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点击
名家散文名家小说名家诗歌签约作家作家档案文坛资讯
散文天地
生活美文往事回忆亲情友情博文选登东方散文西部散文
生活随笔
情感驿站生活空间人在旅途灯下漫笔报告文学百家悦读心灵鸡汤征文选登文学赛事
诗歌星空
现代诗歌古韵新声爱情诗歌伤感诗歌诗歌赏析谈诗论道散文诗页原创歌词
小说方阵
国外小说现代小说都市言情微型小说故事新编讽刺小说
文学评论
小说评论散文评论诗歌评论新书快递文化时评作家访谈
美句荟萃
心情句子爱情句子伤感句子淡然句子搞笑段子描写句子外文美句个性句子
校园文学
小学作文初中作文高中作文中考作文蒲公英文学大学作文

明素盘:《青藏高原》(组诗)

发表时间:2019-11-09  热度:
 
在木诺山上
 
在木诺山,原始的仪式被雪光打开
巨大的石块匍匐于时光之下,静寂如墓碑
神话继续潜行于想象,哦
疯狂燃烧的火山岩,群鸟消失
大地的手上长出露珠和雪莲
象征发生在牧人的额头,多少年了
红与黑的灰烬如沉思,从更深处被倾泻
犹如,祭祀更遥远的独立
而,攀登者把生命种在孤峰上
遗失在最高处的寂寞,星子化作图阵
最低处俯身,有掠过苍鹰的翅
这些遗落的万物的祈祷,千年无解
千年仍在熔岩的石上镌刻时间
印记到更深的内部,死亡仅是一种纪念
哦,触摸过天穹的手掌,安静中
整个山脉都在召唤
与神秘的扎日南木措互相映衬
芳草凄凄,涛声不绝
你从透明雪瓣中感到清醒了么
这些手势中盛开的梦魇之花
仿佛怒放的记忆
延伸的盆地在山峦中升起,心被歌声注满
而,打坐的神,站立的神
在梦的入口燃起灵魂的篝火
寂静给予了谁,谁在等待、离开、或赶来
 
 
雅鲁藏布大峡谷
 
劈开的屏障,从杰马央宗冰川开始悸动
由西向东,巨大的银龙呼啸,从天幕中来
漆黑中,触摸远古的手
像一道道擦痕张开的手臂
凝重、起伏的滩礁棋布,浪推着浪
延伸的褐色褶皱连绵红色光芒
一次次洗涤历史的沙石
走了多久呢,避世者的脚步
马泉河谷地静置的心声
我的天上的河啊,浇灌着我的西藏江南
冰川下祈祷的高贵背影
是缠绵的雪山缎带、铺满月光的湖塘
还有裹满传说的密林青衫
幽远回声的谷地上
沉默的暗语是更遥远的原始召唤
门巴族人,珞巴族人和藏族人民站立的尊严
他们拥有最透彻、最透明的心
一万年之久保持的愿望
举起的幸运是通往天堂的秘径
万物皆在,时间坚硬
谁用光的刃剖开冰崖上的黑夜
唤醒万年的雪,万年的雅砻
这恩赐的水,守望的水,生命的水
此刻,我触摸到的真实是更深远的宁静
 
 
风中的布达拉宫
 
那么,听它用沉默继续歌唱
那么,给予布达拉孤峰更多的想象
一座宫殿,风中的转经轮与低低的祈愿声
被世人引申,成为信仰、爱、或更多
而,我感到唇语中的雪山与布达拉宫的光
它更是远古的镜像,深海中空荡的圆满
神不解释何为神,燃烧的落日下
幻化千年花香,冥冥中继续发力
云叠着云,旷古的风一直吹
迂回曲折,在山的脊背上飞翔
沿着白墙与红墙的时间缝隙
吐出凹凸暗语,在隔世的光线中流离
叠砌经卷中的红衣喇嘛,使人迷惑
系着铜环高起的墙外,我看到
更多匍匐的身体,虔诚的信徒与子民
风水写在脸上的土地,那些手和赤裸的手臂
是否膜拜中与布达拉宫的屋顶
成为高原的卷首语
与唐卡、经卷、缎锦与红幡一起
仰望中释出神圣之火
告诉我,那流逝与幻灭的,可是永生?
 

莫高窟的隐喻
  
落日成为它的隐喻,莫高窟
河西走廊干了的泪水
动用风沙,就是动用更大的技巧
大漠深处,你若能保持清醒
就能参悟就能拥有更宽的人心
而沉默是对文明最大的暗示
我看见一千朵莲,赤日下
翻开的古老传说,而
我们早已习惯于经卷中的典故
两千年了,鸣沙山上沙鸣不止
这其中是否隐藏更大的真理
古老断崖上闪烁着光芒
是什么还在践行
飞天的菩萨哦飞不出视野
把某种意志根植于大地
四万平方的壁画荡漾的涟漪
仿佛一场更大的洗礼
目光交汇时,更深的爱回到原点
那结局一定让所有人确信无疑
哦,夜之雾覆盖的谜
月亮不安于只作一个词
苍茫中,带着预感和祈祷
它,穿过大地与天空
 

