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点击
名家散文名家小说名家诗歌签约作家作家档案文坛资讯
散文天地
生活美文往事回忆亲情友情博文选登东方散文西部散文
生活随笔
情感驿站生活空间人在旅途灯下漫笔报告文学百家悦读心灵鸡汤征文选登文学赛事
诗歌星空
现代诗歌古韵新声爱情诗歌伤感诗歌诗歌赏析谈诗论道散文诗页原创歌词
小说方阵
国外小说现代小说都市言情微型小说故事新编讽刺小说
文学评论
小说评论散文评论诗歌评论新书快递文化时评作家访谈
美句荟萃
心情句子爱情句子伤感句子淡然句子搞笑段子描写句子外文美句个性句子
校园文学
小学作文初中作文高中作文中考作文蒲公英文学大学作文

朱山坡:南国佳人

发表时间:2019-10-31  热度:

131031_p1_b.jpg

131031_p19_b.jpg

 

作家长篇小说新作。小说的主人公绿珠是西晋时的一名女性,也是杜牧等众多文人诗作歌咏的人物。从这一糅杂了民间传奇和历史史实的人物切入,作家以平实笔法将湮灭在历史中的一段传奇故事重新加以呈现。如评论家李遇春所言,朱山坡的小说醉心于为民间野生人物立传,这不仅表现在那些诗化小说的诗性叙述中,也表现在他先锋小说的象征叙述中,对人的探索和塑形是他创作中的核心艺术旨趣。

1

白恩赐第一次见到梁姝的那天早上,陆干府上正张灯结彩,锣鼓喧天。炎热的天气助长了欢乐,欢乐点燃了南流江水,鱼虾按捺不住,要跳上江岸。

很久没看到这种喜庆的气氛了。因旱灾已经持续了三载有余。土地被太阳烤焦了,小河流和沟渠几乎干涸,庄稼无法存活。老人都说,自从晋国建立以来,第一次遭遇如此大的天惩。即便白恩赐一直生活在江边,也感觉到了天旱的威迫和可怕。江水似乎一天比一天减少,如果这样下去,总有一天南流江也要干涸,河床裸露出来。更甚的是,南流江尽头的大海也会干涸,数万年的秘密终于大白于天下。海底巨兽无处逃逸,坐以待毙。那些鱼虾,将暴死于海滩。

白恩赐自从五岁便随父亲白天光从遥远的汉中来到白州,进入陆干府上。父亲是一名珍珠打磨匠。白恩赐是一个学徒、杂工,管家让他干啥他就干啥,能混上一口饭吃他已经很满足了。但白恩赐从小就爱上了珍珠,以为那是来自大海的最美妙的礼物,世界上再也找不出比珍珠更好的东西了。他希望自己有一天也能像父亲那样成为手艺精湛的珍珠打磨匠,受人尊敬,被东家赏识。东家陆干是远近闻名的珍珠商,精明强干,珍珠生意越做越大,进出陆府的商贾络绎不绝。

白天光还是陆干的估蚌师。慧眼识珠是估蚌师的必备技能,得失成败就靠一双眼睛。白恩赐觉得自己的眼睛还没有父亲那样老到、锐利,因为他的目光还不能穿透坚硬的蚌壳窥视里面珍珠的有无、优劣。

南流江从陆府旁边流过,那是通往大海的路。大海近在咫尺,梦里常常听到大海的呼唤,一想到大海,他就激动万分。但白恩赐从没有见过大海,别人约他去看海,他不去。“你这孩子,怎么不喜欢大海呢?”别人奇怪地问他。别人不懂他的内心。他肯定要去看大海的,但他在等待,第一次见识大海一定要跟最爱的人去,就像最好的珍珠一定要献给最美的人。但干旱使他担心,害怕等不到看大海的那一天,大海已经干涸了,剩下望不到底的深渊,像夜空,像梦境。那些怀着珍珠的贝类,离开了大海,离开了海水,它们会停止呼吸,珍珠也因此枯死胎中,从此再也没有如此尤物。

如果没有了珍珠,世界还会好吗?

2

此时如果有一场大雨降临,那该有多好,无论穷人、富人,官府和民间,都会欢天喜地。

陆干府上也需要一场大雨,因为藏在那里的珍珠需要呼吸雨水的气息,扑灭它们身上的干燥。此外,府上到处散发着挥之不去的汗臭、肉气和腐味,连江风也吹不走,非要一场大雨来清除。

如果突降甘雨,会引发尖叫和欢呼。

但这一天依然是烈日当空。

陆干府上喜气洋洋,跟其他人没有关系,是因为陆干收获了一枚硕大、罕见、奇特的珍珠。

在陆干府上,什么样的珍珠都见识过了,本地的,南洋的,大大小小,千姿百态,可谓见多识广。但是,像这颗奇特的珍珠他还是第一次见到。

昨天夜里,白天光捧着一枚蚌喜冲冲地踢陆干的门。平时谁敢如此鲁莽地踢陆财主的门?白天光也不敢。但这次,白天光得意忘形了,无所顾忌了。

“老爷,快起来看宝贝。”白天光的喊声惊醒了陆府上下所有的人。

陆干从梦境中艰难地爬起来,看到了白天光手里捧着的枚巨大的蚌。这只蚌看上去很普通,但精明、敏锐的陆干眼看出来了,在黑暗里这只蚌散发着若隐若现的绿光,里面可能藏着绝世珍宝。

