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点击
名家散文名家小说名家诗歌签约作家作家档案文坛资讯
散文天地
生活美文往事回忆亲情友情博文选登东方散文西部散文
生活随笔
情感驿站生活空间人在旅途灯下漫笔报告文学百家悦读心灵鸡汤征文选登文学赛事
诗歌星空
现代诗歌古韵新声爱情诗歌伤感诗歌诗歌赏析谈诗论道散文诗页原创歌词
小说方阵
国外小说现代小说都市言情微型小说故事新编讽刺小说
文学评论
小说评论散文评论诗歌评论新书快递文化时评作家访谈
文艺荟萃
网络文学文化遗产作家信札书画世界美术周刊人文关注文娱生活文史博览
校园文学
小学作文初中作文高中作文中考作文蒲公英文学大学作文

王思发:破涕为笑

发表时间:2020-02-04  热度:

——夜幕降临,光明小区住宅一楼8号的小姑娘YY,背起花花绿绿的小太阳牌书包,蹦蹦跳跳地回到家门口,当翻遍身上和书包的每一个可疑地方,仍然不见钥匙的踪影时,突然觉得大事不妙,就忍不住小猫般,蜷缩在家门口,哆哆嗦嗦地看了看木头门上的老式锁头,好像挨痛打一样,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抽泣起来。
  隔壁胖乎乎的张大妈,听到一阵一阵,越来越大地哭声,立刻停止洗碗,取掉围腰,开门看看个中缘由。当来到YY跟前,明白她之所以哭,是因为找不到钥匙,开不了门,不能按时给摆地摊的妈妈送饭,不能完成一大堆家庭作业,不能给饥肠辘辘的肚子喂晚饭那会。
  便俯腰神手把yy拉起来,拍拍屁股的灰尘,一双手叉腰,大大咧咧地安慰道:嗨,我还以为是遭哪个抛皮崽儿打了呢,原来是恁个狗屁事,还用得着你个鬼精灵哭一场鼻子呀,简直是笑死八个人,快点站起来,起来,首先将你各人身体,书包再好好地清理一遍,实在找不到,我再教你啷个弄。
  大妈,你看嘛,我的衣服裤子口袋都底朝天,书包也抖翻转了,还是没有哇,啷个得了哦,呜。” YY站起来猫声猫气地说罢,又犹如看见老虎样在地上恢复原状。
  大妈跨前一步,把YY从水泥地板上扯起来,气呼呼地说:你个莽妹崽,平时看起来,脑壳好像拨浪鼓似的灵光,啷个碰到节骨眼,竟然笨头笨脑的。
  啷个哟?”YY歪着脑壳问。大妈扶正YY的脑袋,直端端地指起YY家门口上的小窗户言:来,我给个凳子,你站在上头,看钥匙究竟在不在屋里,如果在,大家一起来慢慢的想办法噻。
  在在,大妈,就是那个狗东西,你看,还在门厅的餐桌上呼呼大睡呢,嘻嘻嘻。”YY站在凳子上面,用一只手点着屋里面,好像活捉捉迷藏人般大声叫起来。
  大妈立即去自己家里,找出来一根晾衣杆,并且在竹杆上,紧紧地扎好铁钩子,心思,这样一来,一定犹如在养鱼池钓鱼一样,铁钩到钥匙来。
  结果,哪知道,大汗淋漓的大妈,以手机上的照明灯,把铁钩与钥匙反反复复亲密接触好一会,依然没有牵手成功,天各一方,原来是钥匙孔太小,铁钩太大进不去的缘故。
  唉呀妈呀,不是笑话你们,啷个说的好呢,真是招聘强盗看家门——自找苦吃。路过走廊,去倒垃圾的李大妈,脚地一跺,声控灯点亮黑灯瞎火的走廊。
  她看张大妈反应有点慢,就拉了拉站在凳子上忙活的张大妈衣角,脆脆地说:下来,下来,张大姐,给警察叔叔打个电话,不就“ok”,硬是一下子,脑壳啷个还有点点搭铁也。
  旁边昂起脑袋看张大妈捞钥匙的YY,看见张大妈立刻从凳子上下来,掏出手机,解开锁住健,正在拨号码,就蹦过去,一手捂住屏幕,焦急地提醒道:张大妈,我们老师讲过,拨打110,是有严格规定的,随便打,是要负责任的哟。
  别人到处都在说,他们各人也在大会小会承诺什么,有困难找警察呀,你个笨蛋,怕树叶子打破脑壳啥子,我来打我负责。张大妈拍开yy的手,粗声粗气地言。
  YY依然捂住屏幕不松手,呶起嘴巴,眼泪快要流出来般还讲:嗯,因为我的芝麻大点事,让你去遭一趟修理,多么不好意思!
  她个裤子包的,耗子胆子,不承认打算了,体谅警察叔叔千头万绪地忙活,也有道理。这样,不着急,我马上来喊三楼的开锁王刘大毛下来开,反正今天他在家自我隔离突发性冠状型肺炎,顺便一举两得,找点外水,肯定高兴得跳起八丈高。李大妈站于张大妈跟前,瞄了YY一眼,对张大妈挤眉弄眼地说。
  张大妈放下晾衣杆,拍拍手,愁眉苦脸地发出呼麦似的声音:嗯。
  啷个的,他未必还不愿意来?李大妈惊愕地问。
  张大妈看着走廊,捏捏鼻子回答:来,肯定没有问题,本身就是他的老本行,等于送钱上门,求之不得。
  那你还嗯啥子?李大妈蹬大眼睛又问。
