他就骑自行车去村里接她。等她忙完,他们骑着车风驰电掣地往县城赶,她搂着他的腰,趴在他背上,就是凛冽的寒冬,他都能感受到她的温暖。一路上她会告诉他听来的乡间俚语或笑话,让他们的行程不至于太寂寞,如时间长了没听到她的声音,他便唤她,听她迷迷糊糊地应答,怕她睡着,他就搜肠刮肚想笑话,防她摔下车去。
  好不容易到了腊月二十四,是镇里发工资的日子。他陪她早早地等在镇里,出纳直到下午五点才从县里提钱回来,大家排着队领钱,等她领到工资和补助时已经天黑了。发了一千八百元,这对他们来说真是一笔巨款。镇里还分了几条鱼、几斤肉,在他们眼里已是能够过个很丰盛的年了。她又到镇上的小店里还了几笔钱,都是平时买牙膏、润肤霜、卫生纸之类生活用品欠下的,快过年了,总不能还欠着。
  忙完,她说回吧。看看外面已经伸手不见五指了,他说,要不明天再走?因为这是在镇里,不比在蹲点的村,到县城要骑近两个小时的车。她说,鱼还要迟呢,回吧。他说,身上这么多钱,路上怕不安全。
  她想想,脱下鞋子,把一千八百元钱分成两半,一只鞋里放一半,又铺上鞋垫。然后跺跺脚笑了,说,万元一失。
  那一刻,他有一种热的东西在胸口涌动,眼睛也有些红了。
  路上,尽管忙碌了一天,他们都很疲劳,但精神却很亢奋,她不停地计划着春节如何过。她说,她要给双方老人的钱加倍,要给他买一套两百块钱的西装,年货要办得充足一点,要使双方家人来作客时吃得满意,还要存上几百块钱,留着生孩子时急用。其时,她已怀孕三个月了。所有的计划中,她唯独没有想到自己。
  遇到上坡,怕他累着,她便要下来走。由于鞋里放着钱,怕踩坏了,她不敢走快,步履显得有些蹒跚,不一会便气喘吁吁。他一只手扶着车把手,一只手搀扶着她,就像在风中散步的情侣。
  那晚他俩回家已经十二点多了。一坐下,她顾不上疲劳,立即把鞋子脱下来,取出里面的钱,虽然有些折皱,但并无大碍。她一边细心地把钱捋平,一边开心地说,我们有钱了,可以好好过年了。
  他蹲下身子,一下一下帮她捏着微微浮肿的脚,嘴里应着,是的,是的,辛苦一年了,我一定要让你好好过个年。心酸而幸福的泪却再也止不住地滂沱。

送 饭


  那天早晨,她上班前,期期艾艾地对他说,中午给我送饭好吗?
  他记起好多年没有给她送过饭了。她在医院工作,从普通护士做到了护士长,而他在行政部门工作,比较有规律。护士工作中午大多不能回家吃饭,刚结婚一段日子,他每天都会细心地做好饭菜,用饭盒装了,送到医院,如果是冬天,他会用布包好,捂在棉袄中。当她打开吃时,饭菜还冒着热气,看着她有滋有味地吃完,他才拿了空饭盒回家,一路心里都是甜蜜。
  后来,他们有了女儿,他中午要管孩子,没有时间给她送饭,她也不让他送,怕他太辛苦,就在医院食堂吃中餐。时间一长,他也习惯了,直到女儿上了大学,这些年,他几乎都是自己解决午餐,没有再给她送过饭。
  她今天突然提出来要他送饭,他不由有些奇怪,但也没有多想。
  中午,他在单位有个应酬,吃完饭已经一点多,才猛然记起她早晨交代的话,连忙在附近的餐馆买了一份盒饭就往医院赶,一路上还惴惴地想,不知她是不是已经吃过了。
  到了护理部,护士们正在休息,几个年轻护士嘻嘻哈哈说笑着,只有她神情黯然地独坐一隅,从窗口斜射入的阳光映照下,她头上参杂的丝丝白发格外醒目,与身边的年轻女孩形成了鲜明对比。他心里突然有点酸疼,曾几何时,她也是如这些女孩一样青春美丽呀。
  他上前轻唤了一声她,见他端着盒饭站在门口,她眼睛一亮,脸上神情一下子鲜活起来,快步走上前,说,你来了,给我送饭来了。声音大的有些夸张。
  年轻护士们都围了过来,探身看着她轻轻掀开盒饭盖,一女孩叫道:哟,辣子鸡丁、油淋小白菜,还有煎鸡蛋呢,怪不得来这么晚,原来做了这么多好吃的。另一个女孩羡慕地说:护士长,你老公对你可真好!有女孩接话:那当然了,护士长说了,今天是她结婚二十周年纪念日,他老公一定会给她送饭的。
  说实话,他匆忙买来盒饭,里面的内容都没来得及看呢,至于说结婚纪念日,更是没有想到。看着她满脸通红,幸福地吃着盒饭,他仿佛一下子回到了二十年前,沉睡心底的爱翻江倒海,几近汹涌,不由脸色潮红,眼里有晶莹的光在闪。
  年轻护士们起哄起来,看呀,护士长和她老公脸都红了,还害羞呢!

作者简介:川流,原名李宏川。1968年出生,江西省湖口县政协工作,江西省作家协会会员。在《北方文学》《当代小说》《延安文学》《西部》《短篇小说》《小说月刊》《阳光》《太湖》《雪莲》《创作评谭》《工人日报》《江西日报》等杂志报刊发表小说、散文200余万字,著有小说集《看族》《谁是谁的过眼云烟》,散文集《你是人间的四月天》。

 

美文.分享

人喜欢

上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点击加载更多内容  ↓
[!--temp.t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