镜影中的蓝色火焰
 
喜欢它放得更低的身体
软的缎影轻描在线面上
都在这里了!
我的高原蓝在天空的枝上
嵌入镜影中的蓝色火焰
静置了的时间,夜在流动
被思念与忧郁盛满,甚至
彼此的回声正被想象抛开
于更远的境域中辉映,更多的
美和寂静已无法复制
若有例外,一定是缠绵于某处
与灵魂相关的振动
被读出,被信任,被小心说出
是的,我爱生活于此的反复眷恋
一次一次递给我的残缺和圆满
哦!如此多的神示——
鹰衔来马背上的落日,正填补孤寂
被吻过的湖面仍保留最初的表情
酷日下带着盐份的风
视野中铺开完美的轮廓
空白处是靠近的低语
是阅读到的天空的线索
与大地的启示
是我爱你的唇语,卸下了全部深度
 

空旷盛满的大昭寺
 
空旷盛满的大昭寺
白色身体朝向远方
寺门打开,是入囗,也是出口
一些缓缓慢下来的,更多的
雪原如此抽象,收尽的
夜、经卷与香息,静了
时间的金鼎积雪多年
秘密深不可及
空旷盛满的红色生命
唤醒的声音还在沉睡
天空的流云来来去去
明亮又陈旧
我在这里,我在这里
呢喃中召唤的名字
转经筒布满尘世的路
千年如一日,不容质疑
空着的目光代替她们的背影
低下头的人更接近匍匐的记忆
已走出好远
都是曾经给予的方式
藏掖不住的弧线,融化的风
像另一种燃烧
又熄灭如火
信仰不朽漫向高处
谁,预言这一切
从指尖到额际,诵经声有多重
钟声和鸟群轻落入寺院
发光的翎羽拍响了寂静
纷纷扬扬
忧伤不必刻意说出
格桑花簇拥早醒的院寺
不言不语的
深处,有一种声音响起 
 

波密桃花
 
柔软的轮廓已远离尘心
南迦巴瓦山仍在禅唱空灵
夕阳下,积雪与草甸
轻易就被带出,如燧石
不必预设,越来越多的原味
将身体的桃花开始翻转,呼吸
淡粉色波密,妖娆的
不用言语就能摸到它的炽热
或许,桃花只是一种例外
它早已超出美学的范畴
解开的寂静是否与相思有关
最深邃的目光是谁留下的
雪原上的桃花,收尽更深的夜
篱笆。古寺。僧人。桃花只是因果
与月无关,湿淋淋的
只作不可解的词,桃花
具体得不太真实,在波密
是理所当然的给予
仿佛无法合拢的春光
看与不看,都拥有最深刻的仪式

 
鲁朗林海
  
风弹奏的竖琴
雪山环绕中低吟的竖琴
在这里,更多的梦被打开
鸟鸣与蓝雾翻新的云杉
树冠被光线温柔梳理,织出更大的沉默
不规则的松树鳞纹仿佛一种愿景
在鲁朗,野性的图腾
雨水落入后交出新鲜的牧场
植物在分散的石头中
于叶脉与枝柯间静止与摇曳
仿佛林海放置的凝固涛声
不急于看清原本的样子,一万年了
一万年的美是难以名状的
这里,杜鹃花拥有更彻底的倾诉方式
透彻的鸟鸣更像一种神示
有意无意间轻落于花海
从云朵到额际
像停泊的爱长出记忆的苔藓
它有理由使你相信某种真实
源自更深的泥土,在鲁朗
淡淡的花香是一种表情
不要急于靠近
冰川的灯盏总能照亮人心
赤裸的风、琴曲正穿过灌木林
它们发出同一种声音,高贵且神秘 
 
 
我的唐古拉山 
 
固化的天空之泪,它的力度
更接近深蓝
日复一日的风,穿过身体
更多的姿势被打开
无声、粗砺,不露痕迹
在高处,冰川用透明证明遥远的距离
时间之巨石延展鹰的翅
想到高处的冷和醒
看,坚硬的石头如何呼吸
唤醒沉寂的生命
庞大的唐古拉——
我的沿着山脉升起的名字
闪耀光芒,与黑暗对峙
抛下碎的影子,连同风雪与沙石
沉睡中伟大的白色魂灵
死生坦然,走过神的天空和大地
哦,我的唐古拉——
醒着的言辞是世代敬畏的声音
山脊只用自己的方式发声
雪的落下是古老的炫影
它的舞蹈,来自更深的焰火
空旷的力量接纳尘世的所有
——祭祀不朽
为色彩找回原本的真实
纯粹,干净,赤裸裸地
凸起信仰的美丽,赤脉流传  

2019.7.10


作者简介:明素盘,本名祝迎,诗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作家在线网站副站长,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国家创业咨询师,祖籍浙江绍兴,现居广西。诗作发表于《诗刊》《青年作家》《诗潮》《草堂》《知音》《都市》《西藏文学》《广西文学》《江南诗》《散文诗》《上海诗人》《齐鲁文学》《红豆》《人民日报》(海外版) 美国《新大陆》《诗殿堂》等,代表作品有《玫瑰系列》组诗、《晚云》、《青藏高原》等,部分作品被收入《中国现代诗歌》《中国诗歌范本》《华南诗刊》《广西诗歌地理》等。著有个人诗集《明素盘诗集》《玫瑰集》。
美文.分享

人喜欢

上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点击加载更多内容  ↓
[!--temp.t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