  张大妈扫描样环顾四周,确信没有人以后,贴近李大妈的耳根,一字一句地说:我曾经听人说,虽然他的经营资格合法,公安部门的手续齐全,开锁技术顶呱呱,就是有时间的服务价格,令人有些不敢恭维个。
  哦,原来说这个,我看也是区区小事,你晓得,一般本领比较高强的人,免不了多多少少有点小毛病,不过,你说的那是过去,现在说不定改邪归正了,尤其是对抬头不见低头见,楼上楼下的邻居,可能要特殊待遇。再说,价格,还可以讨价还价,两厢情愿才行噻,信不信,咱们就喊他下来试试看。李大妈将一只手反背起摇头晃脑地曰。
  开锁王刘大毛听到李大妈急切求助声,立即关掉电视机,叮叮咚咚地走拢YY的家门,嬉皮笑脸地逗yy道:哼,你上学啷个好像仓皇出逃一样哟,钥匙都丢在屋头,看你妈妈回来不揍扁你崽儿才怪。
  紧接着,用自己带的手机上的照明灯,照亮门上的锁,上下左右,拉了拉,棒棒棒地敲了敲,看了看以后,就关灭照明灯,瞅了瞅李大妈,怪异地哼了一声,把双手交叉在胸前不言不语。
  刘总,敢问,看样子,你暂时是不是还开不了,这个样子的锁吗?李大妈开玩笑状和风细雨地问。
  刘大毛从鼻子狠狠地呼出一口气,点了点右脚尖吐字:简直是说俗了,不是夸海口,冒皮皮的话,你立刻放下功夫,去问问这一方的高子矮子,男女老少,有几个不晓得我开锁大王的名字,要是真的不知道,那,实在是混得y的。
  见李大妈绷着脸,在侧耳倾听,开锁王整了整衣袖,继续自我介绍说:什么智能锁,密码锁那些,哼,我都是闭着眼睛,玩游戏似的拿下,莫说你这种老把式锁头,可以说是不用吹灰之力,就乖乖地给我败下阵来。
  哦,看来我是丈夫墓前哭哥哥——找对人了。恁个,抓紧时间开,免得yy的妈妈,晓得没有送饭是因为把钥匙锁在家,回来脾气蹦起来会将她娃打惨。至于劳务费,你别担心,由我来替她作主,你先开个价来协商,要得不。
  刘大毛抬起头,甩掉烟锅巴,右手如转动的发财猫一样,弹出四个指头。
  四块?李大妈淡淡地问。
  刘大毛撸了撸刚冒出几根浅浅胡子的三角形下巴,眼睛看着灰蒙蒙的墙壁答:记得当徒弟才谢师那阵,出场费不多不少,就是四十呢。
  四百?李大妈把左手伸出的四个指头,摆与刘大毛胸前,伸长脖子,提高嗓门再问。
  刘大毛点了点脑壳回答:看在小邻居,远亲不如近邻的份上,可以大打折扣嘛。
  三百?李大妈露出几款洁白的牙齿,将信将疑地问。
  刘大毛隔半天才有气无力地答:要得,听人劝得一半。看你都在学雷锋做好事,我要是无动于衷,斤斤计较,也太不像话了吧。
  看李大妈向张大妈身边动了动,把背朝向刘大毛,两人还在指手画脚嘀嘀咕咕什么间,他便来的两人中间,猛地抬头说:恁个,好说好商量,我马上喊闺蜜送专门钥匙过来的车费,过路费,生活费,还有开完以后一辈子的维修保养费等,都由我来完全负责到底,你们,也就是yy家里,尽管使用,一毛不拔。
  这,这个。
  看见李大妈欲言又止,刘大毛摸出香烟,一边吸一边说:你们几个呢,现在就赶紧好好商量个意见,如果同意的话,我就开始认认真真地搞定,如果不同意的话,对不起,我就开遛,反正对面楼上,还有好几家正在等着我去哟。
  砰!
  就在刘大毛摇头晃脑,口头宣布行动政策样期间,张大妈地飚进自己家里,在各人床底下的工具箱里,翻出来一个袖珍木榔头,对准yy家门口的锁,好像砸金蛋似的一下,便叫锁根与锁孔,真真切切地分了家。紧接着张大妈对锁头几搬几弄以后,又恢复了本来面目。
  YY擦干眼泪,嘴巴上扬90度的角,哈哈哈地小鸟般地推开门,逮起钥匙,重新套牢尼龙绳子,挂在脖子上,对两位大妈行少先队礼,说谢谢下来,就开始手忙脚乱地做晚餐。
  刘大毛将原来一直操在胸口的大手,迅速解开,像抽鸦片烟样回到宿舍。
  过了很久,他在楼梯间上上下下,无意间与她们几个迎面相撞时,依然都好像做过什么亏心事般,深深地感觉到无地自容,不由自主地要么低头,要么绕道而过,行同路人。


作者简介:王思发,笔名,心友,重庆市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作家在线签约作家,中华精短文学学会会员 签约作家。酷爱文学创作,长期笔耕不辍。陆续在《四川工商》杂志发表电视文学剧脚本《涨潮沙滩》;《人民日报》《中国工商报》《重庆日报》《四川日报》《小小说选刊》《中华精短文学》《中国文学》《中国作家网》《新华网》《光明网》《当代作家网》《中国作家在线》等媒体,发表小说,散文、诗歌等文学作品数百篇。两篇小说 诗歌获全国大赛三 一等奖。

美文.分享

人喜欢

上一篇下一篇
猜你喜欢
点击加载更多内容  ↓
[!--temp.t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