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点击
名家散文名家小说名家诗歌签约作家作家档案文坛资讯
散文天地
生活美文往事回忆亲情友情博文选登东方散文西部散文
生活随笔
情感驿站生活空间人在旅途灯下漫笔报告文学百家悦读时事要闻征文选登文学采风
诗歌星空
现代诗歌古韵新声爱情诗歌伤感诗歌诗歌赏析谈诗论道散文诗页原创歌词
小说方阵
国外小说现代小说都市言情微型小说故事新编讽刺小说
文学评论
小说评论散文评论诗歌评论新书快递文化时评作家访谈
文艺荟萃
网络文学文化遗产作家信札书画世界美术周刊人文关注文娱生活文史博览
校园文学
小学作文初中作文高中作文中考作文蒲公英文学大学作文

王剑冰:苍山漾濞

发表时间:2023-01-07  热度:

 

第一次听说漾濞,名字多水,小城一定水气汪汪。果然来自一条江,就叫漾濞江。西洱河、顺濞河、吐鲁河、鸡街河,那么多的水都汇于漾濞江,漾濞江也就成了澜沧江在云南境内最大的支流。

漾濞江在漾濞古城周身绕了好大一个弯,似要将所有的恩爱都呵护于这座朝夕相处的小城。站在高处就会发现,小城在漾濞的臂弯中睡姿很美。你或许还不知道,这城这水,都在大名鼎鼎的苍山之上,海拔差不多有1600米。

苍山是经过20亿年书写的地质之书,为了这个庄严的命名,造物主让山石轰鸣,汪洋退却,尘烟翻滚,天地炸裂。3000多年前的苍山崖画,让我听到石头的声音:葱茏的树木,生活的茅屋,动物的跳跃,人物的奔跑,一个个史前文化密码,告知这里早就有了人类的快乐表达。

进入漾濞,会进入茶马古道引出的秘密,领略民族历史的情怀。

你看,顺着苍山碧水走去,就有一个石门向我们敞开,那巨大而直立的石门,分明是一柄开天大斧,猛然砍削而成。

苍山生出柔润多姿的洱海,却也造就如此宏阔的山门。这是生之门,是山之花,是石之诗。

一道闪电炸过,完成它在石门最美的亮相。风走到这里,出现绝望的断裂,断裂的还有一团云,一半挂在崖下,一半飘去远方。崖端悬着几棵树,完全处在风口浪尖上。不知是哪只鸟,慌乱中把坚毅的种子吐在了岩缝间。

一些树叶使劲儿张扬,无论怎样,都扬不到上边去。却有一只鸟,像蓝色的箭簇,从乱叶中射向天空,到了崖顶,鸟儿变成了红色,它浴在了一片霞光里。

晚间,当山门落满月光的翅膀,你会发现造物主亿万年前的那次灵感,绝对如李白一般迸溅。七道云瀑飞流直下,沉厚雄浑,触目惊心。

一般的诗人都过不来,只有徐霞客会看到这种奇观,徐霞客要享尽最后的惊羡,才会回去幸福地闭眼。

一条茶马古道,在深深的峡谷下逶迤而出。没有这道石门峡谷,古道不知要盘绕多少山峰。还有古道边的金盏河,也会迷茫得不知所措。唐代,这里是吐蕃翻越苍山进入洱海区域的必经之地,也是唐军征讨的必由之路,竹林寺还有“唐标铁柱”的遗迹。至宋代,段思平统军经石门,翻越点苍山建立大理国。忽必烈仍走石门,灭了大理国。石门关就如打开的史书,书页哗哗作响。

响得最多的,是马帮汉子的吼唱与驼铃的叮当。沿着碎石铺就的古道走过石门,他们的远方更远,而走回石门,便走近了家乡。家乡的老屋也许不大,屋内的火塘一准烧得很旺。

细细长长的漾濞老街,犹如一道弯眉镶嵌在漾濞江一侧,卵石铺就的街道两旁,多数老建筑风骨犹存,坚守着漾濞曾经的兴盛。小城地处博南古道要冲,内连昆明、大理,外接永昌、保山直至南亚,70公里的驿道穿城而过,脉地、平坡、鸡邑铺、双涧、金牛、马厂、太平,一个个悦耳动听的地名,至今仍保留在沧桑的岁月中。

作为西南丝绸之路的重要驿站,老街接待过数不尽的马帮和商贾,一路辛劳的人们,走进一家家熟悉的客栈与小店,鼾声与酒香搅和在一起,歌谣与月光搅和在一起,构成漾濞老街的独特一景。小孩子学着马锅头在街上一边跑着一边唱:汉德广,开不宾,度博南,越兰津……

老街一直延伸到铁索桥头。幸存的明代云龙桥下,一江碧水还以昨天的方式,从吱吱作响的桥板下拍浪而过。

清代末期,一位在江边教书的老秀才,在秀岭山巅顿有感触,随口吟出“秀岭孤松东西南北风债主”,待续下去,搜尽枯肠再无好句。数年之后,云贵总督林则徐途经漾濞老桥,沿江远眺,即兴对出那个缺位多时的下联:“漾江独石前后左右水冤家”。

站在高处放眼望去,古老的漾濞气质依然,真可谓百里漾江百里画,千年古道千年城。

打开苍山西坡的封面,就打开了绚烂的万亩杜鹃,如火的浪漫让你觉得,整个苍山都要被这热情点燃。再往里看,又看到葱茏百年千年的核桃林,便又感到,苍山还是苍山。漾濞人几乎家家种核桃,一百多万亩的核桃林,渲染了漫山遍野的苍绿。漾濞人言语间流露着那种自豪,他们说,我们这里是世界“核”心,中国“桃”源。