但这绿光也可能是从白天光兴奋的眼里发出来的,映照到了蚌上。

“我不会看走眼。”白天光说,“但这个渔夫要十两黄金。”

陆干这才发现,白天光身后跟着一个光着身板的渔夫。

白天光每天夜里都在海边等待那些从海里归来的渔夫,看他们的手里有什么收获。这一夜,他没有白等。他撑船从海边沿着南流江回来。

陆干犹豫了:“一枚蚌怎么可能值十两黄金?”

“赌蚌”是一门技术活,没有足够丰富的经验和学识,往往输得捶胸顿足,乃至倾家荡产。虽然陆干在珍珠这行当摸爬滚打三十多年,但也经常输得一败涂地,去年赌输了几回,已经让他到了破产的边缘,债台高筑,差点要卖掉府第还债。所以,他更加谨小慎微。然而,不甘心失败的陆干总希望赢一次,让自己彻底翻身。

白天光只是陆府众多珍珠打磨匠和估蚌师中的一个,也并不是陆干最信任的打磨匠和估蚌师。但他这一次十分自信:“值!”

这枚蚌是那个渔夫和他的儿子从深海捕捞到手的,他的儿子体力不支,在潜出水面前溺水身亡,因此,这枚蚌的价钱包括了他儿子的性命。

那渔夫说,如果陆老爷不买,他得赶往另一个买家那了。白天光又说了一通,嘴凑到陆干耳边悄声说:“这枚蚌至少值得十斗珍珠!”

十斗珍珠相当于一百两黄金!你疯啦?白天光!

陆干命人叫来几个经验丰富的打磨匠,他们睁大眼睛,反复抚摸那只蚌,但并没有感觉到有什么特别。

“里面可能又只是一坨泥或烂肉。”他们说。

这样的例子屡见不鲜,一次又一次欺骗过他们,浇灭他们对寻求珍宝的激情。

“我愿意以性命担保!”

陆干说:“你的性命不值得十两黄金。”

“加上我儿子的性命。”白天光斩钉截铁地说。

陆干说:“你们两父子的性命加起来也不值十两黄金。”

白天光满脸通红,没有人察觉到他内心的屈辱感。他泄气了。

3

“但可以以你未来的儿媳妇作为担保。”陆干说。

儿媳妇值什么钱?一两黄金可以买十个年轻女子。现在白恩赐还没意中人,八字远没有一撇,陆干怎么会想到以他的未来儿媳妇作为担保呢?白天光心里暗笑,想了想回答陆干说:“当然可以。”

近些日子,陆干听信府上的估蚌师的话,加上自己判断失误,输掉了许多银子,心有余悸,管家说家底都快要赌光了,劝他不要再轻易相信估蚌师,也不要轻信自己。但这次陆干相信了白天光的话,一咬牙买下了这枚蚌,陆干把手上最后的一笔钱——十两黄金交给渔夫。成败在此一举了。

陆干睡意全无,心里忐忑不安,手心冒汗。这一次结果会怎样呢?陆干迫不及待地要知道答案。于是,他叫来几个估蚌师和打磨匠。他们随即在月光下小心翼翼地把蚌打开。

白恩赐从窗户里看到了蚌打开的一瞬间,一道绿光照亮了整个庭院,把他的眼睛灼了一下,他感觉到了沁人心脾的芳香。

随着绿光扑过来的,是他们发自内心的狂喜和惊叫。

陆干先是目瞪口呆,然后一骨碌跪在蚌的面前,顶礼膜拜,所有的道贺都无法让他恢复常态。

白天光兴奋得手舞足蹈,在那些同行面前,他终于挺直了腰。

白恩赐压抑不住内心的好奇和兴奋,从楼上跑下去围观。

打开那厚厚的、粗陋的外壳,一颗巨大的珍珠,温润,玲珑,剔透,令人怦然心动。陆干等了一辈子就等着遇到这颗珍珠。在他年近古稀之际,终于等到了稀世之宝。

这是一颗绿色的泪滴形珍珠!

(《南国佳人》朱山坡/著,长江文艺出版社2019年10月版)

 

朱山坡,1973年生,广西北流市人。写诗兼写小说。出版有长篇小说《懦夫传》《马强壮精神自传》《风暴预警期》,小说集《把世界分成两半》《喂饱两匹马》《中国银行》《灵魂课》《十三个父亲》等,曾获首届郁达夫小说奖等多个文学奖项,作品被译介到俄、美、英、日、越等国。

 

 

美文.分享

人喜欢

上一篇下一篇
猜你喜欢
点击加载更多内容  ↓
[!--temp.tj--]