在漾濞,核桃的丰收就像中原麦子的丰收那样充满喜庆。苍山这边的气候,适宜各样物种生长,2002年,漾濞雪山河滩发现的一块核桃古木,改写了核桃起源的历史。专家测定,早在2.6万年前,漾濞就有了核桃分布。也就是说,当公元前115年,张骞从西域带回胡桃种子的时候,华夏西南的漾濞江流域,核桃林已经繁华多年。

新春除夕,光明村最老的核桃树下,村民们摆上香案,燃起祭火,鸣金三点、法号三通,彝家“毕摩”开始向核桃神灵敬香、敬茶、敬酒。神圣的诵经过后,彝人围着核桃古树踏歌。“什么生来一树高,什么春来叶子青?什么开花一条心,什么结果满天星……”

万亩核桃园中隐藏着一个鸡犬相闻的村庄,门前活水潺湲,屋后鸟鸣清幽,核桃铺就的小路引出团团云霞,同炊烟缠绕在一起。

一段大木,竟是榨核桃油的木榨,经过多年实践的人们,把蒸制的核桃放入木槽,奋力用木槌锤打挤压,小槽里便有油水点点流出。泛着油光的木槌又大又沉,要费很大气力,才能将它举起。

我看到了漾濞家家用过的核桃油灯,那细长的捻子上,总是晃动着一豆灯火以及灯火下的故事。漾濞人舍不得扔掉这些老玩意,时不时拿出来,给孩子讲那过去的事情。

你来漾濞,漾濞人不仅给你尝漾濞卷粉、苦荞粑粑,更会让你品尝那些带有核桃元素的美食:核桃花凉调、核桃荷叶饼、核桃炖猪脚、核桃肉圆子、核桃八宝粥、核桃炖羊脑,还有核桃乳、核桃酒,走时给你带上核桃糖、核桃茶、核桃糕。

漾濞人性情耿直,他们给你敬酒,还要给你献歌,实际上是要你多喝、喝够。那种带点强迫性的豪爽,让你觉得,他们根本就没拿你当外人。你看,他们来了,一排的满杯端在手上,热情喊出胸膛:阿表哥,倒酒喝,/阿表妹,倒酒喝,/喜欢不喜欢,也要喝。/喜欢了也要喝,/不喜欢也要喝,/管你喜欢不喜欢——也要喝!

漾濞江一弯弯地盘绕,滋润着石门周围的土地和生命。我看到了云中出没的“滇湎公路”。漾濞人告诉你,别小看这个地方,当年诸葛亮都带兵到了这里,“春日鞭牛,教夷人耕种”,“打牛坪”就是史上留下的地名。这里的人刚毅果敢,没有什么能难住他们。漾濞人口本就不多,抗战时期全县才3万多。可他们举全县之力,不到一年时间,就筑起滇缅公路漾濞段。竹林寺成了护桥的高炮阵地,禅地和正义构筑在一起。同茶马古道重合的滇湎公路是重要的国防线,它与万里长城一样,书写了民族的不朽篇章。

他们还会说,这里去年发生地震,震垮了许多房屋,却震不垮漾濞人的意志,他们以极快的速度,在那条古街的另一面,建起了漂亮的新家园,那么大一片,铺排出漾濞人的新生活。还有漂亮的漾濞中学,正在进行收尾工作。

想到那句石头开门的话语。石门与太阳一样永恒,第二天,黎明还会如约而至。

车子喘着粗气,在野岭间盘旋,盘上去就到了阿尼么。“阿尼”是鸟,“么”是没有,连鸟都没有的地方,可见有多贫瘠。现在呢?核桃树围拢的阿尼么,绿色的水田,白色或黄色的房子,穿着彩色服装的女子,成了展现农耕文明、石头梯田及风情民歌的精美山村。

山上的云跟山都有了感情,它们会长久地留在那里,不仔细看,你会觉得它们一动不动,就像大山的围巾。

每一个叶片都藏着露珠,也藏着鸟鸣,爱情在鸟儿的叫声中闪烁。漾濞女孩穿的漂亮衣裳,大都是自己做的,她们从七八岁学习刺绣,后来就为自己准备嫁衣,头巾、服装都要绣上美好的图案。彝族古老的婚俗中,就有“摆针线”的仪式,要把新娘子的灵巧展示出来。

我看见了火,彝人在石山前一代代地旋舞歌唱,释放他们的内心,诉说他们的冀望。谁在月光里唱:月光洒下来,晚风吹过来,翻过苍山来看妹,害怕妹不来,你是我的核桃花,你是我的爱……那略微带点沙哑的嗓音,将一个男儿真挚的内心释放在山野里。我想去看看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还有,远处,会不会站着一个羞怯的姑娘。

我看到了核桃花,稻穗似的绿色花儿,自带着一种野气。苍山上下、村子周围开得到处都是。这一年比一年多、一年比一年盛的核桃花,让人想到核桃本身那种硬核与坚韧,那就是苍山的精髓,漾濞的气质。有了这种精髓和气质,才会山河为之称奇,日月为之惊羡。

 

美文.分享

人喜欢

上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点击加载更多内容  ↓
[!--temp.t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